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传技
    恍如隔世,当那眼前白光尽数散去之时,朱大闯缓缓睁开眼睛,愕然发现居然站在之前所在的位置,不远处,食白神领脸色凝重地望着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我……我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令朱大闯惊讶的不只是突然的异变,此刻的他惊喜地发现被食白神领断去的双臂居然完好如初,内视一番之后也未曾发现有其它变化。意识到这一切极有可能与对方有关,朱大闯刚要开口印证,后者便道:“打起来连命也可以不要,我食白很是喜欢你这点,从今往后,你就留在我身边吧!”

    听到食白神领的话,不只是朱大闯,就连后方的巫白帝同样阳是欣喜若狂。本以为自己此次必死无疑,可没想峰回路转,居然被朱大闯反败为胜,实在令人意料。而作为奖励,食白神领已经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全部恢复到之前的样子,所以大家看起来才会丝毫未损。

    “多谢神领大人!大人放心,朱大闯一定为大人竭力做事,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甫一听到“朱大闯”这三个字,食白神领的眉头不禁为之一皱,略显嫌弃地喃喃道:“这么俗气的名字,要是被其它的神领听见,岂不是要被活活笑死?”

    片刻沉吟之后,只听食白神领忽然放开声音道:“既然已经成为我食白这是领的门徒,理应有一个全新的称呼。这样吧,从今往后丢掉你就叫闯白,封为神使,记住了吗?”

    食白神领的忽然决定,使得巫白帝等人脸色大变。要知道,他们四人虽然在人间潜伏多年,付出了无数汗水努力,但仍然不过是神官职阶而已。而所谓的神使,还要高于神官一等。所以说,现在的朱大闯已然成为了他们的上司,受其指挥。突如其来的收获令朱大闯受宠若惊,而在一旁如同看客般的陈世杰,则是满脸的怨恨之色。

    “为什么是你!我陈世杰有哪一点不如这个呆子!”

    心中咒骂不断,但陈世杰表面上却不动色。他以为,只要自己耐心等待,对方就一定会注意到自己。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食白神领就好像看不到他似的,在交待完朱大闯的事情之后,便去到巫白帝等人面前,低声交谈起来,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陈世杰觉得自己已经等了好几百年,可不知为何对方就是不肯看他一眼,甚至连话都不想与他说一句。终于,这位曾经陈家的宠儿按捺不住,喝声道:“神领大人,您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经陈世杰如此一提醒,食白神领这才缓缓转过头来,望着他所在的地方,面色阴沉道:“我忘了何事?”

    陈世杰面带惭愧道:“您可以试试我的身手,我保证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没兴趣!

    食白神领直截了当、近乎残忍的回答,令陈世杰的脑海之中顿时空白,前者说完之后,再次回过头去。这一刻,陈世杰觉得自己的强烈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程度之深,不亚于当初被陈立免去少主之位的时候。

    血气方刚,年轻人总是会做出一些冲动的行为。明知食白神领的可怕之处,他却依然不顾一切地怒吼一声,进而破口大骂道:“什么狗屁神领,我看也不过是乌合之众!”

    刹那间,食白神领与白头翁身体一震,而后者的脸色更是格外煞白,如同涂了白灰一样。眼见众人将目光齐刷刷地投向自己,陈世杰这才感到自己的强烈虚荣心得到了些许满足。

    “哼哼,朱大闯不怕死,我陈世杰也能做得到!你们就等着瞧好吧!看我如何大显神通!”

    “混帐!”

    此话出口之时,陈世杰已经砰然倒地。食白神领眯着眼睛,站在原地,未曾动过半步。而在陈世杰的身后,白头翁的鬼爪还未来得及收回。

    “你这个不肖徒,自己要死,还要牵连为师,真是猪狗不如,枉我一番苦心栽培,真是瞎了眼了。”

    地上,陈世杰的手指还在微微颤动,然而此刻他的后心之上,却是出现了一个硕大的血洞,正是白头翁的杰作。

    实话实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白头翁对于自己这位弟子已经产生了一些感情,所以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绝不会擅动杀机。

    然而,食白神领,确切说是七位神领,个个情况古怪,难以琢磨。哪怕是亲信,他也能在谈笑之间随手击杀,毫不留情。若是被陈世杰真的激怒了食白神领,不只是前者,就连白头翁自己也要被其害死。所以为了自保,他只能做出如此决绝的举措。

    “白头翁,你下手也太狠了吧!你刚才说,他是你找来的?”

    “呵呵,神领说笑了,若不是这小子死缠烂打,我怎么可能会收如此愚蠢的传人。不劳神领动手,我亲自清理门户,现在大人应该舒服些了吧?”

    食白神领夸张的表情之上忽然流露出几分讥笑,在他看来,对方的做法实在有些滑稽。

    “你什么时候不舒服了,你以为一个孩子的几句话,就能让我动怒吗?白头翁,不要以你那种凡人的心态来揣测本座的意图,那是对我的玷污!”

    被食白神领如此羞辱,白头翁居然连大气也不敢喘,只是满脸赔笑道:“神领说的是,是白头翁自作聪明了。”

    “哼,本来还想给这小子一个机会,现在看来是不必了。一会儿把他的尸体处理了,再去找几个帮手过来。从刚才开始我的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总感觉有什么变数要发生。虽说这次我们白界的准备充足,但也难免意外发生,还是小心为妙!”

    “是!我这就去办!”

    “好了,事情大概都交待清楚了,现在你们几个还不能返回白界,等真正掌控了这里之后,再一起回家。朱……闯白,你跟我来一下。既然成了我的门徒,本座自是要传授你一些傍身之技才可以。你们几个去忙吧!”

    与白头翁等人分别之后,食白神领带着朱大闯来到一处僻静之地,四下观望一周确定无人之后,前者这才找了一块岩石,坐在上面。

    “现在你也是白界的一员了,可惜你天资平平,实力有限,白界中的优秀功法,你大多都修习不了,就算勉强为之,为会落个适得其反的结果。”

    听到食白神领这般陈述,朱大闯心中的喜悦顿消大半,本以为成了神领门徒的自己可以借此机会一飞冲天,可现在看来还是太过幼稚了。

    观察了一番朱大闯的反应之后,食白神领又道:“你不用灰心,我食白神领纵横寰宇数万年,所习神通比你见过的好要多几十倍,要找一种适合你的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既然是我的门人,若是修行了平平的功法,让同道中人看到,定会被他们耻笑。所以综上所述,我决定交给你一种世间绝无仅有绝世神技,饮血狂诀!”

    “饮血狂诀?那是什么?听起来好像有些恶心。”朱大闯不由道。

    “哈哈,茹毛饮血,兽性所在,人作为兽中之王,当然也有这样的特质。不过,凡人通常都是以血为引,唤醒自己体内的潜在的兽力,进而提升自身的力量。而饮血狂诀却是从血入手,非饮他人之血,而是消耗自身精血!”

    精血,顾名思义,乃生灵体内的精华所在,一旦受损短时间内绝无恢复的可能,甚至还会为自己招来无法逆转的影响。而根据食白神领所言,饮血狂诀需要自身精血作为支持,无异于饮鸩止渴,就算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只绝不持久。意识到这一点,朱大闯刚要回绝,谁知食白神领又道: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没错,精血折损,很难得到补充。不过你放心,既然是我要你学,就一定会为你考虑周全。”

    说话间,食白神领轻咬舌尖,随即一道耀眼金光自其口中缓缓飘出,最终落在他的掌心之上。

    “那是……”朱大闯不禁惊声道。

    “白界人身负黄金神血,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等才能屹立于诸界之上,岿然不动。而这一滴,乃我体内的黄金血种之一,比起神血还要珍贵数倍,你将他服下,便能拥有一副无限接近白界人的体魄。如此一来,你的身体将会脱胎换骨,精血的再生能力也会出现质的飞跃!”

    说着,食白神领缓缓推开手掌,只见一滴金黄色的液珠赫然躺在其中,仔细观察,竟能发现液滴本身居然还在微微颤动,如同一条鲜血的微小生命一样。

    “吃了他就能成为白界人,随意施展饮血狂诀……好,我就来试试看!”

    心念自脑中闪过,只见那滴黄金血种竟是自行跃入空中,摇身一变,便窜入到朱大闯的胸口之中。一时间,他只觉得混身燥热难当,体内仿佛有无数团烈火正在熊熊燃烧。他的眼前已经变成了火海,三魂七魄也在此刻恨不得破体而出。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涅槃重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