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食白之斗
    白界主手下的七大神领,个个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绝世强者,除了匪夷所思的传神修为之外,七人还有一个共同点:全部都是白界的原著民。

    之前提到过,白界事实是由大千世界之中诸多强者集合起来,形成的一股超强势力。但真正能够达到界中巅峰的,却只有白界中人能够做得到。

    白界人寿命极长,且一生下来就已是仙人之躯,拥有无上力量,随意放到一处世界之中,都能主宰一方,称王称霸。而白界之中气候独特,四季不分,位于其中的人,因为长年受到界内神圣之气的熏陶,修为更是一日千里,其它仙境福地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在这种情况之下,哪怕没有专心修行,白界人也能顺利成为顶尖高手。而就是这么一群天资卓越,又有优良环境作为保障的人们,其中推选出来的侥侥者,更是绝无仅有,而他们便成为了白界主手下七位最受器重的部下,也就是七神领。

    然而,神领虽是从众多白界本族之中选举出来的,但七人性格皆有不同,秉性也是参差不齐。他们之中,有的酗酒,有的好色,有的则以杀戮为乐,而如今前来接引白显等人,便是这么一位不好惹的主儿。

    “食白神领……怎么是他来接我们?万一他一会儿找麻烦,那我们岂不是要全部遭殃?”白叹生说完之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而旁边的白显则是不动声色,只是轻轻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食白就是再我怎么杀伐无度,也不能不给白界主面子吧!好歹我们也是白界的先锋军,界内的功臣,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的。”

    白叹生深吸了一口气,稍稍缓和了下,接着道:“但愿如此吧!”

    眨眼之间,食白神领已经来到了跟前。不同于其他神领将临时的浩大气场,此人到场之后,周围居然风平浪静,连点风都没能激起。白头翁等人面色难看,只有白显上前一步,对其行礼道:“参加食白礼领,这一次有劳大人了。”

    看着面前的白显,那位食白神领竟是将头偏到一旁,将那如刀砌一般的侧脸对着他,语气冰冷道:“知道就好,招白那几个家伙都去别的地方找乐子了,唯独只是我要来接你们几个废物,真是晦气。”

    此话一出,在场四人面前俱变,而这时候跟随巫白帝与白头翁的陈世杰、朱大闯却是忽然现身,看着四位脸色如此难看,还未弄清事情来龙去脉的他们心中不禁一愣,前者先是七口道:“二位师尊,你们这是怎么了?”

    朱大闯看着那位颐指气使、目中无人陌生来客,可以心中顿感不畅,于是接着道:“他是谁,为何会在这里!对了,师尊不是说待会儿会有白界的使者来接我们返乡吗,怎么现在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巫白帝回头恶狠狠瞪了朱大闯一眼,破口大骂道:“你个有眼无珠的东西,这位就是界主派来接引我们的食白神领,还不快点磕头赔不是!”

    朱大闯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言辞冒犯了眼前这位大人物,连忙准备跪地认错。然而,食白神领对此好似不以为然,脸上甚至还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温和道:“不知者不怪,巫白帝,这就是你们在人间寻到的好苗子?”

    巫白帝低头恭敬道:“老夫眼拙,只能找到这么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货,神领莫怪。”

    “呵呵,好好好!头脑简单先不谈,你说他四肢发达?那我倒要看看了。”

    “嗖嗖嗖嗖~”

    刹那间,巫白帝,白头翁,白显,白叹生四人的目光竟如同利剑一样,纷纷指向站在中间处的朱大闯。后者看了他们一眼,仍然不自觉道:“怎么,神领大人想试试我的能耐?”

    “哈哈,玩玩,玩玩而已,你不用紧张,我会尽量温柔一些的。”

    听到食白神领这种说法,朱大闯竟也毫不示弱道:“既然如此,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放手一搏了?”

    食白神领脸上笑容全消,阴冷的脸色之上仿佛涂上了一层薄霜一样,令人见了不禁愕然。

    “好小子,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只要你能伤我分毫,我就破例收你为徒。”

    “什么!”

    “收徒?”

    一时间,在场众人皆是大骇,尤其是不远处的陈世杰,心中更是波涛汹涌。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是他不是我!”

    陈世杰虽与食白神领素未谋面,但从白头翁等人的表现来看,面前这位大人物实力属实强悍,如果能够让他指点一二,必定受用终身,哪怕是超越面前的这四位白界人也不是不可能。想想到这里,他本想开口为自己争取一下机会,谁知食白神领忽而又道:

    “不过,如果你伤不到我的话,那只能说明你和巫白帝都没有资格回到白界,所以我就替界主作主,将你们一同绞杀了,如何?”

    此刻巫白帝心中还颇为得意,毕竟朱大闯是他的人,如果能得到食白神领的赏识,自己必然也会受到嘉奖。可食白神领的心思实在难以揣测,一听到要绞杀自己,巫白帝的心登时凉了半截,刚要开口阻止朱大闯应诺,却没想到后者却先于一步开口道:

    “嘿嘿,一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我朱大闯虽是粗人一个,但也绝不是神领认为的那种贪生怕死之徒。”

    说着,他将头转向一脸愕然的巫白帝,神情自若道:“师尊放心,大闯不会给你丢人的。神领大人,我应战!”

    “完咯!”巫白帝心中惨叫道。

    就在众人为朱大闯的决定深感惊诧之际,食白神领终于仰天长笑道:“这么多年,已经好久没人敢挑战我了。好小子,单是你这位勇气就值得我一试,接招吧!”

    说时迟那时快,拥有神圣修为的食白神领心念一动,空间之中立时浮现出数枚黑色漩涡,将攻击的目标纷纷锁定在朱大闯的身上。后者意识到对方杀机已现,明知自己势单力薄的情况之下,却仍然挺身向前,经过无数磨砺与修炼的那双铁拳,如今已经炉火纯青;身处极端危险之中的朱大闯,在生死关头,首先想到的不是自保,却是进攻,用那双无坚不破的拳头,直击前方强敌——食白神领。

    “这家伙难道不怕死吗?”

    朱大闯的表现令食白神领十分意外,眼见那道快绝的拳风呼啸而来,仍然记着之前绝定的他,只得闪身躲避,于是乎那些抢占先机的漩涡也随之失势,令朱大闯有了脱身的机会。

    “哈哈,神领大人,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没有自信能接下我这一拳吗?”

    第一回合得势的朱大闯,乘胜追击,密集的拳劲如暴雨般倾泄而下,凡是食白神领掠过的地面,下一刻全部崩溃破裂。眼见朱大闯只凭自己的蛮力便将对方逼得如此狼狈,面如死灰的巫白帝,终于露出了些许笑意:

    “就……就样!我以为你小子脑袋不好使,没想到关系时刻还真起了作用。利用之前定下的规则,施展自杀般的招式,令对方无法还击。这一场比试,我看有戏!”

    转眼之间,朱大闯已经使出了七十二招拳法,哪怕内力再如何浑厚,到这时候也该力竭了。食白神领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幕出现。随着嘴边微微流露的冷笑,他的右手不知如何居然按到了朱大闯的右臂之上,一声闷响传过,后者脸色顿时“炸裂”,痛苦,狰狞,眼角处还能隐约看到泪光,那一掌的力道之强,竟好似将他的三魂七魄全部撕成了碎片,而那条中招的手臂也在闷声过后颓然坠地。

    “噗哧!”

    热血飙飞,将旁边的食白神领染成了红色,成功重创了朱大闯之后,他眯起眼睛,舔食着嘴边溅上的血沫,神情极为享受。再看前方,朱大闯手扶右侧肩膀,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其中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好不容易看到一丝希望的巫白帝目睹了这一情况,登时觉得手脚发麻,头晕目眩,他甚至已经可以想到自己待会儿的死状了。

    “哼哼,别以为我不还击你就能得意忘形!云泥之别,岂是你能改变的?”

    此刻,朱大闯低着头,默不作声。肩上的血口如今也终于得到遏止,不再流血。现场的气氛异常凝重,白头翁偷偷看了巫白帝一眼,意识让对方见机逃离此地,省得给朱大闯陪葬。片刻后,朱大闯口中忽然喷出一道血箭,体力不支的他单膝跪地,以一只独臂支撑着上半身。这时候,食白神领已经走到他的跟前,并且口气阴森道:“好了,游戏到此结束,如我所想的一样,你果然没有资格进入白界,我就在此将你彻底摧毁了吧!”

    “呵呵~”

    朱大闯的嘴中忽然发出一声莫名的惨笑,食白神领稍感意外,刚要动手,谁知脚下的地面忽然传来一阵怪异的悸动,紧接着整个身体便不由主地向下坠去。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

    “哈哈,终于被我等到这一刻了!”

    突然间,朱大闯发疯般地冲向已经半截身子没入地下的食白神领,后者反应极快,呼吸之间又是一记焚神杀掌破空拍出。

    “噗~”

    掌力正中目标,但朱大闯在千钧一发之际,挥拳自救,性命虽然保住,但仅剩的臂膀也在血光之中化为了碎屑。

    “没有拳头,我看你如何伤我!”

    “我还有嘴!”

    在一声空前的怒喝一声,即将跌倒在地的朱大闯,竟是一头栽在食白神领的肩头上,带着满心的愤怒,他咬下了自己平生最有力量的一口。

    “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