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白劫到
    魔童一声惊喝,孙长空与雪魔医仙登时望向正东方位,片刻宁静之后,只见一道异彩忽然自天而降,紧接着又落下七道颜色不一的光影,其中正是七股异常强大的气息,那是七位足以称霸世界的超级强者,任何一个都能击败这方空间之中最强大的主宰。然而不知是何原因,一种不为人知的原因就将他们联系到了一起,并令他们踏上这片原本就已混沌的大地。

    “那是什么,他们从何而来?”

    雪魔医仙迟疑了半晌之后,脸上的紧张之色渐渐缓和,随即一抹苦笑浮现在嘴边处,声音无比虚弱道:“该来的总会来的,没想到事隔万年,这些恐怖的家伙还是来到了这里。看来,当初老祖宗们的努力都白费了。”

    眼见对方这般感叹,孙长空心中顿感疑惑,不由道:“医仙这是何意,你口中所说的家伙究竟是谁,来自何方。就算他们来了,又能如何,难不成他们还能杀了我们不成?”

    “不,不是我们,而是大家,是所有位于这个世界的生灵。白界一出,寸草不生。他们的残忍程度,远超你的想象。不被灭杀的方法只有一个……”

    “什么方法?”孙长空连忙道。

    “那就是归顺他们,成为白界的一员。”

    天界之中,仙殿之上群臣皆至,正中间的盘龙金座之上,仙宗一席盛装,神色肃然,气氛成为正重。此时此景,能与现在相提并论的,恐怕要数数千年前仙宗继位时的景象。但即便如此,到场众仙家竟是神色凝重,眉梢眼角处尽是莫名苦色。

    “不要慌张,既然早知这一点会到来,我们就应该坦然面对。”

    这时候,神流仙使忽然上前一步,行礼说道:“仙宗,与其这样坐以待毙,我看不如让我等带领天兵天将,与那帮界外妖孽,杀个不死不休,也算死得其所。不然,实在有损天界威严,就算能够侥幸活下来,恐怕也要终生背负贪生怕死的骂名。”

    不等仙宗开口,白霜仙使接着道:“神流,外面那些人的厉害,你不是不知道。现在你要出去开战,岂不是让那些修为稍差的天人们送死?”

    “哼哼,白霜,你莫非是怕了不成?不过也难怪,不同于我们,你这个仙使之位,是从遮天皇手中夺来的,未像我与其他两名仙使那样,征战四方,出生入死。你若是怕,就待在这里,有没有愿意为天界流血牺牲的,与我一同出门应战!”

    “好了,神流,你就安静一下吧!”

    仙宗甫一发话,刚要“热闹”起来的仙殿之上再次变得鸦雀无声。稍缓片刻之后,神流仙使面露愧色道:“仙宗,我不是要让大家白白送死。可是白界的手段之残酷,行动之雷厉,实在超乎想象。我怕错过这个机会,就再没有扭转局势的可能了。”

    “呵呵,这是哪位豪杰,出口如此魄力。来,让我见识一下你有何能耐!”

    “来了!”

    仙宗话音利落坠地,却仍不及来者疾风般的快影。神流仙使早就有所准备,就在来者进殿之时,他已在呼吸之间发出数招凌厉,仙殿之中火光四射,一道道精纯仙气砰然炸开,并化作层层迷幔般的气息,分散到殿内四周。

    “哈哈,好!”

    “砰砰砰砰砰~”

    随着来人一声轻喝,站于原地,抬起右手的神流仙使竟是混身爆响不断,无数火花相继绽放,将其涂成刺目“血人”。谁也没有想到,声势俱厉的神流竟是如此不堪一击,首次交手中便已身负重伤,之后狼狈倒地。

    “仙使!”

    “神流!”

    眼见神流仙使不敌对手,重伤昏厥过去。在场众天人立即沸腾起来,有几个已经摩拳擦掌,按捺不住。而位置最靠近的白霜仙使却淡然开口道:“你是白界派来的人?”

    说话之间,只见刚刚那位击倒神流的神秘高手忽然转身。不知为何,当众人见到对方尊容的时候,他们的眼中竟好似燃起了千百个太阳一样,耀眼的光芒刺得他们无法直视,同时无与伦比的超然气势如同一只只无形巨掌,将他们的身体死死攥住。

    “正是,我乃白界主手中七大神领之一,你们可以叫我招白。”

    “招白……神领,嗯……略有耳闻,罗刹鬼界和易界,是毁于你手吧?”仙宗忽然道。

    招白神领略显惊讶,随即看向殿上金座,面带笑容道:“你就是仙宗吧!没想到你的消息如此灵通,实际上,在来你们这里之前,我与另一位神领才刚刚击溃了若神界,你能知道罗刹鬼界与易界,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呵呵,神领说笑了。不过,阁下今日到此,应该不只是和天界众将切磋武艺的吧?”

    “哈哈哈,仙宗真是幽默。看你们今日的阵仗,显然早已预料到今日将会发生的事情。开门见山地说,我们白界要代替你,掌管整个天界。”

    对于招白神领的无理要求,在场众仙家皆是火冒三丈,而仙宗却没有因此动怒,而是神色如常道:“你们先听神领把话说完也不尽。再说,早年间,我与白界主曾有过一面之缘,当初界主对我还赞赏有加,啧啧称道。我想,他应该会让你给我带话的吧!”

    “聪明,真是聪明,不过我招白就是不喜欢你这种自作聪明的人。”

    话锋一转,仙殿之上杀气四溢,仙宗终于再也坐不住,随即站起身来,面色冷酷道:“怎么,我有什么话说错了吗?”

    “哼哼,就凭你这种角色也配让界主破费金口?费话少说,同意就下来给我磕头参拜。不同意,我们就开打吧!”

    仙宗扭了扭自己的脖颈,仰头看着仙殿穹顶,自言自语道:“好长时间没有活动筋骨了,不知手脚还能不能跟得上……”

    “哼哼,那我就不客气了……”

    “嗡嗡嗡~”

    数声龙吟传出,招白神领与那殿上的仙宗已经双双消失,刹那间仙殿四壁接连腾起片片尘埃,刺耳的轰鸣立时响成一团。

    “不管了,大家一起去帮仙宗!”

    大呼一声,白霜率先出手,其余天兵天将紧随其后,最终只剩下两名仙家留在原地,眼前的大战仿佛与他们没有关系一样,看二人置身事外的状态,真的打算眼睁睁看他们拼个两败俱伤。

    “佑明,你怎么看?”其中一人忽然轻声道。

    “仙宗实力如何,我们未曾得见,无法估量。但那个招白神领来者不善,出手毒辣,神功趋于无敌,凭你我二人,恐怕也难左右局势……”

    “嗯……既然如此,我们就再看一会儿,待他们分出高下之后,再选择加入哪一方也不迟……”

    就在天界陷入空前危急之际,与其相对应的阴曹地府之中,同样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剧烈动荡。阎王包天子不幸离世,偌大的冥界群龙无首,阴律鬼法无从遵循,十八层劫狱接连暴乱,阴吏鬼差更是擅离职守,相继罢工。如今的九幽之地已经彻底瘫痪,过不了多久,这里的异象就会影响到阳间的正常秩序,亡灵无**回,而准备投胎的魂魄也得不到应有的安排。这一回,天真的塌了。

    “不要慌,大家各司其职,不要受别人鼓动,更不要做出傻事,加入反动的阵营!大家要相信我,地府之中还有其它九名阎罗王,有他们在,冥界就绝不会毁灭。”

    作为包天子生前的得力干将,日游神与夜游神正在竭力安排自阳间进入地府的众鬼魂,尽量让他们有一个公平的对待。然而,阎王神通广大,可以一念百用。可两位阴吏只有两个脑袋四只眼睛,就算他们变成三头六臂,也无法应对如此之多的事项。阎罗殿上,鬼魂的数量越发增多,一些仗着自己生前有些许修为的亡者,甚至与在场的鬼差大打出手,好几个人才将他勉强制住。这时候,来自地狱的不幸也传到了两位阴吏的耳中。第十至第十八层地狱的鬼魂得知包天子仙逝的消息,心中大受鼓舞,积压在体内多年来的仇怨,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即便坐镇其中的诸层阴差极力阻止,但终因寡不敌众,被其中一些跑出了地狱,而这些穷凶极恶之徒,正在前往阎罗殿的路上。

    “怎么办,怎么办,光凭你我二人根本应付不来,可黑白无常他们还在外面执勤,一时间赶不回来。其它的阴吏也被各自的事情绊住了手脚,难道阴间真要就此灭亡了吗?”

    “不要着急,一切交给本王来办!”

    一言说罢,浩然正气如霹雳一般,赫然乍现,随之而来的一道伟岸身影,如同巨山一样稳立殿上。一时间,殿内一切乱象,皆是受到影响而归于平静,而那些意图趁乱脱身的鬼魂也得到了相应的惩罚,身上被重重锁链束缚,再也动弹不得。

    “这……这是秦广王!”

    人间之中,白显已经与其他几名白界中人汇合,此刻的他们全部聚集在皇城旧址外的空地之上,一同仰望天空,好似等待什么东西的降临。

    “过了这么多年,终于有来自故乡的亲人们来接我们回家了。”巫白帝满心欢喜道。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白界主他老人家怎么样了。你说我们这次回去,难够得到什么奖赏?”白头翁笑呵呵道。

    不同于二人的激动神情,白叹生与白显却是一脸阴沉,只是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那位来自远方的亲人。

    “神领,食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