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血河纳百川
    魔界,因为当初人间五大高手合力的关系,被禁锢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之中数以千年,期间无法与外界交流,同样外面的人也休想进入其中。

    然而,魔界之中并不只有魔人一族,还有少量人类甚至其它种族掺杂在里面,而穷阳就是他们之中的一位。

    没错,穷阳是一只凶兽。

    怪不得众人猜不出他的来历,原来穷阳并不是属于魔界,而是来自于云梦仙泽凶兽界,正因为这个缘故,他才能拥有与魔人迥异,但却能惊世骇俗的超强神通。

    同样的,以人类外表作为伪装的天命,此刻也已经按捺不住,磅礴的神圣气息自身上数以亿计的毛孔内不断渗出体外,于周身处布下一道淡淡的气瘴,使其身形容貌变得虚无飘渺起来。

    “你……你居然也进入到了神圣境界!”穷阳愕然道。

    “哼哼,神圣境界,那是什么,对我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我只知自己的任何是什么,今天不管是你,还是纳百川,都得死在这!”

    听闻此言,穷阳竟是不由自主地向后缩了一下身子,然后才故作镇定笑道:“呵呵,你我二人素不相识,更是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要杀个你死我活。血河魔君是魔界中人,他背叛魔皇,理应付出代价,身为外人的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天命深呼了一口气,调整下自己的状态,随即回道:“谁说纳百川是魔界的人?”

    穷阳面色一惊,不由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命道:“血河魔君是魔人无错,可谁说纳百川与血河魔君是同一人。”

    “你给我闭嘴!”

    话音刚落,只听后方被群光束缚的纳百川忽然怒嚎一声,神情狰狞道:“你敢再说半个字,我要你灰飞烟灭!”

    面对纳百川的威胁,天命淡淡笑道:“说了又何妨,你以为能永远瞒住世人吗?”

    说着,他抬起右手大拇指,指向自己的面部道:“我才是真正的血河魔君,而纳百川只不过是个赝品而已。”

    “你混蛋!”

    “噗哧~”

    纳百川不顾身上诸多禁制强行运功,而那些光柱属实也不是泛泛之物,一经受到牵动,便立即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反噬之力,只见自那光柱之中忽而射出无数荆棘般的枝杈,毫不留情地刺入到纳百川的身体之中。伤口进一步被扩大,血流不止,可纳百川的神色却没有丝毫改变,他已恨死面前这个“白毛老头”。

    “何必呢!你虽然拥有血河魔君年轻时的外表与魔气,但究其根本,你仍只是个傀儡,一个由血河魔君制造的玩偶罢了。”

    “你说话!我才不是傀儡,我是真真正正的血河魔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为了满足血河魔君的心愿。你不是,我才是!”

    “哦?是吗?”

    说话间,天命大袖一挥,一道金光自头顶上方,直接射到纳百川的身上,一时间,位于其体内的奇经八脉,乃至每一根细微的血管,都能清晰可见。然而,唯独在他胸口的左侧,原本应该寄存着魔人最最重要器官的地方,却被一张绘有朱砂字迹的黄纸所替代。万千脉络与其连接,随着朱砂字迹的每一次闪烁,都会有鲜血灵气从中呼啸而出。这下,就连穷阳也看傻了眼。

    “果……果真如此,这么说来,你才是血河魔君?”

    天命摆摆手道:“严格意义来讲,只有这具身体是他的,而我还是我,我就是天命!”

    很难想象,一个外貌如此苍老、形将就木的长者,居然会说出如此富有激情与魄力的言辞,实在叫人大感意外。片刻的思考之后,穷阳觉得此事过于蹊跷,只得先返回新魔城中,然后再从长计议。

    “好好好,算你狠!这次我穷阳准备不足,它日再见,定要与你分个高下。”

    说完,他看了一眼身后的纳百川,口气阴森道:“本来你的性命已经为我掌控,只是半路上突然杀出了这么个高人,虽说他与我的目的可能并不背离,但以防万一,我今天就先放过你。没有魔皇传授的法诀,任谁都休想自你体内取出群魔鉴。感恩吧!感谢上苍为你所做的一切,我去也!”

    一言说罢,穷阳凌空一跃,身形竟是迅速变大,之后化作一团黑色的阴云,转眼之间便没了踪影。如今,战场之上只剩下纳百川与天命二人,少了一个参战者,气氛居然变得更加紧张起来。

    “纳百川,你意图利用时间奇术,改写人间历史,为所欲为,这已犯下天条大罪,死不足惜。你现在可还有话说?”

    在天命的威势之下,纳百川抬起那张凄白的面庞,声音沙哑道:“我没错,我没有错!魔界毁了人间,还杀了方柔,我不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就算是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这里,我也要阻止人间的悲剧。”

    天命叹息道:“愚昧啊!我本以为你吸收了血河中的万年精华,孕育而出的神识应该机智聪慧,可现在看了,是我错了。你以为,挡住魔界的铁蹄,人间就能幸存下来了?要知道,大千世界,光怪陆离。隐藏其中的邪恶力量数不胜数,强于魔界的,更是大有人在。你本想通过时间奇术,挽回人间的损失,却不知道,就因为你的施法,招来了界外强者,白界主的窥探。一旦被他看中的东西,谁也休想与他争夺!”

    雪魔医仙发现隐藏多年的真正魔力,以其昼魔真身,挫败袁宇及没羽神力军一众,可以说是大获全胜。而借由这个机会,遮天皇也与体内孙长空的魂魄进行调换,使后者再次成为身体的主导。

    “这欠辛苦你,好好休息一阵吧!”

    “那个……火融魄怎么样,很久没有听说她的消息了?”

    孙长空心头一震,而后笑道:“哦?你遮天皇居然还会担心别人,这不像你往日的做派啊!难道,你对她有别的心思?”

    “少胡说!”

    遮天皇突然间的剧烈反应,让孙长空登时哑口无言,缓和片刻之后,他才终于道:“你放心,他现在和永恒魔龟正在九阳大仙的九华山上静养。有纯九阳在,就算是魔皇也休想伤他们分毫。”

    “那可未必!”遮天皇不假思索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孙长空稍感莫名其妙问道。

    “那个纯九阳确实神力通天,可在身上,我总能感觉到一股隐约的邪气,令人毛骨悚然。那个家伙没有表现上那么简单,不能太过依赖,更不能盲目轻住,否则定会吃亏!”

    遮天皇向来都是一个正经八百的人,从他嘴里说出的话,自然是经他百般思考之后得出的。既然连遮天皇都这么评价九阳大仙,那后者就一定有他不为人知的隐情。想到这,孙长空不禁觉得后脊发凉,如今的他已经做好处理完这里的事情、立即前往九华山的打算。

    甫一抬头,只见雪魔医仙正蹲在一名神力军的成员身边,似乎在对方的身上搜索着什么。没过多久,他收回那只血淋淋的手掌,掌心之中似乎握着一枚肉块。

    “你……你这是做什么!”孙长空惊呼间,心中亦是大骇。袁宇与众天兵所归的天界一方,实力超群,底蕴深厚,绝不是可以轻易招惹的对象。今日大败这些人,他已十分满足,并没有想过伤及他们的性命。可如今,雪魔医仙的做法无疑是将事情推向了不可逆转的地步,这下他可算与仙宗结下梁子了。

    “哦,魔童的伤势太过严重,如果不赶紧更换器官的话,恐怕将会血尽而亡。我看刚才那名天兵已经生命垂危,还不如送他一程,还能救回魔童的性命,何乐而不为?”

    听完雪魔医仙的解释,孙长空先是愣了一愣,而后才冷笑道:“你只知用别人的性命去挽救自己人的生命,那你有没有想过用魔童的身体,却救治刚才那个将死的天兵?”

    手持肉块的雪魔医仙豁然止步,缓缓转过身来,孙长空望向对方,一双红色却是冰冷慑人的魔瞳赫然看着他的方向,口气阴森道:“怎么,你想为刚才的天兵出头?还是说,你要奉献自己,用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孙长空,不要再装什么圣人了。人生在世,哪个没有私欲。就好像你,你的每一个行为,何尝不是为了满足自己心中的**呢?魔童是我一手带大的,于我而言,他比我的新生孩子还要重要。我不能看着他就这么死掉,不管今天谁来阻我,我都要救治魔童。”

    雪魔医仙行事作风诡异莫测,喜怒无常,既然兵已经气绝,孙长空也只能放任前者的行为,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将那块血肉模糊的东西放入到魔童的体内。不时,那双布满血污的眼皮忽然缓缓睁开,一双凌厉的神光登时从中暴射而出。

    “小心,这里还有其他高手。”

    孙长空与雪魔医仙怎么也没想到,对方醒来之后,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