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揭露身份
    能够随心所欲地控制时间流逝,显然是一项极为高深的神通,事实上,古往今来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是屈指可数。而如今,掌握时间奇术进而晋升至神圣境界的血河魔君纳百川更是强大到无法估量的地步,哪怕是魔皇的左膀右臂与之相较也不禁为之黯然失色。

    “时间奇术,确实有些棘手。不过,想要让我屈服,单是这一点恐怕还不够!”

    说话间,穷阳忽然发动进攻,他的出手依然凌厉,身法超绝,无论是和世间的哪个高手相比,都不会逊色半分。

    杀掌袭落,激起层层气浪,浩瀚的力量化为一座无形巨山,轰然砸向纳百川的身体。

    “哼哼,看来你还没能认清你我之间的差距,既然如此,我就让再看看好了。定!”

    随着纳百川一声稍显慵懒的高呼,穷阳的身体登时立在半空之中,连同那记可怕威力也一同停止下来。眼见刚刚还对自己张牙舞爪的敌人已然变成塑像一座,纳百川的脸上随即显现出肆意的笑容:“怎么样,现在你可……”

    “杀!”

    “嗖~”

    一道风吟飘过,纳百川不由得怔住,双手也在此刻为之颤抖起来。再次看向前方,一根长达丈许的光柱赫然插在他的胸口之上,不只重创了他的身体,还将其中的灵气一同封锁、禁锢起来,令其无法继续发力。

    “呵呵,纳百川,你以为时间奇术真的无敌于天下吗?作为当年人间的不世神功,魔界为了破解这部惊世秘籍,耗费了魔族无数的人力心血,终于得偿所愿。纳百川,你输得并不遗憾,能败在我穷阳的手中,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话音刚落,一阵森然杀气陡然自后方空间刺入到他的脊背之中。骇然间,穷阳飞速转身,一道快绝的身影已然不期而至。

    “这股气息……”

    来不及反应,狂风暴雨般的拳脚已经轰然逼落,无技之间穷阳只得出手抵挡,空中登时有无数爆炸响成一团。

    “嗡~”

    以穷阳的修为与实力,他有自信接下这世上九成九的招式,无论你的招式再如何迅捷,力量再强大,身负高超武艺的他都能将之轻松化解。

    可这一刻,他的自信却不知为何失效了,明明已经被看透的套路招式,竟在他的眼皮底下,轻易掠过他的防御,摧枯拉朽一般宣泄在他的身体各处。

    “砰砰砰砰砰砰~”

    当对方施展出最后一招,将其中力量全部释放之际,穷阳竟好似一只无翼的莺雀一样,颓然坠向地面。直到落地前的瞬间,他才终于看清,方才袭击自己的居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你……你是谁!”

    “哈哈!干得漂亮!天命啊天命,没想到到头来我纳百川还要沾你的光。快,快过来帮我把这该死的东西拔掉!”

    在纳百川呼唤之中,目光呆滞的天命果然缓缓飘向纳百川的位置,伸手握在那道光束之上,掌中力道愈发加剧。可就在前者以为自己即将脱身的时候,刚刚有所起色的局势竟然再次发生改变。

    “噗哧!”

    纳百川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他看着面前那位形将就木的老者,半点说不出话来。

    “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再看胸前,那根几乎封印了纳百川所有力量的光束,在天命的控制之下,非但没有顺利脱离身体,反而被再次推进身体半尺有余。血水沿着伤口汨汨地向外流淌,纳百川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

    “你以为我真的会对你惟命是从吗?”

    这是纳百川首次听到天命开口说话,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会如此回答。

    “你……你的意思是说,你根本没有被我控制心神?”

    “我天命应运而生,受天意庇护,怎能被你这种蝼蚁左右!若不是精力几近耗尽,我早已将值钱亲自摧毁,何苦耽搁这么长时间待在你的身边。成为神圣如何,获得了时间奇术又能如何,注定失败的你,只有死路一条。”

    “不!”

    纳百川怒从中来,牵动了体内刚刚平复下来的伤势,一道血箭立即自口中狂喷而出,一沾不落地全部飞溅在天命的身体之上。

    刹那间,那些“着陆”的血滴开始扎根发芽,进而伸展出若干细而密集的线,不一会儿的工夫便将天命的身体牢牢地包裹住。受其影响,其中的天命不断地挥舞着手臂,嘴中发出厉鬼般的惨叫。

    “啊!这是什么东西,为何我的身体如此滚烫,仿佛将要炸开一样!”

    “哈哈哈,想要我纳百川的命,你也得付出代价。你现在所中是我的独门血咒,现在我俩的性命已经连在一起,任何一人死去,都会令剩下的一个一同归西。怎么样,这种感觉是不是很舒服啊!”

    那些看似孱弱的血丝,实际上拥有着与其外形极不相衬的超强韧性,无论天命如何挣扎,都无法破开哪怕一个小小的裂口,反而还被捆得越发结实,终于动弹不得。而另一边,对天命成功种下血咒的纳百川,刚刚还惨白一片的脸色,竟开始迅速恢复健康模样,嘴震也有了些许血色。

    “别以为我的血咒就这么点本领,你身上的血咒丝印不但能够束缚行动,还能吸食体内的精血,然后为我所用。”

    天命用尽身上最后的力量,狂呼道:“你别得意,如你之前所说,如今你我二人已经一命相承,我死了,你也活不了。”

    纳百川伸手拍了下自己的额门,故作恍然状道:“哎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哈哈!你也未免太小看我血河魔君了吧!你以为种下的血咒就不能破解了吗?只要我愿意,我完全可以在你将死之际,自行解开血咒,那样死的只会是你。凭这副残朽之躯,也敢与我相比?”

    “你混蛋!”

    天命的体内不知从何处忽然窜升出一股力量,带动他向前移动了数步。见此情形,纳百川面露冷笑,右手手掌随即攥紧,无数丝线登时浮现在拳心之中,另一端则与天命的身体相连。

    “不知悔改的东西,把你的力量全给我!”

    “叛徒,纳命来!”

    就在纳百川准备一鼓作气,将面前的天命全部吸食殆尽之际,一声怒啸忽然自侧方响起。由于还未解开身上的光束封印,纳百川还无法施展除去血咒丝印的其它神通,只得勉强挪动身体。然而,前来的杀招攻势异常迅猛,即便被他躲过两记,其余的攻击还是无情地穿过了他的躯干,将其钉在半空之中。

    “又是你!”

    当见到那些如出一辙的光束之时,纳百川已然想到出手者的身份,正是之前被其击落在地的穷阳。他本以为在天命的偷袭之下,对方将会彻底失去战力。可现在看来,他似乎小看了对方。

    “哈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血河,没想到吧,你最后居然还是落到了我的手上。啧啧啧,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发生分歧,不过接下来我不会再给你们机会了。就这样,狂魔噬天!”

    在穷阳的嘶吼之中,一道黑色的光芒忽然射入高空之中,在其达到至高点的时候,那道黑光登时散作无数,化为阴云朵朵,将苍穹迅速涂成了歇斯底里的黑色,看上去就如同真的被吞噬了一般,看上去十分惊人。

    乌云常见,但真正的黑云却并非如此。穷阳真如他的名字一样,将天地间的一切光亮全部竭尽,使之化为自己的力量,准备对纳百川发动致命一击。而这时候,就在苍北仙苑的边缘处,一个混身散发着野蛮气息的人影忽然抬起头来,仰望黑色的天空,自言自语道:“好熟悉的气息,难道会是他?”

    “哈哈!血河,这样你可以瞑目了吧!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会将群魔鉴炼化出来,你就安心地去吧!”

    “该……该死,现在我的身体不受半点控制,难道今日真的是我纳百川的死期?”

    命在旦危,束手无策的纳百川,脑中思绪飞闪,终于他的目光再次落回到被自己血咒丝印所困的天命身上,心中暗暗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天命,能不能扭转局势,就看你的了。”

    “砰砰砰~”

    随着一连串干脆利落的物体撕裂声,环绕在天命身上的众多丝线竟是相继断开,重获自由之身的他,刚要有所行动,穷阳忽然调转身体,神情癫狂道:“谁也不是我的对手。”

    “嗡嗡嗡~”

    望着城外渐渐飘荡过来的莫名黑色,魔皇双眼忽然眯起,神情凝重道:“穷阳,你终于肯展现真正实力了吗?不过如此一来,你的真实身份恐怕也不保了。”

    天命本以为他与穷阳同仇敌忾,对付纳百川应事半功倍。可谁承想对方如此记仇,还未忘记自己被击落的惨痛经历,豁然对他霹雳出手。无奈之下,天命只得还以回击,精纯掌力如含苞待放的莲花一样,自空中炸裂开来。

    “这……这股力量,你不是人类!”穷阳不由得惊呼道。

    “哼哼,彼此彼此。来自凶兽一族的高手,你为何会与魔人狼狈为奸!”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