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时间 空间
    尝试,探索,然后突破,重生。

    魔影现,万籁俱寂。当雪魔医仙说话的时候,他的身体便已经开始变化。

    高大的体形,虚无的存在,此刻的雪魔医仙已然融入到了空间之中,只留下一道残影,伫立在众人面前。

    昼是光明的表现,可如今的天气却是格外阴沉。

    没羽神力军的成员顿感不适,一时间他们觉得自己的胸口处压了好几块巨石,遏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眼见化为凶兽的遮天皇即将败在袁宇的天道无影剑下,雪魔医仙的加入使得战局立即发生了剧变。

    怒火呼嚎,魔影内的凌厉杀气忽然化为一枚凌厉气刃,急速射向遮天皇的面门。一道咒语声传出,自前者的眉心处陡然窜出一道快极飞影,险之又险地躲过了雪魔医仙的追击。

    还未完!

    雪魔医仙的气刃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居然跟着袁宇,死死不放。无奈之下,他只得再次挥动手中剑气,以其无上的骇世威力,强行抵御随之而来的杀招。

    “天道无影剑!”

    顾名思义,无影剑就是看不见,摸不着,但割在身上却能流血,甚至要人性命。眼见袁宇双臂一抖,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登时自臂腕之中狂泄而出,准确无误地刺在那道气刃之上。火光四射,一道踉跄身影顺势跌落在地。此人不是雪魔医仙,竟是气势正盛的袁宇。

    他的剑气明明抵住了雪魔医仙的招式,却又为何忽然中招倒地?

    昂起头来,看着那道站在身旁的人影,一股透骨寒意立即袭上心头。摔得七荤八素的袁宇依稀间认出,此人正是雪魔医仙。

    “有我昼魔在的地方,我还能够逃到哪里!”

    袁宇望着雪魔医仙,后者未动分毫,他却忽然听到远处的空地之上接连传来数人的惨叫。

    出手的不是遮天皇,而魔童更是因为将力量“借”给雪魔医仙,失去知觉。那么能对没羽神力军构成伤害的,就只有他眼前的雪魔医仙?俗话说分身乏术,可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明明看见一道黑影自眼前闪过,接着便挨了莫名其妙的偷袭,跌倒在地。难道,是鬼魅作祟不成?”

    夏姓成员想不通,但出手的却不是鬼魅。抬头望去,之前雪魔医仙真身所化的那道魔影,已经愈发模糊,仿佛一股体积庞大的阴霾一样,笼罩在大地之上,同时也将所有人包围其中。经过短暂的迷茫之后,袁宇的眼前忽然暴闪出一道亮光,惊呼道:“难道,你也懂得空间之术?”

    雪魔医仙笑道:“你小子还有两下子,居然被你看出来了。没错,我是懂那么一星半点,不过用来对付你已经足够了。”

    听完此话,袁宇登时按捺不住,单手拍地,竟将自己的身体弹入半空之中,同时惊呼道:“大家快离开鬼影的范围,在这里我们打不过他!”

    “没有我昼魔的允许,你们以为自己还能随意逃走吗?”

    “啊啊啊啊啊~”

    伴着那一声声不甘的悲鸣,大地再次沉入死寂。魔影渐渐回缩,那股令人不安的魔气也顺势收敛消散,天地终于重获安宁。

    放眼望去,大地之上散落着数十名身着黑甲的男子,在这之前,他们个个都是以一敌万的好手,可惜现在光彩不再,已沦为战败者,任人宰割。而在他们之中,一个穿着迥异的年轻人忽然站起身来,即便身上的伤口还在向外淌血。

    “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雪魔医仙如期现身,当他自虚空之中,踏雪而来之际,脚下的泥土竟是被其身上的血污染成了黑色。

    没错,他也受伤了。不过能够伤他的人属实不多,而眼下他那满身的恐怖伤口,正是源于他自己,确实是他的力量。

    当启动昼魔的瞬间,雪魔医仙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现场。那股力量实在太过强大,强大到可以轻易撕开一名成年魔人的身体,重创体内的五脏六腹,甚至造成更加无法想象的严重伤势。但为了解决这些棘手的敌人,他只能放手一搏,于是便有了现在这副景象。

    眨眼的工夫,遮天皇已经恢复到人类模样,然而眉间的伤痕仍然清晰可见,若是刚才袁宇再用力一分,他的脑袋恐怕就要当场爆裂了。

    面对袁宇的疑问,雪魔医仙随即淡淡道:“你们已经败了。”

    “不,我们还没有败,我还有天道无影剑!”

    “哦?是吗?”

    说来轻巧,几乎是在语毕的同一时间,又一道火光在二人之间陡然炸开,产生的能量化为为一股强有力的气浪,将那趴在地上的袁宇,再次掀起了好几个跟头,最终才踉跄落地。再看雪魔医仙,却是和之前一模一样,身上的伤口也没有继续增加,可以说是奇迹一般的存在。

    “别以为我收了神通,你就能轻易伤到我。别忘了,我可是昼魔。只要光在,这里魔影所及便是我的天下。”

    果不其然,袁宇低头俯视,发现自己真的刚好处在雪魔医仙的影子之下。一想到对方已然拥有了那般高深莫测的力量,袁宇竟是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当然,可以的话他宁愿再也不要这种机会。

    “你……你……你真的已经进入到那个境界了?”

    为了疗伤,雪魔医仙所幸席地而坐,而这时候遮天皇也走了过来,杀气腾腾道:“好你个袁宇,刚才险些伤我性命,留你在世,定会后患无穷,看我今日了断你的性命!”

    雪魔医仙睁开一只眼皮,爱搭不理地看了遮天皇一眼,语气冰冷道:“他是我的猎物,不允你半路插手。”

    “可是他刚才险些杀了我们几个,难道你要纵虎归山?”

    “如果我说,放回去的不是恶虎,而是一只温顺的小猫,这就没问题了吧?”

    雪魔医仙话音刚落,袁宇立即心领神会,连忙怒骂道:“你个大胆魔众,居然胆敢打本斗神的主意。你若是杀了我,仙宗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仙宗,一个小鬼而已,我怕他作甚?”

    “你……你要干嘛,啊!”

    在袁宇的惨叫声中,空间再次恢复到以往的状态,鸦雀无声。此刻,在这片茂密丛林的边缘处,一个身着异服的蒙面人,突然剧烈地抖动了一下,紧接着便听到几声悦耳的银铃响,接着便听身后有人说道:“怎么,你居然还保有生前的记忆?让我猜猜,是不是你的家人出了什么事情?呵呵,袁天化袁斗神的亲属,想来也不是寻常之人。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蒙面人听完此话此显尤为激动,僵直的身体,竟是“嗖”地蹦到半空之中,恨不得立即赶往整发现场。

    看着对方如此兴奋的模样,阳光下那个双臂都被铁钉锁死的男子忽而抬起那张翇白的脸颊。笑在他脸上迅速扩散,一股浓郁的阴谋气息暗含其中。

    “血河魔君,没想到你在魔皇的眼皮底下搞了这么大的动静,就连群魔鉴也被你搞到了手,真是不容易。不过,威风过了,你是不是该物归原主了?”

    昏暗的地穴之中,只留出半块依稀脸庞的纳百川微微咧了咧嘴,心中暗道:“没想到这帮家伙找来的如此迅速,只可惜昊天令与群魔鉴还未能完全与我合而为一,否则就算是穷阳又能奈我何?”

    就在纳百川心中盘算之际,外面的穷阳接着道:“我再给你一柱香的考虑时间,如果到时你再不乖徒弟束手就擒的话,那可不要“是魔皇派你来的吗?”

    穷阳道:“那倒不是。只不过魔皇感觉到了群魔鉴的异样,所以我才会来到此地。不过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盗取魔鉴的不是那个头脑模糊的老魔皇,而是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杂种。怎么,你意识到身为人魔结合产物的自己,地位不够牢固,所以想在自己失势之下,获得一份自保的力量?呵呵,不论你怎么掩饰,都无法抹去你体内那一半人类的血脉。半魔人就是半魔人,这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黑暗中,纳百川紧紧攥起拳头,声音嘶哑道:“穷阳,你会后悔的!”

    “哈哈,我穷阳一生做得坏事不计其事,却从未因此感觉到半点后悔之意,从前不会,今后也不会!”

    只是一个简单再不过的眼神,纳百川所在的地穴,竟是被一股无形怪力,生生掀去了大半边,充盈的阳光射入到那片昏暗的环境之中,并将身体如玉玉石般晶莹剔透的纳百川,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那是个什么东西。为何长得如此丑陋?”

    “你出来的时候魔皇没有告诉你,非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将我逼上绝境吗?现在好了,你们的报应到来了!”

    果然,与曾经发生的情形一样,众魔兵在全无反应的情况之下,大片的精英却已慕名其妙地昏倒在地。而对面的纳百川,却仍然站在原地,双手之上却已沾满炙热的血液。

    “穷阳,下一个就是你!”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