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一物降一物
    千机阁的创立,没羽神力军成员也略有耳闻。可他们只听说,其中白霜仙使功不可没,奉献最大,却从未听说一个“外人”还有什么功绩。

    “哼哼,少在那里虚张声势!照你所说,五十四门开天辟地器都是你发现的,那你对它们一定很了解了?”

    遮天皇淡淡笑道:“了解算不上,只不过有机会全部戏耍了一遍,只可惜当初只有我与白霜两人,无法同时使用这五十四位法宝,更是察觉不到它们彼此之间神秘联系,否则我就藏起来自己偷偷把玩了。”

    先前的夏姓成员忽然大笑几声,神色冷酷道:“你这个疯人,看来今天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还真以为自己无法无天了!兄弟们,给我上!”

    话音一落,不下十道异彩尽数罩向遮天皇的身体,一时间,他只觉得混身汗毛乍立,三魂七魄也不再附体,恨不得立即四散而逃。

    “哦?这招我没见过,难道是他们自行领悟的神通不成?”

    “哈哈,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你现在所中的是没羽神力军的杀招之下,名为搜魂!凡是身中此招的人,无一例外,形神俱灭。我管你是何方妖孽,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遮天皇表现上淡定如初,但心中却是骇然暗道:“毋需借助天之力就能驱动如此可怕的神通,这帮天兵果然不简单。不过,你以为当初发现这些神兵的我,就一点后手也没留吗?”

    眼见遮天皇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情况岌岌可危,倒地的雪魔医仙刚刚爬起身来,看了一眼旁边已经昏死过去的魔童,自言自语道:“这般情形之下,想要独自脱身是不可能的了。本以为单凭这家伙就能换取一点宝贵时间,到头来还是要老夫亲自出马。”

    一边说着,雪魔医仙伸手将昏迷之中的魔童拉到自己的跟前,并将他调转了一下身体,随手将他的上衣扯开,露出暗青色的后脊。紧接着,他伸出那只枯藤般的手掌,在那条笔直的脊椎之上数了几下,两根刀子般锋利的手指,立时插入魔童的后心之中。

    “让我们一鼓作气,把这个疯子干掉。”

    “好!”

    一呼众应,在夏姓成员的口令之下,那十余位手持异彩神兵的没羽神力军登时使出全力,原本束状的光芒也在此刻变成了扇形,毫无保留地射向遮天皇的位置。

    这一刻,天地皆是失色,露在外面的所有物体,因全部那些五彩斑斓的光芒剧烈颤抖,接着相继破碎。如今的大地就好像一个无所不能的大熔炉,任何待在里面的生灵都将尸骨无存。

    “破你们的破招还用得着本皇亲自出马?给我收!”

    就在众人以为此战必以神力军的胜利告终之时,声势俱厉的异彩神兵忽然发现异变,其上的光芒诡异地尽数消失,而且全在同一时间,实在说不过去。

    “怎么!怎么回事!”

    放眼望向前方,浓浓的雾霾之中,那道看似单薄,却又格外坚强的身形再次出现众人的面前。隐约间,一道莫名的漩涡赫然出现在对方的掌心之上,原本属于五十四门开天辟地器的异彩竟是被它吸了去。

    “怎么会这样!”

    不等没羽神力军反应,那十几件神兵不只是光辉不再,就连器身也随之慢慢开裂,最终化为碎屑,掉落在地。失去了神兵加持的神木是神力军成员更是气势锐减,与那寻常的天兵相较起来也好不了多少。

    “哈哈哈!怎么样,这下你们可以心服口服了吧!”

    在那一声声恐怖阴恻的笑声之中,遮天皇拨开周围迷瘴,显现真身。此刻他的右掌之上,竟是托着一枚小巧的口袋。

    “那……那是什么古怪,为何能够摧毁我们的神兵!”夏姓成员怒声道。

    “呵呵,这也不怪你们,就连仙宗也不知道这个小玩意的存在。当时现在这五十四件神兵的时候,它们全部都被安置在一个神秘的地方。待我将神兵一一取下之后,随之出现的就是我手中的锦袋。”

    “你……你的意思是说……”

    遮天皇大笑道:“没错没错,他们的神兵并没有消失,而是回到了这只锦袋之中。如果将那些神兵比作子女的话,那么锦袋就是他们的生母!”

    “嗯?不好,快退!”

    意识到事情不妙的夏姓成员忽然高呼一声,双手抱着自己的食古崩金剑,连忙向后撤退。经他如此带动,其余那些神兵尚在的神力军成员也随之仓皇而逃,只留下那十几名丢了兵器的本兵待在原地。

    “哈哈,之前的话回敬给你们,现在后悔,晚了!把你们的神兵统统交出来吧!”

    “一群没用的东西,让我来!”

    一声惊斥破空而出,如利箭一般刺入到遮天皇的双耳之中。事发突然,遮天皇不禁失神,在那稍转即逝的唯一空当,一道快绝的身影突然抓起那只神秘锦袋,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不要慌!宝贝在我的手里,你们先去把他控制住,我来想办法打开它拿出神兵!”

    顺着声音,遮天皇随即看向没羽神力军的中心处,一个外形狼狈,但眉宇间透着过人英气的男子立时进入他的眼帘。此人不是袁宇又能是谁?

    没羽神力军虽然初战告负,但却给了袁宇喘息恢复的机会。眼见遮天皇祭出神秘法宝,几近击溃整个队伍,胆实过人的他出其不意的攻势,竟在对方的手中抢下了决定战局的法宝——锦袋。

    “快!千万不能让那个家伙有回神的余地,大家上!”

    刹那间,四十来件惊天动地的神兵居然在同一时间纷纷亮相,急光,轰鸣,立时乱作一团。这一瞬间,大地竟好像沸腾了一般,身处其中的遮天皇登时知道了这些神力军的厉害,身上如同开花似的接连出现刺目伤口。

    “该死!”

    “盖世盾!”

    “缉魔铲!”

    “生死连环!”

    “莫问枪!”

    同一人,连续遭受数十位堪比仙人的全力攻击,别说是遮天皇,就算大兽长在此,也不敢说能全身而退。伤势愈发严重,他知道自己如果再不使出全力,恐怕就要就此消亡了。想到这,他忽然咬开自己的舌尖,一道本源精血顺势喷入空中,只听遮天皇惊叫道:“兽命回身!”

    之前,遮天皇自豺的身上获得了强大的凶兽之力,而自己则承势化为吞天一族的传奇存在,狞兽,大杀四方,就连魔界也险些因它灭亡。这一回,身处绝境的他,再次动用了这份禁忌力量,庞大的身躯如同魔影一样登时罩在大地之上,半截身子居然没入云朵,好不吓人。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在与这般妖怪作战的众神力军,不禁哑然失声,步子也慢慢向后退去。

    “混蛋,这锦袋是什么做的,为何如此结实,我全力撕扯居然都毁不了它!”

    此刻,位于后方的袁宇正在专心于破解锦袋、解救神兵的事情之上,全然没有注意到前方战场传来的惊呼。当他意识到天色忽然阴沉下来的时候,抬头仰望天空,一只有土丘般大小的血目正在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

    “什么鬼东西!”

    惊惶,失措,这是每一个人在受惊之后都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可突然见到那么一只庞然大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换作是谁恐怕都要失态,而如今袁宇的反应尤为夸张,不只身体瘫软在地,就连双手也不只该如何是好,只知道在面前胡乱地抓挠,活脱脱就是一副女人模样。

    “袁斗神小心!”

    “轰!”

    当那只大到无法形容的头颅,砰然撞击到袁宇所在的地面之时,所有没羽神力军成员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正如他们脚下传来的响声一样,震撼异常。待遮天皇重新抬起头来的时候,除了满地的狼藉之外,竟是连半个人影也不见了。

    袁斗神消失了,还是说在刚才的冲击之下已经粉身碎骨?众成员不敢相信,就连准备动用绝招的雪魔医仙也不禁为之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现在,那只巨大的兽面,正以一种他自己的方式,向众人炫耀着自己的战果。位于眉心中间的竖眼之上,甚至还留有些许赤色的血污。

    “嗡~”

    遮天皇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当鲜血自眼前划过的时候,一道鬼魅般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披头散发,衣衫褴褛,他虽已不再像从前那样威风八面,豪气盈天,但眼中的杀气仍然致命,哪怕对方是狞兽状态下的遮天皇。

    “你该死!”

    “嗡~”

    又是一道龙吟飞出,袁宇血迹斑斑的手臂之中,竟是发出与之极为不符的凌厉剑气,而此招一出,地上的众成员立时认出了招式的来历:

    “是袁天化袁斗神的成名绝技,天道无影剑!哈哈,不愧是袁老斗神的公子,就这样一鼓作气,把那个妖怪击倒吧!”

    “唰唰唰唰!”

    哀兵必胜,此时的袁宇因为之前的接连受挫,怒从中出,再加上他原本超凡的过人修为以及无上的绝强杀招,三者结合之下,竟让他战力倍增。如何情况之下,遮天皇居然被他杀得节节败退,每腿一步,大地都好像为之崩溃一般。

    “看来,是昼魔出手的时候了!”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