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王 亡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苏如云虽是女人,但其身上所具有的英雄气慨,却要远远超乎寻常男人。明知自己胜过的希望十分渺茫,但心怀正义的她还是选择在紧要关头挺身而出,毅然肩负下保护包天子的使命。如今她掌中所持的金剑,正是她利用毕身功力,凝练而成的——忠!义!剑!

    所谓的四宝天尊,从使至今都未曾吐露半个字。他身藏大氅之下,甚至将自己的气息也隐没上,令苏如云无法获知他的实力,更猜不透他接下来的行动。

    然而,包天子命在旦夕,容不得半刻耽搁,既然对方不出手,苏如云只得选择主动出击,心念闪过,手中忠义剑立时分身无数,自四面八方一齐刺向大氅内的敌人。

    “嗖嗖嗖嗖~”

    快剑飞掠,摧枯拉朽一般,将那件大衣撕成了无数碎片。但令苏如云惊讶万分的是,位于其中的四宝天尊却是消失无踪,而那四只诡异眼瞳也不见了影子。

    “不好!”

    虽然未有半点察觉,但一股不祥的预感登时降临在苏如云的头顶上方。蓦然回首,伏在地上的包天子面前,居然站着一个身披多宝袈裟的续发僧人。此人一经出现,黄泉黑路之上立时多了一股罕见的阳刚之气,一切妖魔鬼怪见此情形,纷纷溃散避让,惟恐避之不及。

    “你要做什么,你可知道这位是谁!”

    “包天子!”

    苏如云面色一寒,刚要继续说话,谁知那位四宝天尊接着道:“你为何会变成这副样子?”

    包天子抬眼看向对方,声音虚弱道:“我……我被崔判官暗算了。”

    四宝天尊点点头道:“我早知崔钰来历不凡,但当初无听我的话,所以才会落得今日的地步。你阴寿即尽,是来找秦广王续命的?”

    包天子点头道:“正是。如果你能行个方便,日后待我重振雄风,一定回来报答于你。”

    四宝天尊摇摇头道:“我已是亡者,尘世间的**已经与我再无关系。”

    包天子稍作沉思,又道:“难道你不想尽快离开这里?”

    在质问声中,四宝天尊缓缓缓过身去,而苏如云这才发现,对方的脸上与常人一样,只有两只眼睛,之所以会有四目齐睁的假象出现,是因为他的眉骨之上,赫然镶嵌着两枚狭长的玉石,一红一蓝,与两只眼睛的黄绿刚好凑成四色。

    不得不说,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之下,能像四宝天尊这般出泥不染,超凡脱俗的亡灵属实少见。大多身陷此地的,都已放弃自己,甘于堕落,成为黄泉路上的冤魂厉鬼,伺机向来往的亡者报复。而苏如云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丝毫的怨念,就连杀气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她不禁心生感动,为这个在异世界还能守身自持的“高人”感到佩服尊敬。

    “秦广王的官邸距离这里还有很远,就凭你们两个恐怕还没走到那里就已死在半路了。”

    听到这话,苏如云快步走上前来,向对方报拳致歉道:“刚才如有冒犯,请前辈莫要见怪。但阎王大人的情况您也看到了,就算机会飘渺,我也要孤注一掷。”

    “我可以帮你们!”四宝天尊忽然道。

    “什么?您可以?不是说笑吧?”

    说完,苏如云猛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实在唐突,刚要改口,这时四宝天尊又道:“此法可行,也不行。全看阎王的意思。”

    包天子抬起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瞳,有气无力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此事关系重大,绝不能贸然行动。否则,救了我的命,冥界却要因此陷入空前的危机之中,得不偿失,不做也罢。”

    “可是你……”苏如云愁云满志,白皙的手掌已经被她攥得发青。为难之下,她再次向四宝天尊投以目光,只见对方继续道:“既然包天子已经心如明镜,那我也不再兜圈子了。利用我身上的天道玉,是可以打开天道,从而利用它来进入到别的空间,省去中间的路途。但打开天道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一些藏身其中的异类,有可能趁机进入到冥界之中。不谈他们是忠是奸,但毫无疑问,这些存在个个都是法力通天的大能,任意一个都能将这个世界毁灭殆尽。至于该怎么做,还是你们两个拿主意吧!”

    苏如云停顿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来,声音沙哑道:“那好,让我和阎王大人商量一下吧!”

    四宝天尊看看远处的天空,略有所思道:“你们最好快点,时间不多了。”

    说完,他便独自走开,留出空间让剩下的二人能够单独交谈。

    “阎王,你真的决定了吗?四宝天尊说的对,就算我们能够走到秦广王那里,可你能不能坚持得住还是两可之间,更何况这一路困难重重,保不齐会出现比四宝天尊更加厉害,但却偏偏要与我们为敌的恐怖角色,到时我们该如何是好。所以说,大人你一定要三思啊!”

    就在苏如云说话的工夫中,包天子一直看着身下的大地,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不时,他的脸上浮现出一股十分古怪的笑容,笑之灿烂,如同在这片毫无生机的阴地之上,开出了一朵充满朝气的鲜花,稚嫩却又富含能量。

    “苏姑娘,我真的已经做好了打算。早在与崔判官交手之时,我便已经有了死的觉悟。好在,阴间并不只有我一个阎王,就算我死了,也会有其它人来代替我的位置,你不用担心。”

    “可是!包天子只有一个,死就就再也没有了。难道你对这个世界真的一点也不留恋?”

    说着,苏如云看向对方的面庞,忽然间后者的眼眶之中闪过一丝光亮,谁也没有想到,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他,居然还有如此细腻柔情的一面。

    “记得当时来到这里的时候,我确实对生活充满了绝望,终日与死人鬼魂打交道,那种感觉简单比再死一百次还要来得令人煎熬。不过渐渐地,我在来往的亡者身上,发现了他们各自的人性,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被这种说不清的复杂情愫给完全吸收住了。于是,我开始尝试了解每一个人,善良的人,我要知道他们的初衷;罪恶者,也要搞清是什么促使他们长出了邪恶的嘴脸。就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也受到了他们的影响,内心潜移默化地发生改变,进而衍生出了数种人格。”

    苏如云将嘴渐渐拱了起来,最终形成了“o”的样子,愕然道:“难道说,十殿阎罗……”

    “没错,其实从来就没有什么十殿阎罗,他们都只是阎王的分身而已。”

    “既然如此,你作为阎王,理应拥有秦广王的力量啊!”

    包天子摇头道:“不,事情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就是在漫长的变化之中,我逐步发现,体内的一些人格并不受我控制,甚至还会对他人造成危害。为了让‘阎王’这个角色不会完全崩塌,为了防止有朝一日我彻底被邪恶同化,行使罪恶,我决定将自己的一此可取人格剥离出本体,并让他们形成独立的个体,去往其它冥殿,为我管理阴曹地府。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原本属于我的力量也随着人格的分离而一同被提供出去。所以,只有秦广王能够左右亡灵的寿元,而我不能。”

    苏如云想了想,忽然又道:“你和我说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既然你有如此之大的神通,难道真得甘心就这么消失于天地之间?”

    包天子微笑道:“凡是存在于世上的生灵,都有所谓的终极。到了那里,大家都要放下生前诸事,或是开启一段新的人生,又或为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接受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惩罚。我这一生已经够长了,继续走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意义。这个世界的将来属于你们,而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

    如今的包天子果真成了一个富有智慧的长者,因为他那一头黑发已经全部变白,脸上的皱纹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然而,他的腰杆仍然笔挺,目光依然犀利,这或许作为阎王最后的一点尊严。

    “记着永远不要放弃希望,因为绝望从来都不会光临一个充满希望的人。我的时间到了,希望你们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将我未完成的心愿画上了一个完好的句号。我走了……”

    不同于世上其它绝世强者逝去时的壮观景象,包天子的离世,就好像一阵微风一样,甚至连一丝波澜也没有激起。看着空荡荡的地面,苏如云的眼睛已经充满泪水。远处,四宝天尊静静地站在那里,以其最简单,但也最真挚的方式,目送着这位“伟人”的离开,之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这要留给他们要做的事情。

    庄严,古朴,此处的布局处处彰显着主人不凡身份与口味。长达十丈的案桌之上,坐于中间的中年男子忽然身体一震,急促的呼吸声立时传便整个空间。

    “他……居然死了!”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