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魔童发威
    =当袁宇带着那一队精良仙军到来之际,雪魔医仙的脸上居然没有丝毫惊诧,好似早已料到眼前的一幕,于是笑道:“这就是刚刚继任袁天化之位的新斗神吗?嗯,单是刚才的那一记快箭,老夫便已经承认你了。”

    面对雪魔医仙的赞赏,袁宇并不以为然,而是掠过对方,看向站位更靠后方的孙长空,进而语气阴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些日子你究竟去哪了?”

    孙长空遥望一眼袁宇,几番思索之后这才想起对方曾经的身份,略显吃惊道:“原来你是天界中人,没想到你隐藏得这么深,连我都没能看出来。”

    袁宇冷笑道:“哼哼,我也没发现,你孙长空居然还有如此能耐,居然与曾经的魔皇有所瓜葛。怎么,昊天令的事也有你的份儿?”

    孙长空淡淡道:“我说没有恐怕你也不信吧!既然来了,你就不会空手而归的。”

    “哈哈,孙长空,我突然又有点喜欢你了。没错,不管这件事你有没有掺和,今天这里的人都要与我一同归回天界,听从仙宗发落。”

    雪魔医仙忽然笑道:“仙宗?哈哈,老夫虽然离任许久,但作为魔界之人,恐怕还轮不到他来对老夫指手画脚。你以为,我真的会怕他不成?”

    袁宇阴恻恻道:“不许对仙宗无礼,否则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呵呵,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位新任天斗神到底有几分能耐!”

    “嗖嗖~”

    两股微风轻轻拂过,待众人凝视前方之时,雪魔医仙与袁宇竟然双双调换了位置,而身形体态却没有丝毫改变,实在有些超乎想象。孙长空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袁宇天斗神,缓缓将目光挪向对方的右手之上,一抹淡淡的血痕赫然流转于指甲之间。

    “好厉害的空间奇术,没想到你居然掌握了如此可怕的力量。”

    雪魔医仙慢慢转过身来,孙长空惊讶发现,对方的右侧肋下,居然浮现出了条狭长的血痕,看样子虽然伤势不重,但位置实在太过惊险,如果再往上挪动一寸,恐怕他的心脏就要被戳破了。

    “老魔皇说笑了,你的魔血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说着,袁宇举起那只沾血的手掌,双目顺势向上看去,不知何时,一股不祥的死气赫然自其指尖出渗入上肢之中,不断地侵蚀着其它部分的rou身。见此情形,袁宇突然咬紧牙关,抬起另一只手掌轻轻在一划,那条被感染的手腕便整个掉到地上,不时便化成了一堆灰色的骸骨。

    见到袁宇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雪魔医仙不禁失声笑道:“这你可不能埋怨老夫,难道你忘了我现在的身份了吗?不当魔皇之后,我对医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偶然间又与毒术结下了不解之缘。医者本身就是最好的药引,在不断地试药尝毒之后,我的身体渐渐地也拥有了毒性,同样也包括我的血液。不得不说,你刚才的行为十分明智,否则这会儿工夫恐怕已经尸骨无存、化为脓水了。”

    “你少得意!”

    当袁宇释放出全部力量,威震四方之时,刚刚才被斩断的手臂竟是立即恢复原样,一条新生的手掌自截面出倏然长出,神采奕奕。下一刻,自其掌心处,忽然升起数道异样气浪,如同花苞绽开一般,砰然袭向四面八方。这种势头尤为迅速,根本不给人丝毫反应的时间,被气浪扫过的雪魔医仙神情陡然一愣,紧接着袁宇的口中便发出阵阵狂笑道:“哈哈,我还以为昼魔有多么厉害呢!原来也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假把势,你看,这是什么!”

    “心……那是医仙的心!”魔童大声呼叫道。

    随着魔童的目光,孙长空顺势看向袁宇的掌心,果不其然,此时在他的手上,居然多了一枚鲜活的心脏。显然是刚刚取出的缘故,即便是在脱离身体的情况之下,那颗心脏仍然坚强地跳动着,且随着每一次地泵动,都会有少量鲜血自断裂的经脉之中喷涌而出。继续看向不远方的雪魔医仙,后者依旧稳如泰山地立在原地,只是脸色不知什么时候变得灰白一片,好像涂了一层草灰似的。

    “咳咳咳~”

    在孙长空与魔童的关切目光之中,雪魔医仙轻咳了几声之后,掩面轻声道:“通晓空间奇术的人,能够做到窃取他人肢体器官于须臾之间,也不算什么稀奇,如果你喜欢我的心,那就送给你好了。”

    “哈哈!老家伙,死到临头你居然还敢逞强!人魔两界流传着一种说法,将敌人心脏挖出后生着吞食,能够增强自己的勇气与力量。刚好今天,让我来印证一下这种说法,到底是否真的有效!”

    就这样,袁宇当着自己众多部下以及雪魔医仙,孙长空,魔童的面,真的将那颗心脏咀嚼着一口口咽下了肚子,若不是看到那幕血腥变tai的场面,还以为他正在吃什么山珍海味,不时还会发出诱人的吞咽声。不时,袁宇完成了这一“壮举”,心满意足地抹了一把嘴边的血痕,刚要说话,可就在这时孙长空忽然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不长记性,医仙早就说过自己的体内充满了毒素,你这样肆无忌惮地吃下他的心脏,岂不是自寻死路?”

    在孙长空提醒之下,魔童脸上的惧色也随之舒缓了许多,同样浮现出笑意道:“对,我怎么这一点给忘记了。吞下那颗有毒的心脏,我就不信你还能完好无恙!”

    话音刚落,只见站在前方的袁宇忽然调转身体,看向身后的孙长空与魔童二人,在稍显凌乱的发丝之间,一双猩红的眼眸格外令人瞩目,深邃的神光如同无尽的深渊,欲要将眼前一切全部吸入其中。

    “你们太天真了,我可是中心天斗神!哈!”

    仰天怒吼,一道冲天金光遽地自袁宇体内轰然而起,在这等强大的威势之下,就连蕴藏在他体内的诸多毒素也经受不起,纷纷渗出体表,形成一片紫色的瘴气。而借由这股力量重振雄风的袁宇,气场更胜从前。在他面前,孙长空等人就好像刚刚出生的孩童一般,毫无优势可言。

    “你去看了一下医仙,我来和这家伙较量较量!”

    不等孙长空出手阻止,魔童跃身飞起,干瘦的魔体再次膨胀起来,夸张的肌肉与青筋为其武装上了一件血肉铠甲。

    “想借天威,休想!”

    魔童深知袁宇的意图,明白绝不能将对方有喘息的机会。电光火石之间,他以自身无上魔力,化成一记惊天动地的倾尽杀拳,豁然轰向对方的天灵。于是乎,天空之中突然浮现出一道通天彻地的魔影,并在魔童的杀意感召之下,猝尔融入那只黑色的拳头之中。当魔影全部注入那记魔拳之时,魔童的身体竟在那一刻变成了透明模样,惟有拳心处的恐怖能量,放射出如同艳阳般的耀眼光芒。

    “嚎~”

    魔力毁尽万物,魔威,荡平众生,空前绝后的气场在那片丛林之中开辟出了一个巨大的裂口,在恐怖的高温之下,大地中的土壤竟是变成了炙热的火红色,乍一看去就好像是从地下流淌出的血浆一样,看着触目惊心;而刚刚欲要借势将孙长空等人一同绞灭的袁宇,已在刚刚的魔拳之中消失无踪,只剩下那群迷茫的仙军。

    “快……快看,袁斗神在那里!”

    忽然,一人伸手遥指,在目力所极的尽头处,一棵原本高大挺拔,现已焦黑枯萎的桦树之上,挂着一个破衣烂衫、不知生死的人影,谁也想不到,这便是刚才那个不可一世的中心天斗,袁宇。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一路走来,苏如云与包天子还是遇到了层层险阻,期间还有数位修为高强的幽冥鬼怪闻风而来,想要将他们二人变作自己的可口美味。好在,苏如云经验丰富,又有不世修为在手,虽然历经磨难,但终于还是被她撑到了现在。如今的她,早已不是那个风姿绰约,气若幽兰的翩翩佳人,满身的血污,散落的黑发,就在不久之前,他还被一个使狼牙棒的高大妖怪,砸中了脑袋,直到现在右侧的脸颊还有些肿胀,看上去十分滑稽。不过,如今的苏如云已经笑不出来,因为他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立于风沙之中,混身上下被一件土黄色的大氅所遮盖。透过前面仅有的两空隙,苏如云竟然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四只颜色不一的眼瞳。只是对视了一眼,苏如云便仿佛被闪电击中了一岁,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而这时候,身处濒死绝境的包天子,缓缓自地上站立起来,进而走到苏如云的身后道:“我认得他,他是曾经佛界的四宝天尊,后被自己的弟子暗算,含恨而终,死后落于黄泉黑路之上,不得超生。他生前便已是界内首屈一指的高手,后来落到这里常年吸取此地的凶戾煞气,使其力量大增,更加不容易对付。你不是他的对手,让我来吧!”

    “算了吧!你自己都自身难保,怎么还能让你出战。再说,被你这么一讲,我还真想和他过过招呢!”

    说话间,苏如云虚握右掌,一枚金色光剑凭空出现。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