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大难到来
    阎王包天子虽然身受重伤,极为虚弱,但凭借其超乎众生的修为与力量,对付几个区区鬼司,根本就是易如反掌。而对于这些冲撞自己的无知者来讲,只要使用冥界最可怕,亦是众亡灵最忌惮的方法才能泄他心头之气,那便是超度往生诀。

    此法一经出现,凡是生前满心怨恨,死后带有极烈戾气的,都会立时施展体内的怨念,并且化为芥子,彻底消失在阴阳两界之间。而听到“超度往生诀”五个字的众鬼司登时脸色大变,一种强大的恐惧感随即袭上心头。

    “不!”

    一切都为已经时太晚,听似乏味的梵音诵唱,甫入传入那些鬼司耳中,便立即引起各自的强烈反应。他们的身体不停拉动,皮肤的颜色也由五颜六色变成青一色的死灰模样。他们想要开口呼喊,却发现自己已无法开口说话;欲要转身离开,谁知脚掌早已不翼而飞,只剩下两根惨白的胫骨立在原地,摇摇欲坠。

    “唰~”

    黄泉路上风沙极大,一片黄沙袭过,原本位于前方道路的十位鬼司竟是无一例外,全部变作尘埃,消失于无形之中。直到此刻,目睹了这一切的苏如云才终于明白,凡神之间的差距到底是何等的巨大。

    “咳咳咳~”

    解决了拦路的鬼司,包天子捂着胸口,不由得剧烈咳嗽起来。他的脸色越发难看,难看到就连扫把星看了都要闪身离开。苏如云伸手扶住包天子的右臂,只听后者语气虚弱道:“快,我们快点赶路吧!我的时间不多了,再继续耽搁下去,恐怕我就真的撑不住了。”

    包天子如此嘱托,苏如云自是点头应许。然而,她心里十分清楚,他们距离秦广王的冥殿还有很长的距离,先不别沿途可能潜在的凶险,包天子能不能支持到那里还是一个未知数。想到这,苏如云终于皱起了眉头,这时候她不禁起来了之前与白显大战的沈青。如果对方在场,他又该如何就对此事呢?

    “再怎么担心也是徒然,与其在这里耽搁时间,不如一边赶路一边思考对策,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

    于是,苏如云拿定主意,背起已然软弱无力的包天子,再次快步向黄泉深处进发。这一路上,苏如云在路边见过了形形色色的鬼魂,他们大多都是那些屈死枉之人,因为有所牵挂所以无法进入相应的地狱进行赎罪,更加不能投胎转世,不知在这里待了多少岁月的鬼魂们,接连发出阵阵凄惨的悲呼,一些胆子略大的则尝试将手探入到黄泉路上,以求获得路人的怜悯。

    可是,早在设计这种种之时,十位阎王大人早已想好了一切,凡是意图通过自己意愿,私自进入黄泉路的魂魄,都会立即遭受来到黄泉外侧烧来的三昧真火。三昧真火是至刚至阳之物,是鬼魂最大的克星,冥火灼身,令得那些原本就已经相当可怜的鬼魂更加苦不堪言,他们的身形开始涣散,体内的灵气也随之大量消耗,一旦全部消失,亡者将会失去依靠魂飞魄散。而这些重伤未泯的魂魄则顺势掉入到了黄泉路旁的深渊之中,继续过着她们永无尽头的绝望日子。

    “好多的怨魂,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救他们的吗?”

    包天子苦笑道:“我也想,只可惜他们与那些身处地狱之中,正在遭受各自惩罚的亡灵不同。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救他们,就必须帮他们了却生前遗憾,让他们对世间再我挂念,这才能够顺利经过审判流程,然后再做去留的决定。否则,满身戾气的他们万万是通过不了产道轮回所,基虽强行突破关卡的话,也会被道内的焚风化为灰烬。”

    “化……化为灰烬?难道不是再世为人吗?”苏如云不由得惊声道。

    “呵呵,哪里有那么容易,你以为能够成为一个普通人真的很容易吗?算了,这里面的事情日后有机会再与你细细道来。前面不远处应该就要进入黄泉黑路了。那里的鬼司多得很,而且里面还掺杂着相当多实力不俗的妖怪魔鬼,若是被他们缠住,虽然我有超度往生诀护体,但你可就危险了。”

    说到这里,包天子停顿了一下之后,接着又喘着粗气道:“记着,等会不管遇见什么,看见什么,听到什么,都千万不要回头。否则,你我二人将会永远被困在黄泉黑路之上,与那魑魅魍魉永远为伍,我知道你绝不会想那样的。”

    听完包天子的警告,苏如云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表情无比严肃道:“事已至此,我们也再无退路。既然已经选择走这条路,我苏如云就绝不后悔。阎王大人,你可注意了,我们走!”

    说话间,苏如云背起地上的包天子,双脚用力一蹬,二人登时化为疾光两抹,融入漆黑的冥路之中。

    孙长空,雪魔医仙,魔童三人还在那片茂密的丛林之中交谈着,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危机正在一步步地朝他们迅速接近。不时天空之中,接连飘来数朵阴云,仿佛一只巨大的油伞一样,令人心情异常压抑,有种被扼住咽喉的错觉。

    “嗯?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下雨了?”孙长空不由得道。

    “要只有雨那就好了。”

    看着刚刚说话的魔童,孙长空随即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没有察觉吗?好吧!也许是身为魔人的缘故,只要嗅到天界仙人身上的那股味道,我就忍不住要作呕。”

    “你的意思是说,天界的人要来了?”

    雪魔医仙负手而立,口中忽然漏出一句话来:“不只是天界,魔皇也行动了。”

    “你说无存?莫非他也感知到了群魔鉴的动向,所以前来夺取至宝?”

    雪魔医仙叹息道:“或许吧!但有可能,这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对他而言,我始终都是一根不能忽略的肯中钉,肉中刺,为了我的项上人头,他也得来一趟。”

    魔童握了握拳头,略显苦闷道:“这个家伙为何如此无情,好歹你也是他的亲生父亲啊!”

    雪魔医仙微笑道:“可惜的是,我虽是他的父亲,却从未尽到过一个作父亲的责任,甚至还将天魔修炼之法藏了起来,令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无法精进。否则,五千年前面对人间五大高手的时候,亿也未必会一败涂地,这都是报应啊!”

    “不!我不信!我只相信好人有好报。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潜心研究医术,将救死扶伤作为己任,拯救了无数人的性命。魔皇虽然对你怀恨在心,但孔绝不会傻到去杀一个像你这么重要的人,毕竟你们血浓于水,毕竟你们是真正的父子。”

    孙长空听了魔童之前所言,不禁来了兴致,于是道:“真正的父子?你的言外之意,你并不是医仙的亲生孩子?”

    不等雪魔医仙回应,魔童却已苦涩地点点头,失意落魄道:“我也想那样,只可惜我不是。准确来讲,我甚至算不上是一个完整的生灵。因为早在数千年前,我的心脏便已停止了跳动。”

    “停止跳动?那是什么意思?”孙长空又问道。

    这回,魔童镇定了一下,目中放光道:“意思就是,我是一个死人,你所看到的,只不过是一个经过特殊处理的死尸而已。”

    听到这种震撼人心的事情,孙长空不禁目瞪口呆,然后慢慢看向后方的雪魔医仙。然而,如今的他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四五千岁,满头的银发也随之凌乱志来,好像刚刚睡起来一样。而更令人揪心的是那双饱含风霜的眼睛,那是一双坚毅但却命运多舛的老眼。孙长空实在想象不到,千百年前这位老者究竟遭遇了什么。

    “魔童,你今天的话太多了。”雪魔医仙淡然道。

    “多我也要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别人不知我最清楚,你为魔界付出了那么多,又有谁看在眼里。对那些魔君魔将而言,你不过是一个失去往日光辉的糟老头而已。但他们怎么不相想,若不是有你昼魔在,魔界恐怕早就被黑暗吞噬了吧!”

    “嗖~”

    一声尖锐风啸,打破了二人的对话。魔童立在原地,眼睛睁得奇大无比。他虽未看清来者何人,却那股冻彻心扉的寒意已令他忘记了防备,甚至不记得垂死挣扎。

    “闪开!”

    千钧一发,当魔童睁开那又忌惮的眼睛之时,雪魔医仙手握一支凤翎箭,微笑地看着他,同时说道:“这点能耐就吓到你了吗?还是说,天界就只有这点本事?”

    转身,挥臂,掷箭,雪魔医仙的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转眼之间那根制作精良的箭羽便被他原原本本地“送”了回去。不时,只听过多处的丛林之中忽然传来一声惨呼,接着重物跌落的声音便自地上一跃而起,惊起一片林中莺雀,静谧的深山老林忽然热闹起来……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