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黄泉路
    就在魔天两界派出各自高手,共赴人间,夺回珍宝之时,在另一片空间之中,前所未有的大战已经接近尾声。作为地府的主宰,亡灵的统治者,阎王以其超乎想象的高强修为,重创多年以来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崔钰崔判官,而后者的身份正是白界异徒——白显。

    阎王一招之下几乎摧毁了白显的所有战力,而他自己也未能幸免,透支的神力与体力令如今的他异常虚弱,哪怕是一个刚刚晋入仙人境界的修行者,也能轻松杀了他。

    然而,如今的阎王殿上,除了苏如云与沈青之外已经再无它人,而白显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只要阎王动动手,便能了结种种祸患,白界吞并地府的诡计也要就此搁浅,短时间之内不能来犯。可不遂人愿,就在苏如云以为一切都将尘埃落定之时,前方的阎王忽然身体一震,接着便俯身栽倒在地,剧烈地抽搐起来。冥界上空,让人不安的白光渐渐恢复之前的阵仗,托它们的福,本来已经油尽灯枯的白显竟是奇迹般地再次站了起来。

    “哈哈,看来老天这一次还是站在了我这一边啊!阎王,是不是很不甘心。不过不太过失落,因为你马上就要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了。”

    险险险!

    大战未果,阎王身现异端,倒地不起。眼见重回生机的白显即将奸计得逞,掌控幽冥。作为最后希望的沈苏夫妇,便成了地府最后的希望。

    “该死,就差一点。崔判官的力量正在迅速恢复,凭我们二人之力,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啊!”

    苏如云说话之余,不由得看向自己的夫君沈青,然而不等她继续说下去,后者已经闪身走到她的前方,语气沉重道:“这里交给我,你带阎王先走!”

    “沈青!”

    毅然决然,哪怕是苏如云最最真情的呼唤,也未换得对方哪怕一次回头。转眼一瞬,沈青的身上骤然长起无数碧色的鳞片,而那两条修长的大腿也融成一体,化为整条刚劲的蟒尾。眼见对方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妖气,苏如云骇然暗道:妖兽沈青出现了。

    不只是外形,就连身材也随之增大了数倍之多,蜿蜒的蛇躯将他的上半身送入高空,居高临下,嘴中的蛇信富有节奏地伸展回缩,口水已经止不住地边上往下流淌。

    “哼哼,一个经人后天改造的杂种而已,也改与本尊叫嚣,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威力!”

    “轰隆!”

    白显法力通天,修为超绝,哪怕是比起正常状态下的阎王也不遑多让。在这种情况之下,哪怕只是一个轻微的念头,白显的意念都能引起周围环境发生剧变,一种与天兆极为相似的雷击豁然劈开苍穹,直击沈青头顶。

    “啊!”

    沈青身负妖兽之力,更兼具强悍体质,寻常兵器根本无法伤他分毫。可白显的“雷力”不同寻常,不但击中了他的要害,并将那股毁灭力量,逼入到身体的奇经八脉深处,使其进行二次破坏,威力斐然,如此情况之下,沈青混身上下立时腾起一股股黑烟,伴随着浓郁的血腥气渐渐向四周扩散。

    “沈青,你没事吧!”

    眼见自己的爱人正在遭受如此可怕的煎熬,苏如云心中悲痛之下,亦是想起不远处的阎王。她深知沈青舍生忘死的原因,就是为了营救濒死的阎罗王大人。

    来不及过多犹豫,苏如云施绝妙身法,眨眼来到阎王身边,顺势将其搀起。凑近观察,后者面色发青,眼睑下方有黑气涌动,是中毒的表现。

    “大人,你怎么了?”

    在苏如云竭力地呼唤之下,阎王缓缓睁开双眼,不假思索道:“快!带我去秦广王那里!”

    地狱有十殿,十殿各有一位阎罗王坐镇,十人各司其职,阴间诸事这次才能够有条不紊地进行。而众人所知的这位阎王乃第五殿阎罗包天子,若不是曾经犯下了过错,如今秦广王的位置本应该是他的。现在,包天子身险危难之间,命在旦夕,秦广王能否出手相助,化解地府浩劫呢?

    “哼,冥界虽然有十殿阎罗,但其中威望最高的当属包天子。只要他一死,阴间必定大乱。到时,就算其余九殿阎罗聚齐,也难以逆转乾坤。”

    想到这里,白显望了一眼前方不远方那条巨大的“焦炭”,刚才的惊雷力量太大,以至于中招的沈青,身体出现了极有国严重的烧伤,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样”。

    虽然如此,但沈青依然坚强地活了下来。随着那一道道粗犷的呼吸声,一片片黑色斑块自其身上接连滑落,并露出全新的兽身。

    “嘶~”

    身为与蛇相结合的妖兽,沈青具有与蛇蟒极为相似的生活习性,而蜕皮便其中之一。不同于寻常的蛇类,沈青在脱下陈旧的外皮之时,还能将原本受到的伤害,全部转移到旧壳之上,而自己恢复到完整状态。借由这一次“金蝉脱壳”,沈青不只没有受到伤害,反而还趁着白显大易之际,愤而发起进攻。疾身如练,于空间之中留下一道耀眼的光芒,倾心全力的沈青孤注一掷,欲要在这招结束之前一见高下。

    “生死一线!”

    沈青为这一招起的名字十分贴切,他的身体,他的招式,全在这一刻变成了一条即将消失的细线。而凡是位于这条线上的物体,无论之前如何,接下来的命运都将不受控制。

    “嗖~”

    毫光闪过,沈青的夸张身形赫然在白显的背后渐渐凝实,后者,低垂着头,嘴边好似还有什么液体滑落下来,掉在地上,发生“嘀哒嘀哒”的声响。

    “刚才那一招是怎么回事,为何你会拥有那么可怕的力量!”白显声音沙哑道。

    “实不相瞒,沈青能有今日,除了判官您的提拔之外,还要多谢另一个人。”

    “谁?”

    “她就是剑池地狱之中,被封禁万年的遗失英雄,剑魔。”

    “哈哈,原来是他!”

    白显大笑着向前迈动着步伐,然而如今的他早已混身无力,每走一步都要踉跄摇晃,恨不得立即跌倒在地。这时候,沈青已经慢慢转过身来,遥望向前方的空地,苏如云以及包天子已经双双不见,这意味着他的任务已经完成。

    “还是挺简单的嘛,若是……若是……”

    “呲~”

    沈青的声音被淹没在刺耳的啸叫之中,鲜血狂飙,在他胸前的正中央处开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原来,位于生死之线上的不只是白显,还有沈青。

    “噗通~”

    赶路途中,苏如云背着神智不清的阎王,满面泪痕。感受着沈青渐渐消失的气息,他知道对方一定已经遭受不测。可是,紧要关头,她更是明白,沈青与自己背上的包天子,孰更重要。为了地府,为了地狱之中的亡灵,她必须要将包天子送到秦广王那里。

    秦广王所在的第一殿,身位于深海沃燋石外的黄泉黑路之上。地府距离那里有上万里地,若不是苏如云早已领悟凭虚御空术,恐怕单是这段路途就要耗费半个多月的时间。

    可是,苏如云刚刚才经历了一番激战,消耗极大,再加上背负着包天子,更是苦不堪言,才奔出一千多里,她的额头之上已经初见汗光,呼吸的节奏也随之混乱起来。

    “放……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包天子虽然意识不清,但能感觉到苏如云体内的虚弱,于心不忍的他,这才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而苏如云知道对方是为了自己好,于是更不能将其放下,脚下的步伐也跟着加快了许多。

    “大人,你再撑一撑,我会把你送到秦广王那里的。”

    “嘿嘿,哪里来的小美人,好香,太久没有吃肉了,今天哥几个要开个荤!”

    在一片肆意的讥笑声中,天罗地网般的铁器迎面飞射而来。苏如云反应机敏,登时翻身躲避,虽然令肩上的包天子毫发未损,但自己的身上却已接连中招,淌出刺目的鲜血。

    “呦,没想到小娘子居然还挺有两下子。来来来,让大爷们看看!”

    顺着声音向前看去,不远处的针木林之中缓缓走来几道人影。说来也奇怪,这些人身材出奇地短小,甚至不及苏如云的腰身高。而就是这此不起眼的小家伙们,却是长着一张张狰狞最爱怖的面孔,独眼,獠牙,朝天鼻,同样短小的上臂之上,却长着一只只铁铲一样的爪子,若是被它们刺中,定会皮开肉绽,豁膛破腹。

    “大胆鬼司,胆敢阻挡姑奶奶的去路,你们可知我们是谁?”。

    “嘿嘿,管你们是谁,既然进到了黄泉路,那你们的性命可就由不得自己了。”

    说时迟那时快,十只小鬼相互配合,运用最为简单的阵法奇门之术,竟将苏如云围得水泄不通。后者想要背着包天子强行突围,却数次被对方逼退回来。双方僵持之中,无意间惊醒了伏在苏背上的包天子,气若游丝的他抬起那双黯淡的眸子,看向那群跳梁小丑般的鬼司,低声道:“超度往生诀!”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