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仙魔同行
    生死攸关,迫在眉睫,好不容易安宁了几日的苍北仙苑再次被那无敌的强者气息所煮沸,远远看去,一股股白色炙浪缓缓散开,凡是被其接触到的事物都会在转眼之间化为焦土乌炭。

    “不能与他为敌,先撤!”

    眼见孙长空与神圣境界的纳百川即将展开一场空前大战,刚刚从那恐怖的时间之力残存下来的魔童,拖着血迹斑斑的身体,匆忙来到前者的面前,伸手拉起对方的臂膀,神色焦急道。

    “为什么?我想自己还有一战之力,你不用为我担心,还是先找个地方疗伤要紧。”

    说着,孙长空看向魔童的怀中,令他略显吃惊的是,位于其间的方柔仍然意识不清地熟睡着,但身体却是毫发无伤,实在是不可思议。

    “来不及解释那么多,现在与血河魔君为敌只有死路一条,具体应对方法,我们从长计议。走!”

    “走”字一出,魔童携着孙长空一齐化为紫色流光,立时飞向无尽天边。面对此景,纳百川却是淡然一笑,双臂向前缓缓伸展,一道优雅倩影顺势破空而出,刚好落在他的臂腕之上。

    “想将方柔带走,简直做梦!”

    依然是那座百里之外的幽静丛林之中,雪魔医仙似乎早已预知未来,孙长空与魔童着陆地点,刚好就在他身后不远的位置处。

    “什么,方柔被他夺去了?”

    眼见魔童空空如也的怀抱,孙长空不禁大失所望,刚要继续说话,谁知这时雪魔医仙却从远处走来,一边走一边安慰道:“无妨,那个丫头本就是血河魔君的女儿,就算交给他,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反倒是你,刚才若不是魔童及时拦住你,恐怕已经铸成大错了。”

    孙长空一听心中狐疑,不由问道:“大错?我能有什么错?不阻止他,难道还要像你们一样眼睁睁地看着他独霸天下吗?”

    雪魔医仙微微笑道:“孙长空,不要忘了,刚才到底是谁将群魔鉴夺去又还给了他?如果不是昊天令,群魔鉴两大撼世奇宝一同发威,他的时间奇术还真未必有出世的一天!”

    一听这话,孙长空自知理亏,于是放低了声音继续道:“看你一脸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既然如此,当初为何不阻止我,偏偏还要被我抢了去?”

    雪魔医仙惭愧道:“不瞒你说,凭你现在的修为,我这把老骨头还真不是你的对手,事发之前说什么你也不会信的,只有真相摆在面前,你才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可是……现在你和我说这个不觉得有些为时太晚了吗?”

    看着孙长空那一张认真却又透着些许狡黠的脸庞,雪魔医仙神秘兮兮道:“如果我说,这一切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你信不信?”

    “信,为什么不信!”孙长空斩钉截铁道。

    孙的回答令雪魔医仙略感意外,这时旁边的魔童终于疏了口气,随即口喷鲜血,瘫软在地。

    “魔童,你怎么样!”

    雪魔医仙快步上前,随手掏出几枚赤色药丸,送入魔童口中。不愧是魔界中首屈一指的传奇神医,灵药入口没过多久,魔童的脸色便舒缓了许多,呼吸也随之平稳下来。

    “还好,至少死不了。没想到方惜时那家伙如此强大,连我的天魔圣体都挨不住哪怕只有一招。”

    雪魔医仙轻轻拍拍魔童的肩膀,后者身形陡然缩小了一大半,变回成孩子模样,脸上的稚气也重新显露,看上去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气。

    “别说是你,普天之下能与他平分秋色的,恐怕也只有那位白界主了。”

    不等孙长空询问这位“白界主”的具体情况,魔童再次道:“这么说来,凶兽界的大兽长和妖界的妖圣都不是他的对手?”

    雪魔医仙微微点头道:“大兽长本来就是云梦仙泽内众凶兽集合众人之力,制造出的一位力量共同体,哪怕大兽长拥有再怎么强大的实力,但也绝不会跳出凡夫俗子的范畴。至于妖圣九天,此人性格古怪,自诩个人能力,却忽略了身边的族人,太过傲慢。可以说,他们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人,这也预示着只通过二人中的一个,绝不可能超越所谓的神圣。”

    就在雪魔医仙为二人悉心解说之际,魔童忽然看向面前的孙长空,进而抬起下巴,蹶嘴道:“他呢?”

    “他?”

    说话间,雪魔医仙的凌厉目光,如同万道锋利剑芒,接连刺向孙长空身上的每个部位,片刻后只见前者嘴边的笑容愈发浓郁,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古怪莫名起来:“他嘛,拥有着一身无尽潜力,却不知该如何施展,如果能够适当点拨,或许具的能够成为纳百川的劲敌。”

    “啊?这小子如此厉害!医仙,你快帮帮他吧!”

    雪魔医仙摇头道:“不,我不行,你也不行,除了有缘人之外,没有人能帮得了他。”

    听完对方话语,魔童稍显生气道:“你们到底要兜多少圈子,快说那个有缘人在哪里。”

    雪魔医仙淡淡笑道:“有缘人在哪不重要,关键究竟谁能成为个可以左右世界的有缘人。”

    新魔城中,正在魔殿之中度步的魔皇忽然身形一震,刹那间一道黑色的魔影自其体内恍然出窍,并化作黑色火焰若干,登时将那临近的装饰木料化为了灰烬。

    在旁候驾的穷阳当即上前伸手搀扶,谁知魔皇忽然摇手制止了对方,语气虚弱道:“群魔鉴出事了。”

    穷阳眼中神光闪烁,握紧的双拳发出吱吱的怪响,恨不得将掌中骨骼一同捏碎。能令他如此愤怒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上任魔皇,昼魔雪魔医仙。

    “这个老家伙不在魔城之中好好待着,跑到外面招惹是非作甚!魔皇,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魔皇急提了几口气,这才换来一股绵薄之力,再次轻声道:“群魔鉴出现问题,存在于本皇体内的天魔力也随之大打折扣,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下去,甚至还会危及生命,后果不堪想象。好在,对方似乎并没有完全将魔鉴化为己有,在那之前,我们必须找到他,并将魔鉴重新夺回。”

    穷阳点头道:“既然如此,我这就派人前往人间寻找雪魔医仙的下落,并将魔鉴完完整整地带回来,魔皇,你就放心吧!”

    魔皇吃力地点点头道:“你办事本皇自然放心。不过凡事总有例外,如果遇到无法应对的境况,本皇允许你使用那一招。”

    此话一出,穷阳木讷的脸上登时多了几分灿烂笑容,眼中寒光更是异常璀璨,如同被万千星辉浸入一般,分外玄妙。

    “我等这句话已经太久了,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远里数十万里之外的神秘天界之中,一道道不同寻常的异动接连自天界下方的承世石中轰然袭来,一时间界内轰鸣不断,悲嚎遍地。形同蟒纹的大量裂痕应势逼现,个别边缘处的地面甚至出现了崩溃的现象,原本和平安详的天界立时坠入到毁灭的征兆之中。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处在人间的昊天令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变数,成为了歹人作恶的帮凶?”

    仙宗抬着看向头顶上方摇摇欲坠的穷顶,脸色立时难看下来。旁边,心知大事不妙的袁宇同样神色剧变,就连双脚也不禁微微颤抖战栗。

    “昊天令到底怎么了,为何它一出事会连累整个天界?”

    仙宗叹息道:“天界之所以能够长年位居人魔冥三界之上,久不动摇,除了其中众仙家的不懈努力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天界下端还悬有一颗支撑整个界域的承世石。而承世石的力量源泉不是别的,正是来自昊天令。”

    “啊!还有这等奇事,我怎么不知?还有,所谓的承世石在哪,我为何从未见过?”

    仙宗摇头无奈道:“承世石虽然是整个天界的支点,但实际上他的个头之小,完全超然想象,甚至不合常规。这件至宝位于天界下端十丈之下的云端之中,规模只有拳头大小。别看身材渺小,其中所蕴含的‘浮力’却要比凡间飘渺云巅的飘石,强大无数倍,如此才能撑起硕大的天界。”

    感觉到脚下的波动逐渐减小,仙宗伸手拉起袁宇的衣袖,然后纵身一跃,待后者再次定睛观瞧之际,却发现二人已经来到了外面的空地之上。

    “昊天令虽然为承世石提升力量,但二者却可以在不接触的情况之下完成这些动作。而如今,前者因为特殊原因,力量流向从承世石之上被转移到了其它地方,这才造成天界失衡的现况。如果现在再不赶快制止事态的恶化,恐怕天界就要不复存在了。”

    “仙宗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袁宇身上。”

    看着对方那副坚毅果敢的样子,仙宗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道:“好,我相信你。去,带领天界最强战力,没羽神力军,去将那个意图毁灭天界的罪人,缉拿归案,无论死活。”

    “袁宇领旨!”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