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前尘孽缘
    群魔鉴,被喻为魔界之后最最伟大的圣迹,乃天魔皇倾心毕身心血,不惜损耗神元,窃知天方地埋,过去未来,融百家之所长,创造的一部惊世神迹,力量之强大,神通之无穷,旷古,亦能绝今。

    然而,好景不长,天魔皇因为消耗太大,终于在群魔鉴完成之后的第二年陨落。天魔皇共有十三位皇子,个个武力高强,深得民心,且有一批忠于自己的精兵悍将作为支撑。魔皇驾崩,属于他的财富以及那部魔鉴便成了众人竞相追逐的诱人猎物。从那之后十年之中,魔界暴发了前所未有的空前大战,魔人数量锐减十之**,进入到了可怕的魔界大萧条之中。在那次灾难之中,十三支魔族异军互相残食,最终竟然只剩下最为强大的两支,以及他们的带领者,长皇子魔长天,小皇子魔又天。

    论魔兵的强大与数量,长子魔长天的部队都要大幅度强于自己的胞弟。然而,在小皇子魔又天手下,存在着一位传奇性的人物。据说他是一位异世的翩然能士,大家称他为之曰者。

    曰者运用自己的才能学识,再加上对兵法奇门的运用,使得魔长天的部队立时拥有了十倍于自己的力量,这般一来,实力本来远远大于他的魔长天部队竟是处处告败,多方出现了全军覆没的惨剧。然而,魔又天手下聚集着多年以来魔界成长起来的能人异士,依靠着魔界之中庞大数量的魔人,这才能为自己的部队源源不断地注入新鲜鲜血,以来应对魔又天的一次次攻击。

    然而,人都有长大的时候,天魔皇病逝的时候魔又天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至少还是一个不能左右战局的无用棋子。然而,在魔界大萧条的最后一年,这条水中潜龙终于一飞冲天,带领自己的英勇骁将,一举攻入大哥魔长天的主城,踞虎关中,不只大破对方魔军,还将魔长天斩杀在对方的宫殿之中,将其头颅悬挂在踞虎关的大门之外,向普天下的魔族之人宣告自己的胜利。

    魔又天的成功除了他自己的不懈努力之外,更是与他的军师谋士曰者分不开的。魔长天一死,魔界的大权就等于落到了魔又天的手上,而原本属于天魔皇的遗物也自然落到了他的手里。可是清点了一番之后,他确发现少一物,正是当初天魔皇创造的得意之作,群魔鉴。群魔鉴之中不仅记录了上下十万年诸界中的奇闻轶事,还写到了魔人的进化发展,以及修行要领。原来,天魔皇早就预知到天魔一族最终将会走向灭亡,惟有通过他所撰写的群魔鉴中记录的法门秘术,方能让自己的子孙后代继续保持天魔的优良血统以及不败之位。

    群魔鉴对于魔界的意义重大,魔又天深刻理解,自然不会放任这么件宝物遗落在他人之手,亦或尘封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之中,再无重见天日之时。百般无奈之下,他又找到了曰者,希望能从自己这位“老师”的口中,得知一些蛛丝马迹。然而,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说自己知道魔鉴的下落,并且就在自己的手上。要交给魔又天也可以,但对方必须答应自己一个请求:绝不滥杀魔长天的子嗣族人。

    斩草,除根!

    曰者清楚知道这个道理,甚至就连自己也曾不只一次向基灌输过这个理念,后者对此更是铭记于心,所以这次击败魔长天的势力之后,他也正有此般打算。

    然而,对于曰者披着请求伪装的要挟,魔又天竟是欣然答应了,当时便放了自己的嫂子叔侄,以及其他一些魔长天的近亲,只杀了几个亲卫忠臣,以正皇威。曰者一见魔又天对自己如此信任,于是便答应第二天去取那群魔鉴,并会亲自送来。

    果不其然,在第二天魔又天继任魔皇之位的魔殿之上,曰者将一个黑色包袱拿来交给他,转身欲要离去。魔又天问其何故,对方这才回道,原来他与魔又天这么多年征战魔土,纵横沙场,早已厌倦了与杀戮相伴的生活,现在天下太平,他这位双手占满魔血的有罪之人也该顺势而退,找一处僻静之地隐居起来,去过与世无争的日子。

    按理来讲,早者这种做法是极为智慧的,否则功高盖主的他,极有可能引来如今变为魔皇的魔又天的罪责,含恨而终。所以在对方发话之前,他自己主动请辞,既能明哲保身,又有保持他与魔皇之间的情谊,两全齐美。

    魔又天拥有大智慧,自然能够领悟到曰者的心意,当场便痛快答允了对方的退意,并赏赐了黄金数万,玉帛无数,供其使用,并许诺,魔城大门永远为他打开,只要他想,什么时候回来都行。

    这对师徒、挚友,甚至近乎父子的人,以这种结局告终,可以说是一种难得的福气,魔人们对此非常高兴,并对双方的做法赞赏有加。从那之后,曰者真的消失在了魔界的大地之上,再也没有出现过。时光飞逝,一转眼万年过去了,得到了群魔鉴的魔又天本以为自己的修行能够一日千里,重拾魔皇圣威,甚至大有可能超越自己的父皇天魔皇的成就。然而,不知是何原因,修炼了群魔鉴所记录的修行法门,魔又天非但没能获得出奇的力量,自己的身体反而每况日下,修为提升的速度十分缓慢,还不如他按部就班来的快。魔又天感觉自己的大即之日将近,于是将自己的亲人叫到床边,并告诉了他们一个惊人的真相:曰者没有隐居,而是被他杀死偷偷掩埋了。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但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魔又天没有理由在自己临终之前欺骗大家,其所说的话自然也是千真万确的。接着,他便将自己以老师的行径详细地说了一遍。

    原来,那日曰者离开魔城之后,魔又天私自又跟了上去,表面上是送别对方,实际是为了确定对方前去的方向。二人毕竟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其间有许多次曰者身陷凶险之中,也是魔又天带兵前来解围、眼见已成为魔皇的对方如此浓厚情谊,曰者一时不忍,所以便邀对方一同来到了自己的家中,并让其见过自己的家人。

    打着不醉不归的幌子,魔又天向曰灌了不知多少酒,到最后,地上已经摆满空空的酒坛,而不明真相的曰者内人还在不断往酒桌上端着珍藏多年的佳酿。知道时候差不多了,魔又天趁着曰者内人离开之际,起身来到对方的身边,附耳轻语问道,将来如果有异端势力要请他出山与与自己兵刃相向,对方是否会答应。

    此话一出,被灌了无数黄汤的曰者,酒也不禁醒了大半,不等他做出回答,魔又天已经伸手扼住了对方的脖颈,当场拗断了曰者的脊椎,后者登时一命呜呼。曰者内人不巧进来,刚好目睹了这一惨绝人寰的一幕,转身欲要掉头。谁知这时魔又天穷凶极恶,杀红眼的他快步上前,一掌震碎了对方的五脏六腑,于是曰者夫妇二人双双魂归西天。本想就此离去的他,下意识地进到内屋,看到坑上还有一对不会行走的孩提,一想到留着他们也是祸患,魔又天又是两记重掌,两条鲜活的生命就那么变成了一摊肉酱。谁也想不到,魔又天竟会为了虚拟的假想对手,残杀了自己的恩人以及妻儿,临走之前,他还一把火烧了那间房屋,使得曰者彻底在世间消失,包括他的一腔热血以及智慧。

    魔又天回去之后大病一场,终日惶恐不已。夜晚,他甚至不敢独自睡觉,一定要叫上七八个护卫守在旁边才行。即便这样,他也未能觉得心中的寒意消减半分,因为在梦中他总能看到曰者临死之前的那张面庞,一张充满恐惧,疑惑,悲伤的脸颊。他是那么信任对方,怎么能够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

    在事情发生的一年之后,魔又天终于好转了一些,便开始着手整理研读群魔鉴之事。群魔鉴包罗万象,巧夺天工,要想在短时间看完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随着研究的推进,魔又天愈发觉得手中的群魔鉴之中似乎含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戾气。这股戾气不断蚕食着他的人生,理智,甚至是秉性。他觉得自己正在慢慢变成另一个人,直到有一天照镜子的时候,魔又天惊恐地发现自己的的眉心处竟是聚集起了一团隐隐的黑气,这天是大难来临之前征兆。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魔又天发现自己一天不如一天,修为不增反减。起初他还能应付一二,后面就是万万掩饰不了的了。他基石几步路也要喘粗气,每天早上起床身下的被褥都会浸汽失大片。他的力量日益衰弱,从前运用自如的魔剑甚至也举不起来。虽然不知是何缘故,但魔又天已经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变化与手中的天魔鉴一定有着潜移默化的关系。可既然踏上了这条路,他就没有打算回头,即便前方一片漆黑,他魔皇魔又天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魔又天死后,群魔鉴作为禁物被连人带书一同埋到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为什么无人知道,那是因为知道真相的都已经全部为魔皇殉葬。

    从那之后,群魔鉴彻底消失,再我音信。谁能想到,数万年后,这部不祥之书,竟会再次出现在魔人之手,而且还是昔日的魔皇昼魔。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