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梦碎?
    如果按照血缘关系来讲,纳百川还要喊雪魔医仙一声“爷爷”,然而在魔界之中,所谓的亲情十分淡薄,不只是因为那里动荡的极端环境,还有魔人与生俱来的“反骨”。

    任何一个魔人都想要超越自己的祖辈,长此一往便有了后生经常挑战前人的例子,有的甚至发生弑父的惨剧,并不少见。所以当雪魔医仙出现的第一刹那,纳百川所想的不是如何与对方说和,而是要将这位自己的“爷爷”杀死,而且越快越利落越好。然而,此时的他正处在大阵即成的关键时刻,心思由不得半点分散。眼见强敌在前,纳百川的心中乱成一团,却迟迟想不出对策。

    “呵呵,我的好孙儿,你是在盘算该用什么方法杀死我?不过老朽虽是一把老骨头,但自保的能耐还是有的。我知道你在做什么,所以快点停下你的动作,省得待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面对雪魔医仙的直面警告,纳百川淡然一笑,随即道:“老祖宗,你是说的什么话。您能前来看望血河,血河心中自是欢欣不止,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惹您生气。不过您也看到了,血河现在身体不便,要不你先去外面待一会儿,等我忙完这里的事情再与您好好叙旧,如何?”

    “放屁!”

    “嗡!”

    雪魔医仙一声厉斥震得密室摇摇欲坠,大量的诡异气息自那阵图之中趁机狂窜而出,并将周围的空气染成了墨绿色。纳百川回头看了一眼,脸色为之大变,连忙惊呼道:“老祖宗手下留情,血河费尽心思才终于艰难地走到这一步,难道您忍心看自己的孙儿功亏一篑?血河向您保证,阵法大成之后,血河绝不会做出有背天理的事情。如若不然,天打五雷轰。”

    “哼哼,这种话你还是留个三岁孩子去听吧!待你真正掌握了时间法阵之中的奥妙神通,就算天雷又能奈你何?最后问一次,你到底停还是不停!”

    话至此处,雪魔医仙已经全然没有耐性,混身上下杀气腾腾之际,右掌之中竟是缓缓升起一枚黑豆大小的气息,乍一看去就仿佛一粒光泽饱满的黑珍珠一样,分外夺目。可是同样的,纳百川清楚,这颗不起眼的小玩意儿之中,蕴藏着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恐怖能量,一旦令其引爆,别说是自己,就连身后的阵图也要毁于一旦。生死关头,他的头上已经汗如雨下,嘴里森白的牙齿被他咬得咯咯作响。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不为财,却为了力量利益倾尽所有,甚至不惜以性命作赌注。既然如此,那老朽也就不再耽搁了,和那阵图一起消失吧!”

    随着雪魔医仙的“死亡宣言”,那枚“黑豆终于脱离他的掌握,进而飞向前方。起初,这家伙的飞行速度十分缓慢,但随着时间推移,它的身手也变得愈发灵活,眨眼之间便化为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轰然砸向纳百川的身体。危在旦夕的他,情急之下,倏尔大叫道:“快来助我!”

    雪魔医仙闻讯蓦然转身,谁知与此同时一道耀眼白光忽然袭来,如一只无形绵掌一样,从上面八方朝其聚拢,欲要将他困在其中。

    “神圣的气息,你是谁!”

    一边质问着,雪魔医仙一跃飞出数丈之外,想要借此脱离白光的包围。然而,后者的速度实在太快,范围又是格外的广阔,早已先于雪魔医仙来到落脚之处。而当他的脚尖刚刚触碰到地面之时,由白色之中遽地探出万千丝绦,一瞬之间便将他的右腿死死捆住。

    “嘶~”

    自古正邪不两立,二者的力量越为强大,排斥的现象也就越为严重。雪魔医仙身为天魔,拥有等同于神圣的超然力量,而那道白光又是至阳至刚的正宗圣物,双方接触,立即产生了出人意料的反应,雪魔医仙的右腿开始迅速腐朽,化为滴滴血水,不时便只剩下森森白骨。雪魔医仙吃痛咬牙,脚下大地接连升来剧烈颤抖,好似随时都会崩裂一样。

    “天命,能不能成就看你的了!”

    天命,一个原本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飘渺之灵,因为机缘巧合投入方惜时体内,并随之堕落失忆,神智如同呆子一样,整天过着浑浑噩噩日子。然而这一天,他与王道人分别之后,却是意外地遇到了纳百川,听其一番解释之后,竟是心甘情愿地加入到了对方的“阵营”之中。然而,天命的情况纳百川很是清楚,力量虽大,但却极为薄弱,稍有不慎,身体便会支离破碎。到时,不只是方惜时,就连天命也将不复存在。

    正因为这个原因,非到万不得已之际,纳百川绝不愿意动用这张底牌,可是他十分确定,方才若不行动的话,自己必然会前功尽弃。

    “天命!使出你的所有力量,给我将这个家伙缠住。只要阵法大成,天下再无人是我的对手。”

    腿部受到重创的雪魔医仙缓缓凝视那道白光之中的白衣人,同一时间封闭的密室内竟是凭空涌现出无数的鹅毛大雪,并且全部聚向右腿的白骨之上,迅速将其包裹。不一会儿的工夫,雪花已经为雪魔医仙再次创造出一条“雪肢”,只见他张口吹出一缕真气,雪肢竟是立即长成了血肉皮肤,就连上面的毫毛都能清晰可见。如此高超的自愈能力令得纳百川不由得长叹一声,相比之下自己就要逊色太多了。

    “呵呵,一个白发老贼就想阻挡我昼魔,你也未免太小看自己的老祖宗了吧!你以为只有你的体内有光寄住吗?我也有!”

    说话间,但见雪魔医仙身后的大地之中竟有无数毫光砰然乍现,凡是被其笼罩的地方全都变成了无瑕的白色。然而,这种白色是致命的,它们可以在相应的物体之上烙下永不褪去的颜色,同样也能将其同化吸收,使之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不要忘了,现在可是白天。白天的我是无敌的!”

    果不其然,如雪魔医仙自己所说,此刻的他神功加身,所向披靡,强大如此的天命在这种情况之下,竟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被其随意吹出的一口真气震出了十余步。停下身子,低头察看,只见一道平整崭新的裂口赫然出现在胸口的衣物之上,内侧,一抹淡淡的粉色徐徐绽放,虽然伤势不重,但却足以震撼人心。

    “什么!连天命都不是他的对手?难道真如他所说,此刻的他无敌于天下?可恶,若是我能完全掌握时间奇术就好了,什么白昼黑夜,都要听我命令。现在,只能祈祷天命能够不要败得太快了。”

    成败在此一举,纳百川知道自己多虑无用,只能将自己交给命运。而这时候,受伤的天命竟然丝毫不受影响,大步疾迈,排山倒海的功势俨然压向对面的雪魔医仙。

    “哼哼,不识时务的家伙,再来多少次也没用,你不是我的对手!”

    敌快,他更快。他甚至不用主动地出手,只需一个念想,数以百计的重拳重掌便随之迎上。从一旁看去,二人好似站在原地一般,一动不动。实际上,他们此时进行着激烈的交战,一道道火光相继溅落,落在地上化为星光无数,最终归于沉寂,而属于他们之间的较量,却似乎永无止境。

    “哈哈,好好,没想到你的实力如此强劲,竟能接下我这么多杀招。既然如此,我可不会留情了。极昼魔天!”

    此话一出,不只是雪魔医仙,就连身前的天命,周围的空气,乃至脚下的大地,竟被同一种可怕的白光所侵蚀,常人若是看上一眼,便会立即形神俱灭,而具有修为的候行者亦是难逃灾祸,大多要目力尽失,再无重见光明之日。如此可怕的白光,竟因雪魔医仙的一句话充斥了密室的每一个角落,濒临极限的阵图战栗不停,其上悬浮着两件至宝却在此刻有了动静。

    “马上就要成功了。”

    纳百川豁然睁开那双血流如注的赤瞳,欣然看向身后。如他所想的一样,经过了数个时辰的炼化,至宝终于放弃抵抗,并准备将其中玄妙的异世力量,注入到下方的阵图之中。眼见二者的轮廓渐渐模糊,雪魔医仙怒喝一声,双掌合十于胸前,进而解印道:“魔天无边!”

    “轰隆轰隆~”

    不愧是曾经的魔皇,雪魔医仙的全力一击,展现出了只有神圣方有可能相媲美的骇世力量。于是乎,在那已经被染成统一白色的密室之中,突然有一道莫名的黑光一闪而过,直入阵图之中。下一刻,眼见就要完全消失的两件至宝竟是双双调头折返。心知情况紧急的雪魔医仙立即腾空而起,使出精妙绝伦的无上身法,掠入法阵,伸手抄起那件被黑暗包裹的东西,又一次飞了出来。至宝落入手中,雪魔医仙低头看了一眼,略显诧异道:“原来这就是天魔皇留下的魔界圣物,群魔鉴。事隔数万年,你终于再次现世了!”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