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昼魔
    惊虹一现,风云变色。龙啸虎吟,雷动八荒。在那不知名的山峰之上,漆黑的夜空之中倏然显现出一条倾世狂龙,龙之大,将那方圆百里的天空全部遮蔽,随之而来的磅礴龙气呼啸而出,使得大地之上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青色。

    “动手了吗?”

    蜿蜒曲折的山路之上,一老一小一前一后,快步前行。透过厚厚的斗笠,一双凌厉的目光忽然闪现,如同疾矢飞箭一般,射向未知虚空。

    “没想到还是晚来了一步。”

    数日不见,如今的魔童竟比当时离开魔界之时长大了不少,看上去已与人类之中十一二岁的孩子一般大小。然而与常人不同的是,魔童的身体极度强健,棱角分明的肌肉坦露在外,与其那张稚嫩的脸庞极不相符。

    “这样吧!你去上面帮一下他!我去找那个人。”

    魔童道:“可是只凭你一人之力,真的是可以吗?你就不怕他对你使诈?”

    斗笠之下,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一阵阵沙哑的呼吸随即从那具腐朽的身体之中相继传出:“放心!说起使诈,我可是他的师爷啊!”

    “哼哼,你不只是他的师爷,恐怕还是他的爷爷呢!”

    破壁残垣,焦土黑烬,规模不大的峰顶之上,竟成了一座惨不忍睹的废墟,而刚刚横行在上的巨型龙影此刻也缩小了不少,仍然居高临下地望着满目的疮痍。

    “出来吧,豺!我知道这点神通是杀不死你的!”

    轰隆一声炸响,将那本来千疮百孔的峰顶几乎整个掀翻。无数的岩体分崩解体,一道耀眼银光顺势掠出,如利剑一般直刺空中巨龙软肋。

    “哈哈哈!”

    恢复真身的远古巨龙族族长古浊,体形异常巨大,但身手更是超乎想象的迅猛,如光似电,眼见豺的出其不意的一击即将击中他的身体,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它那只锋利龙爪便迎上跟前,险之又险,却又准备无比地接下那道要命的银光。

    “嗡嗡嗡~”

    两位凶兽族中的绝顶高手,实力之强,修为之高,甚至已经远远超越人类的范畴,基石马屁达到了与“神圣”并驾齐驱的飘渺境界。别说是一招一式之中的蕴含的灭世力量,哪怕是随之激起的犀利气浪,也足引起腥风血雨。

    就在古浊与豺酣战之际,半空之中,一道白光之中,纳百川轻身飘落,左侧腋下,夹着的正是自己的女儿方柔。

    “爹,刚才好险!要不是你,我已经死在那股恐怖的波动之中了。”

    说话间,方柔递目观瞧,却发现对方的身体之中,竟是透出一抹淡淡的幽光,在此映衬之下,他的脸色变得愈发惨白,白得比那寒冬之中的雪原还要凄冷,萧条。

    “爹,你怎么了?”方柔焦急道。

    纳百川苦笑着摇了摇头,故作轻松道:“没事,我说过我的真身不在这里,在你面前的,只不过是一具分身而已。分身持续的时间有限,你快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小心待会儿被卷入战斗之中。”

    “可是爹……”

    话说一半,纳百川体内再次血光大作,这一回方柔居然看到对方的皮肤之上,竟有无数细小的经脉正在急速涌动,受此影响,他那双原本明亮清澈的眸子竟是被层层血色笼罩,恨不得有鲜血直接从中喷溅而出。

    “不好!没时间了。我助你一臂之力,记住走得越远越好!”

    不等方柔回绝,纳百川忽然将自己的右掌按压在她的后心之上,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连绵不绝,却又丝毫无害的精纯柔力尽数涌入其身体之中,并将其弹入百丈高空,转眼之间便不见了踪影。完成这一切的纳百川分身会心一笑,恰好一道疾风自其身后飞驰而过,终于将那具濒临湮灭的身体撕成碎片,化为血雾无数。

    “爹!”

    空中残留着方柔歇斯底里的呼唤,意识到纳百川终于暂时离场的古浊立即改换套路,乘胜追击,向来以力量着称的他,速度一连暴增数倍,再加上他那混身包裹的紫色电光,使其登时化为一道汹涌神雷。

    “咣咣咣!”

    哪怕是凶兽,在面前一位凶兽族族长的全力进攻之下,也会有吃不消的时候。失去修为的豺虽然得到血河魔君纳百川的相助,因祸得福,实力大涨。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力量,运用起来还有诸多不便的情况之下,豺还是在第二百回合的时候败下阵来,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身形也随之变成人类模样,气息尤为紊乱。再看另一边,得胜之后的古浊索性也变回之前大小,浮于半空之中,傲视天下,语气高亢道: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可知道,我消失的这几千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从前你我虽然可以平分秋色,但凭你今日修为,绝不是我的对手。念在往日的旧情,你姑且饶你一命。不过,为了确保今后不会留有后患,我只能先行费去你的道行了。”

    到了古浊这般修为的高手,随意的一个念头,都可能招来惊天动地的毁灭力量。豺虽然是凶兽,但更是一只生灵,只要是生灵,就绝对不可能对那种恐怖的力量无视。一语过后,豺的周身已然浮起缕缕紫光,那是一种象征着死亡的诡秘气息。面对这种压倒性的凶兽之力,就连身为吞天一族的豺也不禁缓缓闭上了双眼。嘴边的笑容似乎是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非凡却又平庸的一生。在离世的最后一刻,他竟自言自语道:“就到这里了吗?”

    “呼呼~当然不是!”

    古浊也没能看清刚才发生的一幕,电光火石之间他只觉得自己的面前闪过一道狰狞鬼脸,紧接着经由自己全力逼出的强大力量便被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神奇风浪吹得烟消云散。

    睁眼,愕然,豺用力握了握了拳头,确信自己尚在人间之后,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位青涩少年,居然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你……你是谁,你为什么救我?”

    “嘿嘿,你问我,我还想问问那个白发郎中呢!”

    豁然睁开双眼,纳百川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原本所在的地下密室之中。在他的身后,原本绘有九十九犁杀生大阵的阵图之上,飘浮着一白一黑两件物体,被白光包围的是天界至宝昊天令,而另一个就是他与古浊自魔界群魔殿之下取得的未知法宝。在两件绝世神器的加持之下,阵图之中接连激起层层红色的波纹,刚一来到他的脚下,便立即被一股奇怪的引力吸入身体之中。

    “快了快了,马上就要完成了。只要启动最后的时间禁术,我血河魔君就能真正的改变历史,了断这一切的前世今生。到时候,不只是仙宗,大兽长,魔皇,阎王,就算是天命,白界主,也要为我的壮举而喟叹。”

    “呵呵,改变历史,没想到你小子的理想还挺吓人的嘛!”

    随着声音,纳百川猛然看向他入口之处,一个身着黑衣,头戴斗笠,混身散发着异世气息的神秘人赫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随着那人的进入,整间密室乃至其中的气氛也在迅速变化,不时,他便走到了距离纳百川不到一丈的位置处,站住了脚,却是一言不发,似乎是在等待对方发问。

    “普天之下,能够知道这里的屈指可数。除了当初那些创造大阵,如今已经离世的人间高手之外,恐怕就只有出卖魔皇,将其引入引地的魔界大人物了吧!能让魔皇如此相信全无猜疑,我想我与魔皇的关系一定不简单。我是魔皇的儿子,自然知道他的情况,思前想后,符合这些条件,且能在这种时候来到这里的,你应该就是上一任魔皇,昼魔吧!不对,我现在应该唤你雪魔医仙,是吧?”

    “哈哈哈,不愧是我魔界的好子孙,头脑灵光,就是不一般。平生之中,我最最喜欢的就是和聪明人打交道。小血河,咱们好久不见啊!”

    魔光迸现,化为一道疾风快浪,将身上的披盖化为乌有。素衣之下,一个身着蟒纹紫衣的高大人影赫然显露。正所谓除去人间污泥物,化作天魔入尘来。世人都知道昼魔是上一任魔皇,却不知他也是魔界历史上最后一任天魔传人。所以直到现在,当世魔皇仍然只是普通的魔人,虽说距离天魔只差一步之遥,但想要迈出这一步,却不知要何年何日。要说为何如今的魔皇会是如何结果,全都因为当初昼魔传位给现任魔皇之时,并未将升入天魔的方法一同传授,这才有了现在的境况。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魔皇对于自己这位生父极为不满,甚至数次想要动用武力,从昼魔口中撬出天魔之谜。然而,昼魔德高望重,当时在魔界之中享誉盛名,至少在那个年代,无人敢对这位昔日的魔皇动手,时间推移,现任魔皇也就渐渐把此事放下了。

    作为天魔,昼魔拥有与寻常魔人截然不同的惊神力量。天魔,作为曾经可以与“神圣”相提并论的传说,几乎是这个世上无敌的存在。看到这位棘手的不速之客,纳百川的头上不禁反射出些许淡淡的汗光。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