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方柔出逃
    魔界被灭世熔岩充斥,无法生存,于是魔皇带领众魔人转而迁入人间之中,并以苍城为中心,建立了新魔城。

    新魔城内魔气冲天,怨声载道,凡是遗留在此处的人类,每天都会遭遇到非同寻常的虐待,可以说是生灵涂炭。眼见自己的复兴大业紧锣密鼓却又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魔皇对此十分满意。

    “怎么还没有回来,难道事情进展的不顺利?”

    魔瞳倏凝,魔殿之上,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快步进入,因为其穿着与此地格格不入,所以来人的出现显得十分扎眼。然而,魔皇对此却是十分欣悦。

    “怎么样?找到了吗?”

    白衣人摘下顶上斗笠,露出俊美面容,一别数日,穷阳久出终于归来。

    然而,不同于魔皇的表情,穷阳的脸上却是写满愁闷,哪怕是他身上的那袭白色,也无法漂清其身上的阴晦。

    “没找到。”

    魔皇的神色渐渐凝滞,嘴边的笑意也随之冷酷下来。目吐凶光,一声怒斥脱口而出:“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穷阳摇摇头,略显失意道:“我也不知道,到了那里,我才发现东西已经被人取走,只留下了空荡荡的密室。照理来讲,群魔殿的秘密应该只有历代魔皇有资格知晓,如此一来,难道世间尚有活着先任魔皇抢先一步?”

    话音刚落,魔皇身形陡然一震,穷阳看向他那双闪烁的眼睛,口气阴森道:“想来想去,只可能是他了。”

    “是他!他居然敢接二连三阻挠本皇的大事!”

    杀气四溢,自那刚刚建好不久的魔殿之中标铺散开来。殿外,负责把守此处的魔卫甫一接受到那股恐怖的杀意,便立即纷纷倒地,皮肤之上更是浮现出大量青紫色的斑痕,不时便相继死去。殿内,穷阳长叹了一口气,随即又道:“你先不要着急,或许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再说,就算他再怎么做,也无法改变你们两个之间的父子关系。”

    “父子?呵呵,穷阳,你这是在嘲笑本皇吗?”

    魔皇倏然抬起冷酷面颊,强悍气势顺势破空而出。

    “呼~”

    戾气飞掠,却并未伤及穷阳分毫,这倒不是因为他修为高强,面是因为出手者根本没有杀他的意思。

    “你真的一点也不怕我?”

    面对魔皇的疑问,穷阳微微笑道:“怕?如果怕的话,当年我又为何要将魔皇之位双手奉上?既然我敢那么做,就一定会信任你。而且有些事情,没有我你根本做不到。”

    “哈哈,就是你这种莫名的自信让我欲罢不能,要不先让血河那小子等等,下一任再交还给你?”

    穷阳摆手道:“多谢魔皇好意,不过既然当初我会做出那样的选择,以后也不会走回老路。等你退位之后,我便会隐居山林,去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哦?你真能释怀?”魔皇不禁问道。

    “呵呵,一开始可能会感觉枯燥,但时间长了应该可以适应的。”

    魔皇点了点头,停歇了半晌之后,终于道:“终于看以雪魔医仙,想办法将他带回来。如果他继续执迷不悟的话,那就休要怪本皇不念旧情了!”

    “是!”

    回应之后,魔殿之上再次只剩下魔皇一人。面对空空如也的大殿,他竟感受到了久违的凄凉感。

    陡峭的山崖之上,长满了无数的芳草碧株,偶然有几朵叫不出名字的野花散落其中,为这稍显单一的绿景添涂上了绝妙的点缀。然而就在这种人迹罕至的荒郊之外,一个灵活的身影竟是在崖壁之上自如游走,每停留一次,它的手上都会多上一些绿油油的野菜。

    这是方柔待在这里的第六十二天,换言之魔界已经毁灭了整整两个月,在被魔童击晕、恢复神智之后,她便一直住在山崖之上的一座茅草屋之中,一住就是六十多天。

    这里地处偏僻,别说是集市小贩,就连个人影也瞧不见。好在,山崖之上有几棵果树,野菜随处可见,屋内锅具齐全,靠着这些现成的东西,方柔竟然奇迹般地撑到现在。最近几日,她甚至已经喜欢上了这种闲云野鹤的生活,倘若再有一个人相伴左右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寂寞是人最可怕的敌人,他无声无踪,却又无处不在。方柔本不怕黑,可是现在的她甚至不敢独自待在夜晚的小屋里。索性,天色一暗方柔便早早睡觉,不管睡着睡不着,她都会用被子将脑袋死死地捂住。。

    说来被子,方柔最应该感激一个人,是那个将她从魔界之中带出来的魔人。

    在方柔的概念之中,魔人是算不得人的,尤其是这么一个长得五大三粗。全无一点细致的傻大个,她甚至一度将对方看作是一只体形巨大的宠物。

    这只宠物生存能力很强,茹毛吮血的事没少做。有时,他还会给方柔带回来一些战利品,不过后者向来都不吃来历不名的肉类,更不用说是生肉。

    六十二天,方柔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待几个六十二天。她已不已一次想要下山,但每当下定决心一走了之的时候,那个魔人都会挡在他的面前,

    “不行,他们没有回来,你不能走。”

    魔人口中的他们,指的当然就是雪魔医仙和魔童。谁也想不到,一个魔人竟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死守此处数日,除非他们二人前来,否则谁也别想方柔带离此处。

    山崖距离魔界入口很近,他相信对方只要出现,就一定能够顺着魔气找到自己。

    每一个魔人身上都拥有着各不相同的魔气,这是他们的身份,亦是他们的骄傲,不过人类对此却是十分厌恶。在他们的嗅觉之中,那是一种散发着微微血腥气的铁锈味。

    寂寞终究还是战胜了那颗安于现状的心,方柔决定在第六十三天太阳升起的黎明之前,悄悄逃出这里。

    她已准备好一切。

    路上充饥的野果,可以暂时止血的草药。她还将被里拆了下来,做了一个简单的包袱,用来盛放自己可能用得上的小物件。当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吹灭了桌上的油灯,小心地躲在房门后面。

    每天夜里,魔人总会过来巡察一遍。于是,方柔决定藏在门后,然后出奇不易,打晕对方,这样一来自己就能逃脱升天。一想到自己即将恢复自由,方柔的内心便不禁欣喜若狂。可是是,天下之大,何处是我家?就算离开字山崖,他又有去往何处呢?

    “吱扭~”

    房门被粗鲁地从外面推开,这是方柔不喜欢魔人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大家伙根本就不懂得尊重他人的**,全然没有意识到男女有别。一想到这里,方柔气从中来腾空而起,蓄力完毕的手刀顺势劈下。

    这一招的力道之强,不只可以击晕魔人,甚至还有对其造成不小的伤害。不过,方柔已经顾不了许多,只求一次成功。她自以为,无论是时机还是力量,自己掌握得都恰到好处。然而,一只忽然扼住手腕的快掌,却令此时方柔的内心,仿佛掉入到了冰窟之中。

    “你!”

    不等魔人发话,方柔想都未想,转身便踢出数脚。情急之下,她也来不及控制力道,旁边的房门受其摧残,登时木屑飞散,断成数片。屋外,皓月当天,几缕月光溜进茅草屋内,照亮了方柔的眼前。

    “爹!”

    方柔的手腕仍然被控制在对方的手上,然而此时的她已经忘记了挣扎,只因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深夜来访的不是那个大块头魔人,而是自己的亲爹,纳百川。

    “爹,你怎么来了!”

    在对方的呼唤之下,纳百川缓缓松开自己的手掌,进而笑容相迎道:“几日不见,你怎么变得如此暴力了?怎么,那个魔人惹你生气了,竟会令你如此痛恨?”

    方柔先是一愣,而后才道:“怎么,爹你知道柔儿在这的事情?既然如此,你怎么不早点接女儿出去?”

    纳百川尴尬地笑了笑,片刻后道:“现在人间不太平,就算把你接下山,也找不到一处合适的安身之所。你也知道,爹如今身在魔营,将你一个人类带到那里实属不便,如果让你受委屈了,爹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方柔嘟着嘴,略显不悦道:“爹都这么说了,柔儿还能怎样。可是爹深夜到此,又是为何原因?”

    此话一出,纳百川随即回头看了一下怀外的风景,这才压低了嗓音,小声道:“说来话长,但现在爹知道有人恐要对你不利,在坏人出手之前,爹必须将你带到另一个安全之地,方能不被奸人得逞。事不疑迟,快与我走吧!”

    看着纳百川转身带路的背影,方柔刚要迈步跟上,忽然立在原地,不再前行。发现此状的纳百川连忙回身,口气急切道:“爹,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纳百川神色忽然一变,稍作沉吟之后才道:“这种事情无关紧要,如今的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否则可就真的来不及了。”

    “哦?我看跟你走才会来不及吧!”

    话音刚落,方柔忽然蹲下身体,一道快影撒开黑暗,破屋而出,月色之下,红色的急流闪耀着晶莹的光泽,直射空地之上的纳百川。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