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圈
    如果不能亲自踏上梦想彼岸,就请为后人照亮前进之路。

    事情似乎终于有了答案,之所以刘壮实一口咬定石矶不是杀人凶手,是因为昨夜二人一直待在一起。得知真相的孙长空心中五味杂陈,他不知该为这样的结果欢喜还是忧伤。

    万破皆破的力量委实可怕,即便在出招之际孙长空已经手下留情,然而其中的肆虐能量仍然轻而易举地刺破了刘壮实的身体。鲜红飞溅,来不及止血,莫向北大步上前,以其无比精湛的高强修为,为对方续命延年。

    “都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取上好的金创药,我支持不了多久,这个小子随时都可能丧命。”

    依靠着莫向北注入的真气活力,刘壮实暂时保住了性命。他的右手被石矶紧紧地握起,生怕稍一松手便要天人永隔。

    “你……你可要撑住啊!我们……我们才……”

    悲从中来,石矶才说出几个字便已哽咽。为了不让“恋人”为自己担心,刘壮实强颜欢笑道:“你放心,我刘壮实贱命一条,好养活。从小到大,我所经历的生死劫难数不胜数,最后还不是被我挺过来了吗?不过,现在的我好累,好想睡一会儿。”

    “不,你不能睡!睡下去你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说着,石矶握着刘壮实的手掌不禁再次用力,无技可施之下,她只能用这种最为简单的办法,以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二人相识时间虽短,但建立起来的浓厚情谊却是无可替代的。一想到自己可能失去对方,石矶那颗冰封万年的心脏便不禁砰然活跃起来。

    “你们都让开吧!”

    解铃还须系铃人,就在众人为刘壮实的安危担心不已之际,孙长空忽然开口上前,右手之上更是腾起一团莫名的冰雾。石矶吃过此招的亏,一眼便认出了其中的原形:

    “你……你要做什么,难道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孙长空看也不看石矶一眼,直面刘壮实与莫向北道:“这样的伤势如果不稍加控制的话根本无法医治,就算是请来天下医术最为超绝大夫亦是如此。现在,惟有运用冰涎神力那冰封一切的力量方能有机会止住血流,事不疑迟,让我来吧!”

    语毕,孙长空与莫向北对视一眼,后者立即心领神会,微微颔首的同时,扶在刘壮实身上的双掌倏尔抽离。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孙掌中的冰涎神力呼啸掠出,转眼之间便化为一张天蓝色的冰网,刚要盖住那道狭长的豁口。

    然而,事情至此还未算完。冰涎神力所化的冰网威力极强,不只是伤口四周,就连随之涌上表皮的血水也一同变作了冰晶,渐渐将那道骇人的伤口一点一点封堵完全,直至平整。眼见孙长空举手投足之间便控制住了刘的伤情,周围目睹这一切的众人之中,相继爆发出欢呼与称赞。同时他们也认识到,自己选择留下来果然是对的。

    “好了,伤势暂时遏止住了,不过现在的你还不能活动,更不用说是出手打斗。你的体内有元力的踪影,依靠它应该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身体。这段期间,你就待在彭府之中,哪里也不要去。”

    叮嘱完毕之后,孙长空终于将那双温暖的眼眸看向一旁的石矶,态度稍稍缓和道:“你身为妖界中人,一言一行都应多加注意。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轨的行为,我还是会亲手了结你的性命。”

    石矶点点头微笑道:“好!只要下次不要再伤及无辜就行。”

    解决了刘壮实的事情之后,孙长空转身走到王道人的面前,顺手将其从地上抱起,自顾自地离开了庭院,一转眼的工夫便不见了踪影。莫向北看着他那孤独的身影,心中不禁硬要万千。

    “其实,他也挺不容易的。”

    落叶归根。

    这是老时候便流传于民间的说法。人死了之后,遗体要被运回出生的地方,只有葬在那里,逝者的灵魂才能真正安息。孙长空没有能力考究此话的真实性,但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他还是决定将王道人带回苍北仙苑,然后找一个风水极佳的地方将其埋葬。

    如今的孙长空已然脱胎换骨,数千里的路程半个时辰便已轻松完成。更何况,他的身上还背着一个死人,否则速度还会更加迅捷。

    上次回到苍北仙苑之时,孙长空与沈万秋大战了一场,最终不敌败退。事隔数月,再次回到故土,没有专人打理的门派已经是一片萧索,杂草丛生,目极破败,令孙长空这个昔日的门人看了不禁黯然神伤。

    挖穴,填土,立碑。孙长空简化了丧事,草草将王道人埋进苍北仙苑的地下,令其入土为安。他不懂什么风水之说,但却找到了一个依山傍水,景色秀丽的场所。在他看来,死后能够葬在这里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生前没能得到安宁的王道人,现在终于可以愉闲了。

    “嗡~”

    一声异样的震动忽然自脚下传入到孙长空的四肢百骸,那种短促且密集的细碎颤抖令他有些作呕的感觉,极目远望,却找不出异动的原因。

    “苍北仙苑荒废已久,这种时候是谁在这里惊动山中众生?”

    “嗡~”

    又是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情况,这回孙长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应对起来也得心应手了一些。凭借震动传播的方向,敏锐的他立即找出了事发地方。看着那处被群翠环抱的幽谧之地,孙长空的眉头随即紧紧皱起。

    “那里……那里到底隐藏了什么,为何我会如此得不安?”

    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由得看向不远处的那座新坟,再次自言自语道:“师父,你可要保佑徒儿啊!”

    深邃地下世界之中,一个古老的法阵之中赫然站立着两个人的身影,如果兴浪兽在这的话一定能够一眼识出,这里便是五千年前人类设下九十九犁杀生大阵的秘室。之前沈万秋在魔皇的帮助之下,几乎将法阵之中的残余力量全部纳为己有,失去了法力的加持,如今的大阵已经暗淡无光,用以组成阵法的线条也已模糊不清,个别位置甚至出现了开裂损毁的迹象。然而即使如此,位于阵中的二人仍然是兴奋异常,尤其是那个身材稍显短小的男子,脸上更是充满了无法言表的狂色。

    “费了这么大我的周折,牺牲了整个魔界,不惜击杀了天界雷明,袁天化两位巨将,终于被做到了。”

    此话一出,边上那个身材魁梧的“大块头”陡然不悦道:“纳百川,你莫不是忘了这里面还有我古浊的功劳吧?记住你曾经许下的诺言,只要达成愿望,你就帮我复活整个远古巨龙族。你说过,你能做到,不会是骗我的吧?”

    纳百川看看自己双手上的东西,嘴角随之扬起一股令人骇然的笑意,阴阳怪气道:“当然,只要让我将时间术发挥至极致,别说是复活远古巨龙族,就算是令原始圣兽重现人间又能何难?我纳百川虽然卑鄙,但还不耻于去做过河拆桥的事情。神功大成在即,为了防止有人前来打扰我的清静,你去外面替我护法,凡是想要进入这里的人,一律格杀勿论。”

    “一律?呵呵,要是你那宝贝女儿方柔来了,也要一视同仁吗?”

    古浊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成了纳百川软肋要害,令他好半晌一言不发。

    “就算是她来了也不例外。不要忘了,他是方惜时的女儿,不是我纳百川的女儿。”

    “哈哈,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天下哪有什么方惜时纳百川之分,明明只有血河魔君一人。换言之,方惜时的女儿,就是你纳百川的女儿,你永远也否认不了这一点。”

    纳百川本已修成刀枪不入,金刚不坏的高强体魄,然而古浊的三言两语却是轻松地刺伤了他的内心。身形晃动了一下,再次回首,站在入口处的古浊的已经悄然消失。继续低头俯视手里的两件器物,他的脸上竟是浮现出一丝可怕的恶毒之色。

    “这次一定要成功!”

    “什么!昊天令尚在人间?”

    天界之上,袁宇接到仙宗的秘令,悄悄来到仙宗殿中,听候差遣。可亿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派给自己的任何竟是下界去拿回天界至宝昊天令,当真令他震撼不已。

    “之前你爹带了五百天兵天将下凡为人助阵,但魔界实力太过强劲,为了提升天军的战力,我才会不得已让天化携上昊天令一同前去,从而抵消人间对于天人修为的负面影响。可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听到这里,袁宇的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伤害,仙宗所指的事情正是袁天化之死。

    “好在,袁斗神早有先见之明,托人将昊天令放到了一处谁也找不见的地方,以防天军有什么意外,遗失了至宝。”

    袁宇不禁问道:“既然如此,那人究竟是谁,又身在何方?”

    眼见对方神情如此紧张,为了打消对方的顾虑仙宗微笑道:“你不用担心,能让袁斗神放心的人,自然有他独道之处。说起来,他还是你们的一位前辈呢。千年之前,他衣锦还乡,去往人间一处名为插艾城的地方,隐居起来。他就是昔日的天斗神,雷明。”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