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白显的使命
    金色的血,如同寒冬之中的久违艳阳,冰河之中的活鱼跃虾,为这片被死亡充斥的阴间大地,绽放出无限的生机与活力。刹那间,空气中弥漫起阵阵幽香,耳边传来说不清的梵音诵唱。而就在这种异象齐聚的奇时吉刻之际,两位屹立于幽冥之巅的绝强高手,正在进行着一番生死较量。

    “黄金血,哈哈哈,好好好!我差点忘了,这才是你们白界之人的力量源泉。来,让我看看你还有多少神通,本王已经迫不及待了。”

    说话间,阎王神眸微凝,望见对面空地之上,一道骇人神光忽然呼啸涌现。不等回神,大地四周接连升起一座座石像塑雕,且各个不同,形态诸异。当这一些准备就绪之际,垂头于一边的白显终于昂首挺胸,受伤的患处上仍然残留着些许耀眼的金液,金光划过嘴边,留下一道意味深长的冷笑。

    “阎王大人,你可要挺住啊!十方白杀阵。”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在白显振奋人心的高亢嘶吼声之下,位于四周的十座异形石像体内,竟在同一时间迸发出神圣莫名的喧然疾光。十道金光,却是十种完全迥异的各式力量,全于一处,对那冥府霸主发动惊世骇俗的绝顶杀戮。

    “嗡~”

    苏如云已经尽力,但地狱距离上层的阎王殿尚有一段路途,加上战况发展的极其迅速,以至于等她抵达战场之时,只能隐隐听到最后一声疾光呼啸。放眼望去,阎王所在的阎王殿以及方圆数十里的阴曹鬼地,尽是被一种淡淡的金色所笼罩。抬头仰望,冥界的上空之中竟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狭长的缺口,乍一看去如同贪婪魔鬼的无底恶口,似要将这无限的冥界一同吞入其中。

    “还是来迟了吗?能将阎王大人逼到此等境地的,恐怕也只有崔大人能够做到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竟能让这两位亲密无间的冥界巨头大打出手,以命相拼,我倒要看个清楚。”

    苏如云与沈青本是一介草民,只是活着时候在阳间习得了几招把式,偶然触及到了“仙道”的皮毛,这才有了一些微末的修为,以及可有可无的一点虚名而已。可自从来到阴间之后,崔钰崔判官却对他们欣赏有加,非但亲自教授修行自强之道,甚至还破格提拔,令二人任职,管理剑海地狱,可以说是一种无上的荣誉。现在崔判官有难,苏如云受其恩惠,自是要全力相报。然而,寻找了多番之后,苏仍然一无所获。更令她尤为在意的是,今天阎王殿上下竟然连一个鬼兵的影也没有看到,难道他们已经在之前的较量之中化为了灰烬?苏如云不能确定。

    “要想离开冥界必须开启轮回道,既然轮回道未曾开启,那么他们就应该还在这里才对。既然如此……”

    心中盘算着的苏如云一边思考,一边看向远方,谁知就在这时,一股异象出现了。

    但见,漫天金光竟在一种未知听神秘力量之下,缓缓向阎王殿的正前方聚集,时间一长,以至于空间之中出现了一枚闪闪泛光的金色漩涡。见此情形,苏如云迈步刚要上前一探,谁知一道超乎想象的恐怖能量突然自内向外轰然炸裂,随之激起的凌厉气浪化为无数只翻天巨手,将一切物体全部打飞出去。

    “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苏如云口吐惊语之时,身体已然自如腾入半空之中,并接连施展精妙身法,一气躲过不下百次攻击。然而,爆炸产生的能量委实巨大,哪怕苏如云已经使出混身解数,皮肤之上仍然浮现出数道刺目的伤痕。有惊无险的她仓皇落地,举目怒望,金色漩涡之中竟是出现了两道男人的身影。

    “没想到传言是真的。”白显喘了一口粗气,伸手小心拭去嘴边的鲜血,这才喃喃道。

    对面,身形略显狼狈的阎王轻咳了一声,接着道:“仙之极致,方能开启道之路,接受元之力,以得大成。看来,你我刚才一战,无意间开启了仙道,这才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白显眯眼打量了一番阎王,眉头微微皱起道:“十方白杀阵乃我白界不传秘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没想到你区区一介冥王,居然也能在杀阵之下全身而退,属实奇迹,看来界主对你的评价还是有些偏颇的。”

    “是吗?”

    “噗!”

    强忍一时的阎王终于还是没能支持住,狂暴无阻的杀阵力量如同快刀疾枪一般,迅速破坏了他的身体以及其中的奇经八脉,转眼之间便将其变成了一个将死之人。

    “嘿嘿,界主说的没错,只要察出此招,神对之下皆是蝼蚁。阎王又能如何,最终不还是难逃一死?从今以后,冥界就是我白界的囊中之物。”

    听着白显嘴中的嚣张“狂语”,阎王似是因为动气牵扯了伤势,一连又咳了数声。如今,他的五脏六腑皆已千疮百孔,呼吸之时体内发出类似野兽般的惨呼,令人闻之心悸。片刻之后,这位冥界王者终于缓过一些,随即轻声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白界簇侵地府,到底有什么企图。就算是死,你也应该令我死得明白一些吧!”

    眼见这位“昔日”大人变成了风烛残年般的老人,在其身边相伴多年的白显不禁心中感慨,暗地里生出几分同情之意。

    “既然你已经穷途末路,那我不妨告诉你。白界界主曾于十万年前预言,自己飞升之期将至,欲要从诸界之中挑选一位合适的有缘人,接替他的位子,成为新任界主。而白界作为大千世界之中的侥侥者,其统治者理应也在众生之上。一个掌控乾坤的人,为何能将自己的生死大权,交付给他人来决定?只有统治冥界,方能真正掌握新界主的命运。”

    “呵呵,崔钰,不对,应该叫你白显,你这是在木木桩说笑吗?我冥界之中鬼魂虽然来自于大千世界,但凡是修为达到神圣之境,便是超脱诸界之外,跳出五行之中,根本不在我地府的管辖之中。你们就算将冥界据为己有又能如何,依然阻止不了那位新界主的大限到那来。”

    白显垂着头,一边踱步一边轻笑,似是在嘲讽刚才说话的阎王,只是迟迟不愿说话。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阎王,我本以为你聪明绝顶,没想到这种时候却是如此愚昧。我有告诉你,新界主已经成神称圣了吗?”

    “嗯?你的意思是?”

    白显再次笑道:“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了解白界,自以为已经知道了这天地间的最大秘密。白界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自古以来已存在、且还是一处与世隔绝的绝境死地。相反,白界出现的时间十分靠后,甚至比不上人间与魔界。而住在白界之中的‘白’人,也并非那里的原住,惟有修为达到一地境界,或是遇到了机缘巧合,方有资格进入。我就曾经在白界之中看见过几个来自人间的修行者,他们也是相当意外,自己居然能有这等荣幸。”

    “所以……你的意思是?”

    阎王虽然这般言语,但眼中的惊惶已经出卖了他。他已有些不安,甚至有种调头就走的冲动。然而,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他还是定住了双脚,继续听对方说下去。

    “事情显而易见,既然连白界中人都是来自于其它诸界的,那用来统领白界人的界主,自然也要从大千世界之中挑选。而根本老界主所言,新任界主将会自人间诞生,而这便是我早早来到这里的缘由。”

    “你来这里的缘由?怎么……可能,自从成为本王的部下之后,我对你的行踪了如指掌,从未听闻你有什么私事。难道,你还能避过我的耳目不成?”

    白显哈哈大笑数声,然后道:“阴间是阎王你的地盘,我一个外族人来到这里,自是不敢猖狂。我的情况你打探的也基本属实,我自己也清楚,想在你的眼皮底下施展计划,实在有些自投罗网。”

    “所以你……”

    “呵呵,人间不是有词叫欲盖弥彰吗?既然知道一切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所幸我就把自己的计划拿到明面上来,借它名而行己便,这样一来就真的神不知鬼不觉了。”

    阎王身行一晃,脸上的恐惧状有增无减,他本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却不承想到头来还是对方棋高一招。

    “那位新界主,难道就是你一直出手相助的孙长空?”

    这一回,白显并没有说话,他睁大那双闪着异彩的眼睛,目光之中竟是暗含着一种淡淡的忧伤。这份忧伤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目光所及之人。他心里清楚,一旦对方知晓了事情的真相,那么真正告别的时候也就到来了。

    “多谢您这么我年的栽培,虽说是我界主派来的奸细,但除了界主的计划之外,我白显对您绝对是一心一意,绝无它想。如果有来世的话,我再来补偿吧!事已如此,为了让你保守这个惊天秘密,我只能让你永远闭嘴。”

    金光一闪,带走所有生机。余辉渐淡,却是显露出另一人的样貌。

    “崔判官,我对你真的是好失望!”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