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阴曹变天
    阴间之中,两个神明般的存在正在进行着旷古绝今的空前大战,威力之强,气势之浑厚,竟连身处地狱之中的众鬼魂也能清楚察觉,仿佛身临其境一般。与此同时,十八层地狱之中的剑海地狱,被称为阴世侠侣的苏如云和沈青,同样意识到了上层空间传来的异样。

    “今天这是怎么了,早晨的时候寒冰地狱出现了百年不遇的雪崩,现在又沦到剑池沸腾,其中的铁剑更是倾倒了大片。难道,阴间要有大事发生?”

    随着沈青的话,苏如云抬头仰望无尽苍空,就在目力所及的边缘地方,一丝丝裂纹正在悄然进入到这方空间之中。

    “糟了,地府之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绝不会出现天塌的征兆。阿青,你在这里先等等,我要去上面一探究竟。”

    说罢,苏如云猛然提气,眼看就要飞入百丈高空。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沈青忽然伸出一手,及时拉住了她的衣袖,随即道:“如云,你难道忘记阎王大人的命令了吗?没有他老人家的口谕,谁也不能擅自离开地狱半步,否则将被送入无间地狱之中,饱尝万世不得轮回之苦。”

    苏如云回过头来,淡淡笑道:“阿青,你我相识这么多年,你怎么还不了解我的为人?我苏如云要做的,谁也拦不住我,否则你又如何与我再续前缘呢?”

    短短几句,听在沈青的耳中却犹如雷响一般,震撼人心。望着对方那束坚毅决绝的目光,他最终还是松开了那只拉在苏如云身上的手掌,并且轻声道:“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你放心吧!”

    去如一阵风,眨眼间沈青便已看不到苏如云的影子,就连空气之中弥漫的体香也在迅速消散。

    “你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股冒失冲动的劲头?唉,不过也好,如果真的让我变了,那天底之下还有苏如云这号人吗?”

    “谁,是谁打扰我的清静?”

    一声充斥着古老,沧桑,凌厉的声音自那剑池之中缓缓升起,沈青听罢立即脸色大变,立时颤抖道:“你……你醒了?”

    不久之后,只听那人轻笑了几声,接着又道:“你是阎王那小子新派来的阴间使者?呵呵,上次那个死的还不够惨吗?他居然还不死心!也罢,反正都是他的部下,死了与我也没有关系。小子,做好受死的准备了吗?”

    未见其人,沈青却已跳到上方高台之上,尽量远离下方的剑池。放眼望去,方圆几百里的剑池之上竟是云雾弥漫,经由炙热岩浆烧烤形成的赤色铁剑,接连化成铁水,融入到翻腾不止的便池之中,令得原本就已经动荡不安的地狱气氛,变得更加诡异紧张。沈青皱紧眉头,方欲说话,一道通天彻地的模糊身影赫然浮现于地狱之间。

    “一晃千年,阎王老儿再次派来可口点心供我品尝,真是多亏他了。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能耐!”

    霎时间,两道剑光自那组成身影的红雾深处之中狂窜而出,一左一右分取沈青双侧肋下,正是死穴所在。情况紧急,沈青连忙提气腾身,双腿前后交叉几次之后,已然跃入虚空之中,脚下虽然无物凭借,但却能凌风而立,止于一点,稳如泰山。不说别的,单是这一起一立,便足以跻身强者之列,而展现出如此身手的沈青,显然也得到了来自“敌方”的赞赏与佩服。

    “好,幸亏你没有不自量力、硬接刚才的两剑,不然现在你的恐怕已经分尸当场了。哈哈,再来!”

    又是一声斥叱,虚无飘渺的身影之上,忽然裂开一道缝隙,电光火石之间,超越一切认知的飞快光圈顺势从中狂旋而出,其轻力之霸道,其来势之凶猛,硬是在那空间之中划出一条深邃的“沟壑”,使得旁边两侧任何与之接近的物体都立即淝入其中,以来填补其中的空缺。

    “这次看你往哪逃!”

    正如“敌人”所说,眼下的快极飞环避无可避,惟一办法只得正面迎战。然而,沈青深刻地明白自己与双方之间的巨大差距,别说是这蓄势已久的必死一招,哪怕是随随便便的一道目光,就足以吓坏一般的强者。

    好在,沈青并不是一般人,好歹他已经死过一次,死过一次的人通常都会倍加珍惜自己的生命。同样,当死亡来临之际,他们能更加直率,更回从容地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所以杀招在即,沈青的脸上竟没有丝毫畏惧,双掌同时于空间之中来回拨推,不时便在自己的身前画出了一枚脸盆大小的太极图。

    “太极,以柔克刚!”

    沈青虽不是出身名门,但短短的几百年中,他走遍大江南北,只为搜罗天下秘籍。而如今他所施展的太极,便是他曾经在一处穷乡僻壤之上学来的举世奇功。

    以慢打快,以柔制刚,以不变应万变,以太极化万物,这正是太极的精妙所在。面对敌人势不可挡的一招,沈青只得选择这种近乎疯狂的方式,以来为自己争取到那仅有的生机。

    “噌~噌~噌~”

    三十步,沈青与那道飞环甫一接触,便立即倒退出三十步。再看他沿途走过的路径,竟是被其体内宣泄而出的恐怖力道尽数踏碎,形成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明渠。

    然而,沈青的三十步并没有白白浪费,当身影之中再次专来惊叹声之际,前者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立住了身体,如同一棵松树一样,岿然不动。再看他的双掌之间,一枚半人不长的湛蓝兵器居然淡定地漂浮在那,刀刃部分甚至还有星星光芒在不时闪烁。

    “剑中狂魔,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凭这点本事就想取我沈青的性命,未免也太小看人了吧?”

    “哼哼,才不过侥幸走过两回合,居然就敢如此叫嚣猖狂。你叫沈青是吧,看来是时候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实力了。”

    几阵风声贴耳抚过,沈青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后左右摇摆了几下,待他回神之际,愕然民主党自己周身的地面之上,已经插满了不下百柄、或长或短、或窄或宽的各式铁剑。冷汗,成片地涌上沈青的额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竟然被这位“剑中狂魔”轻而易举地完全击溃了。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呵呵,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周围的剑,是我事先布置好的。”

    沈青眉头拧成了麻花,片刻之后才道:“事先布置?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沈青啊沈青,枉你这里活了这么多年,难道从始至终你就没有发现我早已苏醒了吗?否则,如何能够施展这般惊世骇俗而毫不费力?其实,我等这一天已经好多年了,自相残杀,我喜欢,若不是行动不便,我真想亲眼目睹这两位大能同归于尽的景象。”

    地府已经面目全非。眼前所见,到处都能看到断壁残垣,破砖烂瓦。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一道道震耳欲袭的剧烈炸响接连自远方传来。受此影响,地面之上刮起的凌厉狂风,将那早已满目疮痍的冥界再次逼入崩溃的深渊之中。

    “哈!”

    “轰轰轰~”

    紫光飞掠,携着一道狼狈身影踉跄坠地。显现真身,正是之前与阎王在打出手的崔判官崔钰。现如今,他的那身白裳已经凌乱不堪,衣摆下端更是撕裂了无数的小口,使得如今的模样显得愈发潦倒。来不及回击,他只得在原地大口喘气,喷张的血液在奇经八脉之中快速流淌,隐隐能够听到一股急促的尖啸。

    “崔钰,终究你还是棋差一招啊!”

    神圣威严的声音自九天之上轰然降临,崔判官抬起那双厌倦的眼眸,富含仇怨地望了对方一眼,随即微弱道:“你贵为入圣神人,我区区一凡俗子凡胎,如何与你相比,就算杀了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阎王眯着眼看着对方那张冷酷的面颊,片刻之后才终于沉声道:“说吧!你们的那位大人为何派你来到我的身边,难道他只是想控制所谓的冥界?”

    这一回,崔判官没有说话,而是将头重新低垂下来。阎王眼见此状,神瞳微阖,刹那间虚空之中猛然探出的数股据点罡,如同一只只强有力的结实手臂,生生将那崔判官举入半空之中,并将其抬到自己的面前,又道:“崔钰,我本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为了保住那无关痛痒的一点小秘密,而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实在有些不值吧?再说,你我相处数万年,早已建立起深厚的感情。于我而言,你更像是我的弟弟,我不想失去你这个异姓亲人,你应该懂的吧?”

    软硬兼施,不得不说,阎王在拷问的能力之上拥有着得天独厚的能力。被对方这么一番提醒,崔判官终于抬起头来,神情略显伤感道:“背叛您老人家,是我的不对。但界主于我有救命之恩,单是从这一点,我就绝不能出卖他。”

    说着,崔判官的脸色居然淌下了一道金色的液体,那是白界之人独有的黄!金!血!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