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崔判官白显之谜
    苍城的天气格外的晴朗,正如现在沈万秋脸上的笑容,轻风拂面,神态怡然。身后,柳如音低着头,半晌也不说一句话,格格不入的样子如同晴空之中仅有的一片阴云,虽然规模不大,但却十分显眼,令人不禁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你别指望我会感激你!”

    柳如音的回答冷酷且决绝,而沈万秋却没有显露出丝毫惊讶,仿佛这一切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

    “呵呵,同样,我也没有想让你感激我。不过你可要记好了,你欠我一次。这一次,日后我沈万秋自会从你的身上讨回来的。”

    柳如音看着沈万秋那双淫邪的神光,冷言冷语道:“你对我还敢有非分之想,莫非身上的伤疤都忘了吗?”

    对于柳的嘲讽,沈万秋并没有发作,脸上的笑容依然灿烂自若。他缓步走到柳如音的面前,语气轻柔道:“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情吗?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能激起我心中的强烈**。柳如音,你放心,早晚我都要得到你。”

    “哼哼,希望你有命能等到那个时候。”

    “哈哈哈,好好,我一定会努力。”

    说话间,沈万秋探出一只手来,做出“请”的动作,接着又道:“柳姑娘走吧!”

    柳如音看也不看对方的面庞,自顾自地穿过他继续朝前走去,最后丢下一句话道:“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人单,影只。空旷的街道之上,再次剩下了沈万秋一人。站在春日的大地之上,他发觉自己的身体同样传出了“春”的声音,原本暗藏于四肢百骸之中的灭世神力,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

    “孙长空,只有打败你,我才能完完全全得到柳如音的人和心。下次见面,我定要将你亲手了结,等着瞧吧!”

    春意盎然的田间小路之上,行走着两个匆匆的路人,他们一身狼藉,满面倦态,就算让一个人不眠不休整整十天,也绝乏不到这等地步。不知走了多久,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忽然坐在旁边田边的地头之上,声音异常沙哑的嘶吼道:“不走了,不走了,走不动了。”

    看着地上正在“撒娇”的同伴,那人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几分会心的笑容。谁能想到,曾经不可一世,令万众闻风丧胆的远古巨龙族族长古浊,竟会如此任性稚气,当真滑稽至极。

    “怎么,才走了这么点路就已经顶不住了?”

    古浊抬起那双疲倦的眼睛,恶狠狠地回道:“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不知,你应该最近清楚这几天你我二人到底经历了什么。鬼知道,那群魔殿之下居然埋藏着般巨大的弥天奥秘,若不是我体力惊人,硬是抗着多方压力强行返回地上,恐怕现在我们已经沦为两堆骸骨了。我现在什么也不要,只想找个地方,舒舒服服地睡一觉。我太累了,累的双脚都已经抬不起来了。”

    说话间,古浊随手扒开旁边的草地,身体往上面一栽,双眼一闭,倒头便睡。剩下的纳百川,走不是,不走也不是。稍事等候片刻之后,他忽而提着嗓子,用力喊道:“某些人是不是忘记了曾经许下的毒誓,上天入地,赴汤蹈火,再所不辞。现在才哪到哪,这么快就打退堂鼓了?难道,你不想让自己的族人再次回到这个世上吗?”

    “啪~”

    颗黑色的棋子于指间裂成两半,然后摔在棋盘之上,发出数声悦耳的回响。棋盘另一面,与此人对弈的红袍男子忽然开口道:“怎么了,阎王心中有事?”

    阎王抬起头来,坐在对面的正是他的心腹部下,更是被称为铁面判官的崔钰。二人平日里除了处理繁重的阴间要务之外,偶尔也会较量几局。这一天,二人心情大好,于是便坐了下来。谁知,阎王的棋越小越是凌乱,到后来就连神智都已模糊,待崔判官发现其中异样的时候,阎王竟是悄然睡去,手中的棋子将落未落,这才有了刚才“碎子”的那一幕。

    “要不,您先休息一下,属下告退。”

    说着,崔判官站起身来,行了一礼,调头欲要离去。然而就在这时,阎王忽然开口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听闻此言,崔判官先是一愣,而后转身微笑道:“阎王大人道行齐天,修为超绝,早已臻至化境,出凡入圣,一言一行都蕴含万般奥妙。阎王大人的梦,想必事关重大,不知梦境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属下斗胆一问。”

    “没什么,说给你听也无妨。在梦里,我看到阴间和十八导地狱全部覆没了。”

    “什么!”

    阎王语出惊人,就连向来对他毕恭毕敬的崔判官也不禁大愕然失态,面露骇色。

    “大人,您确定?”

    阎王点了点头,语重心长道:“你跟我多久了?”

    崔判官不假思索道:“差三个月正好十万年。”

    阎王微笑道:“是挺长的。可是早在你出现之前,我便已经开始统辖整个阴间冥界。说实话,就连我都忘记了自己到底活了多少年。然而,世间万物唯一不变的只有道。终有一天,你,我,都会被那时间的车轮碾入历史的尘埃之中。”

    崔判官接着道:“这个属下明白。自从伴在阎王大人身旁,崔钰便已经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一同交给了大人。”

    阎王举目远眺,房间外侧,依稀可以见到远处的望乡台。在那里,前来的鬼魂逐个登台,观望在世的家人与至亲。当然,还有他们的故乡。

    “你还记得自己的来处吗?”阎王幽幽道。

    崔判官停顿了半晌,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进而声音断断续续道:“大……大人,您为何这么说?”

    “不用再掩饰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以为我对你的过去一无所知吗?或者说,你以为一个凡夫俗子能够成为阎王的不二亲信吗?白界的来使,你还不表明什么身份吗?”

    阎王一言既出,崔钰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两腿也随之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看他那副呆若木鸡的样子,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环顾四周,方圆十步之内已被一种淡淡的紫色所包围,无论是向外看,还是朝里望,二人所在的空间都已成为一处独立的幻境,而控制这一切的正是刚刚发话的阎王。

    崔钰咬了咬牙,看神情他似乎并不甘心。但如今阎王已经向他摊牌,他已无路可退,只得直面迎对。

    “你是什么时候发觉的,还是说,自打一开始的时候人,你就已经识破了我来的目的?”

    阎王挠了挠鼻尖,将笑未笑,好似一个羞涩的少女一样,身上散发着一股说不清的诡异妖魅之气。

    “怎么说呢,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与众不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又渐渐打消了之前的念头,以为是自己多虑了。可就在前不久,你为了孙长空那个小家伙,不惜背着我动用阴间力量,这才让我意识你并不是像表面看上去那样惟命是从。相反,你有很多自己的想法,有着连我都不曾知道的诸多秘密。试问,大千世界之中,又有何人敢对这个亡者国度染指?能有这般气魄与胆实的,应该只有白界的人吧!”

    望着阎王那双深邃莫测的眼眸,崔判官叹了口气,随即轻笑道:“事已至此,我是不是不用再继续伪装下去了?”

    双臂飞扬,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场立即从自红袍的身体之中狂窜而出,一道白光闪过,几乎遮蔽了半边阴曹地府,凡是直视到这道白光的阴魂冤鬼,口中立时发出嘶嘶哀鸣。谁能想到,一道简简单单的白光,竟能让整个阴间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剧变。

    “呵呵,崔判官,你果然还藏了不少实力,今天就让我好好会会你吧!”

    光晕未息,阎王隔空一抓,眼下空间之中登时浮现出一道狰狞鬼影,探出一只嶙峋骨爪,径直掠向光芒之中。然而,眼下的崔判官早已今非昔比,修为之高,身手之妙,竟连这世间的一等高手也望尘莫及。刹那间,只见他随意向后一退,身体便立即远离那只凶猛的骨爪,落到了安全的位置之上。

    “阎王,您也未免太过无情了些吧!翻脸居然比翻书还快,妄我这么多年来在你手下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到头来居然还是免不了这一遭。”

    穿过二者之间的空当,阎王递目看向站于对面、已然脱胎换骨的崔判官崔钰。与他所猜的一样,褪下红袍的崔钰已然换上了一套无尘不染的洁白长衫,从头到脚根本找不到丝毫其它的颜色。大千世界之中,能够达到这一极致的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白界。

    “呵呵,没想白色与你还是极为相配的。崔钰,不对,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叫你一身白钰呢?”

    崔判官莞尔道:“名字听起来倒是不错,只可惜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白显!”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