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群斗
    如孙逸扬之前预言的那样,当众人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雷明的尸体已经僵直冰凉,尤其是右腿的断口处,还有一瘫尚未干涸的血迹,令这位曾经的绝世高手显得更加凄惨莫名。

    “该死,彭尖那个混蛋,我拿他当兄弟,他居然如此对待我,甚至还不惜对向自己的恩人霉老祖痛下杀手。要是让我抓到,一定将他碎尸万段,以祭雷老祖在天之灵。”

    在孙长空的阵阵咒骂声中,孙逸扬缓步来到雷明的尸首跟前,先是将他的断头归还原位,又褪下外套将其上半身掩盖起来,以来蔽人耳目。

    “雷老祖英明一世,只是因为晚年遇人不殊,所以才会收得此等悲惨下场,委实令人惋惜。那个姓彭的年轻人固然死不足惜,但抓住他背后的操手才是重中之重。”

    “爹,您的意思是说抓到那个杀害雷老祖的凶手?可是您之前才说过,能够轻而易举杀死他老人家的,只有可能是昔日的老魔皇。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是否是他的对手还未曾可知。何况,他的背后还有整个魔界作为靠山,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我看此举未必明智啊!”

    孙逸扬转过身来,打量了一番孙长空的面颊,这才微微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虽说杀一个魔皇并不是难于上青天的事,但要与整个魔界为敌属实勉强,一不小心便会全军覆灭。为了报一己私仇而搭上大家甚至整个人家的前程命运,确实得不偿失。不过好在,我们现在有一张好牌。”

    “好牌?爹的是意思是说……”

    说着,孙长空看向孙逸扬如今的尊体,刚要继续说下去,后者随即朗声笑道:“都说母子连心,我看父子间的默契才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没错,我要利用妖界的力量。借刀杀人,虽然有些卑鄙,但也只能如此了。”

    孙长空一走数天,祝孕华和永恒一等也是数天。令人深感压抑的是,这已经是最近最三场春雨,春雨绵绵,本来象征生机与希望的事物到了这个气氛之中,竟成了不祥的代名词,便是令祝孕华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吃点东西吧!这都第三天了。”永恒手里端着一堆各式各样,颜色各形的晶石,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美轮美奂,如同当年女娲补天的五彩神石一般,无一不透露着玄妙奇幻的气息。

    这是永恒跑遍整个九华山界,找来的一等一灵石神顽,任何一颗之中都包含着等同于一名仙人的庞大数量仙气,如果能将其服入体内,消化吸收,化为己用,则会大有裨益。但因为个体的极限存在,哪怕是一些得道多年的大仙,都未必能消受得了这些狂暴的玩意,稍有不甚便有可能引起经脉暴裂、猝死身亡。因此一般情况下,大家绝不会对这些灵石打什么主意,可祝孕华却打破了这一规律。

    祝孕华乃火母火融魄所化神灵,拥有世间万物无法匹敌的强悍体魄,哪怕是九天神雷轰顶,也能安然无恙地生存下来。对于他来讲,灵石神顽就是最好的大补之物,只要摄取的方法得当,非但能够固本培元,甚至还能提升自己已经臻至化境的究极修为,实属难得。然而,在这等天材地宝的诱惑之下,祝孕华居然纹丝不动,发丝稍略凌乱的他倚坐在床边之上,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似是在期待某人的归来。永恒看到这一幕不禁咬了咬牙,迈步上前继续道:“你就算不吃不喝,把自己活活饿死,该走的还是会走的。再说,孙长空心系天下,如今魔界入侵人间,身为人一分子的他自是该付出属于他的一份努力。至于最后事情如何,我们只能听天由命,担心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祝孕华叹了口气,声音沙哑道:“希望他只是被繁事绊住了身子,所以一时才回不来。要是魔皇那个家伙真想对他出手,那小子恐怕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永恒点了点头,同样略显神伤道:“是啊!我在老魔皇的手下和待过一段时间,关于魔界的一些秘密,我也略有耳闻。听说,新魔皇掌权之后,未曾仙逝的老魔皇要作为左膀石臂,辅佐新魔皇统领魔界。那个名叫黥黯的魔人,便是其中之一。”

    “没想到魔界之中还有这等不为人知的隐情,那照你看来,这个名叫黥黯的魔皇,与当今魔皇孰强孰弱?”

    永恒不假思索道:“当然是现在的魔皇更加厉害一些。”

    祝孕华不禁又问道:“何出此言?”

    “自古以来,魔皇之位一直以禅让的方式流传于众魔人之前,数万年的时间之中,已经先生出现了八位魔皇。黥黯原名食光魔皇,是当时名振一时的乱世霸主,放眼诸界能与其平起平坐的大人物,也是屈指可数。而现在的魔皇被唤作无存,意为不留生机。无存魔皇与食光魔皇本来并无强弱之分,但因为时代所限,导致同一时间只能存在一位魔皇。而继承魔皇之位的魔人,除了会获得全魔族的崇敬爱戴之外,还会从天魔坛之中获得天底之下独一无二的天魔烙印。天魔烙印于历代魔皇身上一一相传,随着传代的递增,威力也会随之迸涨。两痊魔皇的实力本来在伯仲之间,但因为天魔烙印的关系,使得后来的魔皇占据了仅有却又至关重要的优势条件。正因为此,黥黯才能如此踏实地待在魔皇身边,任劳任怨。细细想来,那个名叫穷阳的家伙说不定阳是某一位老魔皇的化身。”

    “穷阳?是那个险些置我于死地的家伙?哼,不过无所谓,只要本姑娘吃饱了,管你是什么魔皇人皇还是天王,全都一一打倒。永恒,快,我饿了,我要吃!”

    不时,房间之中传来阵阵清脆的咀嚼声。

    纯九阳已经闭关数日,未曾离开那个清幽的山谷半步。弟子们误以为自己的师祖正在经历生死玄关,却不知对方其实正在致力于解救“张望远”的事情之中。张望远因为受元力影响,神魂被锁入“道”之中,无法脱身。现如今,纯九阳竭尽自己毕生功力,欲要强行在漫漫“道”中破开一个缺口,供张望远脱难。

    可是说来容易,要在那虚无飘渺的“道”上开出一丝破绽,是一种何等困难的挑战,别说是纯九阳,放眼纵观诸界万年历史,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也只有元天宗一人。纯九阳想继前人之路,除非有化龙入真之奇遇,否则绝无可能完成这一神迹。

    “噗~”

    血从牙缝中溢出,周围的地面上还残留着一些已经发黑发乌的斑点,这已是今天纯九阳第十二次吐血。操之过急的他多次陷入走火入魔的危险境地之中,若不是依仗自己超乎想象的坚强生命力以及骇人体魄,恐怕早已死过千次百次。然而,即便是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纯九阳对于“破道”之呈仍然毫无头绪。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之中不禁浮现起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纳百川。他怎么也不明白,一个看似普通的魔界魔君,为何会拥有此等戏谑乾坤的恐怖神通。

    “纳百川,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拿我的儿子作为人质。不过你也别小看了老夫,就算别人旁人的指点帮助,我照样可以亲手将望远从道中解救出来。一定,一定可以!”

    双眼倏瞑,纯九阳的身形连同体内的气息竟是同时消失在房间之中。片刻后,九天之上,一道道紫色狂雷如同百万雄军一般,自四百八方一同涌向九华山的上空。这一刻,位于九华山中的每一个生灵,都仿佛感到自己的心灵处被一只无表锁链紧紧缚住,任何的动作都可能重伤自己的魂魄。

    熔岩,一望无际的熔岩,很难想象,这样的空间之中竟还有生人活动。他们之中,一个高大威猛,一个身手矫健,二人你追我赶,互不相让,对于周围这些要命的物体竟是丝毫不为之所动,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纳百川,我们为什么要又回到这个鬼地方?我虽然身负远古巨龙族的血脉,拥有超出常人万倍的强悍体质。但若是沉浸于此地过久的话,还是免不了要伤到根本。有事快说,咱们还是早点离这里才好。”

    古浊一言发出,纳百川脚步戛然而止。刹那间,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块岩体,刚好出现在他的脚底之下,使其在茫茫火海之中,得到了惟一的落脚处。

    “还记得那天我们在群魔殿之中的所作所为吗?”纳百川忽然道。

    古浊先是一惭,脸上淡定的神色也随之变得狰狞恐怖,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你不说还好,一想到这事我就来气。你叫我去群魔殿,说是那里有宝贝可寻。可是你我在那里挖了一通之后,别说是宝贝,就是连块像样的石头也没见到,那就是你所谓的宝贝吗?”

    眼见古浊即将发作,纳百川立即改换态度,笑脸相对道:“古浊,你就是因为没有耐性所以才会令自己的族人相继惨死,直至灭亡。因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们今天所经历的都是命中注定的。相对应的,我们今天所做,其实也是在为以后做准备。现在我们脚下所在,正是群魔殿的旧址。潜到地下一看,你就一切都明白了。”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