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昔日魔皇
    孙逸扬掐指一算,愁色不禁涌上眉头。孙长空见此情况,不禁问道:“爹,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那个妖圣搞的鬼?”

    “不,现在还不是妖圣现身的时候,不过眼下这个麻烦也不算小。这里地处偏僻,一时半会还殃及不到初升大陆与蓬莱大陆,我们先离开这里,再另做打算。”

    孙长空低头看看正在不断向外喷吐黑烟的炙热岩浆池,拳头随即紧紧攥起,好半晌才终于放开,略显遗憾道:“既然爹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先去往插艾城吧!”

    “插艾城?雷明的故居之地?”孙逸扬淡淡问道。

    “呵呵,没错,而且我还要去往那里找个人算算总账。”

    插艾城中,失去了一条右腿的彭尖跪伏在庭院之中,站在台阶之上的,正是不久之前从杀手联盟逃回来的雷明雷老祖。另人不知道,他自己最为清楚,令自己中技,落入屠昊阳圈套之中,险些丧命的罪魁祸首,正是眼前这位宝贝子孙。

    “老祖,小尖知错了。小尖也是一时脑热,受了旁人的唆使,这才做了那种大逆不道的蠢事。小尖早已知错,只可惜为时已晚。所以自老祖被带走之后,小尖便日夜祈祷上苍,保佑您平安无事。现在好了,看到您毫发无伤,小尖也可以……”

    下面的话,雷明实在听不下去,随手挥袖,几条无形气锁,直接将那“残缺”的彭尖吊到半空之中,使其无法动弹。感受着空气之中接连传来的骇人杀意,彭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老祖,老祖饶命,小尖鬼迷心窍,一时糊涂,请您放我一马。我们彭家一脉单传,如果我死了,彭家就要绝后了。”

    “哼,你当初做出那种忤逆之事,有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若不是孙长空及时赶到,我恐怕就要被那杀手联盟的岩浆烤成人干。小尖,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本说过,此事之后就此隐退,再不出山;但为了你,我决定为人间做出最后一份奉献,省得你祸害他人。”

    “老祖!”

    雷明乃前界十方天斗神的成员,修为之高,武力之强,哪怕是放眼今日天界,也是罕有敌手。理何况,此刻的他正处在怒火中烧之时,反应,力量都较之寻常强于数倍,别说是身为凡人的彭尖,就连一般的仙人遇上也是有死无生。一位绝世高手剑拔弩张的时候,一缕气息,一个眼神都能杀人于百步之外。而眼下,愤怒的雷明刀眉陡振,无尽杀机立时不期而至。

    “雷明,你的火气也太大了吧!”

    一切都归于平静,就连众人紧迫的呼吸声都已完全消失。黑,一望无际的黑暗,毫无征兆地于彭府上空铺散开来。势,形同万千无影针,刺得皮肤火辣辣得生疼。

    “我……我没死,哈哈哈,雷明,这下你又能奈我何!”

    “唰~”

    疾风横扫,将那看不见的重重气锁尽数斩断,行动不便的彭尖顺势落下高空,摇晃了两下,才终于立在地面之上,进而欣喜望向自己的身后,激动道:“黥黯,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的。”

    随着彭尖的刺耳叫声,一个身着黑衣黑靴的年轻男子赫然自那黑暗之中缓缓走来。位于对面的雷明只是瞧了对方一眼,脸上便已升起极度的不安之色。

    “好强大的魔气,你是哪一个?”

    黑衣男子连看都没看雷明一眼,以手代刀,凭空臂下一击。寒光急闪,当雷明想起抵御攻击之际,一道快绝的锋刃已然嵌入到他的右侧小臂之中。剧痛之下,他连忙撤步闪身,避开那记不可一世的刀光。再次查看患处,被刀气斫开的断口居然还未来得及流血,只能看到截面处有些许粉色出现。接着,这些粉色如此罪恶的种子,相继在创口处浮现绽开,变成鲜红的血滴,又汇聚成大片的血流,豁然浸湿整条手臂。

    黥黯打了个用那只中伤雷明的手掌,打了个哈气,神态慵懒道:“不是我,是魔皇,他老人家让我过来看看,果然被猜中了。”

    说着,他将那双冰湖般的清澈目光投向黑暗边缘处的雷明,口气轻佻道:“这个老家伙有意寻死,我自然不会辜负他,”

    “黥黯……好熟悉的名字,魔界,你果然是魔族中人。”

    眼见救星黥黯举手投足之间重创大能雷明,彭尖欣喜若狂,连忙阿谀道:“大人神通广大,就算他是天界强者又能怎么样,哪怕仙宗亲临,恐怕也不是您的对手吧!”

    “什么!仙宗也不行?这么说来,你难道是……”

    “噗哧~”

    就在雷明即将说出黥黩身世之谜的关键时刻,后者飞起了腿,接着利索坠地。不时,雷明身形摇晃了两下,终于坚持不住,脖子一歪,整颗头颅竟是掉在地上,尸身也随着倒了下去。

    “哈哈哈哈,黥黯大人神功盖世,雷明这个老家伙死有余辜,多谢大人为小尖铲除祸患。”

    黥黯抖抖身上身服褶皱的部分,漫不经心道:“我说过,不要谢我,谢就谢魔皇。不过不要忘记,你我之前约定的事情。你若敢反悔,一定死无葬身之地。还有……”

    黥黯手起刀落,轻松斩下雷明的右腿,然后拉着断肢回到彭尖面前继续道:“既然如今已经不需要苦肉计,这条腿就算是对你的补偿,或许对你有些帮助。”

    说话间,黥黯掌中顿生出大片黑色气息,并化作一只模糊的掌印。紧接着,黥黯眼中寒光一闪,彭尖身上的衣物竟是除去大半,趁此机会,黑气托举着断腿,以极快的速度抵在断口位置;紧接着,掌印再次分解出黑气无数,并随之融入到伤口之中,眨眼间便将患处修复完全,如同新生。

    “试试看!”

    在黥黯的提醒之下,彭尖小心翼翼地迈出那只刚刚接好的右腿,此刻心中的兴奋感,甚至不亚于他早年刚刚学会走路时的感觉。一切都配合得天衣无缝,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得当,这一刻,黥黯已不仅仅是魔皇的心腹要将,更是这世间的神奇造物者之一。

    “太……太太好了,我的腿居然回来了。不,我感觉腿中正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到身体的其它部分,我……我要成仙啦!”

    “轰隆!”

    宁静的夜空之中,一道冲天金光自彭府之中拔地而起,势如擎天。远远望去,金光如同一位高大的天人一般,傲然立于大地之上。

    “嗯?那是怎么回事?”看着远处渐渐消失的光芒,孙长空不由得开口问道。

    孙逸扬一行人忽然止住脚步,一同仰望天空中那即将逝去的光辉,尤其是孙逸扬,此刻他的脸上竟是流露出淡淡的伤感,嘴里仿佛有不尽的话等待诉说。

    “孙先生,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王道人不禁问道。

    “唉,还是来晚了一步,雷明老前辈不幸仙逝了。”

    孙长空先是愣了一下,好大晌过后才终于呆呆地回道:“雷明?爹说的是天界的雷明天斗神?”

    “没错,正是前任天斗神雷明老前辈。”孙逸扬笃定道。

    “爹,你一定是弄错了吧?不久前我与刘壮实才将他从杀手联盟的地下密室之中救出来,他说过要就此隐退,为何还会遭此不幸?”

    孙逸扬缓步走到路边,背负双手,仰望星空道:“都说仙人之境是修行者的极致,但又有几个能够做到无求求欲的地步?雷明老前辈虽是仙人,但也是人,既然是人,便割舍不了心中的**。如果我所猜无误,他应该去找那个陷害自己的人去了。”

    “彭尖!是彭尖杀了雷老祖!可……可是,凭他的修为,怎能……”

    孙逸扬摇头道:“不是他,杀害雷明老前辈的另有其人,而且是一个修为极其高强的人。”

    “是谁?”孙长空迫不及待道。

    孙逸扬沉声道:“你知不知道魔界的历史,又或者说你知不知道如今的魔皇是如何诞生的?”

    孙长空看看一脸茫然的王道人,又瞧了瞧满不在乎的石矶,略显惭愧道:“这个……长空不知。”

    “世人都以为魔界魔族的魔皇,一直都是世袭制,其实不然。为了保证公平公正,为了避免个别独裁者将魔皇天下装自己囊中。所以自古以来,魔界推选魔皇,采用的都是禅让制,即上一代魔皇在族内挑选合适人选,并将皇位传授于他。这样的情况就造成了,一个时代可能有两到三名,甚至更多任魔皇同时在世。”

    刘壮实挠了挠脑袋,困惑不解道:“这么多魔皇同时存在,难道就不怕族里出现分歧吗?万一上一代魔皇的部下对现在的魔皇不满,那岂不是要分崩离析?”

    孙逸扬倏尔转过身来,略显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刘壮实,然后才点点头道:“这位小兄弟说的没错,多任魔皇同时出现,确实有可能令魔界大乱。可是智慧的魔人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是令尚在人间的先任魔皇作为左膀右臂,辅佐在现任魔皇的身边,以应对特殊情况的发生。”

    孙长空脑中灵光一现,立时惊声说道:“爹是说,击杀雷明老祖的是曾经时代的老魔皇?”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