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转生术
    事发突然,方才浸浴在血池之中的屠昊阳倏尔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窒息感,以至于那具刚刚形成的身体情不自禁地抽搐起来。血水以其异于寻常的迅速飞快上涨,转眼之间已经将屠完全埋没在赤色的液体之中,只不过会偶尔泛起几个微弱的气泡而已。

    “哈哈哈,妖圣大人对我还真是不薄啊!居然将这个冒失撞入妖界的人类送给我当美食。这么多年了,我都几乎忘记了人肉人血的滋味,今日是刚好可以畅饮一番。”

    厄难仍在继续,此刻置身于血池之中的屠昊阳猛然发觉自脚头顶至脚底,不处不在向外喷吐炙热的鲜血,以至于体内的筋肉由于过强的力量发出吱吱咯咯的怪响,仿佛随时都会解体一般。

    然而,死到临头的屠昊阳并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他知道自己的身上肩负着太多的重担与期盼,为了屠家,为了杀手联盟,更是为了自己,他也绝不能不明不白地惨死在这个异度世界之中。

    “别世先辈,列祖列宗,看在我是屠家最后一丝血脉的情分之上,就帮我这一次吧!只要度过此劫,我一定好好祭拜你们。我不想死,我不想!”

    挣扎过猛的屠昊阳愤然振臂,只可惜才形成不久的身躯居然经不住此等强大的力道,当即被撕成无数碎片,一只臂膀就此废去。但尽管如此,屠昊阳的“暴行”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断去一臂的他动作更为夸张,愤怒更加浓郁,以至于整池血水都染上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好凌厉的戾气,如果能够妥当利用的话,说不定能有意想不到的成效。不过算了,为免夜长梦多,还是一鼓作气,将你完全吞并吧!看我的血灵神功!”

    刹那间,那池不安分的血水竟是陡然扬起一丈来高,顺势倾落的众多血浆竟在这一瞬之中幻化成了一张无比狰狞的面孔,张牙舞爪地朝仅有头颅露出池外的屠昊阳砰然砸来。

    “你是我的啦!”

    “做梦!”

    就在屠昊阳千钧一发之际,他那枚急速运转的大脑之中忽然闪过一丝念想,紧接着阵阵血色雾霭立即铺散开来,并且变作了袭纤薄的轻纱,包裹在屠的身上。

    “哈哈哈,险此忘了,我可是屠家子孙,普天之下再无其它家族能比我们更加了解鲜血的力量。你叫做血灵是么,今天就在这里臣服于我吧!”

    形势逆转得着实之快,以至于遁形于血池之中的血灵竟也不禁为之一震,待回神之际,他才愕然发现,黏稠的血池表面之上,竟是遍布起一条条颜色更加浓艳,笔画更加犀利的“血痕”。在血痕的点缀之下,整池血水竟好似裂开一般,并将其中血灵对于血池的绝对掌握尽数击破,使之落入被动之中。

    “什么!怎么会这样!”

    随着一道狼狈的声音自血色之中飞身而出,妖殿之中赫然出现了除屠昊阳之外的第二个人人。此人红脸血发,就连牙齿也好似被锻造过了一样,发出闪闪的剔透火光。现身于妖殿之上的血灵此刻心中满是愤恨,眼见下方血池之中那个半死不活的怪物,他恨不得将其连人带水一起喝进自己的肚子里。

    “垂死挣扎,无用功而已。你以为凭自己的实力,能够活着离开妖殿吗?简直是痴人说梦。”

    “嘿嘿嘿嘿嗯!”

    就在血灵对着那池血水大放厥词之际,阵阵凄厉冷笑自那仿佛无穷无尽的血水之中接连掠出,直入前者的耳中,乃至体内的心门。这一刻,血灵感觉到了由内及外的恐惧,以至于为了不让自己露出马脚,只得强行仰天长啸,并且道:“装神弄鬼,看我收了你!”

    血灵不愧是血灵,哪怕是在屠昊阳十分欢喜的血池之中,亦能爆发出常人难以企及的比天神力。空气之中无声无息,可数之不尽的无形气刃,已然通过池内的血水,对位于其中的屠昊阳发起近乎残酷的攻势。血灵的杀招已不是一般的招式,而是一种几乎可以融于一切之中的“剧毒”,能从最基础的层面之中重创乃至毁灭目标个体。而正如出手前血灵所想,如今的屠昊阳已然落入到了生不如死的艰难境地之中,对方任何一个念头,都可能成为令他致命的关键因素。

    “要杀我,你也休想好过!屠门秘术,纵血**!”

    甫一出手便几乎耗去了血池之中的一半血水,随即一枚骇世血刀凭空出现,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劈血灵面门。血光急闪,后者脸上的喜悦登时变为歇斯底里的恐惧,他的身体在颤抖,他的双手更是无所事事,只能跟着身体震动的节奏一起战栗。一滴晶莹的血珠自眉心处缓缓溢出,乍了看去就像一滴血泪一般,与那张惨白的脸庞交织在一起,使得眼前的血灵变得更加阴森,可怕。而使出全力一击的屠昊阳已然是精疲力竭,除了大口呼吸之外几乎已经做不了其它的任何事情。毕竟,他已将自己的所有筹码全部押在了刚刚的一刀之上。这一刀之后,不是他死,就是敌亡。

    “好狠的刀,你究竟是谁!”血灵挺起胸膛,忽然沉声问道。

    “听好了,本大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屠昊阳是也!”

    “屠昊阳!一听就是个不好惹的主儿!早知如此,我何必又……”

    “噗~”

    血光再次闪现,血灵已经被自己体内不断喷涌出的热血涂成了真正的血人。所有的生机随之一同逝去,剩余的躯壳则坠入到那池已经不满的血水之中,呼吸之间便已沉入其中。

    “看好了,到底是谁吃谁!”

    不一会儿,宏大的妖殿之中,不时发出一道道野兽咀嚼的怪响……

    杀手联盟外围,孙长空等人仍然在与石矶沟通,希望能将对方纳入自己的阵营,也算是增强一下团体实力。石矶虽然心有余悸,但为了搞清心中的疑惑,仍然坚持问道:“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居然可以在妖圣大人的体内落地生根,甚至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你到底对他老人家做了什么!”

    王道人淡然一笑,伸手指着自己失去的石臂,轻佻道:“不要找错发泄的对象,让妖圣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都是我这个老不死的功劳。我故意将自己的手臂送给他,就在他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的时候,藏身其中的守界者趁机进入到他的体内,并以摧枯拉朽之势,击垮了妖圣的意识,并且顺利取而代之。怎么样,现在你明白了吧?”

    看着石矶那副哑口无言的模样,孙逸扬又补充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不能理解发生在妖圣身上的事情,很是正常。不过,事实摆在眼前,如何你在一意孤行的话,那我就只能交你彻底消灭,绝不留情。是为了活下去认贼作父,还是为了保持那副仅有的气节,宁死不从,你自己选择吧!”

    这一回,石矶的态度果然没有像之前那般强硬,身为女人的她,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些许软弱的迹象。

    “你……你能保证,如果加入你们的话,能够护我周全?”

    孙逸扬微微颔首道:“我虽算不上天下无敌,但凭我如今的修为,想要保个人还是十分轻松的。人尽管听我的指示,诸界之中无人敢因此伤你性命。”

    “好,既然如此,我们一言为定。”

    就这样,石矶作为几人之中的唯一另类,加入到了这个十分怪异的团体之中,成为其中一员。而在料理完石矶的事情之后,孙逸扬又将“矛头”转向了莫向北与杀手联盟。

    “什么?你说屠昊阳通过不为人知办法,进到了妖界之中,还得到了妖圣的青睐,允许他在自己的妖殿之中的修养身体,治疗伤势?这真是太糟糕了。”

    孙长空转头看了看踌躇满志的孙逸所,不禁关切问道、“爹,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逸扬轻叹一声,随即神色黯淡道:“你们有所不知,妖圣九天创造了他的修为平步天下之外,身上还有一个它人绝对学不来的强大神通,那便是转生。”

    “转生?投胎?”刘壮实脑中灵光一现,不假思索道。

    “虽然相近,但二者涉及的要素大不相同。投胎者不具备前世的记忆,更不用说做人的习惯与经验。转生者不一样,除了应天而生所独具的超人气志之外,还能将他们于前世之中遗落点点滴滴全部注入到如今的身份之中,无一差错。而妖圣九利用不同凡响的转生术,不但让自己再世为人,甚至还可以继承从前的所有修为,乃至神技。对于一个阳寿并非无尽的常人来讲,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犯规般的手段。”

    听到孙逸扬这般夸奖自己的主子,石矶倍感愉悦,继续道:“哼哼,妖圣大人人英明神武,他老人家的心思岂是我们这种下人所能觊觎的?如果实相的话,现在后悔也不晚,只要你与我到他老人家面前诚心忏悔并且投入我族,我想大人一定会原谅你的。”

    话音刚落,杀手联盟地底下端,一阵令人心悸的颤抖忽然自异界空间传到人间的天地之间。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