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春回大地
    一声轻唤,孙长空的身体竟是不禁为之一震,原本疲倦的眼神之中立时激荡起大片光彩。他的面容如同春日刚刚融开的湖面,流露出由衷的欣喜与狂色,虽然面前的男人已经面目全非,但仅凭那仅有的一声问候,他便可以认出对方的身份。

    “爹,爹!”

    孙长空喜极而泣,一头栽入到“妖圣九天”的怀中;与此同时,后方的石矶与青鸾目睹了方才发生的种种,无一不感到巨大的震撼与疑惑。

    “妖圣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石矶率先忍不住问道。

    这时候,王道人扶着右肩上的伤口,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淡淡道:“看清楚,你们的妖圣大人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站于你们面前的,乃是人间的守界者,孙逸扬,孙使者。”

    “孙逸扬?不……不可能,妖圣大人法力无边,怎么可能败在你们这种无名鼠辈手中。我不信!”

    难以接受这残酷现实的青鸾奋起直击,刹那间,那张亮丽青涩的曼妙皮囊焕然消逝,一只愤怒青鸟焚火而生,鹏翅一张已然将在场众人笼罩在自己的丰羽之下。

    “都给我死!铩青羽!”

    青鸾的绝强攻势超乎想象,以至于王道人都在此刻失了方寸。然而,占据了妖圣九天之躯的孙逸扬已是脱胎换骨,大片流光青羽自四面八方轰然射来,他竟是轻扇衣袖,依靠那仅有的此许气流,便将青鸾的杀招轻易化解。朵朵火焰相继熄灭,只剩下气喘吁吁的青鸾一人。再次看向众人的脚下,一张夸张至极的巨大的天坑赫然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

    “还我家大人!”

    就在刚刚的片刻之余,石矶借着青鸾的攻势,伺机下潜到杀手联盟的地底之下,并利用其无上神通,将自己的本尊与那无边无际的荒漠戈壁融为一体。而如今下方的那枚天坑,便是石矶倾心全力所化的无底石穴,任何进入其中的生灵再无机会重见天日。

    说时迟那时快,无底石穴之中陡然掀起翻天飓风。

    风已不是风,而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天坑更不是天坑,而是湮灭世间万物的死亡深渊。在此等惊世骇俗的强大吸力之下,别说是位于天空之中的众人,就连那座才形成不久的巍峨山峰也不禁微微战栗,仿佛都时都会崩溃一样。

    “不好,这家伙不好惹!让我来对付他!”

    一边说着,王道人伸出那只唯一的左手,探入胸膛之中,不时一块金黄色的手帕赫然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说来也奇怪,在这种飞沙走石的恶劣环境之下,那块看似轻柔的手帕居然纹丝不动,简直就像是长在手上一样。而见到这一景象的孙逸扬随之淡淡一笑,进而低声道:“原来这宝贝在你身上,就连我也未曾发现。”

    说话间,王道人手舞金色手帕顺势向下方一掷。于是乎,手帕被扔的硬是旋转起来,并且朝那巨大的石穴之中迅速飞去。

    按理来讲,手帕距离他们越远,看上去的个头便会越小。但如今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块仅有巴掌大小的手帕非但没有缩小,反而越转越大,气势也随之陡然高涨,眨眼之间便已遮住了眼界所限的全部大地,连同那张石矶“巨口”也不得不被降服在这件奇异的法宝之下。

    “覆地卷,没想到居然落在了你的手上,看来之前你与天界有过接触啊!”

    一听孙逸扬这般说话,王道人竟是显出一副理亏的神色,略显惭愧道:“巧合,都是巧合。我也不知道仙宗是如何找到我的,顺便还将这件惊世珍宝一同赠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用他不上,却不想在今时今地有了用武之处,实属侥幸。”

    孙逸扬缓缓点头,语重心长道:“仙宗本性不坏,只可惜被一些**蒙蔽了双眼,若是能及时劝阻的话,又何尝不量件功德?也罢,等平息了这里的事情,再去找他也无妨。”

    就在孙逸扬与王道人交谈之际,下界那抹金色之下,一道微弱的声音缓缓传出,并且道:“放我出去,我快被闷死了。”

    孙逸扬对王道人使了个眼神,后者虽然心有不甘,也只得耸肩应和道:“好好好,我这就放他出来!”

    眼见自己的同伴同矶竟是被这两个“凶煞”轻松解决,青鸾自知救主无望,于是再次恢复原形,怒振双翼,转眼已飞出百丈之外。

    “姓孙的,我记住你了。待我它日得势,必要取你性命!”

    孙长空迈步上前,欲要乘胜追击。只是这时孙逸扬忽然伸出手臂,拦住了他的去向:“莫要去了,穷寇莫追,否则定会受他反扑。况且她只是一介妖灵,孤身一人兴不起什么风浪,随她去吧!”

    孙长空点了点头道:“爹说得对,孩儿差点就要中计了。”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老杂毛,一身臭气,离本姑娘远点,别把你的晦气染到我的身上!”

    放眼向下望去,王道人拾着一床“被窝”自下方踏云而来,被窝之中正是之前欲要以石穴怪风消灭众人的石矶。现在,那个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妖界大将已经全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无反抗之力的阶下之囚,只得只听任孙长空等人的发落。

    “你就是石矶?”孙逸扬淡淡道。

    “没错,就是我。怎么,你还想杀我不成?哼,一群男人欺负我一个若女子算什么本事,有能耐放开我,咱们一个一个来!”

    “各位大仙留神,千万不能放过这只女魔头。此人嗜血如命,诡计多端,若是让她溜走,不知要让天下多少百姓葬送性命。”

    随着那声急呼,众人一同投目望去,来者正是杀手联盟的莫向北。此刻的莫向北早已雄风不再,脸上也在地底密室剧变之时划过了几道血口,至今未能止血。可是,眼见众人即将中了石矶的诡计,放她自由。莫向北连自己的安危也不顾不上,真心来到了众人的跟前。

    “莫向北,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杀千刀的,居然来坏我好事!”

    虽然被那覆地卷束缚的身体,但石矶仍然不依不挠,依靠唯一可以活动的头部,猝然抻长脖颈,探出两枚锋利的獠牙,欲要将那莫向北的头颅整个咬掉。可他们二者之间还隔了一个刚刚重生的孙逸扬,虽然不知二者为何会有如何深恨大仇,但为了搞清事实真相,他还是及时出手,一掌将那石矶的“蛇脖”劈落在自己的脚下。

    “石矶,我已给你机会,如果再敢冥顽不灵,下次就让你灰飞烟灭。”

    当头一掌的威力属实不小,震得石矶这般金刚不坏的身体也险些濒临崩溃。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石矶心中就是有千种不甘,也只得吞气忍住。而这时候,莫向北已经赶到跟前,对着孙逸扬行礼抱拳道:“参加大仙,大仙光临我地,实属我等的荣幸。我代表杀手联盟所有成员,向您表示……”

    “好了好了,客道话少说。你是这里的管事?”

    莫向北抬起头来,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才道:“这个……现在算是。”

    “现在?那之前呢?”

    “之前……呵呵,之前的少主死了。但听妖圣九天说,他将少主放在妖殿之中休养,说不定现在已经起死回生。”

    “不好!”

    妖殿之中,之前只保有一颗头颅的屠昊阳,如今竟是浸泡在一池鲜红的血水之中。而自其肝癌以下,一条条手指粗细的经脉正在缓慢生长,到目前为止已经初具规模,至少能够看出人样。往头上看去,屠的脸上尽是享受愉悦之色,好似正在经历着世间最最美妙的过程。

    “哈哈,孙长空,你没想到吧?我屠昊阳大难不死,得妖圣青睐,为我重塑仙体。这下,别说是你,就算是那些魔君来了也休想伤我分毫。”

    “哗啦~”

    就在屠昊阳为自己接下来的宏图大志无限畅想之际,一道忽来的光影忽然窜入到血池之中,眨眼间便没了踪迹。眼下,屠昊阳身体未能复原,更无法自行活动,所以明知异样当前,也无法采取行动。惊恐万分的他为了减少心中的疑虑,于是故作镇定道:“谁,不知哪路神明到此,我乃妖界九天的宾客,今日遇险受大人庇护,得以在此养伤。如果能行个方便的话,等大人回来,我定当告知此事,赏你丰厚;如若不识抬举,妄自行动,哪怕我只少了一根毫毛,也要将你找出来抽筋扒皮。”

    “抽筋扒皮,好狠的心,怪不得你会变成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屠昊阳受对方讥讽,胸色随即涨红,忿然道:“少在那里装神弄鬼,还不快快现身。”

    “哼哼,明明抢占了别人的地方,居然还敢如此耀武扬威。先不说妖圣大人他是如何器重,单是你刚才的那番话语,便足以令你死上十次。作为使用血池的补偿,你也付出一点代价吧!”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