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师父!救命!
    看着面前这位花白须发的陌生长者,刘壮实先是为之一愣,然后才结巴地回道:“你是谁!”

    “王道人,你怎么来了?”

    当孙长空抬起那双近乎绝望的眼睛,看向右侧身旁的时候,一个永未露面的熟悉的面孔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此刻的王道人竟与他上次相见时所见的几乎毫无区别,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那张略显惨白的沧桑面容。

    眼看着孙长空重拾精神,王道人随即轻笑两声,进而说道:“你小子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身为师父的我自是来给你擦屁股的。”

    说话间,王道人的目光从容地自那大名鼎鼎的妖圣九天身边一闪而过,然后才接着道:“顺便解决一下这里的麻烦。”

    妖圣九天闻言莞尔一笑,自问自答道:“他所说的麻烦指的是本座吗?”

    “哪里来的杂毛老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当面从侮辱妖圣神威。吃我一剑!”

    身起剑至,石矶的攻势依然凌厉非常,如同三九天的寒风一样,单是其中的气场便能冻彻髓骨。面对如此绝强的招式,王道人竟是连正眼也没看过,手刀挥落,无坚不摧的石剑立即折断坠地。

    “嗯?”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这足以引起妖圣九天的浓厚兴趣。王道人出手时间极短,寻常情况之下一般人根本看不出其中玄机。但妖圣九天目光毒辣,而且见多识广,一眼便已辨认出那看似寻常的一招之中,竟是蕴含了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的究极力量,那是元力的另一种存在形态,是至强高手的标志之一。

    “这是什么力量?”妖圣九天脱口而出问道。

    王道人缓缓放下刚才那只抬起的右手,神情淡定道:“万破皆破!”

    同样是五行神力,同样的万破皆破,但王道人方才使出的力量,比起孙长空简直强上千倍万倍,甚至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之上。如果说王道人手中所掌握的是一柄快厉狠绝的神兵利器,而孙长空所持的不过是一把生锈的柴刀而已。而就就在刚刚出手的一瞬之间,孙长空竟是在王道人的身上依稀见到了父亲孙逸扬的影子。不知事情真相的他险些将这面前的师父认作自己的生父。

    “师父,你……你怎么会使用五行神力万破皆破,莫非你也进入过虚无空间?”

    王道人淡淡笑道:“这些事情有机会再与你慢慢讲来,这样你先与这位兄弟离开这里,去往插艾城。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我自会前去找你。”

    “可是师父……”

    孙长空自知妖圣九天的恐怖神通,欲要出口阻拦。可谁承想王道人却在他即将开口之际先先行挥手示意,随即道:“不要再耽搁时间了,不想被卷入到战斗之中就快快离开,不然一会儿伤了你可别抱怨。”

    语毕,王道人在孙长空的肩头之上轻轻拍打了一下,以示安慰。后者欲言双止,终于还是忍住了冲动,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好,既然如此,师父您要多多小心,我和刘壮实在插艾城等你回来。”

    这回,王道人没有回话,他快速地转过身去,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们走!”

    孙长空抓起刘壮实的衣袖回身刚要离去,这时只听身后的天空之中忽而传来一声怒斥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接连受挫的石矶心中本来就积有怨气,如今的孙长空与刘壮实更是全然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对她而言,这简直就是空前的耻辱。虽说石矶对刘壮实有着那么一丝感激之情,但面对尊严之争的她,还是毫无犹豫地发动攻击。一时间,孙长空与刘壮实所在的空间之中,尽是被那奇形怪状的石剑所遍及,誓要将其碎尸万段。

    “不自量力!你以为自己是妖圣吗?”

    说话之间,孙长空心念一动,数道光刃自其体内飞射而出,将那随之而来的锋利石剑悉数劈落,使之化为碎屑无数。就在石矶为二者之间悬殊差距惊诧不已的时候,孙的可怕怒火已经烧至她的面前。

    “虽然比不了师父,但万破皆破也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伴随着孙的再次转身,石矶竟是停滞在空间之中,半点也不动。不远处,刘壮实看着那道略显瘦削的身形,口中轻声道:“一败涂地啊!”

    一败涂地的当然不是王道人,因为他的万破皆破神力已经轻而易举地击溃了石矶的攻势。万破皆破,无所不破,哪怕是这世上最为坚硬的东西碰上它,也要当场折断。石矶虽是石灵所化,但如今的她已具有与人类相同的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承受如此狂暴的恐怖力量。眼见剩余的力量即将把她拦腰截断,只听妖圣九天忽然高声道:“停!”

    刹那间,不只是处于战斗之中的石矶,就连后方的孙长空与刘壮实也不禁在这一刻屏气凝神。强于神迹般的王道人,凌厉莫名的身手,竟也在同一时间猝然制止。石矶望着面前这名凶神恶煞,好半晌之后脸上的凝重才终于转化成由衷的释然,进而嚣张尖笑道:“哈哈,我族妖圣大人果然天下无敌,就算被你掌握了究极力量,你又有奈我何?”

    “唉~”

    “唰~”

    随着一道悠长的叹息声,石矶的身材忽然为之一震,下一瞬远处的孙长空与刘壮实愕然发现,前者的身体竟是只剩下腰身以上的部分,其余的却是不知去向,连一丝预兆都没有。

    “万破皆破,无所不破,你以为老夫是在吓唬你的吗?”

    “你!”

    眼见王道人再次恢复到之前自如的状态之下,石矶嘶吼着,挣扎着,奋力向前移动,欲要与其战个玉石俱焚。然而,此刻好的状态已经跌到了空前的谷底,别说是战斗,哪怕是活命都已十分困难。

    “噗!”

    妖界之中的生灵多是长年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化,历经无数劫难,最终孕育而出的奇异个体,拥有其它诸界望尘莫及的顽强生命力。眼下,石矶虽然被王道人一斫两半,但依靠这种天生的特性,意志力超强的她仍然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大量的灵气自创口出滚滚向外溢出,不时便将周围的空间涂染成淡淡的黄绿色。这时候,迟迟未曾行动的妖圣终于插身上前,一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石矶,语气温柔道:“辛苦你了,去到一旁休息吧!”

    说着,妖圣九天抬手在那石矶本已空空如也的下面轻轻一挥,顷刻间空间之中陡然浮现出若干灰色的粉末,不断向中心处聚拢。于是乎,粉末变成了碎屑,碎屑又集成了碎石,所有的修复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直到一爿崭新的“石身”填补在了原先的空缺之上,使得石矶暂时恢复到了完整之躯。

    “刚刚修复的神体还不能随意活动,自己要小心。”

    “多谢妖圣大人恩赐,石矶感激不尽。”

    妖圣九天轻轻颔首,不再去看石矶情况,而是将目光对准前方的强劲敌人“王道人”,表情一改之前的淡定从容,冷酷道:“伤了我族之人,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王道人回头看了看还未来得及离开的孙刘二人,然后才道:“放他们离开,我会与你好好较量一番。”

    妖圣九天掠过王道人,看了看站在那里的孙长空,语气依然冰冷道:“他不行,否则后患无穷。”

    王道人漫不经心道:“有我在,你以为能摆脱我去追赶他吗?”

    妖圣九天放声大笑道:“愚蠢的老匹夫,你以为出次出界只有本座一人吗?青鸾上!”

    “轰”的一声巨响,连同下方的炙热岩浆一同跃入到百丈高空之中。再次定睛望向其中,只见一道绿色光影倏尔从中一闪而出。双方未曾靠近,孙长空与刘壮实已是感应到来自对方的恐怕气焰。这一刻,他们二者身上的所有毛发都发出了阵阵烧焦的“吱吱”声。

    “恩公,你先走,这里由我来对付!”

    “砰!”

    因为有神秘元力的庇佑,如今的刘壮实竟是在情急之下,暂时达到了绝世强者的境界之中。危急当头,仅靠着初死如归的觉悟以及那一身天不怕不地不怕的蛮力,硬抗着灼人火浪的他竟是抡出一拳,将那其中的野蛮力量,全无保留地宣泄在那道光影之中。

    “噗~”

    随着一声嘶哑的哀鸣,包裹在外侧的绿色光晕猝然消失,随即一道纤细的身姿从中仓皇飘落,伸手指着上方刘壮实,口气嗔怒道:“你……你居然敢打我!”

    出乎想象,在那道凶猛狂烈的绿光之中,居然钻出了一个女人。未等刘壮实看清对方面容,旁边天空之中忽然传来一声急啸,紧接着他的脸上便是出现了五道长短不一,但却同样劲力十足的指印,原来那名女子隔空给了刘一巴掌。

    “混蛋,混蛋,你惹毛我青鸾了,本姑娘今天就让你体会一下人间的地狱的滋味。”

    哗!

    火浪自天空之中铺散开来。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