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噩梦降临
    石矶的攻势无声无息,难以琢磨,令对手防不胜防。所以,大多与她为敌的人,都大致会惨死在那诸多无坚不摧的石剑之下。在石矶看来,那不叫杀生,而是一场场动情的表演,手舞剑腾,大杀四方。可是这次不知怎么了,石矶竟发现自己的身手慢了。

    对于一个擅于杀人的杀手来讲,身手变慢无疑是一种致命的现象,而石矶作为绝世高手,与同为高手的对手博弈,这种微妙变化所带来的影响,更是至关重要。然而,直到石剑劈落的那一刹那,她还是没能想明白改变这一切的究竟是什么原因,直到他抬眼望向那名看上去呆呆傻傻,一身酸臭气的粗犷大汉。

    刘壮实的外貌除了身高之外几乎一无是处,他的眼睛虽大,但却无神;眉毛浓密,但又杂乱无序;他的鼻子稍稍外扩,里面的鼻毛也趁机钻出体外,肆意伸展;还有那两惩厚得令人发指的嘴唇,乍一看去还以为是两根香肠挂在那里。然而,就是这么一个长相“马虎”的而立之人,居然得到了石矶的关注,后者那颗由冰冷岩石所化的心脏,竟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悸动。

    “该死!”

    哪怕只是一瞬的迟疑,也足以令身处生死边缘的刘壮实转危为安,年似笨拙的身体借势向后飞跃,轻松避开了石剑的连番猛攻。同一时刻,位于对面的妖圣九天脸上,竟是出现了少有的不悦之色,微微皱起的眉头令那张俊美的脸庞平添了几分难以形容的魅力。

    “让我来!”

    三个字,简单,直率,却是极有说服力,令那刚刚从死亡之中逃脱出来的刘壮实拥有了久违的安全感。举目向前,不下十道闪着蓝光的毫光自四面八方飞射而来,精准无误地将那石矶“制”在原地。

    这一幕,刘壮实顿感似曾相识,这不正是之前孙长空所处的境遇吗?转目再看,果不其然,原本被石剑封印了行动的孙长空已经消失在那石矶的禁制之中,旁边的不远处,一个挺拔的身影双手提至与肩齐高,指尖之上还有之前残余的神力气息。

    “恩公,你!”

    孙长空没有回头,只是轻声叮嘱道:“趁着这里的情况没有变得更加糟糕之前,赶快离开这里吧!他们两个,由我来对付!”

    说着,孙长空转头看向莫向北,后者身形登时一震,目光之中更是不禁流露出些许清晰的惧色。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你该不会就是世界之主吧?”

    就在莫向北向孙长空发问的同时,另一边的妖圣九天忽然发话。刹那间,天空之中风起云涌,青色浓云自**八荒滚滚而来,恨不得将这片沉浸在诅咒之中的大地压毁,击沉。很难相信,如神话般存在的妖圣九天竟会对一个黄毛小子使出这般神威,实属超乎想象,令人畏惧。

    “世界之主?也许吧!不过那不重要。不管我是与不是,想要打人间主意的人,我孙长空都不会放过,哪怕你是妖圣!”

    杀气飞泄,孙长空随即消失。同一时间,妖圣九天周身立时浮现出九道姿态各异的人影,而他们的主人无一例外,正是孙长空。

    “哈哈,放马过来吧!我倒要看看,一介人类究竟掌握了多少的元始之力!”

    自从孙长空复生之后,这还是他首次展现“元之力”的神通。可是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料到,由元界之中取得的神秘力量,竟然拥有这般强大的威能,以至于发动的一瞬之间,他仿佛感觉自己已经化为乌有,身处虚实交界之间,无形无踪,却又无处不在。

    如今,孙长空的九道化身,居然无一虚招,尽是实体。而作为应对者妖圣九天,以一敌九,实在有些勉强。凶险在即,他的脸上非但没有显露出丝毫凝重,嘴边甚至还扬起几分讥笑。他的笑傲慢,嚣张,睥睨众生,仿佛连那神迹也不过是他眼中的小把戏而已。

    “咚~”

    恍如隔世,后知后觉的居然是孙长空。看看四周空空如也的妖圣九天,再抬起自己那双酥麻的手掌。若不是掌上的余力还在,他甚至会以为之前的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场美梦而已。他想不通,明明已经发出的招式,为何会折返到开始的状态之下。

    “天感力,元力的标志之一,看来我的判断没有错,你真的已经掌握了那种早已被世人遗忘的力量。”妖圣九天一脸兴奋状道。

    “可……可是,我还是斗不过你!”孙长空释然道。

    眼见刚刚还斗志昂扬的孙长空忽然泄了气,刘壮实赶忙上前,安慰道:“恩公,不要灰心,在我看来,你只是失手了而已。下一次,下一次你一定能击中他。”

    “哈哈哈哈!”

    妖圣九天突然放声大笑,刘壮实顺势递目,神情凶狠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看他那副样子,应该是知道了他与本座之间的天壤之别。元力固然富贵,但对于妖界的主宰来讲,还算不上太过惊艳的事物。如果你只有这点能耐的话,那你就准备受死吧!”

    眨眼,一瞬,刘壮实再次看向周围的时候,却是愕然发现自己与孙长空竟已陷入到两座布满荆棘的铁牢之中。下方,愤怒的冲天火舌正在不断向他们投来“热情”的气浪,恨不得立即将他们化为焦炭。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为何会在这里?”

    在不断地呼喊之中,刘壮实看向旁边的孙长空。这位曾经站在人间巅峰之上的人中之龙,此刻竟已气势全消,黯淡无光的眼眸被那厚厚的散发遮掩在黑暗之中,好似这辈子也不会再重见天明。再次望向前方,牢笼的另一侧,妖圣九天正以一种奇怪的目光审视着面前的两个人类。

    “数万年过去了,你们果然没有长进。从前的人类斗不过本座,现在的你们更是如此。你们曾经亏欠本座的,本座要从你们身上全部讨回来。”

    “不!”

    “砰!”

    当那座冲天山峰之上炸裂出一道如日光辉之时,世间的一切都如同坠入到了绝望的深渊之中,任何的光彩与之相比都会黯然无色,哪怕是高屋九重天上的天界,亦能感应到来自人间的巨大异变。

    “这……这是真的吗?”

    此刻,天界众天将还沉浸在痛失袁天化的悲痛之中,突来的剧烈震荡令得众仙家大惊失措,纷纷利用各自神能,察看事发源头之景。

    “天目,神眼,下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会有如此这般天兆?”

    仙宗此话一出,众仙家之中一位三眼仙人赫然出列,此时位于他眉心处的第三只眼睛之中,正向外释放着七彩神光,好似正是拼命地搜寻着什么。

    “仙宗,大事不妙了。”

    话音刚落,一个蒙眼老者忽然走上殿来,在他的双手之中,居然还捧着一只巨大的眼珠。但不知怎么了,这只巨眼的眼瞳之上竟是布满了一种说不清的灰气,灰气之中又透着隐隐的墨绿色,看上去就仿佛中毒了一样。

    “天目,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仙宗急于知晓答案之际,刚刚闭目思索的三眼仙人也随之睁开了本来的双眼,三目齐放,正是仙宗口中所说的神眼天将。天目与神眼虽然修为平平,但却拥有其它仙人无法企及的独特神通,那便是他们的眼睛。

    天目手中的巨眼名为天晓瞳,能知晓于刻诸界之中上任何一处发生的事情。而神眼额上的竖眼名叫通神眼,可以看到某一处地方之前所出现的景象。眼见两名得力助将神情如此紧张,仙宗已经隐隐感觉到,人间一定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妖圣重现人间了!”

    “什么?你指的妖圣是九天?不可能,妖界本来与人间并不相邻,唯有通过魔界才能进入到那个异界国度。”

    神眼天将停顿一下,接着又道:“是屠家,屠家所在的杀手联盟之下,似乎有一条连接人间与妖界的秘密通道,只是我等不曾知晓罢了。”

    听到这里,仙宗立即脸色大变,他捻动右手五指,口中念念有词,不时他那张原本雪白无瑕的面容之上立即浮现出几分苍老之状,清澈的眼睛之中更是多了数道血丝。

    “定数之外,定数之外。是谁,是谁改变了未来,进而影响到了现在的世界。这条通道,本不应该存在!”

    爆炸的余威渐渐散去,还未来得及弄清事情真相的杀手联盟成员,大多已经葬身在了刚刚的威力之中。以联盟基地为中心,方圆五十里之内的大地已经化为一片焦土,幸存下来的人们甚至连呼叫的力气都没有,死神仍然将手掌牢牢地扼在他们的咽喉之上。

    “我……我这是死了吗?”

    随着视力渐渐恢复,刘壮实隐约看到面前的不远处,妖圣九天正在半空之中,深望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心中百念闪过,就在这时只听耳边一个温柔的声音忽然响起:“不用看了,你和长空都还活着!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