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妖威
    时间,空间,在一刻竟然全部停止了。莫向北看着眼前冉冉升起的碧光,心中竟好像生出了无数条细小的触手,不断撩搔着他的五脏六腹,令他奇痒难当。

    与此同时,本应该被那万道金光化为灰烬的石矶竟是以一种极为诡异的身法,自如地从那坚实的冰壳之中“掉落”出来,随即跪倒在地。就在这时,那道突然出现的碧光悠悠地降落在她的身旁,并将周围的空间染成了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光彩。

    “恭迎妖圣大人!”

    随着石矶的话语,碧光之中徐徐显现出一道男子的身形。此人体形平平,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是放在人群之中绝对挑不出来的那种。然而就是如此平凡的一个男子,竟是数以万年前纵横诸界,笑傲群雄的妖圣九天。片刻的呆滞之后,莫向北方欲开口,却不想对方竟已率先问话道:“你就是莫向北?”

    莫向北先是一愣,然后强颜微笑道:“正是老夫。”

    “刚才出来的时候,屠昊阳曾经对本座说过,要我放你一马。既然如此,你带着自己的亲信,赶快离开这里吧!”

    听完妖圣九天的回话之后,莫向北立即喜上眉梢,神情激动道:“我……我家少主还活着?他……他在哪里?”

    妖圣九天哈哈笑道:“你不用担心,本座让他在万妖宫中修养身体,过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完全。不过在那之前,我想对这里改造了一番。”

    说话间,妖圣九天缓缓转过身来,直到这时莫向北才愕然发现,站在自己面前,堂堂的妖界之主竟是一名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稚嫩少年。除了那张俊美略显妖异的面庞之外,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那双碧绿色的眼眸。清澈的眼瞳更是像两颗完美无瑕的宝石,在碧光的映衬之下闪烁出沁人的生机与活力。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一定要本座毁灭了你不成?”

    妖圣九天口气急转,一时间莫向北只觉得自己周围的空间之中竟好似插入了成百上千的锋利兵刃一般,刺得他混身痛苦万分。很难想象,制造这一切的居然只是来自于对方的一个眼神。若是与其正面交锋的话,那应对者定会死无全尸。

    “我……我……”

    看着莫向北胆颤心惊的神态,妖圣九天忽然放声一笑,刹那间原本已经岌岌可危的众多坍塌下来的石壁岩体竟是自行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处,即将毁灭的密室竟也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

    “跟本座来吧!”

    同样是一个念头,有的人只能空梦一场,有的人却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而眼下的妖圣九天,却将生灵的极限一下子提升了数个境界,达到了股掌时空的超然地步。在他的思想作用之下,不只是人,就连周围的死物也不得不按照其意愿行动发展,于是乎原本深埋在地底之下的巨大密室连同其下的无尽岩浆,竟是一同被举入高空,破世而出。

    这一刻,杀手联盟连同其周围的方圆百里之内,竟是全部感应到了来自地下传来的阵阵异动,在众目睽睽,朗朗乾坤之下,一座高达百仞的险峻独峰赫伫立在天地之间,并在广阔的戈壁之中留下了一条几乎贯穿南北的巨型沟壑。

    “这……这就是妖圣的力量吗?太可怕了。哪怕是众仙人闻风丧胆的魔皇恐怕也不外于是吧?”

    “呵呵,魔皇?你是说那个依靠他爹成功继位的无能鼠辈吗?哼哼,那种货色,就算是给本座提靯都没有资格。”

    话音一停,妖圣九天的脸色稍稍一变,这才转而对地上的石矶继续道:“魔皇那家伙已经先于本座来到人间了吗?”

    石矶微微摇了摇头,语气颤抖道:“属下不知,属下也是刚刚唤醒不久。”

    妖圣九天点头道:“本座差别忘记了,当年人间高手将你捉去用以封印妖界与人间之间的封印,使你一度陷入沉睡之中。若不是你及时恢复意识,恐怕妖界还没有机会重现天日。”

    说话间,石矶将目光投向妖圣九天的身后,又一次开口道:“大人,为何没见其它同胞与您一同出界,莫非……”

    “呵呵,本座早有打算,无需你来操心。不过……”

    妖圣九天那双冰刀一样的目光忽然划向一旁被众多石剑禁锢起来的孙长空,面带冷笑道:“这个小子的来历似乎不简单,本座刚刚进入人间,对于这里还有许多不知的细节,正好可以找他问问看。”

    也不知怎么了,本来站于丈许之外的妖圣九天,呼吸之余便已来到孙长空的跟前。而在期间,莫向北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完成这些所有动作的,修为之高,委实深不可测。本来莫向北还想仗着自己年迈的身体,与妖圣九天放手一搏。可如今看到对方这般身手,他也只得早早打消了那种愚蠢的念动,转而乖乖地在一旁静候。

    “大人,您要千万小心。这小子体内有种奇怪的力量,就连我也险些栽在他的手上。”

    “哦?还有这样的事?”

    说着,妖圣九天抬眼瞧了一遍孙长空的身体,目光最终于胸口位置停了下来,紧接着口中便发出了阵阵狂笑。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在数万年后沧海桑田的人间,居然还有人能触及到元力的边幅,当真难能可贵。要知道掌握了元力,就等于踏入了圣的领域。”

    听到妖圣九天如此回答,石矶略显兴奋道:“大人,属下知道您神通广大。可这些年来,石矶修为一直止步不前,如若能够得到这小子体内的元力,定能有长足的进步。您看能不能……”

    妖圣九天的目光重新落回到石矶的身上,随即眯眼微笑道:“石矶,你放心!妖界复兴,有你不可磨灭的巨大的功劳。你也知道,本座向来都是赏罚分明,该给你的,绝对少不了。不过相比较于元力,我更想知道他是从何处获得这种极致力量的。如果能够找到答案,或许不只是你,就连本座也能有质的飞跃。”

    石矶看到妖圣九天慢慢抬起的右手,而且手掌已经握成爪形,径直探向孙长空的天灵。一时间,她的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冷笑,心中随即暗道:“搜神术,哼哼,中过此招的人将会神识皆灭,魂魄尽消,变成行尸走肉般的呆子。这下,你该再无起死回生的力气了吧?”

    “休对我恩公无理!”

    “砰!”

    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就连石矶也没有想到,刚刚受菲向北保护逃到出口处的刘壮实竟然出人意料地回到事发地点,并对欲要下手的妖圣九天,发生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一记重拳。砂锅般大小的拳头,毫无保留地砸在妖圣九天的后心之上。后者的单薄是他万万没有料想到的,这一拳不但打断了对方的行动,甚至还将其推出了数丈之外,几次踉跄之后差别跌坐在地。目睹整个=过程的石矶赫然起身,猩红的双眼已经预示了她此时心中的愤怒。

    “刘壮实,我本想要放你一条生路,毕竟你对我有解救之恩。但眼下你做出了忤逆妖圣的大不敬之事,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你的性命。受死吧!”

    “且慢!”

    就在石矶准备对面前的刘壮实发动奋力一击的时候,另一边刚刚结实挨了一拳的妖圣竟是插直了腰杆潇洒地转过身来,脸上尽是欢愉之状。刘壮实与其对望一眼,心中不禁寒意涌动,但为了不输阵仗,他只得硬撑着怒道:“怎么,你们还想以多欺少不成?”

    “哈哈,当然不是。你刚才的拳头打得我好生舒服,僵硬了万年的身体也在刚刚有所恢复。来来,再打过来两拳试试。如果你能让我恢复到巅峰状态,我便饶你不死。”

    作为当事者的刘壮实顿感莫名其妙,他甚至不忘朝石矶看上了一眼,希望能从对方那里找到了一些应对的办法。

    然而,与刘壮实几乎一样,石矶也是搞不清妖圣九天的心思,片刻思索之后只得微微颔首道:“既然妖圣大人都这么说了,我也给你一个机会,去吧!希望你不会死得太惨。”

    几乎是在石矶语毕的同一时间,刘壮实身化流光一道,并以破竹之势直奔妖圣九天身前,毫无迟疑地挥出第二记重拳。

    拳劲宣泄,生起的澎湃气浪,令得下方的岩浆再次波涛汹涌。以妖圣九天为中心,其身下的岩体竟是轰然向下坠去一丈多深,而周围的岩浆却因为强大的气势迟迟不能涌入其中,形成了一个暂时的漩涡。

    “哈哈哈,好!刚才光注意那小子了,没想到你的身上居然也蕴藏着相似的力量。元力,又是元力,你们到底是从何处寻到它的?”

    在妖圣恐怖的笑声之中,刘壮实满脸惊恐地看向自己那只抬起的拳头,自言自语道:“元力,我居然也会使用元力,这么说来……”

    “小心!”

    一声嘶吼,将那还在深思之中的刘壮实唤醒过来。抬眼望去,石矶的灵跃身姿不知何时竟已掠到跟前,双手之上的锋利石剑随势舞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