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基石崩塌
    寒风如刀,烈火焚神。谁能想到,同一片空间之中,只是位置稍稍不同的两个地方,竟会出现情况迥然不同的气象,令在场众人不禁为之一凛。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的莫向北非但没有在第一时间离开这里,反而盘踞在出口附近,禁止任何人逃脱此地。

    “孙长空,你虽然救我一命,但我还是不能放你走。为了天下苍生的安危,你就委屈一下吧!”

    面对莫向北的作法,孙长空并没有太过动怒,只是如此一来与自己同行的刘壮实也等于被困死在这里,惟有将这眼前的妖界之乱平息,才有可能安全离去。

    眼下,他的冰涎神力只凭一击便已重创石矶的“火神”,然而眼见越发浓郁的灼人热气不断向那道巍峨的光影之中汇聚而去,不时已将被“冰龙”击溃的部分修补完全,如此一来孙的攻势便等于毫无收获,连石矶的丝毫元气也没能伤及,属实遗憾。

    “哈哈,没用的!火神是由我石矶的意识所生所化,只要我还能清醒地站在这里,你就休想敌过我的杀招。去,让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见识一下你的威力!”

    话音一落,恢复原样的火神忽然舞动双臂,一手操刀,一手持盾,刀疾驰,盾飞落,一锐一钝,一长一短,全在同一时间撞击在那枚巨大的冰龙之上。刹那间,空间之中响起声声刺耳雷鸣,火与冰交织于一起,进而散成无数红蓝相间的光斑,如漫天急雨一般,轰然坠向四面八方。

    “好家伙!”

    只凭战斗时发生的余力就能慑退在场的众多强者杀手,莫向北立即晃身上前,右手变拳为掌,于半空之中画出一枚巴掌大小的法阵,而后旋转掌心,带动掌上法阵一同运转。一息,一息之间,法阵规模顿增数十倍,并化作一顶盖世巨顶,赫然抵挡在众杀手身体跟前,将那随之而来的红蓝光斑悉数抵消。再看那些未曾得到庇护的地方,皆是被那红蓝光斑射成了筛子,一些中招稍稍密集的地方便是索性坍塌崩离,再次加速了密室毁灭的进程。

    “你的火神不死,难道以为我的冰龙就是那么好对付的吗?”

    一声咤语掠过重重迷瘴破空而来,待那石矶抬头之际,本已化为碎片的冰涎之龙竟是意外驰来,一只闪着银光的锋利龙爪为直扑其面门,欲要将其撕成碎片。

    “火神!”

    心念转动,火神手中火刃再次袭落,不偏不倚,刚好砍在冰龙的龙爪之上。顿时,冰龙惨嚎一声,无坚不摧的利爪立即拦腰斫断。石矶惊魂未定,却见另一道骇人寒光不期而至,摧枯拉朽之势,破开他胸前的血肉,红色染红了她的衣衫。

    “哼哼,不要忘了,我的龙可是有四只龙爪,就算被你斩去其一,你又有奈我如何?”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石矶遭己重伤,孙长空轻身提膝,转眼之间便是飞到石矶跟前。如今的孙长空就如同一块巨大的千年寒冰,凡是接近他的物体都会立即冻僵凝结。而如今,身负重患的石矶已无心顾及其它,恰好被那随之而来的寒气浸入体内,呼吸之余便冻成了一只冰坨,再也无法动弹。而石矶一经受制,空中的火神幻身也立时烟消云散,化为阵阵热气,径直飘上穹顶。

    “终于告一段落了,石矶,你也不过……”

    “噌~噌~噌~噌~噌~”

    高手过招,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失误,都有可能为自己招至杀身之祸,而就在孙长空自以为大获全胜之际,十余柄削铁如泥的石剑竟是破土而出,转瞬之间便将其身体刺得千疮百孔,并依靠坚实的剑身封住了孙的行动。

    “恩公!”

    眼见孙长空再次落入凶险之中,刘壮实救人心切,当即纵身跃向事发地点。然而,不等他凑到跟前,一道灰影忽然挡在他的跟前,背对着他沉声说道:“不要过去!”

    刘壮实抬眼望去,此人正是之前护守出口的莫向北。然而,孙长空命在旦夕,而他又是此次战斗之中的重要成员,一旦折损,对杀手联盟一方将是沉重地打击,别说是妖圣九天,就连石矶也将成为无敌的存在。如此一来,他实在想不通对方这么做的理由。

    “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想看着我们一个一个被那石矶杀死不成?”

    莫向北没有回身,却是摇摇头道:“你救不了他,过去也只是徒增伤亡。而且通过刚才的观察,我发现那个小子的身上似乎还有未曾动用的神秘力量。”

    “神秘力量?那是……”

    “哈哈哈哈!莫向北,你休要在那里虚张声势了!这小子的性命已经落在我的股掌之中,只要我心念一动,这家伙便侩立即化为一摊烂肉。”

    面对石矶的讥讽,莫向北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笑容道:“哦?既然你这么认为,为何迟迟不肯下手?难道你就不怕错过时机而贻害自己?”

    虽然暂时将孙长空锁定在面前的空间之中,可是石矶仍然身处冰涎神力的冰晶之中,而那些差点要了孙的性命的石剑,也全是在他的意念之下所为,如此说来他并不是不想杀死对方,而是因为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

    “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过去将那个女魔头解决便是。记住,如果一会儿发生了意外,就和我的其余部下一同逃出这里吧!”

    刘壮实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莫赂北临行之际竟会对自己说出那样温暖的话语。

    “前辈,你……”

    本想出口阻拦的刘壮实再次定睛望去,却发现对方竟已瞬身而去,来到距离石矶与孙长空不到丈余的位置处。为免被暗中的石剑再次袭击,他特意选中了一块四下无物的空间,浮于空中,傲然看向前方冰晶之中的石矶,神情从容道:“石矶,没想到吧?到头来你还是要栽在我的手上。”

    石矶移动不了身体,所以只能将自己的眼睛极力地向侧方转去,以来与莫向北直视对话:“哼哼,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你难道就不怕自己成为下一个他吗?”

    顺着石矶的下巴方向,莫向北慢慢挪动目光,望向另一边的孙长空。被那十柄锋利石剑贯体而入的孙长空,如今像一只风中残烛一般,颓然倚靠在其中一柄石剑之上,勉强立住身形,。脚下,鲜血已经淌了一地,甚至汇成一条血色的小溪,缓缓流向石柱之下的岩浆之中。然而,令莫向北稍感安心的是,孙长空身上仍有活气,只是十分微弱而已。如果再不对伤口进行处理的话,恐怕他就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石矶,我也不想难为你。这样吧!你将这小子放了,我不动手,你自动回到岩浆之中,继续镇压岩浆之中的镇妖封印,如何?”

    “哈哈哈!”

    莫向北话音一落,石矶毫不迟疑,口中立即响起连天凄厉笑声。那笑声威力之强,实在超乎想象。每一次声音发出之时,周围的岩体都会随之颤抖战栗,仿佛随时都会解体一样。

    “莫向北,我以为你有什么能耐呢,到头来还是要求我放过这个小子。不得不说,这个小家伙的潜力之大,实属罕见。刚才若不是他大意失了方寸,我还伤不到他。不过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放过这家伙,否则以后定会为妖界称霸世界埋下隐患。这样吧!只要你帮我破开这冰块,我就饶你不死,还替你向九圣求情,让你在他大人手下任个一官半职。怎么样?”

    面对石矶开出的条件,莫向北竟也应着大笑数声,而后气势浑厚道:“承蒙石矶大人常识,莫向北实在有些受宠若惊。”

    “前辈,你!”

    听到莫向北如此回话,后方的刘壮实乃至那些强者杀手都不禁大惊失色,因为如此一来对方就等于将他们出卖给了敌人,成为了妖界的走狗。实在无法想象,气盖云天的莫家强者竟会做出这样的决断。

    “嘿嘿,识时务者为俊杰,莫向北,看来我真的没有看错你。”

    “呵呵,你不要误会了,我莫向北虽然称不上是绝世强者,但也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与其为你们妖界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我宁愿与大家共存亡。”

    “你!”

    “石矶,受死吧!”

    形势变化得委实太快,就连石矶本人也没有料到莫向北竟会如此反应。待她恍然醒悟之际,一道金色毫毛已经迫空而来,隔着那厚厚的冰壳,石矶仿佛看到了万道金针,一同射向自己的混身要害。

    “这是你逼我的!”

    “嗡~”、

    未等金光入体,气急败坏的石矶怒上心头,源于体内最最可怕的复仇之力,如同肆意蔓延的火魔一般,迅速攀升至整间密室。作为支撑这里的最后一步保障,也正是密室的地下基石,终于在这石矶的愤怒力量之下轰然崩塌,密室四周数之不尽的巨大的岩体一同倒两向部的空间之中。

    “好了,大家一起死!”

    “呵呵,石矶,怎么这么大的火气,难道你要把我们妖界一同埋藏了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