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妖之初
    苍城,莫家,如今已经沦为魔界的重要据点之一,包括魔皇在内的诸多魔族高手共聚于此,以来商议接下来统一人间之事。

    “魔皇大人,我看也不用那么麻烦了,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别说是人类,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无济于事,人间已是我们囊中之物,何须从长计议。找到人类反抗势力的所在,直接将他们一举歼灭,岂不快哉?”

    如今说话的,是眼下魔族之中最年轻,也最被看好的新一代魔君,名为幽川。和大多数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后生一样,幽川甫一张口便显露出自己无人能及的气魄与自信,令得在场的其它魔人不禁暗暗惊叹。

    “幽川魔君这么说,看来已经对此事志在必得了。”

    “那是!听别人说,魔君大人他是继魔皇之后,最有希望反祖成为天魔的罕见魔人,拥有至高无上的天资与潜力,说不定他就是下任的魔皇人选。不过幽川大人出现的时候较其它魔君稍晚,在大家心目之中不够应有的分量。上天助也,让他生在了这个乱世之秋,只要抓住眼前的机会,实现魔界万年以来的夙愿,想来大人他一定会成为历史上至关重要的一代名君。”

    听到下面的窃窃私语,幽川魔君却是罔若未闻,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从始至终,他的目光便一直放在正座上的魔皇身上。可是不巧的是,如今的魔皇却表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紧锁的眉头仿佛一张苍老的鬼脸,正在暗中对他们发笑。

    “魔皇,您这是怎么了?难道人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幽川稍稍提高了下吊门,这次将沉思之中的魔皇彻底唤醒,看着大家脸上的古怪表情,他这才故作镇定道:“没……没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幽川以为,攻打人间之中刻不容缓,势在必行。再继续耽搁下去,若真的被人类寻找到克制我族之法,那岂不是追悔莫及?”

    魔皇点了点头,稍事沉吟之后才道:“本皇知道你的意思,也清楚时机的重要性。可人类底蕴深厚,绝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否则五千年前我们也不会惨败而归了。正是以为这个原因,我们才应该多加小心,吸取教训。况且,以人类同在活跃的状态,整个人间能够寻到的可观势力也超不过一手之数,若是真的人类已经再无后招,剿灭他们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所以说,我们也不用急于一时,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孩子,你还是太年轻啊!”

    听完魔皇的一番“教育”之后,幽川虽然有话在口,却无力吐露。毕竟,自己谈话的对象是高高在上的魔皇,不是能以言论能够挑战叫嚣的。

    然而,幽川魔君虽然表面上毕恭毕敬,但心底里却已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盘。好大喜功,形容现在的幽川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他虽然没有公然表露过自己的虚荣心,但身为人中之龙的他还是免不了犯一些凡人的错误,冲动。

    幽川已经暗暗做了决定,表面上自己顺从魔皇,暗中他可以独自行动,打人类一个措手不及。到时,将胜利的战果拿回来给魔皇看,后者就是有心责怪,恐怕也张不开嘴了。

    “好!就这么办!”

    这边幽川退下之后,魔皇忽然抬起那双银光闪闪的眼眸,进而环视四周一圈,沉声道:“这么久,怎么都没见血河的人,他去做什么了?”

    话音刚落,只见妄虚魔君迈步上前,行礼回禀道:“魔族大军嫁出魔界之时,血河魔君以有要事为由,自己先行离开,不知了去向。按时间推算,他应该先于我们来到人间。况且,他在初升大陆之上待了数以千年,他对这里的熟悉程度要远超于我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所以魔皇大人,您就不用为他操心了。”

    妄虚魔君的话如同一颗定心九一样,令魔皇冷酷的面容之上忽然多了几丝活色。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门外的庭院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道浓厚在力的嗓音:“血河来迟,还请魔皇见谅。”

    “血河,你回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魔皇为自己这个宝贝儿子的去向百感交集之际,血河魔君纳百川天降一般出现在人眼前,这一切未免也太巧合了些。

    “哈哈,血河,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有什么事与我说来,本皇一定帮你。”

    血河左右观望了一遍在场的魔人魔将,随即皱眉回道:“魔皇,您公事繁忙,日理万机,血河的这点小事,怎敢麻烦您。况且,我的事情已经全部解决,如此一来就不劳魔皇费心了。”

    听着纳百川的“真挚”回答,魔皇轻轻颔了颔首,然后道:“血河,你真的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魔界魔君,有你的这样的儿子,本皇很是欣慰。”

    “承蒙魔皇错爱,血河幸不辱命。”

    “好,好一个幸不辱命。正好,本皇现在手上也有点急事,需要叫你去办。血河,你应该没有问题吧?”

    不说还好,魔皇一语吐出,纳百川的脸上立即浮现起层层阴云,周身的气场也随之肃杀冷酷起来。

    “魔皇所讲,不会是让我去往杀手联盟,一探那里的虚实吧?”

    “哈哈,不愧是我魔皇的儿子,你果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魔皇与纳百川如同是在打哑谜一样,在场的众人不知所云,只得交头结耳,互相询问,却是无人知晓其的隐情。不知过了多久,一直站在魔皇身旁护法的穷阳忽然张口道:“你们这群饭桶,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居然毫无感应、就在刚刚,难道你们没有发现这方天地之间忽然匈一种诡异的气息吗?”

    “诡异?气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众人疑惑不解的样子,魔皇终于叹了口气,接着口气凝重道:“妖界,可能也要重现人间了。”

    冰与火的大战仍在继续。

    放眼望去,宽广的密室之中,凡是有火苗窜动的地方,都会结起一层薄薄的冰“冰纱”,别看这些冰纱弱不禁风,却可以长时间存在于高温之下,且不整合。于是乎,偌大的岩浆池竟成了一片暂且停滞的冰湖,这时候哪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也能安全顺利地从冰上走过。

    抬头向上望去,用以围困莫向北的火牢,瑞也化为了座一冰雕,就连里面的人也成为了雕像的一部分,连一线活动的力气都没有。

    “好……好你一个孙长空,你……你居然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你放心,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活得安生的!”

    “哈哈,姓孙的,你听到了吗?你不惜得罪我们妖界所救的这个家伙,居然还在辱骂你,我真为你的努力而感到由衷地悲哀啊!”

    同样身处在这片冰火共存的奇异世界之中,孙长空的脸色却要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要来得从容淡定,甚至还有一点点潇洒的味道。他不用将双手缩到袖子之中,更不用因为惧怕寒冷而缩起脖子。如今的孙长空已与这方窠合而为一,在这里任何的恶劣条件都无法击败他,因为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石矶,你就不要再挑拨离间了,收手吧!妖界的可怕之处,我已略有耳闻,如果不想成为你们族的先躯,趁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胡说!你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居然敢这般威胁妖圣大人的心腹之人,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你以为困住这几个火苗就已经稳操胜券了吗?笑话!火神,将此人化为灰烬!”

    一言说罢,之前双方交手之时出现的巨大神像——火神,终于再次破空而出。与之前不同,这只火神的身体已经完全离开了身下的岩浆,并且悬浮在半空之中,神武威严,妖魔鬼怪,不敢与之对视,否则定会魂飞魄散而死。好在,孙长空不是什么妖魔鬼怪,更是对这所谓的“火神”提不起丝毫的兴趣。火神一出,刹那间,密室之中天旋地转,地动山摇,之前包围在岩浆周围的冰壳终于不堪重负,纷纷化为了冰晶投入到无情的火海之中。岩浆脱离束缚、重获新生,气焰更是空彰的高涨。肉眼可见,位于池中的众多火舌如同一根根恣意生长的藤蔓一样,拼命地向上生长,恨不得将整间密室化为火的领地,而位于其中的生灵,除了施术者之外,又注定灰飞烟灭。

    “燃吧燃吧,把一切都消灭掉!妖圣大人,你看见了吗?石矶可是正在为妖圣剪除异党啊!”

    “轰隆!”

    巨大的火焰身影抡臂飞砸,三根浑实的巨型石柱当场粉身碎骨,砰然解体。而位于其间的孙长空却是面不改色,目光落在理远的刘壮实身上:“快跑!再不跑可就真来不及了。”

    “哼哼,想跑,没那么容易!”

    不知什么时候,莫向北居然逢行从那间火牢之中顺利唤脱出来,现在他正与其余的天雷杀手执剑守在入口旁边,别说是人,就连苍蝇也休想飞进来。

    “看来,是时候露点真本事了。冰涎显灵!”

    话音一落,孙长空头顶上方狂风怒号,随之而来的无数冰晶飞速组合、排列,不时一只凶狠令人畏惧的龙头便是赫然出现在石矶与火神跟前。尤其是后者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被突如其来的“冰龙”使出一记神龙摆尾,打散了半落身子,浮在半空之中,仿如鬼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