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石矶
    愈迷茫,愈清醒。

    孙长空,刘壮实,莫向北,神秘雕像,诸多高手共聚杀手联盟地下密室,更有天雷地火阵成员包围在外,已然将这里守得水泄不通,前面二人若想安然离开这里,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而经过一番粗略的察看之后,刘壮实更是发现,出口外侧已然聚集起大量精兵杀手,以防他们强行脱困。

    “怎么办,我们被他们困在这里,杀手联盟的人正是不断向此地靠拢,若是让他们拧成了一股力量,我们恐怕再也出不去了。”刘壮实内心焦急道。

    雕像头也不回,口气略显慵懒道:“我还没有说什么,你着哪门子急。你放心,我说过要救你们离开这里,就一定会实现诺言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刘壮实不禁问道。

    “只不过妖圣大人一时半会还来不到这个地方,否则纵对方派来千军万马,也不过是形同虚设罢了。”

    刘壮实虽然未曾见过妖圣九天,更无法窥见其强大身手,但从莫向北与这眼前的雕像口吻,大致可以猜测出这位大人物的修为之高强,神通之广大,绝不是寻常之辈可以相提并论的,甚至还要远高于魔皇仙宗之类。想到这里,刘壮实的心中总算是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如此说来他们将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着妖圣的降临。

    眼见密室之中的形势即将一发不可收拾,额头见汗的莫向北猛然咬了咬牙,进而高声对刘壮实道:“小鬼,趁着为时不晚,你还是快快投暗投明吧!你不知道妖圣的恐怖之处,想象不到妖界入侵人间的后果。魔皇与魔人充其量只是为自己寻找一方安身之所,可九天那个家伙曾经可是扬言毁灭诸界的危险人物。此人性格乖张,难以琢磨,喜怒无常,嗜血如命。如果让他跑出来,不只是我,就连你和孙长空也会难逃一劫。听话,只要你不和这尊石像同流合污,狼狈为奸,你们杀屠盟主的事情我可以暂且不做追究。时间不多了,现在人妖两界之间的封印已然消失,妖圣一经感受到人间的气息,便会随之醒来。好在,这个过程需要一段时间,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可以重新设下封印,令其再度陷入沉睡之中。事不宜迟,快点按我所说的做!”

    刘壮实与莫向北虽然互为对立,但前者看到对方一脸阴沉焦急的神态,自知其中利害非常,同时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到了身前那座石像人的身上,凝视了稍顷,而此时石像人的体内倏尔发出阵阵厉笑,宛如鬼魅一般,令人心惊胆颤。

    “妖圣大人的决定,岂是你这种蝼蚁小人能够理解的?当着我的面就敢公然捣毁妖圣大人的圣明,单凭这一条就足以让我杀你千次百次了。”

    面对石像人的恐吓,莫向北随即淡然道:“哼哼,好大的口气。不要以为你是妖圣的心腹,我就不敢拿你如何。乖徒弟回到封印之中,继续履行你未完的使命。否则,今日我就拿你来祭天雷地火阵的阵灵。”

    “嘿嘿,天雷勾地火,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来来来,让我看看你们杀手联盟到底还有多少本事。”

    说话间,石像缓缓转过僵硬的身体,进而对刘壮实道:“一会儿打起来你就趁机离开这里吧!这就算是我还你的恩情。从此之后,你我互不相欠。”

    刘壮实看着石像之上,那双闪耀着温润蓝光的眼眸,随即轻声道:“莫向北所说是真的?妖圣真的是一个极恶魔头?”

    这回,石像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身体转了回去。须叟间,刘壮实只觉得双脚之下的岩体之中传来阵阵异响,放眼望去,不只是他们所在的地方,整间密室连同内部的崖壁都在微微颤抖,个别地方甚至已经开裂、崩溃,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即将伸展出来似的。

    “刚刚恢复自由之身不久,手脚修为还不没有恢复到巅峰时期,也罢,我就和你们好好玩玩,也好让人间知道知道,我石矶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话音刚落,眼前所见的所有石柱内部,忽而在同一时间伸长出无数根长短不一,但却锋利非常的石锥。这些石锥往往都是呈簇出现,远远望去就好像一朵朵盛开的石花,称不上艳丽,但却十分稀奇,令人不禁为之惊叹。而在石锥所覆盖的区域之中,数位精英杀手因为躲闪不及,接连中招,有的被划伤了四肢,有的被割得皮开肉绽,更有甚之当场便被贯穿了腹部,高高挂在半空之中,一时之间找不到脱困之法。

    “石矶,你这个老妖精,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果然还是一样的心狠手辣。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就算你挫伤了部分人员,但天雷地火阵早已布置完毕,你就等着灰飞烟灭吧!”

    说罢,莫向北眼中忽而闪过一丝凶光,身体随之向后避让,转眼之间已离开石矶数十丈远。与此同时,周围的精英杀手顺势向前逼近,不时便形成了一个二十人的包围套,将石矶等人包围其中。

    “天雷剑阵,现!”

    莫向北一声令下,二十柄银光闪闪的天雷宝剑横空出现,二十名精英杀手念动咒语法诀,剑身与主人心意呼应,纷纷激荡起慑人的杀气。同一时间,杀手联盟的上空,习速地积聚起大片黑色的阴云,乍一看去如同一朵巨大的蘑菇一样,眼看就要引动天象。这时候,一直淡定自若的石矶竟也不得不为之变色,声音低沉道:“天雷,区区一个凡人居然也能布置如此阵仗。看来,你也不简单啊!”、

    “给我上!”

    莫向北丝毫不顾石矶的和赞语,口令二次发出,精英杀手之中的天雷宝剑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悉数将剑尖指向中心位置的那尊雕像。

    虽然不是目标,但同样处在剑阵之中上的刘壮实仍然能够清晰感应到来自二十位顶尖杀手的恐怕戾气。如果换作别人的话,大概早已被活活吓死。

    “嗖嗖嗖嗖~”

    就在刘壮实分神思考之时,由莫向北指挥的天雷剑阵终于爆发威力,由二十柄天雷宝剑体内迸发而出的凶恶杀气,化作一条条虚无飘渺,但却牢不可摧的锁链,将那雕像石矶死死困于剑阵之中。后者再三挣扎,却也无济于事,想来自己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危险,于是她便轻声笑道:“怎么,打不过我,就想与我耍赖不成?这样可不成,一会儿妖圣大人看到我这副模样可是要找你算账的。”

    莫向北眯着眼,语气阴森狞笑道:“叫嚣吧!使劲的呼喊吧!你以为天雷剑阵的关键在于这些天雷宝剑与其上的杀气吗?不瞒你说,现在九天之上已经集合了九重黑天雷,乃天雷之中最凶,最狠,最可怕的一种。被其中的话,无论你得道仙人,还是混世魔头,都将难逃一死。你石矶也不会例外。”

    当莫向北把天雷剑阵的玄妙公之于众之际,陷于剑阵之中的石矶果然不再说话,刘壮实发觉周围的气氛开始愈发凝重,不禁再次开口询问道:“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你?呵呵,你还是管好自己吧!”

    就在石矶奋力一搏,飞身直上的刹那间,莫向北脸上的凶光忽然变成了灿烂的笑容,得意自若的他甚至高举双臂,如释重负道:“一切都结束了。”

    “嗡~”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被攻击的目标是石矶,但此刻刘壮实的脑海之中却是出现了一幅诡异的怪象:一道通天彻地的黑色惊雷铺天盖地地直斩而来,雷光之中不时有猛鬼,恶兽的轮廓相继涌现,但又随之隐没消失。黑雷掠过,凡是被其沾染的空间都会留下袅袅的瘴气,凡是接触到它们的生灵无一例外,都会在一瞬之间被剥夺生命,天上的鸟儿,地上的走兽,哪怕地里的蚯蚓也不例外。而当那道九天黑天雷撕开大地,终于出现在众人头顶上的时候,石矶的身体之上忽然闪耀起夺目的亮光。

    “轰轰轰~”

    乱石飞击,狂风怒号,也不知是黑天雷泄怒之时究竟做了什么,刘壮实只觉得密室空间在那一刻之中乾坤调转,阴阳逆位,强大的气劲化为无数柄细不睥尖刀,将密室的内壁削得千疮百孔,刘壮实低头观察自己的身体,却愕然发现身处冲击中心的他竟是毫发无伤,连一丁点擦伤也没有。

    “怎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我能安然无恙?”

    就在刘壮实为自己的经历困惑不解之际,他的右臂之中忽然一轻,紧接着他便发现原本昏迷的孙长空,竟已“掉”到地上,立在那里,如同一个正常人一样。

    刘壮实没有想到,在刚刚那番惊一动地的过招之中,孙长空居然奇迹般地苏醒了。

    “恩公,你终于醒过来了,我还以为你……”

    不等刘壮实说完,孙长空突然挥手制止,并且插话道:“先等等,我闻到了绝世高手的气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