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妖圣九天是也
    死者的唯一遗憾,应该就是没能好好地活着吧!

    刘壮实豁然抬头,沿着声音的方向顺势望去,只见一名身材颀长、颧骨突出的消瘦中年男子赫然站在半空之中,凌厉的目光之中不时闪出阵阵杀气,令人不禁为之心惊。

    “你是谁,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莫向北环视四周之后,并未发现屠昊阳的踪影,再加上面前这般狼藉不堪的景象,终于再次沉声道:“屠盟主在哪,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刘壮实心中先是一愣,而后才故作镇定回道:“呵呵,你说那个混蛋小子啊!真不巧,你来晚了一步,他刚刚被我杀了。尸身死后跌入了岩浆之中,已是灰飞烟灭,死无全尸了。”

    “你们找死!”

    莫向北口气冷酷无情,尤其是在发现孙长空已经昏死过去的事实之后,气焰显得更为嚣张。虽然不知面前这位魁梧汉子的实力,但凭他多年以来的相人功夫,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对方万万不是自己的对手。想到这里,他忽而长吸了一口气,左右两只手掌缓缓抬举到与视线水平的位置,而后轻声道:“锁妖大阵被破,为了不让妖界重现人间,只有将你们连同这间密室一起埋葬于此了。你应该庆幸,天底之下还能记得我讳莫功威力的人已经属实不多了,所以安心去死吧!”

    一言说罢,莫向北眼瞳之中寒光大作,刘壮实眼见情形不妙,立即抽身急撤,一连退出了数十丈远。因为有手中蓝光雕像帮助,如今的刘壮实即使是穿行在炙热的岩浆之中,仍然游刃有余,比起之前简直好上了千百倍,哪里现在让他在这里洗个岩浆澡也不在话下。只是,大敌当头,留给他与孙长空的时间实在不多了,而刘壮实如今唯一所想,就是尽快将自己的恩公带离此地。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可以进入出口了,恩公,你可要撑住啊!”

    “哼哼,想跑,你们问过我莫向北了吗?”

    快掌急挥,一枚黄豆般大小的光团自其手心之中一跃而起,“嗖”地一下便钻入到了原本就已经几近崩溃的穹顶之上。刹那间,密室之中上万籁俱寂,就连之前不住下落的滚石碎砾也随之停歇下来。眼见机会难得,齐壮实自岩浆池中奋力跃起,一手搂住仍无知觉的孙长空,另一只手则攀附在滚烫的岩壁之上,身手极为矫健地向洞口处爬去。

    “讳莫功第一式,小因大果!”

    “轰~”

    在莫向北念咒完毕之际,一道震耳炸响忽然自头顶上方呼啸传来,定睛一望,占据整个密室将近一半的穹顶岩体竟是囫囵坠落,声势之宏大,力量之可怕,实乃人力难以相抗衡。位于下方的刘壮实因为有孙长空累身,所以无法施展身法尽快逃离是非之地,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死神一步步地到来。

    然而,生死瞬间,刘壮实忽然发觉手中的蓝光雕像之中传来阵阵凉意,之前出现的女人声音再次传入刘的脑海之中:

    “莫急,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时迟那时快,声音消失之际,刘壮实的掌心处忽然传来刺骨寒意,接着便情不自禁松开手掌,任由那枚雕像自由下落。而重获自由的蓝光雕像非但没有落入岩浆,反而自行于半空之中来回翻滚了好几个跟头,每翻一次跟头,雕像的个头便会长大一些。待最后雕像完全移情定之后,那厮竟已长到与常人一般大人,虽然是女人模样,但体格身形比起男人也不逞多让。

    “区区人力也了在本座面前炫耀,给我定!”

    出口成谶,莫向北见到眼前的一幕几乎已经惊呆了。理应将刘壮实与孙长空一同拍入岩浆之中的巨大的岩体,竟在那道女人声音的指挥之下,猝然停止,再也无法动弹分毫。雕像还是雕像,只是她那张白玉一般的姣面之上竟是多了几分淡淡的戏谑,好似是在嘲笑对面的莫向北似的。对此,后者本人枚为恼火,恨不得立即将其挫骨扬灰,然而她最终还是忍住了。

    “一语成真,杀手联盟之中拥有此等高深修为的,除了那位大人物之外,恐怕也别无其它了吧!”

    雕像身上的蓝光忽然闪烁了几下,仿佛是在哈哈大笑似的,而后才继续道:“对付你这种虾兵蟹将,还用不着大人亲自出马。你好大的胆子,妖界出世在即,你居然不知死活,有意阻拦。这要是传到大人耳中,非但是你,就连你的族人同门,也要受到灭顶之灾啊!”

    莫向北面色一寒,嘴角不禁抽动了几下,而后才吱唔道:“你……你懂什么,现在人间兵荒马乱,正是魔界大显神通之时。如果这个时候与们正面发生冲突的话,恐怕吃亏的是妖圣大人和妖界吧!我也是为了大人好。”

    雕像轻哼一声,紧接着那块重要至少有十万钧的巨大的岩体竟是平空消失,而在最新的穹顶之上,一根贯穿整个密室的缝隙赫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原来这就是讳莫功的厉害,没想到那般不起眼的招式,居然可以引发此等惊世骇俗的威力。如果不是本座在场的话,这两个小家伙可就真的性命不保了。”

    雕像举手投足之间显露出的超强实力令莫向北敬畏难安,如果刚才的神通直接作用在秘书身上的话,说不定他也会像那块巨大的岩体一样,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泯灭,不复存在。想到这里,莫向北抬眼望向通往外界的唯一洞口,接着放声高叫道:“还在等什么,给我一起上!”

    莫向北一声令下,只见数十位训练有素,杀人不眨眼的职业杀手蜂拥而至,一眼望去,几乎每一根石柱之上都会站立一至两位,而莫向北的向边则是出现了两张生涩的面孔。

    “天罡,地煞,准备的怎么样了?”莫向北负手低声问道。

    这时,二者之中一位肤色较黑的男子随之行礼恭敬道:“回莫先生,已经准备妥当。只等您发号师令。”

    听到这里,莫向北忽然长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也随之舒缓了近半,仿佛知道自己已经稳操胜券,故意摆出胜利者的姿态。对此,雕像却是不以为然。

    “糟了糟了,一个莫向北就已经够难对付了,如今又杀出一批冷酷无情的杀手,看来我们真的是注定有此一劫。”

    说话间,刘壮实将目光重新挪回最后的希望——一个甚至连正眼都没瞧过自己的雕像。一想到一座冷冰冰的竟然可以像正常人那样行动交流,刘壮实身后的汗毛便是情不自禁地竖立起来,如同一只全副武装的刺猬。

    然而,大难当头,他唯一能够依赖的也只有这个算不上生灵的灵物,进而轻声道:“这位大姐,我看咱们的形势似乎不太妙啊!”

    雕像头也不回,过了许久之后才终于道:“何止不太妙,简直就是九死一生。如果这些人合用车轮战的话,我还不会如此忌惮。但刚才听那个老家伙口中提到了天罡,地煞,我便立即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莫……莫向北,莫家,难道真的是前皇朝的后裔,天底之下为何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天雷地火阵!”

    “哈哈,不愧是妖圣大人的心腹,本族的不传秘诀你居然也听说过,不过就算那样又能如何,凭我如今的修为虽然不足以驱动境界最高的天罡地煞阵,但仅凭这天雷地火阵也足以将大仙以下的修行者全部化为灰烬。你就束手就擒吧!”

    雕像先是沉吟了片刻,然后笑声回道:“听这话的意思,你是要与我们妖界终结多年以来的合作关系啊!不过,你不要忘记了,杀手联盟姓屠,不姓莫,你一个莫家人是主持不了大局的。”

    莫向北面色变得越发狰狞,若不是其中有利害关系的话,他早已二话不说将对方强行拿下了。但一想到对方身后还有一个深不可测,实力尤在魔皇之上的妖圣大人,他便打肖了正面交手的想法,转为和平谈判。

    “我可以饶过你们一命,但妖界出世之事尚需从长计议,否则将与魔界有一场空前的世界大战。”

    雕像半晌没有说话,就在刘壮实以为对方已经将体内的能量全部消耗殆尽之际,前者那富有雌性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妖圣大人仙福永享,吉人自有天向。再说大人他身负盖世神功,凭一个小小的魔皇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哪怕双方打起来,妖界也绝不会落于下风。不过你这家伙如果再敢废话的话和,我就把你当作他们的内应,将你们一并剪除。识相的话你们快点闪出一条路来,让我等离开这里。不然,你就下去去陪你们的好主子吧!”

    话说之前孙长空使用十二天假剑,轻而易举地斩下了屠昊阳的项上脑袋,后者掉入了岩浆之中,本应该化为飞灰。可不知怎么了,断头离开身体之后非但没有立即死去,反而像一只翱翔于天空之中的小鸟一样,稀里糊涂便来到了一处从未见过的世外桃源跟前,再往前不远处就是一座造型雄伟,却又散发着古老神秘的宫殿之中。

    “你就是屠家的新一任当家的。”

    屠昊阳蓦然回头,发现一个身上长满青苔的男子赫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不等他做出反应,只见对方忽然咧出猩红的嘴唇,露出洁白的牙齿,同时笑脸相迎道:“不用害怕,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我是妖圣九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