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刘壮实的“壮举”
    越活越糊涂,越老越彷徨。

    一指绝命,一招封门。看着远处即将跌入岩浆之中的屠昊阳,还未领会事情前因经过的刘壮实,将那双泛红的眼睛瞪得几乎裂开。

    “怎么……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手指……”

    言语间,一股清流自断指的手腕一涌而上,紧接着酥麻感接连不断浮现于患处之上,待他再次定睛望去,一根全新的手指已然悄然生长,如同春天树上的嫩芽,充满生机。

    低头望向怀里,孙长空已然彻底昏死过去,原本扶在刘背后的手掌也随之耷拉下来,似是已费尽全部的气力。至此,刘壮实才终于明白,刚刚救下二者一命的不是别人,正是孙长空。

    “恩公,你……”

    话未出口,漫天红光忽然乍现空中,刘壮实一眼便已看认出,光中之物正是之前于密室之中现身的过的血色蝙蝠。

    这些家伙习性异于常类,栖身于炙热的地下岩流之中,可能经受住较之其它生灵数以万倍的高温烈焰,且不受丝毫损伤。眼下,这些诡异的小家伙似乎是感应到屠昊阳命在旦夕,所以才会一拥而上,誓要捍卫自己的主人。

    “不……不可能!我有妖圣之力护体,区区一根手指怎么可能伤得了我!”

    盛怒之下的屠昊阳虽然已经气若游丝,但如今的他仍然不顾一切,伸手将那根要命的手指从自己的胸膛之中拔了下来。顷刻间,胸前血流成河,过量的失血使其原本珍贵的生命力变得更加稀薄。渐渐地,胸前那张巨大狰狞的嘴脸也开始退化消散,原本经脉暴涨的身体也因为失去活力而变得萎靡枯竭。

    “妖圣大人!”

    一声嘶吼,屠昊阳周身之上竟是腾起大片耀眼碧光,光芒于密室上空迅速汇集,进而化为一只青羽大鹏,这正是孙长空与刘壮实之前见到的那只自岩浆之中脱身而出的邪魅之物。方才,屠昊阳之所以能够有那番惊天动地的变化,全都仰仗此物的加持,如今它弃之而去,后者自然难逃死劫,不时便已化作枯骨一堆,颓然跌入滚滚火海。

    “死了!终于死了!恩公,我为你报仇了!”

    “嗷~”

    出人意料,就在刘壮实以为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之际,空中那道鹏鸟绿影竟是仰天长啸一声,无与伦比的迫人气势如同洪水决堤一般拼命涌向四面八方,同样也渗透到了本以受到重创的头上穹顶。这声啼叫犹如一柄无坚不摧的巨剑,赫然豁开了厚达数百丈的地面,硬是在密室的上空开出了一枚触目惊心的大洞。如果从上往下望去,洞口形状与那张青羽大鹏简直一模一样。

    “糟糕!”

    同样身处密室之中的刘壮实与孙长空不像鹏鸟那样虚无飘渺,若是被上方掉落的巨石悉数砸中,就算成不了肉酱,也会落入岩浆之中变成焦炭。而此刻,二者距离密室出口尚有一段距离,且刚刚刘进入之时,已惊动杀手联盟一众,外面更是有众兵把手,根本无法强行突破。如此一来,他们二人已然成为了瓮中之鳖,插翅也难逃了。

    “恩公,你醒醒!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要和那屠昊阳一起葬身于此?”

    眼见落石越发密集,刘壮实仗着自己皮糙肉厚,强行挨过几番轰击之后,终于来到了一处地势较低、但相对而言较为安全的岩石之上。然而,似是受到那只青羽大鹏的鼓动操纵,岩石周围的岩浆逐渐变得汹涌动荡起来,眨眼之间已经将那岩石的表面漫过了三分之二,留个二人落脚的位置只有一丈见方,如今的他们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趺入绝地了。

    “恩公,你放心!就算是死,我刘壮实也会死在你的前头。一会岩浆上来,我把你举起来,希望这样能为你争取一点时间。”

    说时迟那时快,密室之中的岩浆仍然在不断上涨,无可奈何的刘壮实虽然已经基本接受了面前的残酷现实,可就在他四下观望、寻找一线生机的时候,火红色的岩浆流中,忽然冒出了一枚异物。

    那是一只闪着熠熠蓝光的雕像。雕像个头不大,大概只有拳头大小;但此物做工精良,雕琢技艺极为高超,雕像的每一寸肌肤都被表现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那是一位chiluo上身的年轻女子。她双手环抱于胸前,两眼微瞑,眉头紧皱,表情略显痛苦,再加上其动人妩媚的容貌,令人一见便不禁暗生恻隐之心。

    “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被放置在这里?”

    好奇的刘壮实看了一眼怀中的孙长空,见其仍然没有复苏的迹象,于是轻声道:“恩公,事已至此,横竖都是死,我看与其继续待在这里,还不如放手一搏,去下面的岩池之中寻找一番,万一发现什么裂缝暗道,兴许还能逃出这里。你放心,我刘壮实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抛下你。你负在我的身上,我用护体真气保你周全。能撑多久,就看你我二人的造化了。”

    刘壮实向来都是一个雷厉风行的男人,这边交待完毕,他已解下自己的上衣,并将自己与孙长空紧紧地捆在一起。确定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刘壮实忽然怒喝一声,周身之上随即扬起阵阵金光,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了肆虐的岩浆之中。

    与孙长空不同,刘壮实第一次于岩浆之中行进,自然是痛苦万分。身体虽未受伤,但热量透过护体真气来到身上,如同千万根烧红的银针一同刺入体内,实在不是常人能够消受得起的。不一会儿,刘壮实已经大汗淋漓,嘴唇更是开裂溢血。

    “该死,我本以为自己如今的能耐,可以多前行一段距离。没想到,这池火汤居然如此灼人,如此下去,要不了多久,我与恩公恐怕就要命丧于此了。”

    人就是这样,越是需要冷静思考的时候,便越为急躁抓狂。刘壮实虽然已不是凡人之躯,但却依然被七情六欲累身,他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但作为恩公的孙长空,却是他想拼命保全的。然而,岩浆的考验仍在继续,他已觉得自己的毛发开始蜷曲烧焦,一股淡淡的糊味弥漫在狭小的空间之中。忽然,他觉得体内真气不畅,一股极度的窒息感忽然涌上脑海,令其当场栽入岩浆深处。

    “呜,呜,呜~”

    呼不出,叫不得,就在刘壮实以为自己真的要就此葬身之际,岩浆上层的一道异光忽然射入到他的眼瞳之中。那束不起眼的蓝光,如同一瓶清泉琼浆,缓缓淋洒在身上的每一处地方。与此同时,温柔略带哀求的声音随即响起:“救救我,惟有我才能帮助你们脱离此地。”

    刹那间,刘壮实发觉自己所处的时空竟已完全停止,眼下只有他与那道蓝光直面相对。

    “你是谁!”刘壮实声音沙哑道。

    “我是一个可怜的女子,被屠家人抓来封印在此,以来镇守池内的熔岩。我已快承受不住,只有你才能帮我。”

    “帮?怎么帮你?”

    片刻后,蓝光之中的女人声音变得愈发激动,语速也随之紧迫了数分,恨不得将嘴里的话一股脑地全部倒出来。

    “我被封印在你所见的雕像之中,只要将它从石座之中取下,我便能重获自由。你放心,只要你救下我,我便助你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刘壮实低下头来,仔细思考了一番,忽然他好似笃定了信念,眼中立即燃起火焰一样的神光。

    “好,我帮你,你帮我,我们两个互不亏欠。”

    “什么?盟主和那个姓孙的小子去了密室,到底怎么回事?”

    方才从外归来的莫向北一经听说孙长空来到的事情之后,便立即变得焦急万分起来。若是换作旁人,也许他还能稍稍安心,但在彭府的初次见面,已经令他对这位青年才俊格外重视,

    “小的……小的也拦不住,那个孙长空偏要让屠盟主带他地牢一探,盟主拗不过他,只得应从。”

    莫向北抱紧右拳,随即厉声道:“快,给我调集人马,将密室入口给我堵死,一个也不要放走。如果万一真的被那位大人物得逞,那天下恐怕就要易主了。”

    宫殿之中,那双许久未曾睁开的眼皮忽然微微颤动了一下,紧接着他的嘴边浮现出淡淡的微笑,弱不是一身的狼藉和尘埃,或许他也是一个极为俊美的男子。

    “青雀要成功了吗?看来我也该准备一下了。一晃万年,我这具身体都要朽化了,让我想想,叫什么来着,蚀腐不死体!”

    意外,惊人的意外,原本只记录在无二真经图内的绝世奇学,竟是被这宫殿内的腐朽男子脱口而出,而随着咒语念动,他的身体竟真的像初春的树木一样,焕发出惊人的生机活力。

    “这样就可以了吧?”

    刘壮实手持那枚晶莹剔透的精致雕像,赏玩了一阵,忽然间一声奸笑自耳边倏尔响起:“愚蠢的人类,看看你做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