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断指杀人
    总得做点什么,对吧?

    烈火灼心,却依然敌不过此刻孙长空心中的凉意,彭小尖骗了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尖他……”

    雷明老祖挥了挥手,略显疲倦道:“我想说的都已经说了,至于事情的原由,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我累了,不想再去追究小尖的所作所为。从此以后,天地之间再无雷明,你要好好保重,走了。”

    寥寥几语,未曾解开孙长空心中的谜团,但雷明去意已决,他更是没有理由阻拦。看着那道徐徐消失的雷光,他的心亦是沉入了失意的谷底。不远处,失去头颅的躯干仍在滴滴答答地向外淌血,落入岩浆之中,化为缕缕青烟。

    “恩公,你没事吧?恩公好厉害,一招就解决了这个麻烦的家伙。不过,这回我们可真的要……”

    意外总在意料之外,谁又能想到没了头的身体还能活动手脚呢?虎钳一样的手掌狠狠地握在了刘壮实的脚踝之上,原本丧失生机的无头身体更是诈尸一般腾空而起,顺势将其手中之人抡砸在地。

    “哈哈哈,谁能杀死我!”

    异象,怪象,超乎想象!眼见那具尸身像个活人似的站在自己的身前,胸前五官分化,以乳为眼,以脐为口,转而便成了一张巨大空洞的狞面。孙长空在竭力抑制心中的震撼,但颤抖的双手还是无法掩藏他此刻手中的畏惧。

    “这到底是何方妖孽?”

    虽然只有一击,但巨大的力量透过岩体传入刘壮实的身体,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好在,如今的他有神力加持,筋骨皮肉比起寻常修行者不知要坚韧几百倍,更是有近乎无敌的自愈能力作为后盾,一般的杀招根本无法令其毙命。然而当那死而复生的屠昊阳的张开那张腹部的血盆大口之时,刹那间,他觉得混身的血都已经凉透了。

    “滚开!”

    刘壮实只有一身蛮力,但仅靠这身蛮力他便已经可以战胜这天下九成以上的强者能人。虽不知眼前的屠昊阳究竟使用了什么禁忌之术,可如今大难当头的他,已来不及过多的思量,电光火石之间已是攥拳攒劲,拳心之处更是生起一束金色毫光,进而汇成威力万钧,直轰血盆大口。

    “咣~”

    没有一丝力量的泄露,由刘壮实拳中发出的力量仿佛变成了一枚炮弹,尽数涌入了屠昊阳的腹部之中。当力量的集合由一点处全面释放之际,原本就已经十分畸形的无头身体竟是当场变作了一只膨胀的“口袋”,腥臭的血水疯狂地向外喷溅,立时在密室之中降下了一场腥风血雨。

    “不要动!”

    低声划过,一道冷光自刘壮实的脚底“嗖”地一下滑了出去,再次回神,刘壮实惊喜发现自己受制的右踝已经重获自由,只不过如今那里多了一只仍在不时颤抖的手腕而已。

    “快退!”

    喝声再次传来,这回刘翔实并没有意气用事,而是“乖乖”地向后跳离了数丈,顺便将踝上的手腕蹬下了岩浆之中。与此同时,另一道身影与其擦肩而过,刘壮实递目观瞧,正是全力待发的孙长空。

    “恩公!”

    不等刘壮实叫话说完,孙长空一转眼便已与那无头的屠昊阳打成了一团。一时间,杀气四起,铿锵不断,刀光剑影,久久难以停息。眨眼一瞬,十回合已过,孙长空忽然折身向后落下,而无头屠昊阳也顺势倒退几步,站定喘息。

    “哈哈,孙长空,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短短半年光景,你居然又有如此精进,当真是令人钦佩。不过,我屠昊阳如今有妖圣相助,更是有不死之躯作为依托,不死不灭,无惧无敌。今日你遇上我,便是你倒了八辈子血霉,准备受死吧!”

    再看另一边,孙长空虽然身处岩浆之上,脸色却是惨白如纸,毫无血色。再看他加持剑气的右手指尖,居然已经瑟瑟发抖,好似一群吓坏的孩提。

    他的表情虽然没有太多变化,但心中却是惊骇异常。一别三日,定当刮目相看。可是短短的一刻钟时间之内,屠昊阳的身体为何会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呢?

    “妖圣……难道真的是因为另一个世界的力量?”

    思量未完,屠昊阳的第二波攻势已经不期而至。他的招式虽然不快,但却是拳拳到肉,分量十足,落在身上,如同狂雷入体,酥麻难当。如果此时手中持有兵器的话,定会当场坠地。

    然而,即便如此,在屠昊阳连番的穷追猛打之下,孙指间处的剑气乃是开始木木涣散消弭,他的脚步也是一退再退,最后无处可退,生生地被逼入了到了东南方的角落之中。

    这时,屠昊阳的血盆大口之中开始狂笑不止,发起的拳头也是越发凌厉。“咔咔咔”孙长空的双手手指开始不时地向外发起轻微的朡响,虽然声音不大,但却直入心门,令人毛骨悚然。

    “孙长空,你刚才的威风去哪了!我的头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再斩我一次!”

    “喝!”

    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巧合所致,屠昊阳话音一停,孙长空忽然高叫一声,原本游离于十指指尖上的十二天候剑顿时光芒四射,毫光万丈,蕴含着正义正大之力的澎湃剑气最终融为一体,并以摧枯拉朽之势,直刺屠昊阳的左乳。

    “诛心!”

    当锋利的剑锋即将没入屠昊阳那丑陋的身体之际,狰狞的巨脸之上忽然闪过萤光点点,一枚无源旋涡这无征兆地出现在相应的位置之上。

    “妖力乱!”

    不知发生了什么,无坚不摧的十二天候剑,而且还是汇聚了孙长混身解数提强力剑气,在即将刺破目标胸膛前的一瞬之间,竟然发生了诡异的“跳跃”,转而没入到旁边一处无关痛痒的皮肉之中,虽然洞穿了身体,却未能伤到根基,更谈不上重创。趁此机会,屠昊阳借着孙长空一招不中转而反攻一招,万钧重锤般的拳头毫无保留地轰击在孙长空的胸膛之上,一阵细碎的脆响如同剧毒一般自其体内迅速蔓延开来。

    “恩公!”

    坠落,毫无还手之力的败退,见此情形齐壮实顾不上自身安危,连忙向前接住孙长空的身体,进而看向对方的胸前。鲜红,血像玫瑰一样自伤口之中相继怒放,恨不得开满他的整个身体,榨干其中的每一分生机。

    “哈哈,什么恩公,你们都得死!”

    乘胜追击!屠昊阳的眼见孙长空气若游丝,不由得想一鼓作气,彻底了结了这个数次羞辱自己的“师弟”、愤怒,气血,加上无与伦比的妖圣之力,终于令其右侧的拳头变成了一枚硕大无比的灭世之锤,欲要将孙长空与那刘壮实一举歼灭。

    “要杀恩公,想过我这关!”

    大难当头,刘壮实并没有仓皇而逃,而是一手揽着怀中重伤的孙长空,空出另一只手掌,以其血肉之躯,直面屠昊阳的绝强一击。

    “轰~”、

    当那枚锤拳之中的浩瀚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入到那只相比较之下单薄的手掌之中的时候,原本高大的刘壮实身形竟是陡然矮了数分,中招的明明是手掌,但血却是从他的七孔之中接连淌出,而且颜色发乌发暗,好似中毒一般。更要命的是,屠昊阳的妖圣之力,正在疯狂地破坏着他的脏器筋骨,转眼之间已经将其蛀空大半,如果再这样继续持续下去,孙长空未死,他就要被活活打成了一滩肉酱了。

    “混……混蛋!这个家伙为何突然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难道我与恩公真的要命断于此吗?”

    “集中精神,不要分心,听我的口令,准备发力!”

    就在刘壮实以为自己大限将至之际,一道轻微的声音忽然传入到他的双耳之中,低头看去,怀中的孙长空双目坚闭,面如死灰,可是身体之上却是彩光旖旎,灵气充沛,真乃人一大怪事。

    “就是现在!”

    前后不过十息的工夫,这边刘壮实的身体已经逼至极限,眼见就要崩溃解体。然而,当那道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之时,不知从哪里升起的一股强大力量,顿时撑起了他那无力的腰杆,绷直了满是疮痍的手臂,脚尖,膝盖,腰身,肩头,手腕,力由底发,又于拳尖升至极限,出乎想象的意外一拳,意是收获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刚刚还稳稳占据优势的屠昊阳竟是被生生震退了四五丈远,血盆大口之中更是流出鲜血。

    “这……这怎么可能,你这种将死之人,为何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不,这不可能!”

    当那穷凶极恶的屠昊阳再次扑向刘壮实,并准备给予致命杀招之际,前者的耳边再次传来了声音:“借你手指一用!”

    “呲~”一声异响发出,刚刚还耀武扬威,准备杀上前去的屠昊阳竟是捂着胸口,摇摇欲坠地向后倒退了数步,口中的鲜血从流淌变成了现在的喷溅,而且势头之大,似有不死不休的苗头,分外惊悚。而这时再看刘壮实的右手,上面的食指竟已不翼而飞,顺势向前望去,一截断指刚好插在屠的左侧胸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