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沆瀣一气
    望尽山川,绿荫成海,碧玉为天,灵禽瑞兽各安其乐,不思百苦。

    林间,一座被无数藤蔓簇拥的巨大宫殿,被一条长约万计的石阶一贯而入,宫殿四周静谧和煦,鸟语花香,乃一处绝佳灵地。

    殿内,空空如也,一目了然。尽头,石椅之上有一人影,正座于上,青苔为衣,一看就是多年未曾活动所致,早已与此处融为一体。

    “小黄鹂,你怎么来了?”

    石头不会说话,人才会说话。可是眼前,这个被绿色包围的人影体内,竟是传来了一阵浑厚却又沧桑的声音,不时一只玲珑黄鹂便应声进入了宫殿之中,安然落到人影的右侧肩头。落定之后,只见那只黄鹂混身上下春光盈盈,芳香自溢,一动一行都透着说不出的灵气与活力,让人见了不禁心生愉悦之情。

    “哦,原来是人间那边有消息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最有希望的魔界却是一直相安无事。也罢,你带我一缕意念,与他相助去吧!”

    话音刚落,肩上黄鹂一跃而起,丝丝绿气沿其翎羽融入体内,刹那间使之变为翡翠一般,晶莹剔透,光彩四射。稍一分神,便已消失在孤寂的大殿之上,不知去向。

    “人间!”

    “孙长空,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苦苦威逼,那就休怪我手狠手辣了。怪力召来!”

    咒语一出,原本动荡的密室之内立即熔岩肆虐,热浪滔天,刚刚被孙长空利用妙木神力控制的枯荣傀儡虽然水火不浸,但也难敌火毒入体,纷纷掉入无情火海之中,沦为焦炭。而就在二人目光一同注视向火浆最为汹涌之处时,立于石柱之上的屠昊阳怒喝一声,双臂伸展,上体前倾,纵身掠向无尽岩浆。

    “你要做甚!”

    眼见屠昊阳命悬一线,孙长空不假思索,心念急转,挥臂翻掌,冰涎神力所化十丈冰片径直窜向前者身下,欲要阻止对方投火自尽。

    然而,如今的屠昊阳竟好像鬼魔附体一般,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明知面前冰片是救命之物,非但不心存感激,反而抽出一手,使出十成功力,将其生生震碎。冰片纷飞,变作冰刃闪闪,转眼之间便让屠遍体鳞伤。

    可再朝他的脸上细瞧,非但没有丝毫痛楚,却向得了臆症癫狂一样,放声惨笑,满目血丝,如同火烧。再一纵神,屠昊阳已经消失在茫茫红雾之中,不知去向,亦不知死活。

    “恩公,这可如何是好,屠盟主一死,你我二人岂不成了杀人凶手?”

    孙长空递目观瞧片刻,见火中再无回应,随即轻叹一声,面色阴沉道:“事已至此,你我就是身长百口,也是辩解不得了。既然如此,你与雷老前辈速速离开杀手联盟,这里有我的料理后事,就这么定了。”

    此话一出,刘壮实登时喝叱一声,目中吐火道:“恩公万万舍不得,恩公于我的再造救命之恩,现在有难当前,壮实怎么能临阵脱逃。我来挡住外面那些蝼蚁,你与那位前辈一起去吧!”

    眼见刘壮实不肯就此离开,孙长空方欲争论,忽觉脚下岩浆深处悸动连连,火红之色更是逐一变化,最终酿成了一池绿汤,虽然看似令人厌恶不得,却有阵阵芳香缓缓飘出,令人心旷神怡。如此情形发生在孙长空与刘壮实面前,二人不得不哑口无言,瞠目结舌,半天未曾缓神。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壮实探身欲要向下观望,谁知孙长空忽出一手拦住去路,厉声道:“快闪!”

    话出人未觉,一展通天彻地光刃破浆而出,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斫二人的面门,刘壮实站于稍前,距离最近,也最难应付。好在,孙长空及时出手相救,护其胸膛,使其免于分尸之难。然而,快刃太快,虽未斩中孙刘,却是击中了头顶上方的穹顶岩体。这一刀属实惊天地泣鬼神,仙人皆寂,万籁难鸣。抬头顺势望去,只见飞刃击中之地,已是皴裂破碎,解体在即,稍有耽搁,便有落石轰毙的可能。孙长空神思机敏,临危不乱,忽出绵掌一记,立时将那刘壮实推出十丈之外,自己也借反力退到安全地点。

    说时迟那时快,仅仅就在二人离开当地的须臾之后,一声雷鸣炸响呼啸而落,数以万钧的青色岩石轰然跌坠,瞬间便在二人的眼前堆积起一座颇有规模的石丘。

    “好险!”

    惊魂甫定,刘壮实轻抚胸膛,抬眼望向对面。谁知,另一边的孙长空却是面色阴沉,口中同时大叫道:“小心身后!”

    刹那间,刘壮实只觉得一前雷霆沿着自己的天灵,直入四肢百骸,游刃于缝隙之间,三魂七魄险些飞出,血肉筋骨亦是涣散难合。出手者在背后,刘壮实见他不能,只得极力回头寻觅,然而就在他将视线挪向背后近处之际,一道阴森的绿影赫然映入他的眼窝。

    “萤火之光,怎敢与皓月争辉!”

    手是断魂刀,指是离别剑,一掌劈落,注定是有死无生。可他千算万算,却未算到就在晚动手之时,一根纤柔草藤于无声无息之处缠住其右侧脚踝,并用力一扯,那人脚下一跌,来不及使出致命一击,直接向旁侧栽歪。破绽,虽然只有万分之一霎的破绽,却足以注定高手之间的胜负成败。

    “四象奇术,十二天候剑!”

    当四象奇术之力两两融合衍化,形成十二种截然不同的神力之际,十二柄天候之剑,夺天地之造化,结日月之精华,于孙长空之手,爆发出惊世骇俗之威。这一刻,众人眼前已经被七彩光幕遮蔽,一眼望去更是分不清敌我上下。忽然,那人低头察看,脸上惊现惊,怒,惧复杂之状,口中同时溢出墨汁碧血:“妖圣助我!”

    当十二天候剑汇集一处,准备给予那人最后一击之时,一道悦耳鸟啼忽然传入孙长空的脑海之中。然而,此处位于杀手联盟的禁地,且身穿百丈地底之中,无水无光,又何来莺雀?就在孙长空为此迟疑之时,只听遭遇偷袭重创的刘壮实,趴在岩体边上声嘶力竭道:“小心脚下!”

    “嗡~”

    速度太快,身形太疾,待孙长空看清下方飞来之物,一只碧色巨鹏居然飞腾而起,巨翼微振,狂风怒号,飞浪击空。仰头凝视,巨鹏再啼一声,进而化作绿光一束,正巧照在对面那厮的眉心之处。

    “屠昊阳!”

    屠昊阳,当真是屠昊阳。本应葬身火海的杀手联盟盟主,竟是以鬼魅姿态重现众人面前,如今又获神秘绿光庇佑,体内爆响不断,脸上更是升起一股股狞笑寒意,令人望而生畏。

    “小心,那家伙身上有古怪!”

    千钧一发,困于石柱之上的雷明老祖终于恢复神智,睁眼一瞬,便望到正处变化之中的屠昊阳,脸色不禁为之大变。想他曾经也是天界的十方天斗神之一,见多识广,博览群书,却也未曾遇到过如此震惊的一幕。心知那厮力量正以恐怖的速度急剧递增,雷明老祖又道:“快!攻其眉心,眉心是其法门。”

    法门,乃修行者的软肋所在,万法皆从其入,一旦受损,轻则修为大减,重则一命呜呼。眼见面前形势即将一发不可收拾,雷明惧其老道经验,辨认出屠昊阳的法门所在,欲让孙长空出手阻拦。

    “瞧好吧!”

    十二天候剑威力非比寻常,但面前异象横生的屠昊阳,亦是束手无策。方才,雷明老祖指点迷津,道出真言,真乃火中送炭。了解了屠昊阳死穴所在的孙长空,心念一动,十二天候剑立即调转方向,翻飞之际于空中唤出“铃铃”轻吟,动听异常。与此同时,正全身心接受天赐碧光的屠昊阳忽然瞪大双眼,眼神之中除了盛怒之外,更是多了几分由衷的忌惮,只因他他在那七彩的剑光之中看到了一景:死亡。

    “不!”

    “唰!”

    快刃快剑,快影快招。当那十二天候剑的剑光将其其头部完全笼罩之时,一枚圆滚滚的物体忽然自那墨绿色的身体倒飞出去,咕噜咕噜翻了几下,咚咚咚撞在不远处的石柱之上,最后噗通一声,钻入了炙热的岩浆之中,再次消失无踪。

    “好险!”

    眼见在最后时刻,孙长空一剑砍下屠昊阳的脑袋,断其异变,雷明老祖终于长吁一口气,额头之上已是大汗密布。上方的孙长空见大敌已除,心中亦是大石落定,顾不上处理后事,便飞奔向了石柱旁的雷明老祖,施以援手。

    “老祖,你没事吧?晚辈来迟了。”

    雷明老祖脱下身上枷锁,立觉身劲如燕,活动手脚确认无碍之后,这才将目光重新落向孙长空,进而面色冷峻道:“是小尖让你来的?”

    孙长空抱拳恭敬道:“正是!”

    “你被骗了,将我关押在此的不是屠昊阳,而是彭小尖,他已与魔界沆瀣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