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撒种成兵
    原本应该被八条追魂锁链尽数洞穿的孙长空,忽然以一种极为的诡异的方式,出现在屠昊阳的身后。当他回头望向对方之际,这才愕然发现,面前的孙长空腹部以下的部分已经不翼而飞,剩下的躯干则悬于半空之中,如同幽鬼一样,面色阴森地注视着他,好似要用那双冰冷的目光将自己活活穿死。

    “你……你究竟是人是鬼!”屠昊阳惊声道。

    面对对方的质问,孙长空淡然一笑,随即开口道:“在你看来,我到底是人是鬼呢?”

    “你……你少在这里故弄玄虚,就算你已经化为怨魂,我也要亲手令你魂飞魄散。”

    “恩公,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一声雷咤般的呼啸声忽然自空间的尽头轰然传来,刹那间只见那两扇重逾数十万斤的铁门竟是从外侧被人一招打翻在地,混身散发着慑人气势的刘壮实,终于也进到了岩浆密室之中。

    “恩公,让我来!”

    一经见到孙长空所在的位置,刘壮实毫不犹豫,立即化为一道巨大的黑影,径直冲向孙屠二人的战场之中。而与此同时,刚刚失手的枯荣八凶得以空出手来,专心对付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愣头青。然而,就在前方的两具枯荣傀儡刚刚撞击在对方身体之上的刹那间,一股超乎寻常的恐怕力量骤然自刘壮实的身体内部遽地爆发,进而化为一道不可匹敌的劲道,直接将面前的两具傀儡撞成了残废,一个掉了手臂,一个断了半截大腿。而作为观看者的孙长空与屠昊阳,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模一样的惊愕神情,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似其貌不扬的刘壮实,体内居然隐藏着如此恐怖的能量,这也让后者不得不重新审视一番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新秀。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枯荣傀儡的身体是由神木浸泡特殊药水,然后放在暗处风干,七七四十年之后所得。由此得来的木质非但异常坚硬,而且不畏火酸,寻常之物根本不可能在枯荣傀儡的身上留下丝毫痕迹,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到底学得了何等惊天动地的神通?”

    想到这里,剩余六具完整的枯荣傀儡,立即转返回到了屠昊阳的身边,而孙长空以为了保险起见,将身形落到刘壮实的旁边。后者见他如此不堪的样子,面色惊变之际刚要发问,谁知孙长空却先于他道:“放心,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要想恢复囫囵的状态还需要一点时间而已。话说回来,你身上的异常怪力是从哪里学来的,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看着孙长空那一脸狐疑的神情,刘壮实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神态无辜道:“我体内的力量,不是你安置的吗?”

    孙长空苦笑着摇头道:“充其量,我只是在你的身体之中,种下了一颗修行的种子,若要提升自己的修为,还需要数十年,乃至数百年,夜以继日的艰苦修行,方有机会获得。可我看你如今的力量,似乎已经达到了仙人级别,但本身的境界却只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门外汉,真不明白,你是依靠什么来摧动法诀杀技的。”

    刘壮实憨笑道:“我也不知道,或许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说不定明白我就会忘记所有的武功,再次回到那个只会担夜香的哑巴夜香郎。”

    听到刘壮实近乎悲情的陈述,孙长空微微摇头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体内的力量也不会说没说没。不过千切记,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力量而过于自满,我曾经吃过类似的亏,不得不说那样的惨痛代价着实令人太大,我希望你不会步我的后尘。”

    刘壮实豁然看向前方的屠昊阳与那几具荣枯荣傀儡,随即低声道:“那些事情先放在一边,我觉得咱们应该先把精力放在这些家伙的身上。”

    孙长空点了点头,微笑道:“托你的福,就在刚刚的刹那间,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点子,要不要和我一起试试看?”

    刘壮实笑道:“恩公的话,壮实不敢不听。不过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我想先控制住那位屠盟主,战斗应该会好应付一些。”

    孙长空道:“你说的没错,既然如此,我来对付这几个木头人,你去和屠师兄好好比划比划吧!”

    刘壮实掰得自己的手指咔咔作响,一股由衷的疯狂之色忽然涌入到他那双明亮的眼睛之中。

    “过来!”

    话一出口,屠昊阳愕然发现刘壮实的身体还有那条粗壮的手臂已经窜到自己的跟前,摆动的手掌距离他的身体不足一尺,眨眼之间他便会成为对方手中的猎物,生死不再由自己掌握。心知自己的力量无法与对方相抗衡,狡猾的屠昊阳选择与之周旋,而不是正面开打。二人于诸根石柱之间来回穿梭,谁也不敢落下一步。然而就算这样,在刘壮实的不泄努力之下,两者间扣距离越来越小,眼间对方的指尖已经几乎可以摸到自己脖颈,前者忽然停下脚步,双掌掌影于面前的空中纷飞四散,化成一只只漆黑的蝙蝠,徘徊周围的空间之中

    “杀擒我?你还早了一百年!”

    声如霹雳,轰然击中面前的刘壮实。数以百计的蝙蝠黑影前仆后继地拼命涌向刘壮实的所在之地,恨不得将那里的人生吃活剥,咀肉啃骨。然而,面对如此险情的刘壮实竟是毫无惧色,以一人之力,以一拳之势,直面随之而来的蝙蝠之灾。

    “统统给我死!”

    这一拳平常无奇,甚至连摩擦灵气产生的火光也未曾出现过。然而就是这么年假普通的一拳,却是面前飞来的百计蝙蝠一拳击溃。那些喷血的蝙蝠一经掉到地上,便立即化为一朵朵黑色的火焰,相继在地上开出了温暖的花朵。而这时,另一边,孙长空也在与那几具难缠的枯荣傀儡进行着殊死较量。

    “之前我掉进自己的思想旋涡之中,险些走不出来了。可刚刚见到刘壮实发力时候的样子,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天地万物生灵,若要修行得道,便需吸收天地之灵气,纳日月之精华。这些傀儡会如此难以处理,一方面是因为当初的制作名匠技法独步天下,笑傲武林;另一方面,也是最最关键的原因,那就是这些用来制作傀儡的木料乃是年岁与天同齐的神木。神木不但流传稀少,而且随着岁月的不断积累,木质内部吸收了大量的外界灵气,进而成了一种不能动的灵物。如果将这些内部的灵气全部消灭的话,那么这些枯荣傀儡也就与平常的木偶没什么两样了。”

    思量间,孙长空仅凭他自己半爿身体,自由自在地穿梭在众傀儡的围攻之中。“哗啦啦”,又是与刚才一模一样的招式追魂锁链,只是稍显不同的是,这回锁链来势更为凶猛,更加不可抵挡。而孙长空对此却是不以为然,脸上甚至还流露出些许从容的微笑。显然,他已勘破了这些傀儡的玄机。眼见双方过招已经近百余回合,孙长空忽然大喝一声,消失的两只大腿,连同自己的两条手臂,竟是立即迅速膨胀,进而化为四根开头怪异,姿态扭曲的树枝,将其举到半空之中。与神木的某些特性相似,孙长空的妙木神力同样不怕火焰,所以即便身处岩浆之上,也丝毫不受其影响。

    “撒种成兵!”

    说话间,孙长空的树蔓四肢立即向外伸展,一片片翠绿色的粉末,随着浮动于空间之中上的滚滚热浪,经过一番徘徊之后,终于落到那些枯荣傀儡的身上。就这样,这场怪异的风浪持续了数息,而孙长空的脸色陡然间变得异常兴奋起来,双手合十于胸前正中方向,语气“狂妄”道:“生长!”

    一言说罢,所有附着在枯荣傀儡身上的绿色细微种子,竟是逐一地扎根发芽,进一步地生长发育,最终在短短数息之间长成一棵棵无根的参天大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好端端的傀儡,居然会在片刻之后长成了一颗鲜活的树木,可以称得上是惊世骇欲,令人惊叹。

    “怎么……怎么会这样,变成树也就算了,为何里面的机括也失去了效用。”

    孙长空淡淡道:“我将种子撒落在那些木头人的身上,令种子通过吸收他们体内的灵气与能量,进而茁壮成长,最终变成现在这幅景象。而树木消耗的,正是你用来操纵傀儡的重要组成部分,缺一不可。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你所信赖的枯荣八凶会如此不堪一击了吧?”

    “不……不可能,我不服!”

    傀儡们身上的异变还没有来得及消停,这时只听刘壮实忽然高叫道:“哪里逃!”

    无论是个头,,劲道,速度,还是最玄的气势,刘壮实都已全面超越了现在的屠昊阳。所以在这情况之下,屠昊阳的失败是命中注定的事。可眼见败局临行的他,竟是丝毫不为之所动。紧接着,他将手指放入嘴中,然后用力吹了一怕口哨,一时之间,数之不尽的黑色影子自那粘稠的岩浆之中相继奔出,一股空前强大的气势立即弥漫在密室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