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枯荣八凶
    “凭几个木头疙瘩就想打败我孙长空,屠师兄,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屠昊阳淡然一笑,随即道:“孙师弟,这可就是你误会师兄了。也许你有所不知,枯荣八凶乃是我爹当年用神木锻造的八具极品傀儡。与寻常的木傀儡不同,枯荣八凶水火不浸,刀枪不入。上得了天,遁得了地。混身上下,暗销机的括共有一千零八种,每一种都能致人死地,每一种都令人丧风丧胆。能够令我同时祭出八具枯荣傀儡,也足以说明我对你的敬重了。”

    孙长空轻笑道:“既然师兄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来试试你的傀儡,看看到底是不是如你所说的那般厉害。”

    话在原地,身已临近,孙长空的移形换影**已修至化境,达到了随心所欲的超然地步,一念闪过,身体便来到了其中两具傀儡身前,“砰砰”就是两掌。掌力浑厚,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中掌的傀儡一连退出数以十步,撞断了四根石柱,这才勉强稳住身影。而随着“同伴”中招,其余的六具傀儡立时一拥而上,不管是在什么年代的战斗之中,以多打少,总是最有效,且最为直接的致胜法宝,屡试不爽。而这一回,屠昊阳更是志在必得,脸上随即显露出轻蔑的笑容。

    “孙长空,认输吧!”

    不愧是集合了屠家多年以来的劳动智慧,那六具枯荣傀儡就好像人类一样,相互配合,浑然一体,各自的招式之中,都含有阴阳相济的高深理念,令孙长空一时之间找不出薄弱环境,无法回击,只得被动挨打。一连几十招,孙长空只能架臂抵挡。可那些傀儡的身体竟是比钢铁还要坚硬数倍,打在身体之上火辣辣的痛,照这么下去,还未将他们全部击败,孙的双臂恐怕就要率先折断了。

    “别小瞧了人!”

    昂首怒啸,孙长空两手捏指凝气,一双剑气立时从指尖之中一齐探出,并化为这世间最为锋利的神兵之一,毫无保留地斩向那些本无生命的傀儡之上。

    “唰唰唰唰唰~”

    凌厉的剑气扫过,孙长空预想之中的“身首异处,碎尸万段”并没有出现,一片片火光接连溅出,落在身上,甚是滚烫,惊得孙长空连连后退,一直来到刚刚安放雷明的石柱之上。

    “小心,那几个傀儡来历不小,而且个个铜皮铁骨,通常的攻击根本伤不得他们分毫。你要想别的办法。”

    “别的办法?还有什么办法?”孙长空回过头来,不由得对雷明问道。

    “如果我知道的话,就不会成为现在这副模样了。记住,千万不要落到他们八者的围攻之中,不然,败者一定是你。”

    孙长空张嘴吸满了一口气,心中暗道:“我尽量吧!”

    随着气息从鼻腔之中狂窜而出,孙长空像泄了气的皮肤一样,疯狂地在空间各处的位置之中,来回飞奔,哪怕是那几具行动同样敏捷的枯荣傀儡也同样追赶不上。而在这种高速的运动之中,孙长空借着片刻之余,锋利的目光忽然落到了其中一具傀儡的身上,进而对其发起自杀式般的攻击。

    “虽然你说这引起傀儡水火不浸,但我还是要尝试一下。我就不信,凭我的湿婆火还烧不掉几堆烂木头。”

    刹那间,孙长空扞指念诀,思量间他轻吐一口浊气,红色的火焰顺着那股气流进而出现在空间之上,化为一朵绯色云雾,将孙长空高高托举在半空之中。

    “嘿嘿,这是我前几天睡不着临时想不出来的招式,正好拿你们试试招。看我的,火渡众生!”

    说话间,只见那道红彤彤的云朵忽而一跃而起,彻底来到了穹顶之下,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的众生。电光火石之间,云上的孙长空忽然身影一闪,接着身边便已多了另外一个人,正是这前于石柱之上避难的雷明。而就在孙长空将这一切收拾妥当之际,手掌模样的红云立即吞吐变幻,一枚脸盆大小的旋涡赫然出现在云朵的下端,如同一张圆形的嘴巴一样。

    “呼~”

    飒风涌来,带着无数道拳头大小的火苗,接连轰向密室之中的各个角落。而凡是被其击中的地方,都会随之崩裂爆炸,刺鼻的含糊味登时弥漫在空气之中。

    “这个家伙,难道是想将这里全毁了不成?你们几个,快给我拦住他!”

    话音一落,位于下方的八具枯荣傀儡立即迎难而上,凭借那些可怕的火苗飞溅在身体的木身之上,却是丝毫未能阻止它们前进的脚步。在那一道道相继升起的火光之中,孙长空愕然发觉,傀儡身上的眼睛竟是一双接着一双亮起,变成了令人胆颤的猩红色。意识到事情不妙的孙长空刚要飞身躲避,却不承想一道悦耳的铿锵声忽然从他的身后呼啸而来。

    “什么!”

    转身之际,一切都已太晚。快绝的锁链死死地禁锢在他的腰身之上,并且将自己的末端刺入到了孙的小腹之中。现在的他每当用力挣扎的时候,都会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马上就要撕裂一般,强烈的痛苦令他几欲昏迷,凭借着最后的一丝毅力,他还是咬紧了牙关,硬撑下来。

    “哈哈,追魂锁链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令人终生难忘?”

    孙长空抬起那格沉重的头颅,进而勉强笑道:“还好,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其它七具枯荣傀儡应该也会使用相同的招式吧?”

    屠昊阳欣然道:“聪明!哈哈,孙师弟,没想到你还真是不怕死啊!不怕告诉你,当八条追魂锁链一齐陷入到同一人身体之中的时候,那么也就意味着那个人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师弟,我再说一一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可要考虑清楚了,生命与气节哪个更重要,你应该清楚吧?”

    孙长空点点头,惨笑道:“记得小时候在仙苑当中修行,一时贪玩的我,与其它几名师兄弟一同前到隔壁的道人院里,偷摘树上的黄杏吃。而就在我们即将回去的时候,道人刚好赶了回来,其它的师兄弟都逃走了,只有我一个被抓了个现行,还把我押到大家的面前,公然对我施以鞭刑,害得我好几天都下不了床。当时,道人说过,只要我说出其它几个‘同伴’的名字,便饶我一次。可我偏偏宁死不从,到最后也没有出卖那几个偷杏的师兄弟。”

    屠昊阳冷笑道:“你费了这么多的口舌,给我讲了一个如此生动的故事,该不会是为了向我表达,自己宁死不屈的决心吧?”

    孙长空回以一抹微笑,轻声道:“当然不是。我的故事只讲了一半。后来,我长大成人,有了足够强大的修为,趁着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把他灌醉之后,将他背到后山之中,然后将其丢到了山涧之中。”

    听到故事结局的屠昊阳脸色微变,但很快便调整好状态,继续道:“没想到,师弟的手段竟也如此毒辣,师兄我自叹不如啊!”

    孙长空怪笑道:“现在你该明白我说这个故事的含义了吧?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屠昊阳豁然腾空而起,伸手一指前方石柱之上的孙长空,声嘶力竭道:“你更应该知道,什么叫做行下手为强!给我动手!”

    此话一出,其余七具枯荣傀儡,有的从嘴巴之中,有的从胸膛之上,有的索性将身前的衣物刺破,于腹部之中伸了出来,七条由同一材料打造而成,拥有极强韧性与刚性的锁链,同时射向孙长空身体。

    “噗噗噗噗噗噗!”

    眨眼之间,六条锁链先后没入到孙长空的身体诸处,火一般炙热的鲜血自伤口之中缓缓流出,然后沾在环节之中,将其染成一样的火色。这一刻,孙长空就像一个受到诅咒的魔鬼一样,毫无反抗之力地等候着敌人对他接下来的审判。而中伤孙长空的七具傀儡,眼中的血红之色显得尤为醒目,看上去就像一团团生命之火一样,预示着生命的到来。

    “师弟,还有最后一条追魂锁链没有使用,我再问一遍,你到底答不答应我?”

    孙长空张口那张满是鲜血的嘴巴,却发现自己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恍然发觉,其中一条追魂锁链阄已洞穿了他的咽喉,破坏了发声器官,这才令他无法说话。狼狈,狼狈至极。如今的孙长空不禁想起小时候娘亲做鱼时候的情形。收拾完毕,裹上面糊与鸡蛋的链鱼,被放在案板之上,不时还会鼓动一下两边的鳃盖。可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明白,垂死挣扎是没有意义的,果然不多时一道香色味俱全的糖醋鱼便被端上来了。

    难道,现在的他就是那条已经注定命运的鲢鱼?不,他绝不想那样的事情发生在和的身上。

    “呵呵,既然你不说话,那孙师弟,你就不要怪师兄不念及同门之情了。给我杀!”

    “哗啦啦啦啦~”

    锁链飞出,一如招魂的银铃一样,阴森且悲壮,回荡在空间之中,传进耳朵,令人心神不禁为之一凛。锁链尾端冒着冷冰冰的寒气,豁然刺破了孙长空的眉心。一时间,大片的异采自那具满是伤痕的身体之中砰然掠起。然而,那道光不是红色,而是惊魂的蓝色。蓝色的是雷,是惩戒天下诸邪的正义神雷。

    “师兄,你要杀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