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岩浆之下
    看着地牢之中那一个个形同鬼魅的“重刑犯”,孙长空不禁问道:“他们这是怎么了,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孙长空的问话非但没有令屠昊阳感到厌恶,反而笑容颇浓道:“呵呵,你也知道的,这些人麻烦得很,如果不对他们采取一点特殊的手段,恐怕还真制不了他们。所以……”

    “所以怎么了?”

    “所以,我就到时给他们放血,放到他们无力行动且乃能维生为止。”

    “你!这么说来,那人说的是真的了?”

    转眼的工夫,和孙长空等人一同下到地牢之中的那个疯子,已被悄悄地收入到地牢之中,不见了踪影,而刚才的谩骂声也随之消失,再也没有回应。

    “呵呵,师弟,你不要这么激动,其实师兄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你也看到了,一时不注意,他们便会伺机逃走,看管这些犯人,也是相当劳神的。你就当我行了好事,为人间除去了祸害吧!”

    孙长空用力咬了咬那猩红的嘴唇,进而又道:“那雷明老前辈你对他怎么样了,难道也像对付这些犯人一样,给他放了血?”

    屠昊阳笑而不语,而孙长空已经知道了答案。

    “快,快带我前去他所在地方。”

    屠昊阳轻笑道:“巧了,这里有一条直通他所在密室的通道,我们刚好可以从那里去往他所在的地方。你放心,他过得很好,我把他当成杀手联盟的上宾对待,只是他有些不领情罢了。”

    “废话不多说,快点带路吧!”

    继续向地牢深处行进,孙长空越发觉得空气之中的湿热感越发加剧,人长时间生活在这里,想不生病都难,真想不到,这些年来,被关在这里的众多受苦者是怎么挺过来的。

    地牢的尽头是一扇与顶齐高的大门。大门以纯铁浇铸而成,沉重无比,地面之上因为他的移动而被生生割出了两条深刻的弧线,令人看着头皮发麻。这时候,只听屠昊阳忽然道:“雷明就在门的另一边,我们这就前去吧!”

    说着,他朝两边的随从各使了一个脸色,于是乎两人挽起袖管,拉起门上的门环,忽然沉气丹田,双臂发力,一阵阵刺耳的摩擦声登时传遍整间地牢。

    “吱~吱~吱~”

    随着铁门渐渐开启,一股莫名的热浪忽然自另一边的空间之中扑面而来,孙长空一时间应对不及,当即轻咳了几声,而后才道:“这是什么气味,里面为何如此灼热?”

    面对孙长空的疑问,屠昊阳并没有直面回答,而是继续指挥自己的随从打开铁门,让他亲自进入其中一探究竟。当两扇铁门之间终于出现了一条仅能允许一人通过的空隙之时,孙长空豁然道:“好了,刘壮实,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和屠师兄去去就来。”

    语毕,他朝身旁的屠昊阳示意了一下,而后自己委身钻入到门隙之中。

    “你们在这里陪好这位朋友,我去去就来。”

    就这样,孙长空与屠昊阳一前一后,进入到了那两扇铁门之后,刘壮实回头望向那条狭长的甬道,心中不禁传来一阵莫名的悲凉。

    “哗啦啦~”

    就在齐壮实着眼观察地牢环境的时候,一阵刺耳的铿锵声忽然传入到刘壮实的耳中,甚至还渗进了他的身体以及心脏之中。

    “嗯?那是……”

    孙长空甫一进入铁门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竟是红如火焰的粘稠流体,原来空间之中的热气不是别的,正是下方流河之中涌动的岩浆产生的。一眼望去,这方巨大的空间之中赫然矗立着苦干笔直地石锥,石锥插入到灼热的岩浆之中,以至于自己的表面也被烘烤得通红发亮,好似随时都要熔化一样。漫步于其间吊桥之上的孙长空,低头向下望去,一股心悸感立时袭入脑海之中。

    “古怪,好端端的西陲戈壁,为何会有岩浆出现,难道这里曾是火山的山口不成?”

    再次抬头望向前方,孙长空发现,那些立于岩浆之中的诸多石锥之上,竟是连接着数之不尽的精铁锁链。锁链的体形之大,令人惊骇,哪怕只是一个环节,便足能赶上半个人的大小。然而,即便是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之中,精铁锁链的结实程度仍然不可小觑,孙长空尝试性地地将脚掌放在上面,发现除了有稍许晃动之外,锁链之间的连接处居然牢固异常,浑然一体。可是话又说回来,屠家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在这里竖下如此众多的条石,又有什么用意呢?、

    随着深入,孙长空逐渐发现这些石锥之上并不是空无一物,石块的表面用手臂粗细的锁链将一具具骸骨绑在上面。在时间的冲刷之下,这些骸骨几乎全部已经残破不堪,就算偶有保全的,也已高度腐朽,甚至经不起轻风的吹拂。而从他们绑在石锥上的姿态,孙长空可以确信,他们是在临死之前被捆上去的。他实在想不到,这些人在死前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

    “屠家到底是在计划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何要专门修造这么一处诡异的秘室,难道只是为了关押那那些罪无可恕的重刑犯?”

    “孙师弟,你走得慢一些,我都快追不上你了。”

    蓦然回头,姗姗来迟的屠昊阳已经出现在孙长空的视野之中。不知什么时候,竟已经换上了一件红色的外衣,与下方的炙热火急遥相呼应,别有一番风趣。

    “这些被捆在石锥上的,都是什么人?为何要以如此残忍的方式了结他们的性命。与其让他们活活被烤死在石面之上,还不如一刀杀了他们来得痛快。”

    屠昊阳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道:“孙师弟,我发现你今天的问题格外之多。可是,这些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哪里会知道他们的身份。不过,能被关在这里的,显然棘手程度要远远高于那些被关在外面地牢之中的重刑犯。此处的空间设计十分巧妙,只能进,不能出,这也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里面的犯人私逃回人间之中。”

    “逃回人间?呵呵,那这里算什么?”孙长空不由得轻笑道。

    “这里?呵呵,姑且就叫这作炼狱吧!“

    “炼狱……好一个炼狱!“

    孙长空低头极目而视,在目力所及的最远端,一个孤独的身影赫然立在不时上涌的岩流之上,从他那起伏的胸膛来看,居然还是一个大活人。

    “那……那该不会是……”

    “呵呵,没错!你要找的雷明老前辈就在那里!”

    顾不了许多,孙长空折身向下掠去,灵活的身法令他拥有了壁虎一般的矫健身姿,即便是在这种异常艰苦的环境之中,仍能保持一种行云流水的动态。

    “雷明老前辈,你怎么样,长空来迟了。”

    随着孙长空的逼近,雷明那张灰色的脸颊之上忽而浮现出一抹久违的光彩,抬起头来,空洞的双眼扫视着前方的空间,想要找到刚刚说话的人。

    “雷明老前辈,我在这里!”

    当孙长空落稳脚跟,攀附在一块岩石之上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对方的双眼之中竟是已经漆黑一片,毫无光芒,雷明已无光明,因为他已经失明。

    “您……您这是怎么了?”

    雷明长舒了一口气,进而柔声道:“你是孙长空?”

    孙长空用力点头道:“没错,是我。老前辈,是谁把你害成了这副样子?”

    说话间,孙长空抬头看向石锥上方、吊桥之上的屠昊阳,后者竟好似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所以故意避而远之,生怕他牵怒自己。

    “唉,事情都过去了,说到底还是我自己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

    “可是,凭您的修为,天底之下又有谁是您的对手?晚辈实在想不明白。”

    雷明又一次叹了口气,不过这一回他的神情之中忽而多了几分畏惧之状:“其实我也没有想到,那个家伙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修为,竟能在举手投足之间将我击败,还顺手将我的一双眼睛戳瞎了。此人心狠手辣的程度,比起魔的于尤有过之。不对,与他相比起来,魔皇简直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

    孙长空面色一变,不禁惊声问道:“那,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又是来自哪里?”

    雷明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人间什么时候我了这么一位绝世高手,在我们的时代之中,纯九阳的修为是十方天斗神之中最为高超的。但与那个中伤我的人相比的话,他还是略逊一筹。”

    “这……如此一来,那伤你的人岂不是白……”

    孙长空的话音未落,只听身后忽然传来屠昊阳阴沉的声音道:“什么白黑,我们屠家还不需要依仗天外白族的力量。”

    孙长空转身看向屠昊阳,略显惊讶道:“你居然也知道白的事情?”

    “呵呵,那是当然。看来你不知道啊!当初我的先祖,便是白界之中的一员,可惜后来因为意外不幸陨落了。而打伤雷明的别有其人。”

    “谁?”

    屠昊阳指指下方的岩浆,口气诡异道:“他们就在下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