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疯子疯语
    那两名壮汉一经见到屠昊阳那张阴森狞怖的面庞,仿佛见到了天底之下最为可怕的魔鬼一样,脸色骤然大变,其中一个立即惊慌道:“盟……盟主……”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最好给我小心解释,不然小心你们的脑袋。”

    两名壮汉相互看了一眼,接着又是刚才的那人道:“小的该死,刚才一时疏忽,让他跑了出来。盟主放心,回去之后小的就把他的手脚打……”

    不等继续说下去,那人骤然发现屠昊阳眼中迸发出一道瘆人的杀气,反应敏捷的他连忙改口道:“绑起来,让他再也逃不出来。”

    被提在手上的那个落魄之人,一经见到孙长空与刘壮实,便立即大吼大叫道:“离屠昊阳远一点,他是魔鬼,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吸血鬼。”

    孙长空眉头一皱,不禁向屠昊阳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屠昊阳回头淡淡笑道:“没什么,他曾是我的随从,后来媳妇跟人跑了,接着就疯了,见人就打,为了防止伤害到其他人,我只能将他关到联盟下面的地牢之中,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没想到他还是想要逃走,真是没有办法。”

    “你放屁,啊呸!”

    不知怎么了,出自那名“疯人”口中的一摊浓痰竟是直接吐在了屠昊阳的身上,后者不闪不避,虽然看上去是一副无辜的表情,但孙长空总觉得对方是在演给自己看。

    “瞧见没有,连我这个当主子的他都敢冒犯,如果真的放了他,恐怕就要危害他人。”

    “你胡说,我没有疯!疯的是你!你这个吸血鬼!你把我们都关起来,每天都给我们放血,你看我的身体,都是你们放血时候留下来的伤痕,不信你看!”

    说着,那个疯人极力地向前拱着身子,好让孙长空能够近距离地观察自己的身体情况。而孙长空也如他所希望的那样凝目看去,不得不说对方身上的衣物是有些不堪入目,甚至有些衣不蔽体,但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他还是没能找到所谓的放血伤口,莫非此人真的已经丧失判断是非的能力了?

    “这位兄台,你口口声声说屠盟主是吸血鬼,可你的身上并没有所谓的伤口,这又是怎么回事?”

    屠昊阳有些不耐烦道:“孙师弟,你就不要和一个疯子多费口舌了,你们两个把他带回去吧!”

    “慢着!”疯子忽然怒叫道。

    屠昊阳轻笑道:“怎么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当然!你敢不敢让你的师弟跟我一起去到那个用来关押我们这些食物的地牢之中?只要到了那里,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哼,你疯不够,难道还想让大家跟着你一同疯下去不成?我们没有时间与你继续耗下去,给我把他带走。”

    “等等!”说着,孙长空将头偏向屠昊阳的方向,进而面露黠笑道:“屠师兄,我来杀手联盟也有两次了,至今也没有机会得见你们这里地牢的样子。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绝世高手杀死,亦或控制起来,想必地牢之中一定有它的独到之处吧!”

    面对孙长空的“欣然”请求,屠昊阳皮笑肉不笑道:“师弟,你的好奇心也太重了吧?况且,联盟地牢之中关押着诸多罪大恶极之人,万一伤到了师弟,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孙长空拍拍自己的胸膛道:“你放心,师弟我贱血一条,就算死在他们的手上也不冤枉。要不,师兄带路?”

    看着对方那张阴损的“嘴脸”,屠昊阳终于点了点头,轻声道:“好!既然师弟不拘小节,那师兄我还有什么好顾虑的,走吧!”

    与之前计划的路径不同,他们现在所走的是一条直通西院的碎石板路。可以看得出,这些石板并不是先天就是这样子,而是后来被人生生踩成这副惨象的。这里就好像被人遗忘了一样,道路两旁,哪怕是院落之中,都长满了高高的蒿草,一些原本精致的花朵也被周围杂生的荒草掩得严严实实,几乎辨认不出来。

    “师兄,你怎么也不叫人收拾一下这里啊?”孙长空悠悠道。

    “收拾?杀手联盟院落众多,多它不多,少它不少,为何还要将它整理出来?而且……”

    “而且什么?”孙长空不禁道。

    “而且,这里经常会有鬼魂出没,把这里的杂草都拔人,被人见到鬼魂的真身,那岂不是要引起恐慌?”

    “鬼魂?”孙长空与刘壮实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叫道。

    屠昊阳看着面色煞白的二人,不由得轻笑道:“怎么,害怕了?”

    孙长空先是点了点头,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合适的他,这才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只是在这种人员密集的地方,会有那种阴间之物出现,实在有些不合常理。”

    “呵呵,谁说不是呢!就是因为邪门,所以我才一直没有将此事透露给大家。不过你放心,虽然有几人偶然见过那道鬼魂,但那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一切都像正常时候一样,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好吧!既然如此,还是留着这些植物掩人耳目吧!”

    说着说着,众人已经来到了一排房间跟前,正对石板路的同样是一件荒废许久的屋子,屋子里面家具东倒西歪,随意地摆放着,上面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就算用抹布擦拭,一时半会也清理不出来。

    “这……我们不是要去地牢吗?为什么要来这里?”

    屠昊阳面色阴森地转头看向孙长空,口气古怪道:“怎么,师弟怕我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

    孙长空尴尬地笑道:“哪里的话,师兄多虑了。”

    屠昊阳诡笑道:“我说过,地牢之中关押着许多重刑犯,出于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们又不能将他们全部正法,所以只能以永久拘禁的方式,将他们锁在地牢之中。但这些人的背后,大多都有浑厚的势力背影,哪怕是杀手联盟与它们相比都稍显逊色。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的人保不齐哪一天就会闯入联盟之中,强行将人带走。所以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我爹便把地牢的入口设置在了这片看似荒废已久的院落之中,而地牢入口的机关,就在这间屋子之中。”

    随着屠昊阳的脚步,众人走上台阶,进入废弃的屋子。虽然有了之前的提示,但孙长空环视了一周,还是没能找到机关所在,理是找不到地牢的入口所在。从这一点来讲,杀手联盟的谨慎程度当真有些可怕。

    “师弟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说着,屠昊阳大步来到偏厅的一块幕帘之下,伸手探入帘后的立柱之之中,一翻摸索,忽然间只听一阵机括发动的声音响起,孙长空面前两步的地面之上,其中两块石砖缓缓裂开,一个只能同时容许一人通过的暗道赫然出现在他与刘壮实的面前。

    “这……”孙长空欲言又止道。

    屠昊阳微笑道:“怎么了师弟,是不是感觉很神奇?”

    这时候,只听那个疯子忽然插嘴道:“下去之后千万小心,说不定他会像对付我们一样对付你们。屠昊阳,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畜生,放开本大爷,我要与你单挑。”

    屠昊阳不以为然道:“好好,等你身体好了,我自会满足你的心愿。不过现在,你还是乖乖回到你的窝里吧!”

    虽然屠昊阳极力想要掩饰心中的情绪,但就在转身的一瞬之间,孙长空分明瞧见对方的嘴角处划过一抹阴森的笑容,那股笑,只有一个欲谋已久的大恶人,在完成自己计划之后才会有可能出现的阴森表情,就连孙看了都不禁心中一凛,后脊之上冒起阵阵寒意。

    虽然心中颇有担心,但事已至此,孙长空已别无选择,只得硬着头皮尾随着众人一起下进暗道。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刻意让刘壮实与自己走在最后,这样一来就算逃命也能在第一时间反应。

    与孙长空想象之中的几乎一模一样,杀手联盟的地牢也是同样的阴暗潮湿,如果不点灯的话,根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片。而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之中,脚下的台阶渐渐趋于平缓,眼前视界也随之开旷起来。

    “这里就是地牢了。”屠昊阳淡淡道。

    疯子再次嘶吼道:“放我出去,我不要进去,我不要进去!”

    “哼哼,来都来了,进到这里,可就由不得你了。”

    不知怎么了,屠昊阳说这放的时候明明是看着那个疯子,可孙长空却觉得对方话中又话,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不过越是这样,孙心中那股勇于冒险的精神便越为澎湃,他几乎只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脏,因为激动而血脉喷张发出的啸叫,暗地之中,他已凝聚起一股强劲的灵气,只要意外发生,他便会立即毫不鸟地将杀掌轰击在出手之人的身上。

    奇怪,着实奇怪,在偌大的地牢之中,两侧的木栅里面,竟是毫无生气。目光所极,依稀可以辨认出几个蜷缩在角落之中的身影。与那个疯子不同,他们的气息十分微弱,如果不是侧耳倾听,根本发觉不了他们的存在。这些人都已病入膏肓,就算杀手联盟不动手,他们也活不了多久了。难道,这些只是巧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