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天界神物昊天令
    一个孙长空已经令屠昊阳足够头疼的了,现在又出现了刘壮实这个未知的高手,更是令他心惊难安。一想到要同时与他们二者为敌,他的神色便立即难看起来,稍事缓和之后,终于轻声道:“有话好商量,现在人间正处在危难之间,我们这些人不应该团结一致吗?为何偏要互相残杀?”

    孙长空伸手对刘壮实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进而开口道:“屠师兄,我也不再与你兜圈子。你说的那件东西究竟是什么,为何能让杀手联盟如此热衷?如果经查明宝贝真是你们的话,我会让彭小尖还给你们。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只能听我的乖乖放人了。”

    屠昊阳看着孙长空眼中的光芒,不禁叹息道:“这件事情说起来话长。宝贝现在虽不是我们杀手联盟的,但却有着密切的关系。你知道这次天界中人下凡,实力大盛从前,是因为什么吗?”

    孙长空想了一下,随即道:“难道不是这批天官自身的缘故?”

    “当然不是,虽然袁天化是十方天斗神之首,又是中心天斗神,但他的修为比起电闪雷鸣等人,也只是高出些许,十分有限。之所以这次人魔大战他能大放异彩,全都依仗此次他们带下凡间的一件至尊法宝——昊天令。”

    “昊天令?那是什么东西?”孙长空不由道。

    “说实话,我也只是听联盟之中的几位老前辈提起过。早在上古时期,天界初乱,天人两界还未有现在这般天壤之别,二者之间可以相互共同,天界中人进入人间,修为实力也不会受到人间的固有规律的束缚。然而,在人类不断的繁衍进化之中,渐渐认识到天界对于人间来讲是一种巨大的威胁。因为环境因素的影响,身处天界之中的修行者,成长与修炼速度要远远超过在人间的时候。久而久之,双方力量越发悬殊,直到上次人魔大战前夕,天界彻底成为了凌驾于众界之上的‘神明’,成为了掌股天下的绝对统治者。当时的萧啸天看到了以后的弊端,破例上到天界,与仙宗共同商议此事。果然,仙宗十分开明,理解萧啸天的担心,于是便集合了先天神力,在人间之中设下了一层只对天人起效的屏障,以来压抑进入人间的天兵天将,唯有仙宗,四尊仙使,还有极少的几名大仙,才可以忽视屏障,其他天人无一例外。不过,为防止特殊情况发生,萧啸天在临行之际,给仙宗留下了一块令牌。令牌内含有绝世神力,可以抵消仙宗设下的屏障威力,进而令进入人间的天人不再受其影响。”

    “这么说来,那个宝贝就是昊天令?”孙长空悠悠道。

    “嗯,没错。”

    孙长空打量了一番屠昊阳脸上的神情,随即又道:“可是既然如此,你又为何偏偏要寻找昊天令,而且你怎么知道令牌就在彭小尖的手上?”

    屠昊阳叹了口气,嗓音略显沙哑道:“你别看我爹是曾经恶名昭着的杀人魔头,其实我们祖上也曾是人间之中显赫一时的名门望族,而且先祖的实力之强,甚至比起最为原始的人皇还要强大数分,几乎可以与其它几界的王者相提并论。而我族先祖临终之际,将自己的毕生修为注入到了一块玉石之中,想令自己的后人,通过提取石头之中的力量,进而增强自己的修为,以达到兴盛家族的目的。可惜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间的灵气越发稀薄,之后仙路折断,人间的无极仙气更是少到可怜,到了我太爷爷那一代,已无人能够依靠自己的本领,吸收玉石之中的力量。于是,炙手可热的宝贝成了一块中看不中用的石头,但为了纪念先祖,先辈们便将那块玉石打造成了一块令牌,供屠家作为家长信物,世代相传。而后来,萧啸天找到了当时我族的族长,说明了理由,要借令牌一用,以来维护天人两界的平衡。不得不说,当时的屠家族长宅心仁厚,心系天下,明知令牌的重要意义,却仍然毅然决然地将令牌送给了萧啸天,叫他带到天界之中,与仙宗谈判。自此,屠家的族长信物,成为了天界的镇界神物,后来被取名为昊天令。”

    孙长空缓缓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看来是我的误会你们了。”

    对于孙长空说法,屠昊阳着实意外,随即道:“你不怀疑我?”

    孙长空笑道:“没有那个必要。要想临时编造出这么大的一个骗局,凭我对你的了解,你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不过,你还是没有告诉你,昊天令为何会在彭家之中,你又是从何知晓这件事情的?”

    屠昊阳当即一愣,面露怪笑道:“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毕竟,我们屠家在人间也有数万年的历史,天界之中多多少少也有我家的旧识。而且,引次魔界入侵人间非同小可,哪怕有丝毫偏差,人间都会成为魔皇的囊中之物。四大家族已经先后遭袭,唯有周金两家尚能苟延残喘,在魔军来到杀手联盟之前,我必须要寻找到了一种足以与魔界,至少是魔皇,相抗衡的至强力量,方有可能让大家得以幸存。否则,凭魔族的手段,恐怕联盟之中的人员将会全军覆灭,我也不会例外。”

    孙长空再次点点头,这次空当的时间比较长,显然他也在心中盘算着一些事情,只是没有说出口罢了。

    “好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如何抓住雷明的?雷明老前辈可是曾经的十方天斗神,就算站在原地不动,你们杀手联盟应该也拿他没有办法,怎么就能将他轻而易举地擒下,而且还能让他安稳地待在杀手联盟之中。要是换作我的话,就算是死,我也不会任人摆步。雷明老前辈身份显赫,更是不可能成为帮着你们杀手联盟,来陷害自己的族人。这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孙长空看着屠昊阳渐渐“亮起”的笑容,心中不禁为之一震。眼见对方脸上的黯淡倏尔消失,一股难以言表的骄傲感油然而生,写满在他的脸上,并令他抬头挺胸,自豪道:“孙师弟,你别以为这段时间杀手联盟一直置身事外,联盟上下的艰苦努力,你是想象不到地的。雷明确实厉害,如果只凭个体实力的话,他能杀联盟第一杀手十个来回。只可惜,他太过自大,以为我们这些不起眼的蝼蚁没有办法。可现在的事实表明,他是大错和特错了。”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孙长空迫不及待道。

    面对孙的质问,屠昊阳心平气和道:“没什么,我们只不过是请了更厉害的高手来对付他而已,至于那位高人的身份,我就不便透露了。”

    “高人?哪里来的高人,而且还能听任你们杀手联盟使唤?人间,天界,还是魔界?不对,难道是凶兽界?可是凶兽界向来与人间少有来往,曾经出现在人间的吞天兽与兴浪兽就足以令人间为之动荡多年,可如果真是他们两个的话,我为何一点也没有听说相关的口风?”

    孙长空一边推断着,一边装作不经意地观察着屠昊阳的面部表情,以确定自己所说的话是否契合对方的心理。可令他感到失望的是,从开始到语毕,屠昊阳的面色一如平常的模样,甚至用以一种嘲讽的笑容直对着他,似是在讲“不要猜了,你就是想破脑袋也绝不会猜到那人的身位”。一番努力无果之后,孙长空终于放弃,于是道:“既然如此,我能不能去见见那位雷明老前辈、毕竟我与他也有点交情,而彭小尖又是他的后人,我这个作大哥的,应该替他前去探望一下。”

    对于孙长空的提议,屠昊阳显得十分不悦,他眉头上的皱纹,正如他心中此刻的纠结一样,如同乱麻。可事已至此,他也实在找不出一个拒绝的理由,只得无奈道:“可以倒是可以,但你绝不能做出救他的举止。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孙长空嬉笑道:“呵呵,屠师兄你多虑了。连雷明老前辈都逃不出你们杀手联盟的五指山,我这个无名小辈又如何敢在你们面前逞英雄,那样岂不是自找没趣?哎呦,放心啦!”

    在孙长空百般哄说之下,屠昊阳张于长叹了口气,略显疲惫道:“真是怕了你,走吧!”

    屠昊阳走在前面,孙长空与刘壮实跟随其后。还没走上几步,只听走廊的尽头处传来了一阵杀猪似的惨叫:“救命,救命!杀人啦!”

    不等孙长空抬起头来,一个狼狈的身影已经跌到走廊的过道之上。此人披头散发,骨瘦如柴,身上的衣服千疮百孔,看上去好像是被用利器故意刺破了似的。

    “哪里逃!”

    说话间,两名黑脸大汉忽然从旁边的院中逃入走廊当中,其中一个伸手一抓,像提小鸡似的直接将那人从地上举了起来,转身就要离去。而这时候,看到这一幕的屠昊阳面色无比的阴森,看上去好像随时都会杀人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