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哪里来的怪物
    在人家的地盘杀了人家的人,如此鲁莽无脑的行径,简直如同自杀。越来越多的杀手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将那名杀人者牢牢困住,就算插上翅膀,也休想活着从这里逃走了。

    “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兄弟们,给我杀!”

    一声令下,十名训练有素的杀手各自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一同攻向那人的身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不知从何来的怪风,竟是凌空一卷,众人手里的神兵利器便相继脱手而出,纷纷跌落在地。

    “适可而止吧!”

    “你是谁!”

    眼见又一个“不知死活”家伙豁然现身,为首的杀手立即将手探入怀中,准备发动自己的独门暗器。然而,眼前一闪,那道鬼魅一般的身影已然来到了跟前,一手按住他那只钻在衣服之中的手臂,口气阴森道:“再敢动,你就和那两人一个下场。”

    不知怎么了,虽然还未见识到对方的真正身手,但仅紧那人眼中的骇魂的寒光,他便已经料到来者绝不是善类,而且修为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与对方相比起来,那名杀手就像一个刚刚会走路的孩子一样,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公然服软,身为杀手的他仍然心有不甘,为了不让自己脸面扫地,他只得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进而轻笑道:“哼哼,算你识相。”

    说着,杀手混身的肌肉都为之松懈下来,放进衣襟之中的手掌也随之拿了出来,安稳地摆在身体一旁。

    “可是,他必须跟我走!”杀人掠过孙长空的身体,看向后方的怪味男子道。

    “呵呵,其实都是一场误会,他是我的一个朋友,初来乍到,不懂规矩。你回去与你们盟主说明,说孙长空有事求见,他自会通融。”

    “什么!你是孙长空!”

    不等那名杀手继续说下去,只听身后的男子豁然道:“你是,恩人?”

    孙长空欣然回过头来,一脸笑容道:“刘壮实,我们又见面了。”

    自凤鸣城外的一役之后,刘壮实再次成为了孤家寡人,意外唤醒体内的巨大潜力的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施展自己的身手,像游魂一样在初升大陆之上飘荡了一阵。他本想去往插艾城,投入篷门。可惜,插艾城之中发生了变故,全城都进入到了严防戒备之中,虽说是加入篷门,就连进入城门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再那之后,齐壮实便听说了杀手联盟的事情,齐壮实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一夜三天不眠不休,这才赶到了西陲戈壁之中,并且看到了之前的一幕。

    他本以为,杀手联盟是为了集结天下豪杰,共敌魔军,才会广纳贤士。可从那些杀手的行为来看,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即便头脑不怎么好使的他,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然而仅他万万没有想到的,自己居然会在这种偏僻之地,遇到自己的再造恩人,孙长空,实属一大惊喜,以致于见面的许久之后,他的脸上仍然留有清晰的激动之色。

    “恩人,你怎么会在这里,莫非你是来……”

    孙长空微笑着摇头道:“不,我真的有事要找屠昊阳,我与他本是同门师兄弟。”

    刘壮实点点道:“怪不得。不过,恩人你千万小心,我觉得这些人的身上有古怪。”

    孙长空看看四周正向他们投来异样目光的应征者,然后凑到刘壮实的耳边,低声道:“我也瞧出来了。这些负责甄别的杀手,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应征者本身的实力之上,否则也不会杀了刚才那个壮汉。真不明白,他们为何要招这么一批下三滥进到杀手联盟,难道他们还闲这里不够乱吗?”

    就在孙长空与刘壮实交谈的时候,那个负责回去报信的杀手已经赶了回来。与之前初次见面不同,这回的他竟是满脸赔笑,眼梢眼角都透露着淡淡的谄媚。

    “哎呦呦,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冒犯了孙大爷,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看着对方卑躬屈膝的下贱相,孙长空淡然一笑,随即冷冷道:“原来你也知道该死,要不你死一个给我看看?”

    那名杀手一听到这话,脸色立即煞白一片,抱起的双手也不禁哆嗦起来。

    “孙大爷,小的只是说说罢了。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眼见那名杀手就要跪倒在地,孙长空不想将事情搞大,只得道:“不用和我说,和这位刘壮士求情吧!只要他愿意,我就放过你。”

    那名杀手望了望那张四四方方的脸,又想到对方身上那股刺鼻难闻的气味,心中不由得翻腾了一阵。但一想到此事与自己的性命息息相关,他只得咬紧牙关,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刘壮士,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小人一次吧!”

    刘壮实平静道:“放了你可以,但如果再让我碰见你滥杀无辜,你的狗头就是我的了!”

    “是!是!小的知道了。”

    孙长空笑道:“既然如此,你还不快点带我们前去见你们的屠盟主!”

    “二位请跟我来!”

    江湖就是这样,当你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就会被当作废物一样,扫地出门。想那刚刚异常风光的两位杀手,在众人面前呼来喝去,作威作福。死后竟是连个收尸的都没有,凭借他们暴晒在烈日之下,不时几知叫不出名字的飞虫先后抵达,开始慢慢享用这顿丰盛的大餐。

    孙长空和刘壮实也在用餐,但餐桌上的气氛却是十分古怪,大家个吃个的,几乎没有任何交谈。其间,屠昊阳离席数次,好似在忙着其它的事情。

    “孙师弟这次前来,又是所为所事?九阳大仙和张望远早已离去,你们要找他们,还是去九华山吧!”

    孙长空轻轻呷一口杯中的美酒,微笑道:“屠师兄,你这么说师弟我可就要伤心了。难道我就不能来找师兄叙叙旧吗?”

    “叙旧?”

    不知怎么了,屠昊阳一时激动,竟将手里的一双红木筷子轻松折断,眼睛之中随之升起一团难看的火光:“孙长空,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现在人类命在旦夕,魔皇统一世界志在必得,再不采取有效行动的话,人间就要完了。”

    孙长空淡淡道:“可是,我看屠师兄的所作所为似乎也没起来到什么效果啊!而且,你不让自己的手下好好待在联盟之中,保护组织,为何还要将他们派到插艾城之中,夺走了彭小尖的一条大腿!”

    屠昊阳面色一惊,然后才稍显舒缓道:“好……好你个孙长空,原来你是跑到我这里兴师问罪了。你为何会跑到插艾城,又与彭家又有什么关系?”

    孙长空昂然道:“腿长在我的身上,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至于小尖,他是我的好兄弟,篷门的建立也算是有我一份绵薄之力,现在他出事了,我自然也要为他讨回一个公道。还有,雷明是不是也在你这里?”

    这回,屠昊阳再也无法压抑心中怒火,当即站起身来,勃然大怒道:“孙长空,你到底都知道了些什么,雷明的事情你从哪里听说的?”

    孙长空继续冷笑道:“你这么激动作甚,难道真的被我说中了?”

    “孙长空,看在同门一场的份儿上,我劝你不要插手此事。否则,就算是你也担不起这份罪责。”

    面对屠昊阳的警告,孙长空不以为然道:“巧了,我孙长空自小就喜欢多管闲事。况且,小尖是我的兄弟,我更应该为他插身而出。雷明老前辈可是天界中人,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用他囚禁起来,但在事情变得无法控制之前,我希望你能迷途知返,尽快还他自由。”

    “哼哼,还他自由?呵呵,好啊!只要他把东西交出来,我就立即给他自由!”

    孙长空眼中冷光闪过,不由得道:“我听小尖说过了,你们杀手联盟问他要一件东西,却又不讲那是什么东西,这分明就是有意刁难。”

    屠昊阳侧头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气势嚣张道:“他们拿了什么东西,自己心里清楚。那件东西的重要程度,丝毫不亚于整个杀手联盟的命运。有了它,我和大家还有一丝生机。没有他,恐怕我们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铤而走险?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也要像沈万秋那样背叛人间,成为魔界的走狗?”

    “胡说!你懂什么!我爹虽不在世了,但他早已将事情交待给了联盟之中的老前辈,并令我钭他未完的心愿继续进行下去。孙长空,如果你是来施以援手的,我屠昊阳双手表示欢迎。但若想阻碍杀手联盟的伟大事业,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眼见二人已经撕破脸皮,剑拔弩张,一直在吃东西的刘壮实豁然起身,嘴边的菜渣还未来得及擦掉,便朝着屠昊阳大声喝斥道:“你要再敢对恩人不莬,就休怪我刘壮实不客气了。”

    “轰”的一声闷响,只见在那刘壮实拳头挥落的地方,竟是赫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窟窿。窟窿从桌面一直延伸至地面之中,一眼竟是望不到底。眼见对方举手投足之间便已使出如此怪力,就连屠昊阳的神情也不禁为之惊愕。

    “哪里来的怪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