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应征
    如孙长空所想的一样,彭小尖并没有出现在接下来的宴席之上,甚至,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彭府上下都寻不到他的身影,就连下人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既然如此,我就一人前往杀手联盟吧!你们在这里等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傍晚我就能赶回来。”

    高渐飞向前迈出一步,挺身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毕竟,我也是苍北仙苑的弟子,与屠师兄也算是有点头之交,万一发生冲突,也能插得上手。大不了,就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上次和魔军打得不够痛快,我隐隐感觉自己的修为又要精进了。”

    孙长空微笑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一起去还是免了吧!不是我看轻了你,但两个人一同行动,还不如我孤身一人来得自在,可进可退,可攻可守。带上你的话,非但给了他们更多可趁之机,连我的精力也要受到影响,被你牵扯了去。保险起见,你还是待在彭府之中吧!”

    黄起凤点了点头,忽然插嘴道:“孙长空说得没错,毕竟杀手联盟高手如云,眼下还有不世强者坐镇其中,此行可以说是凶险万分,你我这样的修行者去了也只是自取灭亡,不如留在这里免得让他担心。”

    高渐飞看着黄起凤眼中那道略带“乞求”的目光,终于叹了口气,进而转眼看着孙长空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好,我听你的。但你可要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回来。”

    孙长空用力拍了一下高渐飞的右侧上臂,嬉笑道:“你说什么呢!我当然会活着回来,而且会以饱满的状态回来,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孙长空刚要转身离去,忽然又止住脚步,接着道:“对了,前几天我的那两位朋友现在应该已经返回了九华山中。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就让他们离开人间,去往云梦仙泽吧!”

    高渐飞看着孙长空那道孤独的背影,忽然间一种莫名的激动涌上心头,险些化成泪水,自眼中滴下。

    “好,我答应你。”

    孙长空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化为一道惊虹,倏尔消失在天空之中。

    “孙长空,你可是人间的最后希望,一定要平安地回来啊!”

    虽然有彭宇等天界天官的保护,但孙长空心中还是有些担心。不知怎么了,当见到彭小尖第一眼的时候,他便发现当初那个直率的年轻小伙竟然已经面目全非了。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他可以断定,彭家在这段日子当中一定发生了别人不知道的变故,甚至将雷明也牵扯进去。而为了搞清事情的真相,他只得亲自前往杀手联盟,一探究竟。

    杀手联盟本处在初升大陆西边的戈壁之中,除了少数的商人会途经此处之外,几乎无人问津。可今天有所不同,还未抵达杀手联盟的大本营,孙长空便已见到浩浩荡荡的人群不断涌向戈壁深处。在那里,好似拥有着世人梦寐以求的宝藏一样,这才让大家争相追逐,忘乎所以。

    孙长空选择在一片相对偏远的地方着陆,然后找了一个面善好打交道的男子,进而打听道:“我说,你们这里去干什么?难道前面有人发钱吗?”

    男子先是以一咱古怪的目光扫视了一番孙长空身体,如同看傻子一般轻笑了一下,然后才道:“你是新来的吧!哥哥也不妨告诉你,前面是杀手联盟,现在在盟主屠昊阳正在广招贤士,只要被选中就能得到丰厚的奖赏,以及杀手联盟的强势庇护。在这种兵荒马乱的年代,钱就是狗屁,只有力量才是唯一的财富。”

    听远那人所讲的大道理,孙长空终于勉强点了点头,强挤出一丝笑容,目送着对方离开。

    “怎么,就连杀手联盟也已经坐不住了吗?广招贤士?我看是滋长邪祟吧?能被杀手联盟选中的,多半都是杀人如麻,冷酷无情的残忍之辈。这些连生命都不知道爱惜的登堂狂徒,哪里会有民族的荣誉感。一旦魔军来到这里,第一批投降的就是他们。”

    想到这里,孙长空越发觉得周围的人们一个个长得尖嘴猴腮,贼眉鼠眼。他真想不通,屠昊阳如此大费周章,难道只是为了将原先井然有序的杀手联盟搞得乌烟瘴气才肯罢休?

    带着满心的疑惑,孙长空跟随着人流继续向前,不时他便看到了两个道貌岸然的中年男子立在一张木桌跟前,正在逐一审察着过往的“应征者”。

    “叫什么名字?”

    “胡三匪。”

    “哪来的?”

    “西凉山。”

    “原先做什么的?”

    “呃……当过一阵山贼,后来发现不赚钱,又去倒卖女人孩子,不过您放心,我已经收手不甘了。”

    流着八字胡的短发男子皱了皱眉毛,沉思片刻之后,终于道:“好,过去吧!”

    “叫什么名字?”

    “李百通。”

    “哪来的?”

    “湘城。”

    “哦?你跑这么大老远,不会只是为了投奔杀手联盟吧?”

    “嘿嘿,大人真是火眼金晶。不瞒您说,前不久我搭上了一个女人,好了个把来月之后,居然被他的丈夫找上了门,还要与我拼命。我一时气极,用砚台碎烂了他的头,然后便跑了出来。”

    八字胡男子淡淡一笑,进而道:“没想到你还是个风流公子,不错不错,我喜欢,过去吧!”

    说话间,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走了前来,声音洪亮道:“俺叫阿牛,从牛家庄来。原来是个杀猪的屠夫,俺认为这里有这么多人在,以后一定少不了宰杀牲畜的活儿,所以就来碰碰运气。”

    负责甄别前来应征者的八字胡男子略显嫌弃地伸手堵住了鼻子,声音尖酸道:“你这好几天没洗澡了吧?身上都臭了。”

    “嘿嘿嘿,您误会俺了。俺们这些常年杀猪宰羊的粗人,身上早就被血腥气和动物的膻叶给浸透了,怎么洗也洗不干净。”

    八字胡男子豁然抬头,挡在面前的手掌也随之放了下来,一脸戏谑道:“哦?你是在挑战我吗?”

    那个名叫阿牛的大看着对方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才尴尬地挠了挠头,神情羞涩道:“大人,俺哪敢挑战您。您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那如果我能帮你洗掉身上的臭味,你怎么办?”

    “当然是谢谢大人。”

    八字胡男子轻笑道:“我不要你谢我,我要你给我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你的命!”

    话音一落八字胡男子手中的胡笔竟化成一杆无坚不破的利刃,当即戳在那名壮汉的眉心处,后者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随之砰然倒地,一命呜呼。

    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被轻描淡写地从世间抹杀,无论是体形还是气势,死掉的那名壮汉都要远胜于之前的那两位,孙长空实在不明白,那个八字胡男子为何会这般选择,着实令人琢磨不透。而更令他感到心寒的是,壮汉之死在周围其他人的眼里竟是仿佛没有发生一样,即便他的血已经流到别人的脚上,后者也绝不低头去看了一眼。这些前来的应征者不是人,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人性。

    “哼哼,死有余辜!不知道本大人最讨厌有体臭的人吗?后面的听好了,我不管你们身上的异味从何而来,只要被我发现的,统统斩立绝!”

    话音刚落,一个体形与刚才壮汉相仿的男子忽然闪到他的面前,进而低声道:“我呢?”

    此人一红出现,八字胡立即脸色大变,一股由衷的厌恶感立即布满整张嘴脸,令其立时破口大骂道:“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难道你是刚刚从茅坑里面爬出来的吗?你想死,我成全你。”

    “太过分了!”

    眼见那个八字胡即将杀性再起,后方孙长空再也按捺不住,手中立即聚起一道充沛灵气,准备随时阻止对方的杀招。然而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桌前那位身携异常难闻气味的男子竟是率先抬起手臂,毫无迟疑地在对方的天灵之上轰击了一下。一时间,八字胡的身体陡然一抖,紧接着血和着眼泪,鼻涕,口水,一同自五官之中流淌下来,刚刚举手投足之间秒杀壮汉的八字胡竟是被那人一掌击毙了。

    “你……你居然敢在杀手联盟跟前杀人,你找死!”

    眼见自己的同伴惨死在那人的手上,另外一个负责登记的矮胖子忽然尖叫一声,两只手掌之上忽而多了一双闪着银光的锋利短刃,直刺对方的小腹。

    别看那胖子长昨其貌不扬,但动起手来却是毫不含糊,攻势之凌厉,比之死掉的八字胡还要尤有过之。眼见两柄短刀即将没入男子的身体,他竟再次传出一招看似普通、但实则内含诸多玄妙技法的腿功,一脚将那名矮胖子的胸膛蹬塌下去。

    “你!”

    一招之下非但没有重创对手,反而将自己的性命丢了,矮胖子心有不甘地原地挣扎了两下,终于挥舞着两只满是肥肉的手掌,扑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