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彭小尖的断腿
    高渐飞落手之际,孙长空纵身跃起,隔空一拳,便将窗扇轰成了碎片。定睛向内一瞧,只见房间之中至少有五个人影自眼前一闪而过,而且行动出奇地一致,显然是经过专门训练的素质战士。眼见对方举手投足之间便化解了刚才的刺杀一箭,屋内立即有人低吼道:

    “快,变化阵形。”

    不等孙长空回过神来,一片“黑雾”竟是从房间之中飞扑而出,因为此刻正是凌晨时分,天才朦朦亮,再加上多番赶路,令其精神难以一直集中,这才给了房间之中的偷袭者可趁之机。恍惚间,他只觉得身上传来阵阵刺痛,耳边不时传来悦耳的银铃声。

    “这是!”

    被逼退回地面的孙长空再次看向身上,发现自己已经被一张黑色的鱼网牢牢罩住,鱼网之间挂着形状各形,但全都异常锋利的利器飞刃,落在身上就是一道伤口,而孙长空如今便是已经被那些机括刮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令在场的高渐飞等人不禁面色一惊。

    “孙长空!”

    众人刚要上前,只见孙长空忽然挥手道:“不要过来,我没事!”

    话音刚落,只听房间之中再次传来阴森的声音道:“哼哼,这位小哥还真条硬汉,中了我的滚刀网居然还能站着,着实不易。不过,我这网进去容易,想要出来的话,就得脱层皮。怎么样,现在有没有感受一点害怕?”

    孙长空再次看看身上的那张巨网,发贱在头部上方的位置处,有一个只能容纳一个多头通过的狭小缺口,缺口外面是一枚温柔的铁圈,圈内嵌着一周细小的刀刃,只要有稍稍动弹,这些刀刃便会自行弹开,将一切位于面前的物体撕成碎片。

    “没想到这鱼网看起来平淡无奇,里面居然还隐藏着如此玄机。有点意思!”

    “哼哼,死鸭子嘴硬。弟兄们,还还快把他给我吊起来!”

    屋内话音甫一落定,忽然,两道银光自那破开的窗口之中跃然而起,一同传入到那张鱼网之中上,片刻后,孙长空连人带网直接升入半空之中,上下不得,蜷缩的状态异常难受。

    “该死,没想到插艾城的人居然如此歹毒。看来,我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了。”

    说着,高渐飞右掌之中黑光窜动,在内力的摧化之下,只见那些黑光竟是变作一枚枚梭形的短刃,悬于掌心之上,随时都能破空而出,对目标进行疯狂的攻击。而这时候,只听袁宇忽然道:“等等吧!孙长空不让我们动手,自是有他的道理。况且,我们本就是逃难在外,应当尽量少和别人发生冲突才是,先看看对方到底是何居心,反正凭那些人的手段也休想兴起什么风浪。”

    高渐飞看了看社会窗边的人影,咬了咬牙,又将掌中的黑光收回体内,进而沉声道:“那好吧!我就再等等。如果他们再敢有丝毫过分的举动,我就要让他们血溅当场了。”

    “哈哈,怎么样,滚刀网的滋味不错吧?”

    孙长空回道:“不错是不错,可惜一个人在这里未免太过孤单了点。要不,你也进来与我待上一会儿?”

    说话间,只听屋内说话者陡然怒斥一声,接着道:“你这小子真是活腻歪了,兄弟们给我动手!”

    被禁锢在鱼网之中的孙长空,看上去已经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而这时,一根根闪着寒光的兵刃竟是接连从屋内的黑暗之中的探出,一齐指向被挂在屋外的孙长空身上。

    “记着,下辈子不要再见到我了!”说着,只听一声裂帛般的呼啸突然破空而出,一柄长约四尺的倭刀顺势从中狂窜而出,直刺孙的胸口。

    “唰~!”

    银光划过,如白驹过隙,短暂而醒目,滚刀网中被切了一条狭长的豁口,自半空之中耷拉到地上,而里面的人和作案的刀却已双双不见了。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两下子嘛!”

    当屋内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鬼魅般的人影竟已蹲在窗台之上,手中握着刚刚切开鱼网的刀刃,将其横架在带头者的脖颈之上,只差半寸就能抹了对方的脖子。后者,一经见到孙长空的可怕身手,立即大惊失色,之前的强硬态度也立时缓和了许多。

    “大……大哥,大爷,大侠,您可要手下留情,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妻妾成群。全家老子都告我一人照料,我要是没了,您让他们喝西北风去啊!”

    孙长空微笑着,森白的牙齿在黑暗之中散发出惊魂的寒光,令人不得不为之胆颤,心惊。

    “知道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你刚才出手的时候,可有想起了我?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如果我也死了,我的家人是否有人照料呢?”

    “这……这……”

    越急越说不出话,那名带头者如今已经大汗淋漓,头上的汗光依稀可见。倏尔,他觉得自己的裢裆之中缓缓升起一股暖流,淡淡的尿骚气从中徐徐散出。

    “大人,您就放我一马吧!”

    终于,那名中年男子再也不堪重负,双膝一折,直接跪倒在地,再看他那张原本冷峻肆意的面孔之上,竟是热泪直流,神情大悲怆地望着眼前的凶煞,恨不得给孙长空认做义子干儿,以来交换自己的性命。

    与从前初入江湖不同,孙长空已不再冷酷,他有情,而且还能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即便面前的人曾一度想置自己于死地,但得饶人处且饶我,人家都已跪地求饶,自己还能怎样?“呵呵,好好好,看在你认错积极的份儿上,我就放过你这一次。我和我的朋友们还没有吃饭,你们去给我们准备点吃的,越快越好。”

    说着,孙长空又低头看向跪地的带头者,冷笑道:“你,给我安分地待在这里,哪也不许去,万一你的弟兄们趁机去往外面呼叫外援,那我岂不是要被坑杀在此?所以,我也只能委屈你了。”

    “啊?没有这个必要了吧?”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微微亮起,孙长空环视屋内,发现这里竟聚集了八位练家好手,一个个的都穿着粗布短衫,脚踏矮帮布鞋,虽然看起来相当廉价,但做起事来无疑是最为轻便,利索的。他们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也大多都有极强的外家功夫,打眼一扫,孙长空便认出,其中有两三个修习了至少二十年的金钟罩铁布衫类的硬气功,寻常刀剑根本伤不了他们分毫,哪怕常年在山上修炼的修行者,若要只靠单纯地蛮力也难以对其造成致命的伤害。

    “你们是从哪里来,为何会蹲守在此?”

    除了那名带头者之外,屋内的其他人竟好似哑子了一样,半个字也不说。空间之中变得莫名尴尬,依然受制的带头者生活这个祸星会因此丧心病狂地对他们痛下毒手,于是连忙道:“大……大大人,这些孩子才加入组织不久思想愚笨,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不要各他们一特计较。”

    “呵呵,组织?你们来自哪里?”

    带头者陪笑道:“看来大人是外地人啊!住在插艾城的百姓都知道,近几个月城内出现了一股新生的势力,篷门。”

    孙长空瞪圆了眼睛,口中喃喃道:“没想到大水还真冲了龙王庙啊!”

    篷门,那可是孙长空亲手创立的,如果不是当时有意让位,那篷门之主还真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数月的时间,篷门竟已发展到如此地方,更是集结了一大帮能人好手,一起保卫插艾城。对此,孙长空心中感慨颇多,迟迟没有说话。

    “你们的门主现在身在何方,我想见见他?”

    带头者脸色突变,不禁反回道:“你……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对门主……”

    孙长空轻笑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和自己的老朋友见个面而已。”

    顾不上吃饭,众人又跟随着孙长空与那名带头者的步伐,一路来到了彭府之中。虽然过去了这么久,府内的阵列还是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不知怎么了,如今彭府内的下人几乎见不着了,取而代之的是像之前袭击孙长空等人的彭门之人。

    “孙大哥!”

    彭小尖一经见到门外的孙长空,立即兴高采烈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而陡然失去平衡的他,身体随之向右侧倾倒,见此情况孙长空立即闪身上前,托起了对方的手肘,这才道:“小尖,多日不见,你……”

    说着,孙长空不经意间看到对方那只空荡荡的裤管,进而惊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彭小尖苦笑着摇头道:“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

    “小伤?你的腿都没了还是小伤?是谁干的?魔界之人?”

    面色孙长空的质问,彭小尖摇头道:“不是。”

    “那是谁?”孙长空继续追问道。

    “这个……”

    “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你放心,只要你说凶手的名字,我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彭小尖惨笑道:“算了,事已经过去,我们彭家已不再亏欠他们,不说也罢。”

    孙长空稍事思考了一阵,忽然道:“难道,是杀手联盟,屠昊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