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魔界之皇的威力
    因为有了昊天令的庇护,陈克等天兵天将即便进入人间之中,依然能够保持天界时候的巅峰状态,所以比之从前与孙长空等人交手的时候,如今的他更是势不可当,世间能与他相抗衡的绝世高手绝对超不过十个。即便他的修为不如袁天化,可一旦认真起来,也不是谁都能招架的。这一次,他带着十足的信心,下凡寻找那名神陨一族的后裔,赶起路来步伐异常轻盈,如同他那颗愉悦欢跳的心。

    “据说,有人在初升大陆的南部见过那人,我们现在就前往那里,即便找不到他,应该也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就这样,陈克与那队天界精兵稍作乔装,变成十八个貌似逃荒的难民,一同混入到赶路的人流之中,掩人耳目。前行了没多久,只听有人忽然叫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听说魔皇亲自带兵,即将前往凤鸣城,这下凤鸣城要完了。”

    “怎么办,陈大人,魔皇的实力我们有目共睹,万一被他发现我们的真实身份,那岂不是自投罗网,有去无回?”

    陈克脸色阴沉着点了点头,进而道:“其实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魔皇的行动竟是如此之快,甚至不给自己的战士丝毫喘息之余。不由此换来的好处就是,人类阵营同样未能补充元气,如果我们不出手的话,不只是凤鸣城,就连里面的诸多高手也要一同丧命。”说话的副将不禁又道:“那……我们……”

    陈克脸色阴森道:“不要忘了我们此次下凡的使命。小小的一个凤鸣城,就算送给魔皇又能如何,只要天界能够稳保无恙,任他魔界再强大十倍,也无法撼动天界的绝对统治。”

    说着,陈克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周围的路人,确认没人注意到他们的对话之后,才继续道:“看来,大家要打道回府了。不过,我们还得继续前进。在我看来,那个神陨一族的后裔会出现在这种战乱之地,绝不是巧合。或许,他有自己的一番打算。”

    昔日繁华似锦的凤鸣城,已然变成了一座废墟,用以埋葬尸体的土丘,一个接着一个,几乎布满了城郊的空地。而那个因为袁天化与纠哲魔君大战产生的深渊,也已被一座方圆数百丈的大山全部遮住,而这竟是消耗了城内几乎半数以上的修行者的力量,合作之下完成的。

    山体之刻着数枚遒劲圆熟的大字:袁天化之仙位!

    为了纪念袁天化舍身救世的壮举,以黄起凤为首的凤鸣城百姓,纷纷来到山前凭吊亡者,并寄上自己最真诚的祝愿。然而,袁天化只是此次保卫战之中,人类一方的牺牲者之一,更多的无名英雄永远地倒在了这片他们热爱的土地之上,再也没能站起。

    “爹,您安息吧!我和大家一定会守住凤鸣城,绝不让您失望。”

    这时,袁宇被一名天兵小心地扶了过来,一见到那几枚雄浑刚劲的大字,他竟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表情悲恸道:“父亲,孩儿无能,让您独自一人与魔军战争,这才牵动了旧疾,加速了生命的消耗,才有了如今的结局。不过您放心,我会和小凤一起待在这里,一起见证魔界的败退。爹,你可以瞑目了。”

    山体前方摆满了颜色各异的野花,它们虽不如那些名门群芳讨人喜欢,但却是这里最容易得到,且生命力最为顽强的代表之一。这些不起眼的野花,就如同这些一次次从劫难之中挺过来的人类一样,令人可敬可畏。相信,在袁天化之后,还有更多的有志之士,果敢斗士,继续完成他未能完成的事业。

    “报~”

    一声高呼忽然自庭院之中传来,刚刚从悲伤之中恢复过来的黄起凤,又一次听到了震撼人心的噩耗,魔军再临,而且为首的是还是魔军的第一人魔皇。此次的阵营空前强大,不只有诸位魔君相伴,更有他的左膀右臂黩黯穷阳加入,毫不夸张地讲,这是一只天底之下,独一无二的无敌部队,任何与他相对的势力都会在一瞬之间粉身碎骨,一败涂地。

    “魔皇大人,这次我们进攻凤鸣城可有什么计策?”穷阳忽然问道。

    魔皇坐在奢华的战车之上,前方是八匹魔界盛产的魔蕴驹,个个都拥有着匹敌仙人修为的可怕力量。但即便是这样的它们,此刻也只能沦为拉车的“苦力”,而且不敢有丝毫懈怠。

    “很简单,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寸草不生,说来轻巧,但对于这片可怜的大地就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巨大灾难。于是,魔军两边的树木开始接连起火,流动的溪水也变成了紫黑色,其中的鱼虾蚌龟无一例外,全部翻白暴毙,尸体之上散发出刺鼻的腥臭气。如今魔军就像一场灭世的瘟疫一样,任何与之接触的生灵都将死去。

    孙长空与高渐飞,黄起凤,袁宇坐在大堂之上,门外一个护卫也没有,甚至连城主府内的其它房间之中也已经悄然无声,原本住在其中的随从下人们已经纷纷潜散了。

    高渐飞忽然叹了口气,转头对黄起凤道:“你不后悔?难道你忘了前不久在袁斗神坟前所说的话了?”

    黄起凤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就是因为记得,所以我才会这么做。”

    孙长空接着道:“没错,凤鸣城之中虽然有大家的诸多回忆,可没有了人,只剩一座空城又有什么意思?城毁了可以再建,人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支撑黄城主的决定。”

    高渐飞刚要说话,加一边袁宇又道:“前几天的大战令天界受损颇多,至今仙宗大人也未有任何新的指示,想来对凤鸣城也只是爱莫能助。所以,你们也就不要指望天界了。”

    孙长空看着袁宇遽地笑道:“汤宙宇,袁宇,没想到你竟是天界中人。你隐藏在将王身边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袁宇抬头望了一眼孙长空,随即轻笑道:“我记得,你之前去到蓬莱大军之中,也是不怀好意吧?守界宝帅!”

    孙长空笑道:“彼此彼此,你我都是各怀鬼胎。”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待在将王身边,迟迟不肯暴露身份?”袁宇忽然道。

    “当然,或许我已经猜到了你的目的。”

    “哦?”

    当袁宇再次看向孙长空的时候,他发现对方竟用杯里的茶水在桌面上,缓缓地写一个字,袁宇递目观瞧,脸色随之变化:“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孙长空道:“这件事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过你刚才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我的推断是正确的。”

    袁宇微微点头道:“就是因为他,我一直待在将王身边,鞍前马后,任劳任怨,就是为了暗中保护他。可是谁承想,将王居然察觉到了这一点,更是先于那些白界之人动了手,着实令我感到意外。”

    孙长空道:“我倒不这么认为,当初事发的时候,我也在场。现在回想一下,一切好像都已经事先安排好了一样,而将王只是和他在我面前一起演了一出戏而已。我想,将王早就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吧!”

    听着二人哑谜似的的对话,黄起凤略显不悦道:“两个大男人,说话怎么如此不敞亮,你们说的那个人是谁?”

    孙长空淡淡笑道:“时候一到,你便会知道了。”

    凤鸣城的最后一批人也已穿过城门,离开了这个充满血泪史的可怜地方。遥目远望,在天地尽头的边缘之中,一道黑色的阴影,如同一条扼住世间咽喉的绳索一样,缓缓爬上凤鸣城的领土之上。不时,一道道火光接连自城内窜出,耗费了无数人心血与生命的城池就这么变成了一堆焦土,烧得一干二净。

    “下一步,我们该去哪里?”黄起凤略显无助道。

    “我倒是有个不错的想法,你应该不会拒绝的。”

    “插艾城?”

    黄起凤抬头望着城门上的三个大字,脸面之上不禁升出一丝惊讶之色。

    “怎么,很意外吗?”

    黄起凤忽然低下头,声音异常微弱道:“你有所不知,前些年,插艾城与凤鸣城曾经爆发过一场规模不小的战斗,当时死了不少人。在魔界入侵人间之前,两城之间也极少来往,根本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你要我一个凤鸣城的城主进到仇人的城池之中,那岂不是自找没趣?”

    孙长空看了看高渐飞,后者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而袁宇就显得淡然了许多,好像此事与他根本无关一样。

    “你放心,我会带你来这里也不是什么道理都没有,只不过你刚才所说确实是我不知道的。但我相信,他们应该不会是那种不通人情的冷血动物吧!”

    四人和几名天兵一起进入到插艾城的城门之中。放眼望向街道之上,一副萧条景象立即印人众人的眼帘之中。

    “莫非,魔界已经和无于我们一步,将插艾城洗劫一空了?”

    “是谁!”

    惊语一声,一道快箭忽然自右边二楼的窗扉之中一闪而出,眼见就要射中黄起凤的肩膀,高渐飞手指一挥,化为黑剑一柄,立即挡开了锋利的箭簇。

    “看来,这里的百姓并不欢迎我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