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委命于鲛
    鲛王此话一出,在场的江患海,鲛人公主,还有那位刚刚恢复过来的双头鲛人立即脸色大变,前者先声道:“鲛王大人,您可不能做傻事啊!你的病虽然诡怪莫测,但也并非毫无治愈的希望。况且,只要有鲛丹维持着,你就能好好地活下去,与寻常的鲛人没有任何差别。”

    听到江患海的安慰,鲛王苦笑着摇头道:“不用安慰本王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最近,我感觉自己的神志越来越不受控制,半夜时分经常会从恶梦之中惊醒。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小青死时的面容,我知道临死前她是一番怎样的心情。她一定也很纳闷,我到底是否真的爱她!”

    所说的小青,就是不久之前惨死在鲛王手下的那名小妾,也是他近些年来最为宠幸的一名王妃。小青走后,鲛王一度陷入到空前的悲痛之中,就连身为女儿的鲛人公主也不禁心生怜悯之情。

    “父王,您不能放弃自己,更不能做出自残的行径。只要我鲛媚尚有一口气在,就绝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鲛媚?”

    一听到鲛人公主如此自称,江患海的眼中立时闪现出异样的神光,原本凌厉的目光之中也出现了些许温柔:“好美丽的名字,鲛媚,鲛媚~”

    “呵呵,媚儿,我知道你孝顺,可父王也说过要做那样的傻事情。”

    鲛媚胸上的悲色陡然消失,一股激动之色随即显现:“父王,您不是在骗女儿吧?如果真的那样,那您之前所说……”

    鲛王微笑道:“我说的再见,并不是指阴阳两隔,人鬼殊途。你因为知道东海之中有一处地方名叫卧龙渊吧?”

    “卧龙渊?父王所说可是那处禁地?您提那里做什么?”

    鲛王继续道:“众所周知,卧龙渊是一处凶险之地,据说进入其中的生灵全部惨死在潜藏其中的‘恶龙’之口,无一幸免。在遥远的时代,人们甚至钭那里视鈼极刑场,将那些身负涛天罪行的鲛人推入卧龙渊中,献给恶龙,以来平息其随时可能发作的怒火。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渐渐淡忘了那个地方,只是像你这样,依稀知道那里是一处不能踏入半步的禁忌之地。而我,想将自己的残生留在这里,一切随缘,自生自灭。”

    最后的几句话虽然听来轻佻,但能驿自己如此绝望的人,定是已经伤心欲绝,心如死灰。听到这话的鲛媚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微微摇了摇头道:“不……不行,您不能去那里。卧龙渊的可怕之处,大家都知道。让您独自一人进入其中,与看着您自戕残生有什么区别?不行,这绝对不行。”

    ‘看到鲛媚的态度如此坚决,鲛王苦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进而温和道:“媚儿,你要知道,我们鲛人的生命虽然不及魔人与天人那样长寿,但比之人类也好上太多。你我父女一场,已经享受了太多年的天伦之乐,就算现在上天要取走我的性命,我也无愿无悔。只是我走之后,唯一担心的就是你下半生的幸福。”

    鲛王语重心长的话语非但没有令鲛媚有丝毫感动,反而变得面红脸赤,语气略显生气道:“父王,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别说下半生,这辈子女儿也要与您一起过,绝不让第三者插足。”

    这时,鲛王的眼中竟是有泪光涌动,对于像他这样饱经沧桑,看尽人间冷暖的“老人”来讲,已经属实罕见了。

    “可惜,父王还是陪不了你一生,有些日子,需要你和其它人共同面对。那种时候,你就知道有一个可靠的归宿是一件多么重要物事情了。”

    “不听不听,我不听。您要是再敢跟我提这件事,就别怪女儿翻脸不认人。”

    “媚儿,你!”

    眼见这对父女即将针锋相对,一旁的江患海忽然开口道:“两位莫要激动,为公主殿下寻找如意郎君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我想现在还是先解决鲛王身上的事情比较稳妥。”

    鲛媚斜眼瞧了一眼江患海,随即冷声道:“有什么好解决的,只要鲛丹一直供应,父王就能一直活下去。”

    鲛王眼中寒光一闪,身上的鳞片好似立起似的,接连爆发出阵阵银光。

    “媚儿人,我怎么这么傻!依靠牺牲别人的性命,来换取自己片刻的苟延残喘,这样活着有什么尊严可言。我渐渐觉得自己的身体之中长出了一颗邪恶的种子,随着杀孽的不断积累,种子也随之发芽,生长,甚至还会开化结果。一旦到了那个时候人,再想后悔就为时太晚了。”

    说着,他看向江患海继续道:“虽然人不是杀的,但他们却因我而死。为此,还让校你背负了太多的杀戮,本王实在于心不忍,所以你们就死不要劝我了。”

    江患海看着对方脸上的坚毅之色,终于叹了口气,进而沉声道:“鲛王,您真的想好了吗?进到里面,可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鲛王淡然笑道:“生亦何欢,死亦何惧?我鲛王叱咤风云近万年,早已将自己的理想抱负一一达成,基本可以算是了无遗属。眼下唯一令我牵挂的,就是这我个还未长大的女儿。校,你能答应我,在我进入卧龙渊之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好他吗”

    不等江患海说话,鲛媚忽然怒声道:“父王,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想将我赶出鲛人族就直说,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逼迫我!父王,你不能去卧龙渊,我也不要一个人类来照顾我。我就待在这里,哪也不去!”

    “好了,二位,难道你们不想想我的话吗?”

    说话间,他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白色的手帕,在身上轻轻挥动了两下。而这时,见到此物的鲛王脸上,立即闪过一丝惊骇之色,然后神色惊愕道:“这……这是白界之物,你怎么会拥有这种东西?难道你已经与那几个家伙见过面了?”

    江患海微笑道:“其实,我这次前来,除了给铴送来必需的鲛丹,更重要的任务是帮白界之人向您传个话。”

    “什么话?”鲛王不禁问道。

    “呵呵,他们想借您的鲛人大军一用。”

    鲛王看着对方脸上认真的表情片刻之后,这才终于嬉笑道:“哈哈,校,你的笑话还直有点意思,鲛人大军岂是他们想借就借?”

    江患海毫不示弱道:“当然,他们不会白借的。与我接洽的白界之人许诺,只要您能满足他们的要求,便会亲自为您治愈身上的顽疾,使您再也不用承受疯心之痛。如何?”

    “这……这怎么可能!他们是认真的吗?”

    江患海忽然将脸上的轻佻之色全部隐藏,进而表情严肃道:“当然,白界之人向来都是说一不二。既然他们敢这么说,就一定能够做得到。”

    就在鲛王为此事沉吟之际,旁边的鲛媚跃跃欲试道:“父王,您还在考虑什么,能将您的怪病治好,那可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答应他们吧!”

    鲛王寒目一凛,随即沉声道:“我想知道,他们想要让我对付谁。你们人类有句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想完美地打赢这场仗,我认为这是很有必须的。”

    面对鲛王的要求,江患海的脸上忽然划过一抹诡异的笑容,接着尖声细语道:“鲛王,我怕您一听到对手的大名,就不敢应战了。”

    鲛王呆滞了一下,随即高声笑道:“哈哈,校,你也太小看本王了吧!我鲛王虽然算不上水域之中的皇者,但也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徒。普天之下,还有谁能令我鲛人族为人忌惮?”

    “呵呵,天界,鲛王敢吗?”

    “什么!是他们!”

    袁天化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满心欢喜的陈克在仙宗的委命之下,带着一队天界精兵,速速下凡,寻找那名神殒一族的后裔的下落。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仙宗独自一人站在天宫门前,极目远眺,好似在沉思着什么。

    “仙宗大人,您请节哀。”

    仙宗伸手忽然在眼角拭去了什么,然后连忙转身对那人道:“白霜,你回来了啊!”

    白霜仙使朝仙宗行了一礼,然后恭敬道:“袁天化的死讯,我也是刚刚听说。不得不承认,袁斗神却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天界悍将,失去了他,天界如同断去一手半臂,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元气。不过,那个陈克的品行众人皆知,您真的要让他接替风笑天的位置?”

    仙宗抚须微笑道:“白霜,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做?”

    白霜仙使不禁问道:“臣不明白仙宗的意思。”

    “我是说,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安置陈克?”

    “我?呵呵,臣不是您,自然无法设身处地地考虑此事。可是,陈克心胸狭窄,为人好勇斗狠,一旦令其得志,定会给天界带来不小的冲击,甚至还会影响天界在众人心目之中的高大形象,实在不值得冒险。”

    “所以,我也根本没有打算让他成为天斗神。陈克这一去,能否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听着仙宗的话,白霜仙使豁然抬头,陡然发现对方的面庞之上竟是多了一分极为少见的邪恶之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