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人鲛 鲛王 鲛丹
    眼见鲛人一众如此之大的阵仗,江患海淡然一笑,面不改色道:“我是初升大陆的江患海,受一位白衣人的指派,前来与鲛王商议大事。”

    此刻,鲛人一方为首的是一个拥有两只头颅的异形鲛人,体形高磊威猛,口中獠牙参差,一想到被其咬中的那种撕心之痛,任何与其直面的人都不得不小心应对,尽量与其少打交道,可眼下的江患海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

    “呵呵,江患海,原来就是你一直为鲛王运送鲛丹。人类之中出现你这种丧心病狂的败类,何患不亡。你等着,我去通报一下。”

    转头缩身,那只双头鲛人已然游出几十丈外,消失在狭长的甬道之中。这时,一个妙龄女人忽然从外面走来,看他蛟龙一般的下半身,原来也是鲛人一族的成员。

    “你是谁?”

    那名鲛人少女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人类男子,刚要上前,谁知这时之前报信的双头鲛人已经游了回来,神情凝重道:“不……不好了,鲛王他……”

    女子立即向前,抓起那只双头鲛人的一只手臂,怒然道:“怎么了,我父皇怎么了!”

    “鲛王大人他……又犯病了。”

    江患海一听这话,连忙上前道:“快,带我速速前去。得不到鲛丹,鲛王大人他恐有危险。”

    在双头鲛人的带领之下,三人一同进入水下宫殿深处。江患海看着那名鲛人女子焦急的神态,忽然幽幽道:“你就是公主殿下?”

    鲛人女子斜眼看了他一下,语气冰冷道:“少在这里与我套近乎。我平生最讨厌你们这帮臭男人,尤其是像你这样出卖同胞的臭男人。”

    吃鳖的江患海尴尬地笑了笑,稍事缓和之后才终于道:“公主殿下,江某知道自己的行为让你十分不屑。但如果没有像我这样的人,你的父王岂不是早就不在了?”

    “你!”

    鲛人公主刚要发作,向前一看已然来到鲛王所在的房间之中。未进屋内,一件件珍珠翡翠,玉石玛瑙如同雨点一样自内而外飞速射出,凡是被其中的物体,无论是珊瑚还是岩石无一例外,全部炸裂开来。

    “果然,又是那个怪病!”

    给我鲛丹,给我鲛丹!”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声如刀锋,接连自房间之中传出,即便是江患海这种仙人境界的修行者竟也无法进入到房间方圆一丈之内的区域之中,抬眼向里望去,几名负责看守的护卫鲛人已经重伤倒地,昏迷不醒。再次凝目,昏暗的屋堂之中竟有一道疾快的飞影来回游窜,一刻也不肯安歇。这时,那名以头鲛人已经面如死灰,略显无助地看向鲛人公主道:“殿下,这可如何是好。上次鲛王发病,连他刚刚纳入的小妾都给一并轰杀了。再这么下去,我怕鲛王会六亲不认啊!”

    “不!我父王绝不是那样的人。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试着说服父王。”

    鲛人公主刚要上前,江患海随手拦住了她那纤细的玉腕,一脸正色道:“这种时候怎么能让殿下亲自冒险呢,让我来吧!”

    “你?”

    鲛人公主上下打量了一下江患海,这才继续道:“仙人修为就很了不起吗?本殿下三百年前就已经达到与你相同的境界了。再说,这是我们鲛人族的家事,用不着你这外人掺和。”

    面对鲛人公主的“冷酷无情”,江患海苦笑道:“殿下,你这可就错怪江某了,不信你看!”

    说着,江患海摇身一变,竟也变化化寻常鲛人的模样,混身银色的鳞片,两片鱼鳍似的耳廓,最最明显的是他后脊之上的两排条形鱼鳃,与肺部几乎直接相连,能够极大提升个体的换气效率,也是鲛人能够水中称霸的一大原因之一。看着呼吸之间变身为鲛人模样的江患海,那名鲛人公主的脸上尽是惊骇之状。

    “呵呵,公主殿下,这下你该相信在下了吧?”

    “你……你怎么会变成鲛人,难道你本就是父王派出安插在人类之中的奸细?”

    江患海笑道:“这倒不是。不过,鲛王对我有知遇之恩,他老人家需要我为他做事,江某自然义不容辞。在近千年的研究探索之中,我终于找到了人类与鲛人之间的共通性,并使用外力方法,将自己改造成了可以自由变幻状态的半鲛人,我喜欢称自己为人鲛。”

    “鲛人,人鲛,有意思!”

    “轰隆~”

    就在江患海与鲛人公主交谈之际,一声巨响忽然自那鲛王的所在的房间之中一跃而起,大股的气泡夹杂着灼人的热浪,不断向四周喷溅,为保护鲛人公主的安全,双头鲛人立即挺身而出,当即拦在二人的身前,为其挡下了惊险的一波异象。

    “砰!”

    双头鲛人身材魁梧,按理来讲这点冲击对他根本造不成丝毫伤害。然而,不知怎么了,热浪一经扫过他的皮肤,便立即留下了一道一尺来长的严重灼痕,上方的鳞片纷纷损毁脱落,鳞下的血肉也因此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几分裂成两段。

    眼见对方为了自己的安危身受重伤,鲛人公主一把接下向后飞出的双头鲛人,口气急切道:“怎么样,没事吧?”

    双头鲛人强挤出一丝笑容,进而虚弱道:“还好,只是脑袋有些发沉,休息一下就好了。”

    作为水中的一方霸主,鲛人拥有极强的自愈能力,尤其是身处深海的特殊环境之中,这种特性被极大的加强,平淡无奇的海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涌入到伤口之中,如同无数灵丹妙药一样,滋养着创面,并未其续上新生的肉芽,令伤势得到抑制。同一时间,伤口周围的鳞片开始向内聚拢,渐渐地将luo露在外的创面包裹其中,防止受到二次伤害。随着自愈的进行,双头鲛人的脸色也变得自然了许多。

    “鲛人天性忌怕火毒,而鲛王向来都是以焚身九火着称。你们贸然进入房间之中,只会徒增伤亡,还是让我这个人鲛进去吧!”

    说罢,江患海翻身上前,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鲛人公主竟是少见的流露出一句温柔的话:“小心!”

    说来也奇怪,当江患海真正落到房间跟前的时候,屋内的所有异响竟是戛然而止,乱飞的诸多珍宝也不再出现。然而,由于深海之中光线微弱的原因,一眼望去里面竟已黑漆漆的一片,别说是鲛王,连人畜都分不清楚。江患海用力握紧手里的锦盒,随即壮着胆子大步走进房间之中,同时低声道:“鲛王大人,小海来迟了。鲛丹已经送到,请大人享用。”

    语毕,江患海环视四顾,除了地上几个奄奄一息的护卫之外,根本没有看到什么人的身影。他缓缓蹲下身子,低头看向正堂上的一张石桌下方,两道幽绿色的“夜明珠”竟在黑暗之中熠熠生光,仔细辨认后才终于发现,那竟是两只睁开的眼睛。原来,鲛王躲到了桌子底下。

    “小海……江患海……”

    听着对面传来的阵阵痴语,江患海面色大喜道:“没错,我是江患海,鲛王大人还记得我!”

    “记得,当然记得。这些年来若不是你不辞辛苦,每逢初一十五前送来鲛丹,本王早就性命不保了。”

    江患海道:“鲛王是吉人自有天向,小海也只是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罢了,不足挂齿。”

    鲛王沉默了半晌之后,终于轻声再道:“你说你带来了新的鲛丹?”

    江患海连忙将手中的锦盒打开,一枚淡蓝色的半透明状珠体赫然出现在鲛王的面前。房间之中竟是多一股淡淡的鱼腥气,而那双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绿色鲛目竟是闪出瘆人的寒光。

    “呵呵哈哈~鲛丹,鲛丹,只有人类的身体之中才能孕育出我所需要的鲛丹。有了他,我就能长生不死,天下无敌。给我,快给我!”

    刹那间,鲛王之前的理智立即消失不见,他像一只毫无尊严的土狗一样,慢慢从石桌下面爬了出来。与江患海记忆之中的印象不同,如今的鲛王竟是瘦骨嶙峋,面如枯槁,塌陷下去的背鳃有气无力地忽闪着,好似下一刻就要停止运动一般。

    鲛王吃力地探出那只树杈般的干瘦手掌,小心翼翼地接过那枚闪着异光的鲛丹,然后将其一口服下。刹那间,他的整个人竟成了一只幽绿色的灯笼,每一寸肌肤之下,都透射出诡异阴森的萤光。

    “痛快!”

    一口浊气喷出,鲛王的脸上灰气立即四散而逃,原本佝偻的身躯也随之变得挺拔健壮,再回昔日水中霸王的形象,英明神武,器宇轩昂,乃是天生的帝王之相。

    “父王!”

    随着一阵悦耳,但略显悲伤的声音,鲛人公主已经窜入到房间之中,一把搂住鲛王的脖颈,口气娇嗔道:“父王,你刚才快吓死我了。女儿才出去几天,你怎么又成这副样子!”

    低头看看那些不幸的定卫,鲛王自觉有惭,随即叹息道:“多亏有小海帮助,否则你父王我早已成为恶水之患。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女儿,看来是时候该说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