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深海族
    “要我说,不要把战争归于人心的**,其实这只是亿万生灵在不断进化繁衍过程之中,保留下来的本性而已。想活下去,势必要与同类竞争,久而久之战争便出来了。试想,如果魔界中人未能逃到人间的话,那人他们岂不是全要葬身在无尽的岩流之下?”

    孙长空豁然转过头来,目中放光道:“孕华,你这话说复着实在理,我怎么没有想到。”

    祝孕轻笑道:“我虽然不是人类,但活了也有数十万年,所闻所见自然也比你们要稍长一些,体会领悟的多点也就不奇怪了。所以与其在这里伤春悲秋,不如顾好眼下的事情。反正,无论你忧虑与否,该发生的都会发生,凭你一人之力是无法左右所有人思想的。哪怕现在的魔皇打消了战争的念头,但今后又会有新的敌人再次威胁人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珍贵当前,不愧对人生,你说是吗?”

    “不愧对人生……嗯,好,我听你的。”

    说着,孙长空将目光望向正在急速撤退的魔军,随即幽幽道:“下次见面,你们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什么!纠哲魔君也……”

    宁州城内,新建的一座塔楼之上,魔军众位高层全部汇聚一堂,魔皇危坐前方,面色阴沉,周身之上浮动着一股吓人的气势,好像随时都都要杀人似的。

    “纠哲……我本来十分看好这个孩子,甚至认为他是新一代魔君之中的侥侥者。都是那君该死的天兵天将,仙宗老儿,早晚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前来的魔兵朝座上的魔君行了一礼,继续道:“听说,击杀纠哲魔君的袁天化,好像也陨落了。对于我们魔界来讲,这或许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吧!”

    “袁斗神袁天化吗?哼哼,他死有余辜,现在天界应该也沉浸在一片悲伤之中了吧!”

    看着伤痕累累的众天官,以及躺在大殿的孙炎,仙宗沉默了许久,最后终于道:“你们见到孙长空了?”

    这时,一个瞎了右眼的天将立即恭敬道:“回禀仙宗,见到了。而且在最后关头,正是孙长空为袁斗神护法的。对了,与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一男一女,修为同样不凡,甚至能与真源魔将一较长短。”

    仙宗微微点点头道:“天化,你为了人间的黎民百姓牺牲自己,大家绝不会忘记你的。你是人间的英雄,更是我们天界的骄傲。”

    说着,他将目光转向身负重伤,意志消沉的袁宇,进而温和道:“袁宇,这些年让你待在将王身边,打探他的情况,属实委屈你了。你父亲已经仙逝,中心天斗神的位置空缺出来,我看就由你来继承吧!”

    袁宇目中忽然闪过一道金光,脸上立即浮现出一股惊愕的神色,然后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

    不等仙宗说下去,这时一直站在众天官之中的陈克忽然向前挺进一步,气势冲冲道:“仙宗请三思!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担任中心天斗神这样重要的职位,实在有失分寸。无论是修为还是声望,天界之中超过他的大有人在。”

    袁宇低下头来不再说话,仙宗却是缓缓站起身来,迈步来到他的面前,然后沉声道:“我知道,如此决断肯定会招来非议,甚至有很多天官会因为寒心,对天界失望。但袁宇在人间之中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从未有过抱怨。而且袁家本就是天界的名门望族,绝不能让族内繁荣景象在袁宇这一代戛然而止。陈克,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与袁天化斗了这么多年的你,非但没能战胜他,甚至连十方天斗神之中也没有你的位置。不得不说,凭你的修为完全可以胜任天斗神一职,但选定一个人的时候不只要着眼他的能力,还要关注一些其它的方面。”

    “比如?”陈克不禁问道。

    “比如气度。”

    “气度?呵呵,仙宗,您不是在说笑吧?您的意思是说我陈克心胸狭窄?”

    对于陈克如此不敬的问话,仙宗非但没有动怒,反是和颜悦色道:“陈克,你不要想得太多,这么多年来,你为天界做出的奉献有目共睹。只是眼下,你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只要此事一成,十方天斗神之中定有你一席之地。”

    陈克面色大喜,不禁惊声道:“仙宗,您贵为九五之尊,所说之言,定是金科玉律,陈克不敢置疑。但是,除了袁天化之外,其它九位天斗神尚在尘宇,他们不退,我又如何能够取而代之?”

    仙宗淡然道:“之前人间皇城一战之中,电闪真君,雷鸣帝等天斗神一同下凡共解人间祸乱。其间玄阴天斗神风笑天重伤在孙长空之手,虽然保住了一条性命,但修为却被废去了十之**,与寻常的天兵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虽然不想信他雪上加霜,但如果让风笑天继续担任天斗神之职的话,对他而言只是一种别样的煎熬,与其那样还不如让他早日告第还乡,尽早享受天伦之乐。接替他的人选还在物色之中,不过显然你是最合适的其中一个。现在正好有个让你立功表现的机会,你可愿前去?”

    陈克不假思索,当即跪倒在地,神情敬畏道:“仙宗尽管吩咐,只要是陈克能办得的,哪怕是刀山火海也休想阻止我。”

    仙宗满意道:“你应该听说过神殒一族吧?”

    僻静的山谷之中,两位老者与一个中年人正在沿着小溪一路南下,其中的中年人正是之前助将王与周全脱离险境的赵轩昂。时至正午,强烈的阳光直射在那条金刚铁臂之上,反射出刀刃一般的寒光,对此赵轩昂本人却是毫不在意,仍在将全部的精力放在赶路之上。

    “怎么样二两位前辈,用不用停下来休息一下?”

    这时,白发苍苍的老者忽然止住了脚步,然后略显痴呆地喃喃道:“饿……饿……”

    这时,另一名老者豁然转过身来,如果孙长空在此一定能一眼认出,此人正是他的启蒙恩师,王如水王道人。本应该随着孙逸扬一同消失在这个世上的人,为何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世间当中呢?

    “赵轩昂说得没错,你的身体已经几近崩溃,原主人方惜时也已经气若游丝,如果将这种寄生状态继续保持下去的话,不只是他,就连你,老天爷也要与他同归于尽。”

    听了王道人的话语之后,白发人终于微策点了点头,顺势坐在旁边的岩石之上,大口大口踹着粗气,还不忘说道:“快,快!人间要出大事情了,魔皇要发难人类。”

    一听此言,赵轩昂立即上方,迫不及待道:“魔皇,他在哪里,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和道人一起前去就行。”

    白发人摇头道:“不,你们不是他的对手,更无法阻拦他的恶行,能够化解这场灾难的只有……只有……”

    眼见对方结巴说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赵轩昂沉吟了半响,终于开口道:“你说的是世界之主?只有世界之主能够拯救这个世界?”

    白发人再次摇手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曾经被钦定的世界之主此刻已经变节投入魔族行列,回天乏术,眼下关键是寻找守界者当初遗留下来的立主昭,有了它,只要将上面的名字进行替换,世界之主也会随之变更,成为姓名所指之人。”

    “什么?如此简单?没有其它必要的条件了吗?”赵轩昂不禁问道。

    王道人忽然接过话茬道:“就是这么简单。但根本我的窃机卦象显示,立主昭已经落到了孙长空的手上。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孙长空,然后更换世界之主的人选。”

    赵轩昂听了之后,点了点头,稍事深思之后才终于道:“可是,就算找到孙长空又能如何,我们还没有找到世界之主合适的接任者,得到了立主昭也是徒劳无功。

    王道人怪笑了一下,而后举目望向西南方向的天空,淡淡道:“人选……不是已经呼之欲出了吗?”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孙……”

    就在人魔以两族正为自己的生存家园斗得难角难分之际,在方世界的另一处,深达数以千丈的海底之中,一群拥有着与众不同相貌的异族人竟是迎来了少有的来宾。

    “你是谁!为何要到东海之中?你应该知道,人类擅闯海族领域,都会有去无回的吧?”

    作为这片空间之中的另一群主人,海族拥有着人类所不及强大力量,更能凭借自己体质的优势,自如穿梭在无尽的海洋之中。任你在陆地之上拥有再强大的修为,一经进入水中便立即打回原形,哪怕是仙人也无法自由操纵体内力量。而在面对与魔人几乎同等强大的深海鲛人,更是九死一生。所以如果不是非来不可的理由,人类是经不敢冒入此地半步的,如此说来,来者定是已经做好万全准备,否则也不会踏入这片人类的禁区。看到前面的叫嚣者,江患海神秘地笑了笑,脸庞之上立时浮现起大片的鳞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