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斗神末路
    袁天化一声呐喊,犹如及时雨一般,令孙长空与永恒着实振奋了一番,尤其是后者,即便有坚不可摧的外壳保护,但真源魔像的毁灭力量实在过于强大,已然令他苦不堪言。

    “孙长空,你先让我,我再撤!”

    不想凭借祝孕华的一口真气,打纠哲魔君一个措手不及,可就在这时,袁天化的斗神之力终于宣告完成,既然能够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自然是高兴。永恒此话一出,他当即点了点头,携着身边尚未恢复元气的祝孕华一起掠到一旁的高地之上。

    “既然这样,袁斗神,接下来就看的了!”

    话音刚落,永恒摇身一变,立即恢复到之前人类模样,进而化为一道快影,赶到孙长空与祝孕华的身边,一同见证这即将发生的惊天一幕。失去了永恒的支撑之后,那道象征的死亡与毁灭的磅礴气罡立即顺势斩下,一时间凤鸣城连同周围数以万计的生灵全部暴露在了危险之中。

    “这下,给我去死吧!”

    一经感受到阻挡真源魔像的力量退去,面色阴沉的纠哲魔君立即大喜过望,为免节外生节的他,索性使出十成功力,将自己身上的所有力量全部融入到眼前这一道赤色光剑之中。

    “袁斗神,撑住啊!”

    紧张之余,祝孕华不禁挽起了孙长空的手掌,后者看了一眼对方那五指已经攥得略显发白的手指,不由得淡然一笑,接着轻声道:“放心吧!我相信他可以的!”

    “嗡~”

    在如此强大的能量之下,空间之中生起一波接着一波的狂风怒浪,眼下除了袁天化所在的地方,方圆十丈之内的大地已经尽数消失,如今的他竟是立于一根不知有多长的石柱之中,在急流的鼓动之下,仿佛随时都会栽入无底的深渊之中。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天界的天威是不容挑衅的!斗神,先天一指!”

    一指手指,一根饱经沧桑,却仍然笔挺如剑的剑指,平淡无奇地伸展向前,横于自己的身体前方。刹那间,天空之中的斗神光影忽然急速收缩,进而融入到那两指平常无奇的手指之间,并将二者染成了耀眼的白色。仅仅这些不痛不痒的变化之后,本来应该毁灭凤鸣万物的真源魔像竟是失去了之前的雄风,无可比拟的威力也顿时黯淡无光,与那夕阳下的云霞几乎一样,毫无威胁可言。

    “怎么……怎么会这样,我的真源魔像为何对他不起作用!”

    就在纠哲魔君为眼前一幕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面前的半空之中,竟是渐渐浮现起一道淡淡的身影,正是此刻与他生死相拼的天斗神袁天化。

    “因为你的魔是伪魔,而我的神却是真神!”

    “嗡~”

    当那束万丈白光以其摧枯拉朽之势,将那赤色光剑寸寸折断,皆数吞噬之际,纠哲魔君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幕神奇的画面:过往云烟,以前的点点滴滴,如走马观花一般自身前一闪而过,他笑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从前竟是那般精彩,令人欣慰。而在画面的尽头,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男子缓缓朝他走来,每向前一步,他的心脏都好似被人用力捏过一下似的,令他不禁为之战栗。

    “不……不要过来,我是纠哲,我是魔君,你是一介凡人,怎么可能将我击败!我……我不服气!”

    大势已去的纠哲魔君面前自己悲惨的结局仍然不肯认输,就在败局已定的情况之下,他竟忽然弃掉那道真源魔像,进而华为一只野兽般的疯子,直愣愣陡壁向白光之中的那道青影。

    “我要杀了你!”

    “嗡~”

    尘埃落定,当袁天化缓缓放下手指,深呼了一口气息之后,孙长空看着众多依旧徘徊在天空之中的雾霭,不禁惊叹道:“原来,这就是斗神的真正威力!是我从前太小看天界了。”

    袁天化慢慢转过身来,虽然成功击败了正值巅峰阶段的纠哲魔君,但此刻他的脸上竟然没有丝毫释然,反而变得愈发难看。

    “呵呵,那是……”

    话没说完,袁天化颓然跪倒在地,紧接着自他身体之中,竟是幽幽地升起一道纤薄的灰气,然后消散于空间之中。

    “袁斗神,你怎么了!”

    惊呼间,孙长空与永恒、祝孕华一起赶到对方的身边,进而将其带到安全地带进行察看。永恒对医术略知一二,于是搭腕号脉,不时他的脸色便随之难看下来:

    “这……怎么会这样!”

    孙长空刚要询问具体详情,谁知这时袁天化竟是自行睁开眼睛,然后惨然笑道:“不用管我,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迫不及待道:“是不是刚才那一招先天一指发生了反噬,所以也将你一起击伤?“

    永恒摇头道:“不,先天一指并没有问题,袁斗神的问题也并不出在刚才的交手之中。他早已濒临陨落,只是我们未曾发现而已。”

    袁天化轻声道:“无所谓,我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能活这么久,我已经相当满足了。只可惜,没能将魔界尽数铲除,我实在心有不甘。”

    说到这里,袁天化立即剧烈地咳嗽起来。随着每一次的咳声响起,他的脸色都会随之难看数分,直到最后,他的印堂已经发青发黑,看上去与那身中剧毒,而且深入骨髓的将死之人相差不了多少,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袁天化竟是格外的精神,或许这就是世人所说的回光返照。

    “孙长空,孙长空,虽然我对你有诸多不满,但不得不承认,你与当年你爹真的很像。他年轻的时候,也像你一样敢做敢拼,所以才能成为人间的守界者。”

    孙长空苦笑道:“可惜,我曾经也犯下过许多无法饶恕的罪行,从这一点上来讲,我是没有资格与我爹相比的。”

    “人非圣贤孰能无关?你能说出刚才的话,就说明你已经有心改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相信今后的你一定能走出阴霾,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孙长空叹了口气,然后才道:“袁斗神,您还有什么心事未了,可以的话,晚辈愿替你完成。”

    看着孙长空坚毅的目光,袁天化嘴边的笑容忽然变得灿烂起来,但眼中的光芒却忽然消失不见了。

    “天怎么黑了?”袁天化冷不丁地道。

    用手鬼搀扶袁天化的永恒朝着孙长空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对方已经双目失明;孙长空咬了咬牙,神情悲怆道:“是……是啊!天是黑了,不过很快黎明就会到来。”

    “是啊!黑夜已经降临,天明还会远吗?记住,无论到什么时候,你也不能放弃希望!”

    孙长空点点头道:“知道了,晚辈谨记袁斗神的教诲。”

    这时,袁天化忽然推开永恒的手掌,转身,朝侧方挪动着步子,同时道:“我累了,以后就要看你们的了。”

    看着对方渐渐远去的背影,不知怎么了,孙长空竟中竟已湿润,而祝孕华也不忍目睹此等悲剧的发生,随即背过身去。

    “前辈,一路走好。”

    “唰~”

    袁天化的身影忽然消失大众目睽睽之下,此时的他已经跌入到万丈深渊之中,彻底与这世界道别。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的脑海之中接连闪现出两个孩子的笑脸,他们是那么的天真无邪,可爱,还有着那么一点些许的淘气。可是一见到他们,他便觉得身上的伤痛立即消失了,漆黑的前路也变得豁然开朗。

    “小凤,袁宇,我相信,你们一定能……”

    “魔君身故啦,大家快跑啊!”

    不知哪里传来的一阵呼嚎,刚刚还处于热血战斗之中的诸多魔兵立即失了魂般,朝后方拼命逃散。相比起来,痛失主将袁天化的众天兵却是大受鼓舞,趁着魔军败逃之际,一连追杀了数百名掉队的魔兵,也算是为袁天化讨回了一点利息。孙长空望着深不见底的黑渊,迟迟不肯动弹,这时祝孕华忽然走了过来,进而柔声道:“好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太难过。我想,仙宗应该会为他主持公道的。”

    孙长空沉默了半晌,忽而道:“你们说,世羊为什么会发生战争?”

    祝孕华扭头看向旁边的永恒,后者略显无奈,只得回道:“这还用说,当然是**。**使人前进,但也会令人迷失方向。最开始的初衷到后来就成为了满足**的借口,魔皇口口声声要让众魔人过上过日子,但现在的生活真的是大家想要的吗?”

    孙长空点点头道:“说到底,这一切只不过是魔皇称霸世界的小小一步而已。只要他的**还在,伤亡与杀戮便会继续进行下去。”

    祝孕华略显轻佻道:“那又如何,魔皇刚愎自用,你不会以为他能良心发现,自地劝退兵吧?况且,魔界已经不复存在,化为岩浆万里,就算他想退也无处可去了。”

    陟长空豁然回首,目中放光道:“谁说人魔就不能共存,谁说人魔之间就一定要发生战争。我希望,人魔两界以后能够相安无事地一起生活下去,不再有种族的区别对待。如果魔皇还有一点良知的话,我想他一定会同意我的说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