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患难与共
    纠哲魔君已然孤注一掷,眼前他所施展的绝强一式,汇聚了自身的九成真源魔像,虽然不置于令自己魂飞魄散,便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当中,他恐怕都要与床为伴了。

    可是,他对此并不后悔,甚至他那张无比阴森的脸上竟然还浮现几丝释然。魔像倾落,化为一柄巨大的赤色光剑,直击凤鸣城以及周围数以万计的生灵,一些距离较近的双方士兵躲闪不及,直接被那随之而来的威力化为了蒸汽,连声惨叫也没能发出。灾难仍在继续,大地豁然绽开了一条深邃的沟壑,就像一只无比的贪婪的野兽一样,不停地吞噬着来自两边的落石泥土,但即便这样仍然填补不得其中的空缺,反而令豁口的面积逐步增大,大得已经几乎可以与凤鸣城相称。

    “闪开!”

    袁天化忽然伸手推开手旁的孙长空,接着拳起左手,直指苍穹大叫道:“十方听令,我以中心天斗神之名,召唤九天斗神,助我一臂一力!”

    刹那间,凤鸣城的上空风平浪静,就连积聚的魔气也不堪神圣气息的威势,纷纷焕然消逝。一道光影忽然从天而降,正落在袁天化的身体之上。于是乎,在他周身的地面之上忽而出现了一个只能容纳一人站立的狭小光圈,而位于其中的袁天化此刻竟变得格外威严肃穆,不怒自威。头顶十丈的天空之中,缓缓浮现出一道白色的人影,器宇轩昂,神武不凡,在他的身上,众人能够感觉得到来自远古时期的沧桑气息,那是一种“元”的古老力量。

    斗神,作为这片天地诞生以来出现的第一批神灵之一,拥有世人无法相信的究极力量,后人将其称之为元力。不同于仙力与灵力,元力作为众力之“祖”,汇聚了诸家之所长,万源之精华,如今传世的各大性质能量,莫不是出于这份“元力”。作为袁天化的杀手锏,斗神一经现世,其身上的气势陡然高涨了数以百倍,就连天空之中上的众多云朵也都不禁向其聚拢,形成了幕群云缭绕,众星捧月之势,异常玄妙。而这时候,位于魔军之中的纠哲魔君虽然心中大骇,但开弓没有回头箭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事已至此,他已不想再考虑太多,只得将那道真源魔像摧动到极致。

    “管你是什么斗神还是半神,在我的真源魔像面前,都得死!”

    “轰!”

    “不好,太快了!”

    元力还未完全积蓄完毕,那道由魔像凝成的赤色光剑已然斩到身前,眼看就要将他们一斩两半。如果被那魔像完全击中的话,就算是身负金仙修为的袁天化也无法幸免。一想到现在能够阻止纠哲魔君疯狂行径的只有对方,孙长空忽然握紧拳头,喃喃自语道:“看来还得要我亲自出马啊!”

    纵身一跃,孙长空身化流光,眨眼之间便已挡在赤色光剑之前。前方,大地已经被激荡于周围的毁灭之力化为乌有,阵阵阴风拔地而起,肆意呼啸,犹如鬼叫幽鸣。电光火石之间,孙长空身后立时迸发出十二道不同颜色的光芒,进而变成十二柄各不相同的飞剑,于须臾间组成了一道凌厉剑阵,共迎那柄赤色光剑。

    “四象奇术终极一击,十二天候剑!”

    四象奇术的精妙之处不只在于施术者可以自由操纵其中的四象之力,为己所用;更关键的是,只要领悟达到一定地步之后,四象之力可以两两组合,进而诞生出这个世上本不存在的另外十二象之力,使得奇术威力倍增,且变化无穷,令人防不胜防。

    在霞宗之动之前,孙长空至多只能同时操纵,而且对于自己的消耗极大,在使过全力之后,基本就已沦为废人一个,再也无法作战。但之后在体内“元界”的那段时间当中,灰袍老者对他进行了一番艰苦地特训,使得如今体内的真气数量变成从前的数十倍,而且精纯程度也比之高上数分,在施展招式功法之际,威力倍增,收效颇丰。而为了阻止面前的魔像光剑,孙长空绝对倾尺所有,利用自己的十二象之力,硬拼纠哲魔君的最强一式。

    “杀!”

    “嗡!”

    双方甫一交手,一道锋利的气浪如万千逃窜的鬼魂幽灵一般,袭向四面八方,凡是被其触碰到的物体,无一例外,接是被当场腰斩。群山,河流,株藤,芳树,尽是如此。被卷入这场灾难之中的除了不会动的生灵,还有位于战场之上的众多士兵。他们之中人人类的守卫军,有来自天界的精英天兵,更是有骁勇善战的魔族悍将。他们个个都拥有着刀枪不入的身体,坚韧如丝的经脉。然而在那道快绝的气浪面前,意是那么不堪一击,纷纷支离破碎。水飞入空中,又被随之而来的气场吹成了飞雾,化成血色,弥漫在半空之中。吸一口气,嘴中尽是微矩的腥味,眼前所见,尺是断肢尸骸,惨烈至极。

    “哈!”

    一经感觉到真源魔像的攻势阻碍,纠哲魔君定睛看向前方,遥遥望去,见到一名沉浸在五彩缤纷之中的人影,正与自己的杀招正面相对,进行着最后的殊死一搏。

    “是你,又是你!孙长空,你又来坏我好事!不过你以为这次还能像上次那样幸运吗?哈哈,我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就算把这条性命搭进去,我也要让凤鸣城为我陪葬!”

    “魔君大人,你……”

    旁边的两名魔将眼前纠哲魔君已经彻底失去理性,不禁出口劝说。可谁承想,话未说完,两只强有力的粗糙魔掌已然抓在他们的脖颈之上,鬼魅一般的阴怖声音顺势响起:“你们两个也该为魔界大业舍生取义了。吸魔**!”、

    疯子,纠哲魔君当即是一个疯子。在魔将光剑受阻的情况之下,他并未将体内的最后一成真源魔像全部使出,而是令自己的两名部下前来充数,从他们体内的灵魂之中,剥夺各自的真源魔像,钭其融入到自己的杀招之中。随着源源不断的暗红色的气息涌入到那尊巨大的魔像之中,两名可怜的魔将渐渐萎靡,神光渐渐黯淡,最后与体内的生命之火一熄灭,变成两具僵硬的尸体。

    “哈哈哈,你们不会白死的,我要整个凤鸣城和周围的数万生灵为你们偿命!斩落吧,真源魔像!”

    依靠着十二天候剑的辅助,孙长空勉强与那头顶上方的真源魔像斗了个旗鼓相当。然而就在他为此稍稍放松之际,另一股非同寻常的力量忽然自魔军之中跃然而起,进而加入到那柄赤色光剑之中,使其规模登时放大了整整一倍。

    “砰砬!”

    “咔咔咔!”

    真源魔像的力量陡然飞增,孙长空的十二天候剑不堪重负,相继爆起数声异响,其中一些飞剑之上更是生出了若干条密集的裂纹,只要数量达到一定程度,眼下的剑阵就会自动崩溃。介时,再次得到加强的真源魔像将公一举钭他与袁天化吉垮,并给予致命一击。

    “该死!这个家伙难道真的不要命了吗?难道,难道我们真的会死在凤鸣城?”

    “孙长空,不要着急,还有我!”

    话音一出,孙长空欣然回头望去,不知什么时候,永恒伴着祝孕华竟已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你小子出来耍威风怎么不记得叫上我,这种防御之类的事情,还是交给我永恒来做吧!”

    脚尜轻点地面,永恒骤然升入天空之中,身形随之爆纱数以万倍,厚达数十丈的坚硬乌壳赫然挡在那道巨大的赤色光剑跟前,讼孙长空得以喘息片刻。

    “你……你们怎么来了!”孙长空不禁问道。

    这时候,祝孕华也人后方走了过来,面带微笑地对他道:“你还说,一早起来我和永恒便发现你不在了。多番询问知道你与袁斗神来到了凤鸣城。现在的我虽然大病初愈,无法施展修为,但帮你度过眼前的难过还是有些办法的、”

    说着,祝孕华移步向前,来到孙长空的面前,虽然有永恒帮助,但如今孙长空仍然不敢移动半步,生怕十二天候剑与真源魔像形成的平衡遭到破坏,进而使得两股毁天灭地的力量一同爆发,介时不只是凤鸣城,恐怕连这周围的群山峻岭也要一同消失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来到他跟前的祝孕会竟是轻掂脚尖,在孙长空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一瞬之间,汹涌无比的狂暴能量,决堤一般疯狂冲进他的灵识之中,为那本以初见枯竭的经脉再次注入救命的力量。

    “多谢了!”

    语毕,孙长空的周身之上立即洋溢起一股少见的充沛活力,两只眼睛如尖刀一样,目光凌厉得有些扎人。与此同时,多多少少都有所损失的十二天假剑竟是光芒再起,一股连孙长空都没有体会过的究极力量,登时传入十二枚飞剑,进而攻向上空的那柄赤色巨剑。

    “好了,你们都让开吧!”

    袁天化缓缓眼开眼眸,神圣之气溢于庄容,使其如同天神附体一般,令人敬畏胆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