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真源
    当那道紫色霹雳没入巫白帝的身体,将其轻易洞穿之际,一股袭人的热浪忽然自伤口处砰然炸裂,立时华为无数细小的火毒,不断涌入奇经八脉之中。

    “这……”

    不等巫白帝搞清楚其中的缘由,孙长空已经大笑道:“是你输了!”

    “嗡~”

    刹那间,巫白帝所施展的白鬼昼行尽数发作,白影遍及之处,皆是被那无法抵抗的力量悉数吞噬,化为片片白光,消失无形。而位于其间的孙长空,同样不例外,眼见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飞速消逝,他的眼瞳之中竟是出现了一股神奇的画面。

    “唰!”

    一朵幽莲,一朵含苞待放的幽莲,竟在孙长空的眼睛忽然绽放,同一时间在他周身的空间之中,也随着出现了一朵体型巨大的莲花,如一件宽大的长袍,将其身体紧紧包裹其中。

    就在异象接连发生之时,那些攻无不克的白影竟在此刻遇到了例外,无论它们如何努力,都无法进入到莲内空间,哪怕一丝一毫。将自己与巫白帝的杀招“白鬼昼行”阻隔开来的孙长空,立即为自己运功疗伤,幽莲之中进而长生一根一人多高的小树,一丝丝碧色的灵气不断从中涌入到孙的体内。

    “病木春!”

    同样是从白叹生那里所得的超强神技病木春,虽然没有四象奇术那般惊天动地的破坏力,但也足以令之前身上所受的重伤迅速痊愈。眼见身上缺失的血肉正在飞快生长,孙长空那张阴沉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久违的血色。

    “巫白帝,是你输了!”

    “不!”

    勃然一怒,身中孙长空四象奇术的巫白帝,此刻竟是烈火焚身,口吐赤焰。他的银发与雪髯,如今都已变成了火毒寄生的绝佳之地,转眼之间便将其化为了歇斯底里的“火人”。

    常人受到如此重创,就算没有立即死去,也绝不会有任何行动的能力。可眼下巫白帝在四象火焰的炼化之中,竟是疯狂行径,他挥拳,天崩,他劈掌,地裂。如今的巫白帝就好像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火药桶一样,任何接近他的人都要冒着生命危险。然而,朱大闯似乎对此并不在意。因为他已在对方出事之时来到其身体,并且嘶吼道:“师父,我该怎么帮你!”

    一见到那个长相憨厚五大三粗的男子,巫白帝眼中的火色立即消退了数分,动作也变得收敛了许多,至少不再像之前那般疯狂。他张了张干涸开裂的嘴唇,却没有说出半个字来。火已经将他的气道全部灼伤,舌头也在火势升起的时候被他直接咬断。不知怎么了,看到这个与相识不过半年的年轻人,巫白帝的心中立即生出一股由衷的欢喜,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甚至已经将对方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

    “我不能就这么死!”

    巫白帝虽然不能说,但他的行为已经说明了一切。一念闪过,只见位于其身体遍处的火焰竟是陡然收拢,进而朝心脏位置不断汇聚,进而暂时控制住了身上的火势。借着这个机会,他将那条已经被火毒化为灰烬的舌头重新补全,接着声音微弱地对朱大闯道:“快,帮我把心脏取出去,我一个人做不到。”

    “心?你让我把您的心脏取出来?那……那样的话,您岂不是……”

    巫白帝略显焦急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继续让四象奇术的威力留在体内,我将尸骨无存。现在我已经将全部的四象之力逼入到心脉之中,使其暂时不再扩散。但如果不能将他整颗取出的话,凭四象奇术的威力,要不上多久便能突破在我心脏之中设下的禁制。快,时间不多,至少我们应该赌一把!”

    眼见巫白帝目中的那道坚毅之光,朱大闯迟疑了半晌,终于点头道:“好,师父,我相信您!您可要挺挺住啊!”

    说话间,朱大闯的目光移向巫白帝的左侧胸膛,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和第三四根肋骨之间,快到无法眼睛无法捕捉的手刀,毫不留愽地贯穿了巫白帝的身体,后者立时剧烈地颤抖了一下,而后无力地向后栽倒下去。孙长空看着站在那里的朱大闯,一颗鲜活的心脏位于掌心之中,仍在砰砰地跳动。

    “剜心之痛都能承受,这个巫白帝果然厉害!”

    说着,孙长空缓缓从莲台之上站起身来,迈步向前的同样,身下的巨型幽莲立即消失不见。

    “孙长空,你别过来!否则,就别怪我出手无情了。”

    说着,朱大闯用地攥紧了那颗充满着四象火之力的心脏,神情激动道。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动手的。”

    朱大闯颤抖道:“不只是我,你也休想打师父的主意。师父对我有再造之恩,是他把我把体内的血螨全部消除,还传授给我无上的神功。只可惜我天资愚笨,未能领会师父他老人家的全部真传,否则今天躺在这里的一定是你!”

    孙长空点点头道:“你说的我相信。况且,如果不是这个世界的自然规律,巫白帝也未必会败于我手。可胜负已分,再说如果也没有意思。凭你师父的修为,就算没有了心脏,一时半会应该也死不了吧?”

    朱大闯想了下然后才点点道:“应该是,你想做什么?”

    孙长空略显轻佻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让你尽快带他离开这里,去寻找你的那些师伯师叔,或许他们有办法救得了你师父。”

    朱大闯先是一愣,而后痴痴道:“你……你不杀我师父了?”

    孙长空微笑道:“虽然他的存在对于别人来讲是一种巨大的威胁,不过好在我们的目的并不是统一诸界。从这一点上来讲,我有理由给他一次机会。”

    朱大闯长舒了一口气,进而沉声道:“就算你这么做,我和我师父也不会感激你的。”

    孙长空轻笑道:“用不着,我也不需要。”

    朱大闯看了看那颗手中的心脏,随手将其丢在了一旁的地面之上,不时一道微弱的火焰终于透过室壁伸出外面,进而呼呼燃烧起来。看到这一幕的朱大闯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声对地上的巫白帝道:“师父,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着,他将地上的巫白帝抗到自己的肩膀之上,转身刚要离去,谁知这时孙长空忽然道:“有机会,我还想和你坐下去,一起喝喝酒。虽然,我的酒量不怎么好。”

    朱大闯回头惨笑道:“但愿那个时候我们不是敌人。”

    随着白界之人的先后离去,凤鸣城外的战场主角再次变成了人类与魔军。众天官虽然损失惨重,但那五百天兵精英却仍然精力充沛,杀得魔军连连败逃,无法接近凤鸣城半步。而在孙长空与袁天化的联手之中,那几名用以攻城的巨魔也终于被完全击溃,虽然未死,也再无威胁。眼见一场唾手可得的胜利就这样与自己擦肩而过,坐于军帐之中的纠哲魔君再也待不住了。

    “白将,白将,什么白将!都是一群废物。杀生,你不会白死的,我要他们血债血偿。”

    “轰”的一声炸响,用来阻隔外界光线的幕布竟是腾空而过,并被下方随之而来的耀眼火光尽数吞没。远远看去,魔军的中心怎么,好似有一尊顶天魔像豁然起立,赫然伫立在天地之间。

    “那是什么!”孙长空不禁惊呼道。

    袁天化看着那道巍峨的魔影,沉思了片刻之后终于惊声道:“那……难道是真源魔像?纠哲魔君疯了!”

    “真源魔像?那是什么?”孙长空接着问道。

    “说起来有些复杂,但你可以认为那是一种寄存在魔人内心深处的精神力量。这股力量异常强大,但一旦将其耗尽,人便会立即魂飞魄散。”

    “什么!魂飞魄散!”

    一想到此招之后,纠哲魔君将会不复存在,孙长空的眼中立即升起一股淡淡的敬畏之意,而后喃喃道:“难道这帮魔人都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吗?魂飞魄散,那岂不是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袁天化急迫道:“可是以灵魂真源作为代价换来的力量,是异常恐怖的。如果被其成功施展出此招的话,我想不只是我们和这些守卫军,就连整主坐凤鸣城也要从人间彻底消失。”

    对于袁天化的说法,孙长空并未感到意外,只是轻轻点点头道:“这一点我也大概想到了,以魔界的行事作风,他们得不到的东西,自然也不会让别人得到。一拍两散,玉石俱焚,这很悲壮,但也是他能做到的最好结果了吧!”

    袁天化挽起两臂上的衣袖,进而低声道:“一会儿你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孙长空看着对方摩拳擦掌的架势,随即道:“怎么,你要一个人留下来当英雄?”

    袁天化轻笑道:“英雄,我早就当腻了。我只是想尽自己的一份薄力而已。来了!”

    话音一落,只见前方那道无比巨大的光影竟是轰然倾倒,随之而来的毁灭力量迫空而来,将沿途的所有事物立时化为乌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