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白”的克星
    一脚能将强如那般的巫白帝踢入崩溃的大地之中,而且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此地除了十方天斗神之首的袁天化之外,恐怕也只有孙长空一人了。眼见对方被那随之而来的无数紫光完全包围吞没,孙的脸上立即显现出酣畅之色,声音也变得异常尖锐起来:

    “痛快!”

    一声痛快不只振奋了周围守卫军的气势,更是令一直处于迷失状态之中的袁天化稍稍恢复了一些理性。蓦然回着,已被白发缠结实的朱大闯眼见就要随着巫白帝一同坠入凶险之中,心存善念的他立即俯冲下潜,一把将其搂在怀中,并用另一只手掌将那坚韧的发丝一斩两断。

    “走!”

    话急,人更急,因为袁天化知道九天神雷的可怕之处,一切落入其中的生灵都将必死不疑。朱大闯虽然是巫白帝的弟子,但说到底他也是受人唆使,身不由己,本质并不坏,只要稍加指引,仍然可以改邪归正。想到这里,他银忽然提起一口真气,强行将自己拔入到百丈高空之中,远远地飘落到一处安全的地方,与孙长空先后着陆。

    刚才事发突然,袁天化没能来得及仔细观察,直到如今他才终于发现,原来刚刚给予巫白帝致命一击的,居然是与自己一道前来的孙长空。

    “孙长空,你还我师父!你把我师父害死了!”

    即便是在袁天化的臂腕之中,朱大闯仍然极不安分地一直挣扎,恨不得立即跳入到前方的“雷池”之中,拯救巫白帝的性命。而这时的孙长空看着对方近乎疯狂的模样,不禁冷色道:“朱大闯,念在同门一场的份儿上,我不与你计较。你们的事情,我已听陈世杰说过了。你的师父确实有他的打算,但如果因为个别几个人的一己和私利,影响到天下众生的生命安危,我自然要挺身而出,毫不留情地阻止他们的恶劣行径。”

    “我不管,我师父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杀人凶手,我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

    孙长空点点头轻笑道:“能听到你这么说话,我也很是欣慰。毕竟,要想报仇,你得先把自己的这条命保存下来方有机会。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恐怖不一定能撑到那个时候吧!万一惹恼了这位袁斗神,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朱大闯虽然神情激动,但一听孙长空如此话语,转念一想的他立即消停下来,手脚渐渐恢复了正常。

    “有本事你先把我放下来,抓着我算什么本事,难道凭你的修为还怕我从你的眼皮底下逃走吗?”朱大闯恶狠狠地对袁天化道。

    “当然不是,就算把你放开又能如何,我就不信凭我这与孙长空的修为,还拦不住区区一个小小的随从。”

    “你!”

    朱大闯刚要发作,一想到这是对方故意施展的激将法,也就变得心安了许多,于是继续回道:“好好好,我是随从,你们都是大人。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先反懈放下来吧!”

    面对朱大闯的“幡然醒悟”,袁天化臂力一御,随手将腋下的人直接扔到了地上。好不容易爬起身来的朱大闯,以那双凌厉的目光看向对方,进而淡淡道:“袁斗神,我记住你了。”

    说话间,他又看向前方的孙长空进而道:“孙长空,我要和你单挑,就你跟我。如果我输了,认凭你处治。相反,如果你输了,我要你为自己犯下的过错付出代价。”

    孙长空漫不经心道:“什么代价?难道你还想杀我不成?”

    一听到这句话,朱大闯的气势陡然减弱了大半,说话的语气也不再像刚才那样浑厚有力:“就算不杀你,我也要让你陪罪。不过,凭我师父的修为,刚才的杀招未必能伤得了他……”

    “哈哈,我的好徒儿,你还真了解为师啊!”

    话如脱弦快箭,直拔云霄,与此同时一道快绝的身影忽然自那注满毁灭能量的雷池之中飞身而出,随之站于朱大闯的身后。

    “师父!”

    当看到毫发无伤的巫白帝再次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朱大闯阴冷的面容之上终于多了几分难得的喜色,顾不上周围的二人,他竟掠身来到巫白帝的面前,进而跪地拜伏道:“弟子有罪,未能保护师父周全,弟子该死!”

    巫白帝看看前方的孙长空与袁天化,然后才低头将目光投向朱在闯,语气温和道:“大闯,快起来,我知道这不怪你。你修为有限,面对他们二人这样的绝世高手,一时间应付不来,也算是情有可原。况且,为师的身体本来也没有什么大碍,小小的雷池就想击杀我,简直疾心妄想!”

    目光扫过那片平静的雷池,忽然间静如止水的池面之上忽然升起一道微弱的涟漪,紧接着池上的水纹越发明显,数量也在爱步递增,稍待片刻,整个雷池之上竟是跃起一条长无止境的巨型紫龙,仰天嘶鸣一声之后,倏然撞向孙袁二人所在的方位。

    “小心!”袁天化不禁惊叫道。

    “无妨,看我的!”

    在与之前陈世杰的交手之中,孙长空意识到自己从白叹生那里获得的四象奇术,居然是克制白界之人的“奇效法宝”。眼见雷龙飞驰而来,他面不改色,只是举起右手的食指,然后在担尖上用力一吹,一道旋风立即现于指端之上,活像一个顽皮的精灵。这时候,他已经能微微嗅到空气之中的淡淡焦味,一切与那雷龙相遇的物体都在一瞬之间化为了灰烬。

    “焚风!”

    一念闪过,跳跃于指尖之上的小型旋风竟是陡然变大,耀眼火光于此等情况之下豁然亮起,将那周围的空气烧成了血红色,就连那条紫色的雷龙也未能幸免,同样改换了外形。

    “去!”

    在孙长空指挥之下,那道巨型焚风,立时变成一枚偌大的海螺,将那随之而来的雷龙死死套于其中,暂时限制了它的行动。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雷龙挣扎得越是厉害,“火螺”的开口便越发收拢,甚至变成了一只火色的口袋,将雷龙牢牢束缚其中,令其无法挣脱。

    “好家伙,没想到你还有这种能耐,你果然还有我未曾见过的神秘招式未曾使用。孙长空,算我小瞧了你!”

    就在袁天化说话的同时,那条力竭的雷龙终于猝然坠地,顺势化为片片灰烬,消失无踪。而这时候,脸色铁青的巫白帝忽然上前走近一步,进而口气阴森道:“你刚才所使的,是不是四象奇术,你和白叹生到底是什么关系?”

    孙长空伸手指着自己,略显无辜道:“我?我与他能有什么关系,如果非要说的话,也不会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而已。至于什么四象奇术,我昌一概不知。不过你要再敢出言不逊的话,就休罢我的焚火手下无情了。”

    在孙长空近乎“chiluo”的威逼之下,巫白帝竟是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然后缓声道:“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或许我们应该找到他当面对质。毕竟此事关系重大,让一个修为高强的仙人获得四象奇术的力量,对于我等白界之人来讲,根本就是一种致命的威胁。

    “呵呵,没想到像你这种傲视天下的至尊强者,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看来我的身体之中真的隐藏着能够改变命运的神奇力量。”

    巫白帝沉色道:“我少得意,我虽然对付不了四象奇术,但并不代表别人不行。再说,四象奇术本就是白叹生的看家本领,其中的弱点要害,他更是比谁都清楚。只要将他找来,你必败无疑。”

    孙长空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道:“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将焚风将你们化成两堆焦炭?我知道你们的目的,同样也清楚你们的目标并汪是人类。所以趁着局势还未到达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前,你们两个还是速速离开吧!”

    “哈哈,孙长空!我不是听错了吧?想让我巫白帝落荒而逃,你也太小看我们白界中人的骨气了吧!你的焚风我虽然无法完全化解,但在那之前,我相信你会死得更快一些!”

    言语之间,孙长空的眼前忽然飘过数道白影。它们之中,有的像马,有的像蛇,有庞然大物,同样也有蝇虫豸孓。各式各样的生灵不断从空间闪守,渐渐地,一道道气场接连不断地加持在他的身体之上,几乎将其压垮在地。而就在这个时候,蓄势已久的巫白帝终于高呼道:“吃我这一招,白鬼昼行。”

    刹那间,不下百道来自于完全迥异个体的强大威力,一齐射向孙长空的身躯,使其完全暴露在巫白帝的杀招之下,无法脱身。天,地,空气,以及目力所及的一切,此刻都已变成了同样的白色,似也要将位于其间拯长空也一起吞噬消没。

    “哈哈,去死吧!”

    “想杀我?这还不够!”

    话音一出,一道肆意闪电忽然刺破重重白影,当即跃出包围,冲向巫白帝的身前。不知为何,对于眼前突来的电光,他竟丝毫不惧,脸上甚至还显露邮些许释然。

    “呵呵,四象奇术的雷象之力虽然雷厉快绝,但还不足以彻底轰杀我!孙长空,你输了!”

    “哦?是真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